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说好的节操呢

韩娱之崛起 +A -A

  房子结构很是简单,类似于品字形的结构,一间最大的是主卧室附带着书房、客厅、餐厅等等多功能作用,旁边的两间一间是浴室、一间是厨房。

  当他住进来的时候气温已经很低了,所以先是用泡沫板做了个隔热层,随后又从二手贩子哪里淘来一些家用电器和家具什么的。

  因为楼顶就他一个人住,所以很是空旷,没事的时候又养了几盆花草,只不过随即气温就变冷了,这还让他伤心了许久。

  关上了贴着毡毛毯的门,所有的寒气都被隔绝在外面,直接打开了电暖器,不大的房间内立刻就温暖了起来。李梦龙不客气的把外面的裤子和身上被汗水打湿的衣服都脱了下来。

  其实平时他都是烧蜂窝煤的,不过为了预防外一,主要是这个电暖器是个搭头,所幸今天发挥出了作用。

  穿着一条秋裤露出了健硕的臂膀,对着门口的镜子拱着胳膊捏了捏,果然很是壮硕,于是又做了个大力士的造型:“李梦龙你好帅!”

  即将踏进浴室的时候他才想起来门口还有个人呢,许是房间里有些热,李顺奎不安的扭动着,但是就是不愿意醒来,李梦龙无语的把对方的两只手从袖子总掏了出来。

  手白白胖胖的,捏在手里很是柔软,而且指甲上都贴着复杂图案的造型,把对方的双手叠握在手中,他一马当先的走在了前面,后面的地板上拖出了一道长长的黑色的印迹。

  虽然今天点子比较背,但是好歹也挣到了五千元,李梦龙只能这么安慰自己,这样心情才会好些,用毛巾揉了揉湿润的头发换上一套运动装的他洗好澡走了出来。

  鬼使神差的又被那呜呜的声音所引诱,而且不同于刚刚那平稳的声音,现在的声音很是急促,已经躺在床上的他瞥了眼躺在一旁地板上的李顺奎。

  原本裹在身上的大衣已经被李顺奎掀了下来,而且还在不安的把裤子试图从脚上踢下来,整个人不安的扭动着。

  李梦龙急忙探身过去,把她的帽子摘下来,毛线帽已经吸足了汗水,沉甸甸的,对方的口罩似乎也阻隔了她的呼吸,李梦龙又把口罩拿了下来。

  那性感的几乎要打满分嘴唇又暴露在空气中,不过现在却是煞白色上满是白色的死皮,甚至中间都裂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李梦龙急忙把身边的水递过去,不过手在碰到她额头的时候却被烫了缩了缩。

  一大杯水都被李顺奎喝了下去,这时她才安分了一些,不过额头却依旧滚烫,李梦龙透过窗看了看院外面那足足有十几公分厚的大雪,套上的外套又再次脱了下来。

  又看了看那张苍白的脸颊,李梦龙觉得为了这个一点都不漂亮的女人今天实在是亏大了,只希望她醒来的时候能补偿自己一下吧,一定要用钱补偿,以身相许什么的就算了。

  于是寂静的屋顶上想起了“哐哐”的很是有节奏感的撞墙的声音,声音大且不说还足足持续了有小半个小时。

  这就是李梦龙不愿意用这招的原因,天知道能不能想起来或者以前的他究竟知不知道,哪怕知道也不一定能想起来,能想起来也不一定要撞多久。

  原本有些消瘦的脸颊莫名的肿胀了起来,如果可以测量李梦龙的头围就会知道他这张脸究竟大了多少,把李顺奎放在了唯一一张床上,有些洁癖的他也顾不得了。

  红着眼睛左手拉着右手,眼睛不停的在床上那句玲珑有致的娇躯上扫着,唾沫像是自来水一样不断的咽着,他迫使自己从那高耸了的地方移开。

  口中默念道:“个子这么矮,长得也不好看,脾气又不好,还和你八字不合,难道一对大胸就把你收买了吗?不要啊李梦龙,说好的节操呢?”

  趁着节操尚在,李梦龙立刻把手伸向了她衣服的下摆,用力很大直接把毛衣和里面的保暖内衣一起掀了起来,那一抹耀眼的白腻直接闪瞎了他的双眼。

  另一只手不受控制的就颤颤巍巍犹如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缓慢了移了过去,就在要触碰的一刹那,似乎感觉到了有些冷,李顺奎下意识的把衣服按了下去。

  “啪――”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房间内,清脆且明亮,而后断断续续的巴掌声音一直就没断过,当李梦龙把李顺奎扒的只剩下一套贴身的内衣时,那性感匀称的双腿、平滑紧实的小腹、藏在黑色罩罩下那深不见底的沟壑。

  “啪啪啪――”李梦龙的脸像是被大雨扫过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哪怕残存的唯一理智让他自己在不停的抽着自己嘴巴,但是他还是想再看一眼、一眼就好。

  等擦到对方全身的酒精挥发了之后,李顺奎的体温明显降了下来,这时他才不舍的用被子把艺术品一般的身体盖了上,浓浓的叹息声不住的在回荡。

  擦完了酒精又找出了一些乱码七糟的感冒药,只要是没过期的都给她吃了下去,打了一桶水,几条毛巾换着敷在她的额头上,足足折腾了到了天明。

  终于有一次摸着她的额头不烫了,那丰润光泽的嘴唇也重新回来了,这时他才安心的瘫倒在了床边,握着李顺奎的一只手,省得对方说什么他还听不见,这才安心的昏睡了过去。

  李顺奎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先是梦到战火纷飞的她的童年生活的科威特,随后又看到自己阿爸的公司破产,好不容易加入了少女时代又经历那恐怖的黑海,前途一片暗淡。

  但是似乎总有一束光在照耀着她,让她从各种的噩梦中走了出来,再次睁开眼时最先感觉到的就是那刺眼的阳光,外面的雪下的好大啊。

  “不用出去赶行程真好,再睡一觉。”李顺奎如是的想到,但是当翻身是全身酸痛的像是被暴揍了一夜不说,竟然一只手似乎还被牢牢的固定在某处。

  侧过身只见那张混合昨晚撞墙、无数巴掌和早晨正常肿胀的脸,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猥琐。

  对于猥琐的脸,任何充满正义感的少女都会豪不客气的报以老拳。

  李顺奎就是正义的化身。

  “嘭――!”

  “啊――”

  (求推荐,求收藏,求求求……)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