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图腾虚影 绿萦破封

神鬼探 +A -A

    无头尸被七杀女追着打,顿时气的浑身黑气乱窜,当下稳住身形,来个主动攻击,只见它双手摆动之间,似乎像是一种古老的朝拜祭祀,顿时黑气滚滚而成,冲天而起,搅的天上的云彩都是一阵翻滚,黑气仿佛亘古的魔神一般,占了半边天,翻滚凝聚成一条硕大的黑色巨蟒。

    黑色巨蟒吞吐着蛇信子,摇头摆尾,仿佛在示威一般,然后张着一张巨口,临空窜了下来,兜头就往七杀女这边咬来。

    七杀女比起巨蛇来简直小的可怜,但她却是怡然不惧,临空而立,猛然间娇叱一声,双眼迸射出两道一尺来长的红芒,浑身黑气大涨,手中的妖艳红色大弓临空飞起,红芒闪动之间,纠结在一处,红色妖艳大弓迎风渐长,形成一张比黑色巨蟒还要大,还要夸张的大弓,弓弦无人自动,一枝硕大的箭矢兜头而成,大弓长箭临空而立,“嗖”然划破长空,与黑色的巨蟒撞在一处。

    顿时一阵天崩地裂的毁灭声传来,整个五指界仿佛要崩塌一般,猛烈的摇晃起来,首阳峰“轰”然坍塌了半边,直愣愣的倒了下来,这一倒不知道要砸死多少生灵。

    张浩看的暗暗咂舌,这才叫仙人大战,自己跟人家比起来,简直就是屁啊,眼见大山坍塌,也顾不得多想,大叫一声:“胖子帮忙!”说着,身形闪动,径直往山下冲去,与此同时。张浩双手抱圆,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滴溜溜的旋转而出,转眼之间便涨成一个硕大的太极图。迎头往天山而去,抵向半边山。

    半边山“轰”然倒下,太极图几乎是瞬间便破碎,激起漫天的尘土烟土,无数的首阳峰弟子和无头尸皆被压在山下,成了肉饼。

    “浩哥!”朱九一看,顿时双眼瞪出。狂怒的大喊道。

    此时的七杀女也被巨大的冲击力推的倒飞出老远,这才稳住身形,受气息牵引。不由嘴角溢出一道触目惊心的鲜血,听见朱九杀猪似的叫喊,顿时娇躯一颤,定睛看向下面。只见烟尘滚滚。哪还有张浩的身形。

    他……

    他被大山压住了,压死了?

    他就这般死了?

    七杀女一双美目寒芒大盛,眼珠子顿时成了血红色,一种妖艳的红色,比之前的都要红几分,仿佛燃烧的火焰一般,似乎在跳动。

    “啊!”

    突然,七杀女浑身黑气大盛。仰天狂吼一声,长发飞舞。肆意的释放着心中的苦闷,七杀女的身后赤芒大放,竟然显现出一株火红的摇曳怪树的虚影,这树似乎顶天立地,随着七杀女的怒吼,不停的长大,冲天而起。

    无头尸骇然,浑身滚滚的黑气聚集,显示着它波动的心情,双手不停的变换着印诀,滚滚的黑气凝聚于背后,形成一个巨大的鬼影图案,鬼影随着黑气的聚拢而不停的翻滚增长,虽不如七杀女身后的赤红怪树身形大,也是占据了半天天,遮云蔽日,鬼气滔天。

    胖子朱九脸皮抽搐,抱头躲窜,骇然的嘀咕道:“图……图腾虚影!”

    这图腾虚影乃是仙人的手段,只有达到二十七转以后,也就是地仙的修为才能使用的攻击手段,可谓是一种非常强劲的神通,与本身的出身和本体有着莫大的关联,本体越强,这一神通的威力越强。有的图腾甚至有毁天灭地的威能,这也是人间图腾的由来。

    胖子朱九抱头鼠窜,其他人却是被这两人惊天动地的神通给骇住了,就这般直愣愣的呆立在原地,抬头看着天上两尊图腾的争斗。

    豁然之间,两尊上古图腾毫无征兆的猛然撞在一处,红芒、黑芒暴动,将天空都搅得混乱起来,甚至有许多地方塌陷,混沌乱流疯狂的涌进,地火风雷涌动,生灵死伤无数,五指界似乎都有些颤动。

    人的耳朵此时已经失聪,被震的听不到声音,只看见天际翻滚暴动的红芒和黑芒,如天女散花一般爆裂开来,所过之处,天际万里无云,尽数被吹散。

    无数的山石掉入五指湖中,激起滔天巨浪,淹没了房屋田地,可怜无辜生灵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便被大水无情的吞噬了生命。

    众掌门一看,顿时大惊,再不敢停留,郝通等人着急无助,突然看见奔跑的朱九,心思一动,众人急忙跟上朱九,生怕跑的慢了,下一刻便会被无情的余波吞噬掉自己的性命。

    在他们看来,朱九既然和张浩是一伙的,定然有保命的手段,当下便成了一群人追着朱九跑。朱九在前面跑,突然见众人跟来,莫名其妙,怪叫一声,撒开双脚便向前面奔去。

    眼看后面翻滚的毁天灭地的余波向自己这边冲来,众人再顾不得其它,纷纷施展手段,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向朱九。

    朱九此时成了他们生存下去唯一的希望,成了他们唯一可以依靠的对象。

    朱九回头一看后面的余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向自己这边冲来,顿时大骇,情急之下,抱着脑袋,屁股撅起便躲了起来。

    冲到朱九跟前的十数道人影一看朱九这幅架势,顿时绝望,这一念之间,他们非常后悔,后悔怎么他们就会相信一个好吃懒做的胖子,相信一个该死的胖子。

    完了!

    真的完了!

    绝望了!

    这是这一刻众人的想法,接着他们眼前被一团耀眼的白芒闪烁,下意识的掩面。他们都没注意,就在余波要冲到朱九这边时,朱九身上猛然爆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将众人团团护住,余波遇到这白光,瞬间便土崩瓦解。化作灰灰。

    良久,一切归于平静,众人身体颤抖。却原来发现自己奇迹般的居然没死,回头一看,不觉面色惨白。

    此时的首阳峰仿佛被利器拦腰截断一般,硬生生的被削平了。

    除了他们这十数人以外,再无生息,漫天的尘土冲天而起,预示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天际七杀女长发迎风而立。浑身黑袍鼓动,朱唇中不停的涌出鲜血,显然受了不小的伤。

    与她对立的无头尸浑身衣衫破碎。黑芒乱窜,显然二人拼了个半斤八两,谁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轰”的一声,下方一阵金光闪动。一个硕大的金刚虚影仿若亘古的神灵一般破山而出。跳出一道身影,一身的紫衣,正是张浩。

    张浩跳出来,“呸呸”的吐了几口唾沫,抬头看去。

    七杀女似乎也发现了有人看自己,也向下方看去,这一看,四目交接。都看出了各自眼中的惊喜。

    似乎是有某种东西擦动了一下,彼此相望。各自点了点头。

    突然,无头尸不知怎么了,断头处黑气滚动,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要破裂而出。无头尸竟然不安的扭动了起来,双手不安的摆动着,滚滚的黑气聚拢,朝着断头处涌去。

    无头尸的断头处一个古朴的封印散开,一圈一圈的涌出,下面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冲破着。兀然间,“轰”的一声大响,一个黑色的鬼影冲天而起。

    “哈哈……本帅出来了,本帅终于出来了!”黑色的虚影跳脱而出,放声大笑起来,声音滚滚传出,猖狂无比。

    突然一道红光闪过,也许是黑色的鬼影刚突破封印有些不适,竟然没有发现,被一箭正中身上,顿时“哇哇”的怪叫了起来。

    鬼影闪动,只是几个呼吸间便不见了踪影。

    “鬼帅屠刚!”

    “竟然是他!”

    张浩和七杀女心中震惊,看着远去的黑影,也没有追赶。

    七杀女身形一闪,下一刻便出现在张浩身前,上下打量起来,轻声道:“你……你没事吧?”

    张浩轻轻一笑,道:“我没有什么大碍,倒是没想到七杀姑娘居然有如此手段,竟然能和大名鼎鼎的鬼帅屠刚大战而不落下风。”

    七杀女竟然轻轻一笑,其它的话她根本没有听进去。

    张浩微微一愣,看着这张绝美的容颜,一时之间竟是恍惚起来。

    他二人看着彼此,呆立了起来。众人眼见张浩还活着,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纷纷往张浩跟前凑来。

    “大将军,您……”郝通不开眼色,拱手道。

    张浩一愣,反应过来,不由老脸一红,道:“郝通道长,你说什么?”

    郝通一鄂,摇头道:“大将军,您看这该如何是好,我首阳峰经此一役,恐怕要从此出除名了。”

    方明子脸色变幻,也是竖起耳朵听张浩如何说。

    张浩脸色微变,扫视着这一切,到处都是塌陷的山壁,首阳峰房屋倒塌,之前的恢弘建筑早已在这一场大战之中化作飞灰。

    突然,残垣之中一个绿色的身影抱着一个头颅爬了出来,众人一看,却是大惊。原来那人正是绿萦,只是绿萦此时的情况有些惨,浑身绿衣多处破碎,双眼紧闭,两道触目惊心的血痕从其眼中流下,模样极其凄惨。

    郝通反应过来,闪身过去,将绿萦抱起,惊叫道:“绿萦,你……你这是怎么了?”

    绿萦扭头听出是郝通的声音,不由一喜,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惊喜道:“郝师叔,我解了封印了,我解了封印了,师兄果然是爱我的,爱我的……”

    郝通深吸一口气,老头子须发抖动,不知该如何是好。

    张浩眉头紧皱,看着眼前的这个绿衣女子,心中不由升起一个油然的敬佩心理。

    她居然为了他爱的人自毁双目!

    是她自毁双目解了封印,鬼帅这才突破封印跳脱而出,被七杀女出其不意之下伤了遁走。

    这也解了张浩心中的疑惑,鬼帅屠刚毕竟是地府的十大鬼帅之一,修为神通虽说不如鬼王等高手,但也是地府有数的高手,在封印之下还能和七杀女打个平手,也真是厉害。

    问世间情为何物!

    看着眼前的这个瘦小的女子,众人一时之间心中说不出的感觉。

    这次打败鬼帅,七杀女虽说出力很大,但没有绿萦舍身将自己的眼睛毁去,恐怕打败鬼帅屠刚也是太难。

    绿萦听见众人的声音总算死稳定下情绪来,但还是有些激动的道:“我破了封印,我弄瞎了自己,便永远见不上师兄,我们也不会魂飞魄散,我破了封印……”

    张浩轻轻点头,手一指,青光闪动,吴易的头上冒出一股白烟,一个虚影飘了出来,正是吴易。

    吴易显然没有适应,看着眼前的众人,不由大喜,惊叫道:“郝师叔,绿萦师妹……”突然看到绿萦双眼流血,顿时大惊,慌声颤抖道。

    郝通微微摇头,道:“师侄啊,绿萦为了救你,宁愿自毁双目。”

    吴易浑身颤抖,看着绿萦,伸出一只手去触摸她,但却是一穿而过,不由惊慌的看向众人。

    张浩微微摇头,道:“你已经身死,阴阳两隔,你碰触不到他们的。”

    吴易神色惨然,突然想到了什么,满脸的骇然之色。

    张浩看在眼里,不由皱眉道:“吴易,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吴易一愣,看着张浩,轻声道:“你是……”

    郝通慌忙道:“师侄不可无礼,这位是神鬼大将军,你能脱困,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大将军。”

    “神鬼大将军?”吴易一听,顿时大惊,慌忙拜倒,大声道:“吴易拜谢大将军大恩。”

    张浩轻轻虚扶起吴易,皱着眉头道:“吴易,说说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吴易眉头紧蹙,似乎在回想着,道:“当日有传言说有妖魔作祟,我便奉师命下山除魔,我们一路辗转到五指湖畔,遇到一个可怕的魔神,它……它实在是太可怕了,举手投足之间,便将师兄弟们尽数杀死,而且专门取人头颅,摄人魂魄,它……它好像在修炼一种魔功。”

    “魔功?”张浩双眼微眯,心中一紧,心想道:“这恐怕就是地府鬼魂丢失的缘故吧,原来阴大哥让我留意鬼帅屠刚是这个道理,那……那昭容呢?”(未完待续。。)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