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鱼目混珠 张浩识破

神鬼探 +A -A

    “什么?他是神鬼大将军?”方明子惊的目瞪口呆,看着张浩,满眼的不可思议。

    无休散人、无证大师和赤火道人也是惊得不清,半晌说不出话来。

    最后还是无休散人率先反应过来,脸皮抽搐,对莫青师太道:“师太,你刚才说什么,莫非……莫非是我耳朵出问题了?”

    莫青微微摇头,道:“散人,你没有听错,这位确实是神鬼大将军。”

    众人大惊,一时之间看着张浩都有些不真实。

    张浩轻轻一笑,道:“本大将军此次奉鬼王之令来五指界调查无头尸案。”

    赤火道人此时可谓是吓的不轻,他之前对张浩多有得罪,唯恐张浩给他穿小鞋。

    张浩看在眼里,嘴角咧起,露出和煦的笑容,道:“赤火道长不必介怀,本大将军不是心胸狭窄之人,我们可谓是不打不相识嘛!”

    赤火道人一听,心下激动,慌忙拜倒在地,大声道:“我有眼无珠,竟敢亵渎大将军,还请大将军治罪。”

    张浩微微摇头,心想:“这赤火道人虽然脾气暴躁,但却是嫉恶如仇,心性纯真之辈,可不像方明子这般表里不一的小人。”想到此处,张浩单手虚扶,一股劲气凭空产生。

    赤火道人只觉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传来,不由起身,此时他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张浩随即又看向无休散人和无证大师,道:“二位。无头尸攻山,便暂时由本大将军带领大家渡过难关,如何?”

    张浩的声音中又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不休散人和无证大师浑身一颤,哪还敢有半分异议。

    张浩大手一挥,道:“无头尸马上就要强攻首阳山,我们当可提前做准备,走吧。”说着,当先向前山走去。

    众人仿若众星捧月一般跟在张浩身后。方明子虽然心有不甘,但要他一个凡人抗衡神鬼大将军。他还是没这个胆量,毕竟张浩身后站的可是整个幽冥地府。

    三日的时间匆匆而过,这一日。有弟子来报,山下的几个村镇皆被无头尸给屠杀,偶有逃出来的百姓都往首阳山的方向逃来。

    张浩眉头大皱,领众人往首阳山门户而去。

    不时见有百姓携物带口往首阳山而来。

    便有弟子上前将百姓尽数当下。禀报道:“各位掌门前辈。山下有大量的百姓涌来,还请示下!”

    郝通眉头大皱,道:“尽数放过!”

    首阳山弟子放行,百姓鱼贯而入。张浩眉头轻皱,总觉得有什么不妥,但一时之间又说不上来。

    张浩眉头轻皱,道:“恐怕无头尸今日便会攻山,只是晌午时分阳气正盛。待到天黑时分,无头尸必来。大家也没必要在这里等着,都回去休息养精蓄锐,待天黑时分的大战。”

    众人不敢有怠,拱手称是,便各自退去。

    张浩也回了房,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想不通,张浩也不做多想,往外走去,不知不觉又来到了百姓避难的西院。

    到了此处,张浩眉头不觉皱了起来,双眼中精光闪烁,见这西院的上方似乎有阴气萦绕,不觉奇怪道:“这首阳峰地势极高,常年受阳气所累,怎么可能有阴气缭绕,莫非……”

    张浩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快步往院中而去,对守卫的弟子道:“快去通知郝通他们。”

    张浩是神鬼大将军的事早已在首阳山传的沸沸扬扬,那弟子一听,哪敢有半分懈怠,急急忙忙便跑去了。

    不一会儿,郝通、方明子、无休等众人都到来。

    郝通拱手上前道:“大将军不知召我等前来有何要事。”

    张浩脸色有些阴沉,沉声道:“将所有难民都集中起来。”

    郝通一愣,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吩咐下去。不一会儿,所有难民都集中在了西院当中,满满当当的站了一院。

    张浩眉头深皱,寒声道:“大敌当年,本大将军不得不小心谨慎,得罪之处,还请勿怪!”说着,对所有的难民拱了拱手。

    众人不明所以,郝通上前拱手道:“大将军,这是……”

    张浩双眼中闪着精光,道:“郝通,你去命人准备一方黄布,朱沙还有黑狗血来。”

    郝通一鄂,随即双眼大亮,知道张浩又要使神通了,当下大喜,慌忙派人去准备了。

    不一会儿,便有弟子将张浩所要的东西一应都拿了上来。

    郝通和莫青双眼大亮,神色有些激动。

    其余人不明张浩要做什么,不由一头雾水。

    张浩也不管其他人,只见其手一指,偌大的黄布展开,慢慢的飘向天空。

    “起!”

    一个“起”字出口,张浩双手张开,往上一托,地上的朱沙滚动,竟然离地而起,尽数没入黄布当中,光华闪动,黄布滴溜溜的旋转开来。

    张浩嘴角咧起,双眼中神光闪动,一个个复杂的手印不停的打出,没入黄布当中,黄布在滴溜溜的旋转着,散发着道道青光。

    “是时候了!”张浩双眼大睁,猛然再次暴喝一声,黑狗血冲天而起,被一股青光拖着而起,漂浮于黄布下面。

    众人大惊,看着满头的黑狗血,不由一阵发闷,试想一下,这黑狗血若是突然失控,空头淋了下来,那他们可真就是“狗血淋头”了。

    张浩没想这么多,此时他全身心头投入了这符篆当中,只见其双手张开,双手手心青光闪动,来回变动,指挥着漂浮着的黑狗血形成一个奇怪的符篆。

    众人大惊。都不认识这是什么神通。

    郝通和莫青此时却是神色紧张,二人双手来回笔画,照着符篆来回画了起来。生怕错过什么。

    “去!”张浩再次暴喝一声,双手奋力向上顶去,黑狗血形成的符篆被青光拖着一头没入了黄布当中。

    黄布顿时青光大盛,一个古朴而神秘的符篆在黄布上绽着道道青光,旋转而立于众人的头顶上。

    “这……这……”赤火大人大惊,惊得说不出话来。

    现在任谁都看出来了,这黄布灵气外泄。十分充足,一看就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法宝。

    郝通此时却是激动的身形似乎有些颤抖,右手并手成指。不停的在空中虚画着,竟是有道道青光闪过,神秘非常。

    众人看得一惊,不知道郝通为何会此道。

    张浩做好这一切。心中微微安定下来。想了想,右手一划,逼出一滴精血,手一指,精血飞起,径直投入黄布当中,黄布顿时青光大盛,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出现在旋转下面。滴溜溜的旋转着,绽出无数青光。

    “去!”张浩手一引。黄布如飞毯一般径直飞到许多难民头顶上,绽出道道青光,将一众难民尽数罩住。

    “压!”

    符篆下面的的太极图迎风渐长,当头向难民压去。

    “啊!”顿时有难民凄厉的抱头惨叫起来,身上黑气闪动,慢慢的飘起。

    太极图最终落于难民的脚下,快速的旋转起来,与头顶上的神秘符篆交相辉映,青芒大作。

    “压!”又是一声暴喝出口=,张浩怒目而视。

    黄布上的神秘符篆青光大盛,从黄布上跳脱而出,迎风渐长,又向一众难民压去。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不停的响起,难民当中有二十余人抱头惨叫,其余人却是一点事也没有,看着这二十人身上不停的头黑气涌出,众人大惊,便往外跑去,出了光罩。

    二十多人一看,凄厉的惨叫着,张牙舞爪的抓向众难民。

    “啊……”一声声惨叫再次而起,这二十余人碰到光罩却是倒飞而回,跌落到太极图的中央。

    “压!”

    “压!”

    ……

    张浩再不犹豫,暴喝连连,黄布上的符篆猛然青光大量,符篆不停的跳脱而出,一拨又一波的压向这二十余人。

    “啊……”凄厉的惨叫声不停的响起,听的人毛骨悚然。

    张浩双眼神光大放,手中掐了一个奇怪的印诀,奋力向黄布打去。黄布顿时青光大盛,符篆大亮,跳脱而出,单头当头又向这二十余人压去。

    “啊!”凄厉的惨叫声不停的回荡于众人的耳旁,这二十余人头顶上飘出一个个黑色的石块,仿佛是一个种子一般。

    “这是……”无休散人惊得说不出话来。

    众人大惊,瞪大了眼睛,仿佛生怕错过什么一般。

    “鬼种,终于逼出来了!”张浩嘴角翘起,松了一口气。

    随即手一摊,青光闪动,一众鬼种漂浮而出,悬浮于他的手上。

    “灭!”

    张浩再次暴喝一声,手上青光大盛,鬼种仿佛如气球一般“砰砰砰”的爆裂开来,化作一团团黑气飘散在空中。

    莫青脸皮抽搐,上前道:“大将军,这是……”

    张浩轻轻一笑,道:“这些百姓被人种了鬼种,时机一到,鬼种便会破壳而出,夺了这些人的身体,他们便彻底成为了行尸走肉,杀人的工具了。”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试想一想,若不是张浩发现了敌人的诡计,他们正在前方争斗,突然后院起火,那真是后果不堪设想。

    郝通此时却想的不是其它,这老家伙此时双眼放着狼光,看着空中漂浮着的黄布,腆着老脸来到张浩跟前,道:“大将军,您看这黄符您留着也没什么用了,不如给老道。”

    张浩见郝通向自己走来,便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当下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随便你吧!”这么一块黄布,也是“驱鬼除魔令”,虽然融合了自己的精血,威力成倍上涨,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确实珍贵异常,但对于自己来说,确实九牛一毛,自己随时可以再做一个嘛。

    郝通一听,顿时大喜,手一招,青光闪烁,黄布便急速的缩小,落入郝通的手中,郝通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如同抚摸自己的孩子一般。

    众人一看,顿时暗道一声可惜,这么好的宝贝居然让郝通这个老家伙给抢了先。

    方明子双眼中精光闪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休散人眉头一挑,双手合十,上前道:“这个……郝师弟啊,您看能不能把你手中的黄布让于为兄,为兄愿拿别的宝物来换。”

    郝通一看,顿时警惕的将黄布藏于身后,干脆的拒绝道:“不换!”

    不休散人一愣,不知该如何是好。

    无证大师眉头跳动,也是经不住诱惑,上前道:“郝师弟……”

    只是无证大师的话还没有说完,郝通便一口拒绝道:“你们别打我宝贝的注意了,说什么老道我也不换。”

    无证大师微微摇摇头,双手合十,道:“师弟莫起嗔念,此本是大将军留给天下的宝贝,师弟为何独占?”

    不休散人一听,顿时眼睛一亮,也趁势起哄道:“是啊,这是大将军留给我们众人的宝贝,师弟不可独占,要拿出来与众人分享嘛!”

    莫青师太在一旁双眼闪着精光,阴笑的看着郝通,看其早有计较。

    郝通却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无论众人说的天花乱坠,他只是摇头,说什么也不换。

    众人拗不过郝通,又不便光天化日之下硬抢,只得幽怨的看向张浩,希望张浩能公平处理,那幽怨的眼神仿佛只要张浩点头答应,他们便会立刻以身相许似的。

    张浩浑身鸡皮疙瘩一起,瘆的慌,跳了起来,避开众人,讪笑道:“本……本大将军累了,你……你们继续!”说着,逃也似的跑了开来,那速度绝对是张浩有生以来最开的速度。

    众人见张浩逃了,也没办法,随即都看向郝通。

    莫青师太突然轻轻一笑,扭动着身腰上前,道:“郝师兄,你看……”说着,竟然向郝通抛了一个媚眼。

    众人一看,顿时眼珠子掉了一地。这也行,硬的不行便来色诱,不觉晕倒了一地。

    郝通一看,老眼一怔,暗暗咧嘴,突然撒开双腿,怪叫一声,便跑了开来,大叫道:“大将军救命,等等老道。”

    前面跑着的张浩身形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脚下不由加快了步伐,。(未完待续。。)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