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卖咖啡的

韩娱之崛起 +A -A

  嘴里叼着一次性咖啡杯的边沿,双手一丝不苟的把写好的日记或者称作备忘录更合适的纸张叠成工整的矩形,而后郑重的放入了上衣的口袋里,还不忘提前伸进去检查下口袋有没有露,丝毫没有察觉他的口水正缓慢但坚定的流入被子中,和咖啡混合在一起。

  拍了拍胸口的位置,能清楚的感觉到胸口哪里有一块硬硬的地方,李梦龙安心的笑了笑,把咖啡重新拿到手中,

  2月正是首尔最冷的时候,哪怕杯子已经做了隔热的处理,但是已经开始变得温热,李梦龙可不打算让他的赚钱工具这么快就贬值了,所以迈开腿大步穿过两个楼层中央的小路,一时无数野猫被扰乱的清梦。

  穿过有些幽暗的巷子对面就是一条主马路,明朗的灯光让它显得更加开阔,而在数九寒冬的后半夜路上的车也少的可怜,李梦龙看了看手里一丝没撒的咖啡,满意的把它放入羽绒服的里面缓慢的向前移去。

  李梦龙突然感觉他以前可能是个交警,不然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就看出了整件事的过程。

  先是两道长长的黑色橡胶痕迹像是伤疤一样裸露在马路上,这应该是一辆车在高速行驶过程中猛踩了刹车。

  而后前方又是两道焦痕,不过要比前面的那个间距宽了很多,这貌似是一辆车在行驶中突然打横在马路上,一面滑行一面在堵着后面的车。

  再向前就是一些漆皮、金属碎屑、玻璃渣,向后微微缩了缩,李梦龙自己配上了应该出现的音效“嘭――”

  倒吸了口冷气,摇着头自言自语道:“这是多大的仇啊,大半夜的非要把人家逼停,这自己不要命了人家还想活呢,这个社会真可怕,啧啧――”

  正在那里哀叹着社会不古的时候,李梦龙却猛地想到不会是什么黑社会寻仇吧,要知道首尔的黑帮还是有些能量的,一瞬间寒冬中他的额头瞬间就布满了虚汗。

  这时也顾不得在侦查事故发生的原因了,他又不是真交警,于是踩着那双淡蓝色鞋猛地跑了起来,这双鞋李梦龙总感觉捡了个大便宜,原价42000,店家只卖1999,虽然季节不对,虽然它叫做阿迪王而不是达斯,不过谁在乎呢,便宜啊。

  车祸中心证明了李梦龙的猜测,一辆娇小的白色奔驰smart正散发着白色的“怒气”,而它前方的那辆车也不好过,后排的车门处一个巨大的凹陷,而且原地已经似乎足足转了好几圈。

  而两辆车中间两位车主也在争辩,不过似乎争论的中心不在车上,其中一位女性,姑且称为女性吧,穿着一条足以盖住脚面的超长羽绒无,头上毛线帽、口罩、手套一样不缺,只露出了一双灵动的眼睛,不过现在正视图用眼神杀死对方。

  而另一个男人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滴水成冰的天气里还穿着背心,虽然全身的鼓鼓胀胀的有些资本,不过实在是骚气的过分,而他现在却燥热的在原地不停的蹦跳,仿佛对面的人越生气他越开心。

  李梦龙是真的不愿意掺和到这件事情里,能开的起进口车的韩国女性,而且又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点,估计不是小三就是富二代,总之不好惹。

  但是他有不得不来的理由,于是本着速战速决的想法,李梦龙抢前几步到了正在那里生气怒叱人后面,对着对面的男人憨厚的笑了笑,随即拍着前面的背影舒缓的问道:“你好,请问你需要咖啡吗?”

  正所谓人吓人吓死人,李顺奎感觉今晚已经够背的了,刚刚结束了泰国演唱会也是少女亚洲二巡的最后一场,连庆功宴都不吃连夜搭班机赶回首尔,就是为了能躺在自己的那张大床上睡上一觉。

  结果先是碰到一个疯子不说,可怕的是现在又碰到一个傻子,一个懂得吓人的傻子。

  随着肩膀和身后那低沉的话语,李顺奎本能的向前窜了一步,不过随即意识到前面那个狂热的身影也不是好东西,于是又止住脚步转过身来,双手在身前不挺的挥舞着。

  而眼睛透过双手的缝隙却看见了神起的一幕,只见被自己打飞的那杯咖啡在空中向后飞了几秒,随即在即将落地的时候,刚刚还在她面前的那个男人猛的冲了过去。

  一个凌空扑越双手堪堪的接住了咖啡,她甚至能清楚的看清他嘴角的那一抹安心的笑容,而后人又顺势在地上翻滚了两圈,再次站起来的时候除了身上衣服有些被石子划破外竟然毫发无损。

  收了自己的神通,李顺奎咽了咽吐沫,脑子开始迅速思考怎么逃脱现在这个危险的情景,前有狼后有虎已经不足与形容了,忽的又吹起一股冷风,眼尖的她注意到对面那个踱步走来的男人似乎有意识的用身体给咖啡挡住了那阵风。

  灵光总是来的那么突然,李顺奎的一句话令现场的气氛有冰冷变得诡异,三个人同时都停了下来,似乎都在等着对方的动作。

  方奎武心里已经开始骂开了,托关系、花钱找人,好不容易知道了小太阳今天一个人独自返回首尔,提前一天就守在机场,果然中午的时候就有人把她的私家车开了过来。

  在闷热的车里足足躲了一天,他什么事都不敢做,生怕错过了这个机会,而后就是第九百九十九次的表白后被拒绝,他不想再有第一千次,所以做出了疯狂的举动,在马路上把她的车逼停了。

  虽然接下来还没想好要做什么,但是他唯一确定的就是绝对不是三个人一起在这里讨论要不要买咖啡,这个该死的混蛋他究竟知不知道在跟谁说话,我们的小太阳连我白送的咖啡都没有喝过,更何况是你这个……

  “我要买咖啡!”李顺奎心中给自己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而李梦龙则在考虑,对面的女人傻乎乎的竖起大拇指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付一万元?太多了不可能吧,那就是一千元喽,虽然在他心里价位中,不过他不介意再努力下。

  “咳咳,原本一千元也是可以的。不过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半夜里,有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是多么享受的一件事情。”貌似察觉对方有些松动,他又加了一把火:“而且喝了之后吵架都有力气不是。”

  李顺奎心里已经给这个磨磨唧唧的男人打了无数个叉,她是谁,宇宙超级无敌可爱的活力素李顺奎啊,不说这个男人向她要钱,单单她的名字就不止一千元好伐。

  看了眼对面掀起口罩的女孩小口的酌着咖啡,鲜红的嘴唇很是厚实和性感,他心中给这个嘴唇打了满分,扬着手里5千元,他正想谢谢这位厚嘴唇美女打赏。

  “看什么看,找钱啊,少了一分钱今天你就别想走。”随着温热的咖啡流入胃中,多日的奔波、疲劳,刚刚的惊险一幕似乎一起都涌了上来,也不知道咖啡里放了什么,和她平时喝的不太一样呢。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