第五章 你也失忆了吗?少年

韩娱之崛起 +A -A

  李梦龙捂着酸痛的鼻子,饶是谁一大早上被人当着面在鼻子上来一拳,也会情不自禁的眼泪横流、怒火中烧,但是他却偏不。

  没有任何的怒火,连想法都没有,只是眼睛瞪得如铃铛一般,连眨眼都舍不得,鼻子被打了一拳算什么,如果以后每天早上都能看到如此的美景他情愿每天被打一百遍啊,一百遍。

  鼻子有些痒痒的,可能是鼻涕流出来了吧,没事的,一会再擦来的急的,李梦龙如是的想到。

  而李顺奎受到惊吓后毕竟刚刚得了重感冒,又被李梦龙用土办法折腾了一番,身体虚弱至极,用尽全身力气打出一拳后,也有些后继乏力。

  于是双手自然的撑在了身后,上身却越发的挺了出来。看到李梦龙双腿叠坐在地板上,红着双眼,捂着鼻子那委屈的小媳妇的模样,李顺奎觉得似乎有些冤枉人家了呢。

  同时昨晚的事情也一一想了起来,后来被他背回家的时候隐约也有一些印象,似乎真的是人家救了自己呢,虽然可能心思不是那么单纯,想着和少女时代sunny一起有一个小说一般的恋爱结局,但是好歹也要感谢人家吧。

  于是调整着僵硬的嘴角,露出微笑,同时伸出一只手,嘴里说着:“谢谢你――”的同时,余光却发现自己的小臂为什么没有袖子?随后一路沿着胳膊看到了黑色罩罩下那近乎半裸的躯体,话生生被吞在了喉咙中。

  一时间各种纷繁复杂的想法纷纷涌上心头:老娘珍藏了20年的纯洁的身体就被这个人渣糟蹋了?那时候是个什么感觉呢?我擦,我要杀了这个畜生……

  茫然的抬起头,却发现李梦龙张大嘴傻呵呵的呆笑着,而两行血红色的液体正一点都不浪费的留到了他的嘴里,配上那肿胀到猥琐极致的面容,活脱脱的一副痴汉的模样。

  “妹啊――”她嚎叫了一声,不过李顺奎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从小独立惯了,知道现在不是纠结这些问题的时候,外一激怒了对方,她现在和一个弱小的小绵羊没什么区别,还是一个有着明星光环加成的小绵羊。

  完美的躯体又蒙在了被子中,李梦龙很是可惜的叹了口气,这让被子中又剧烈的震动了下,他这时倒也没别的想法,除了享受,刚刚清醒的脑子也暂时想不到别的。

  抻着懒腰这时才发现鼻子上的鼻血:“这一定是被打的,嗯,一定是。”他才不会承认自己看到女人的身体竟然会留鼻血,太降低他李梦龙的品味了。

  听到了洗手间传来的洗漱的声音,李顺奎心里顿时又凉了一截:这个畜生难道又洗澡要再来一遍?他是不是人啊,好歹老娘也是个明星啊。

  同时身上的酸痛越发的明显,这又让从小耳濡目染各种19禁的她想到不好的画面,有些焦急的拍着疼痛的脑袋,怎么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呢?

  嘴里叼着一截牙刷,在口腔里用力的来回捅着,听到熟悉的声音感兴趣的探出头,结果就发下李顺奎那亲切的动作,于是含糊不清的问道:“你也失忆了吗?少年。”

  刚刚还在扭动的身体瞬间僵硬了下来,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李梦龙撇撇嘴重新返回洗手间,被子里的李顺奎已经要气炸了。

  “你也湿了吗?骚,女人!”这个畜生竟然还挑逗我?他一定很是暗爽吧,能在无数人崇拜的少女时代最可爱的sunny面前说黄段子,等老娘缓过来的,一定阉了他。

  正在放水的李梦龙突然一个机灵,瞬间下面的水柱晃了几晃,一会后郁闷的拿着抹布蹲在地上擦了擦,诅咒着刚刚诅咒他的人,虽然他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么个人。

  李顺奎总觉得脑子不够用,各种乱码七糟的想法简直她自己都觉得丢人,而且明明应该气的诈尸的一件事情,可偏偏脑子和身体似乎都不太想理会,没过多久她的意志终于还是抵抗不住睡意。

  走到床边轻轻踢了踢,发现对方没有反应,脸上的被子很是有节奏的上浮、下潜,本着这里出了死人他也要担责任的想法,好心的把李顺奎的被子拉了下来。

  对方苍白的脸色已经有了些血色,漆黑的头发干枯的怂拉在两侧,娇小的鼻子挺立在中间,两片厚实的嘴唇不断试图闭合,但是总是差了那么一点,李梦龙看着那中间露出的两颗大板牙,忍住不伸出一根手指。

  随即就被自己变态的行为所恶心到了,意外永远是意外,他首先不是那种看到女人就走不动的人,那只是生活的调剂。随后理智似乎在他这里总是能占据到上风:抛开身份、性格、未来不说,单单就见了一面就要期待以后吗?

  以后最可能的结果就是这个女人醒来之后,一大帮亲人过来把她接走,而后再也不见,这才是属于他的故事,挥散了各种奇葩的想法,他开始慰劳自己的五脏庙。

  “既然昨天救了一个人,就奖励你多煮一包拉面,李梦龙,你的心地简直是太好了。”李梦龙一面在铜锅中煮着拉面的,任由水蒸气熏着脸颊,嘴里同时说着有的没得。

  其实他这时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这只是他的个人习惯,据说自言自语重复发生过的事情有利于防止失忆,至于自我夸赞那纯粹就是不要脸了。

  不断掀开锅盖,到不是饿的,而是在调整着拉面水量的多少,水越少味道越是鲜美,而且又不能把面条煮太久,保持着面条劲道的同时有一个好的味道,这是他独门的拉面绝招。

  这也是他做的最好的料理之一,至于会不会别的,李梦龙自己也不知道,毕竟没有那些闲钱自己研究料理,不过他估计能做的不错,毕竟拉面煮的这么好。

  随手把手缩回袖子中,端着铜锅的两端,正想要放到桌子上的时候,却想到了房间里的李顺奎,犹豫了下还是走了进去。

  只不过他错估了自己手承受热量的能力,走到一半的时候已经传来火辣辣的痛,但是却又舍不得把拉面仍开,于是一路小跑着,把拉面顺势放在床头柜上时,整个人也侧身倒在了床上。

  (晚了些,九点左右还有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