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斗方明子 身份暴露

神鬼探 +A -A

    半晌,张浩嘴角翘起,双眼中精光闪动,并手成爪,一股青气凭空产生,一块黑色的石头被他摄入手中。

    正在这时,外面一阵骚乱,张浩眉头一挑,闪身出了山洞,却见绿萦着着急急的正欲众人商量着事。

    “发生了什么事情?”张浩眉头轻皱,问道。

    绿萦见张浩出来,心中微微安定,道:“张公子,在首阳峰不远处有弟子发现无头尸。”

    张浩眉头一挑,道:“哦,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迅速。”

    郝通上前道:“公子,无头尸前来攻山,我们却还是一盘散沙,这可如何是好?”

    莫青眉头轻皱,略一犹豫,上前拱手道:“还请公子暂时接任盟主一职,带领我等击退无头尸再说。”

    张浩眉头大皱,轻轻点点头,道:“如今之际,也只有如此了,那好,我便接下着盟主之位。”

    “等等,慢着,我们五峰之事,你一个外人怎能接任盟主?”正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方明子一摊双手,大声道。

    “师兄此言差矣,什么叫外人,如今无头尸攻山,恐天下大乱,又怎能说是我五峰之事。”郝通眉头大皱,侧眼看着方明子,大声的反驳道。

    “哼,郝通师弟,你怎么好像对这张公子特别的青睐,什么事都帮着他,莫非你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方明子冷哼一声,大声的道。

    郝通大怒。一甩袖袍,大声道:“哼,方明子。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当这盟主,可是你还不够这个资格。”

    话说的如此通透了,众人脸色都是一变。

    方明子双眼精光闪烁,冷声道:“哼,盟主之位要修为高深之人接任,不是一个毛头小子可以胜任的。”

    “毛头小子?”张浩却是笑了。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方明子,道:“那不知方明子道长能否胜得过在下这一个毛头小子呢?”

    方明子双眼寒芒迸射而出,道:“哼。如果你能胜的老道,老道无话可说。”

    在方明子看来,张浩之所以之前能赢赤火道人,无非是赤火道人太大意。而且张浩使用了卸力的方法。投机取巧而已,并非是张浩的修为有多深。

    张浩轻轻一笑,道:“好,那便在这里吧,正好有诸位掌门在场可以做个见证。”

    朱九不知何时翻出一个鸡腿,坐在一个大石头上啃了起来,嘀咕道:“浩哥又来欺负凡人了。”

    七杀女冷漠而立,俏脸寒霜。看不出任何波动,只是时不时的会瞥向张浩。

    众人没有异议。让开一个空地,他们也想看看这个年轻人到底有何真本事,居然让郝通和莫青两人对其死心塌地的信服。

    张浩和方明子二人对立而立。

    张浩嘴角噙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伸出一只手,道:“方明子,你先吧!”

    方明子脸上的怒气一闪而过,随即慢慢的平静下来,冷笑道:“小子,我可不是赤火,你的激将法对我不管用。”

    赤火道人一听,顿时大怒,大声道:“方明子,你两争斗,为何要将我扯上?”

    张浩双眼中神光闪烁,道:“那既然方明子有意让小子,那小子便先动手了。”说着,手一翻,一柄宝剑出现在手中,正是当日古玉界的那柄凡剑。

    方明子一看张浩手中的凡剑,顿时便放心了下来,心道:“原来此人使用的也是一柄凡铁,并非什么神兵利器,看来他的身世也普通。”

    可是接下来张浩的动作让方明子的神色一凝。

    只见张浩慢慢的抽出宝剑,随手掐了一个剑诀,宝剑便悬浮于他的胸前,“嗡嗡”颤动起来,手再一指方明子,宝剑便如听话的孩子一般,径直向青云子冲了过来。

    方明子本着小心为上的原则,宝剑袭来,也不慌张,手一伸,袖袍一引,卷向张浩的剑。宝剑被卷的一偏,“嗡嗡”的颤抖,不停的哀鸣起来。

    张浩眉头轻皱,轻笑道:“哈哈,没想到方明子你倒是也有些本事。”说着,又打出一个剑诀。

    宝剑得印诀,青光大盛,虽有袖袍遮掩,也挡不住其锋芒。

    方明子一惊,冷哼一声,左手中指和食指并拢,奋力向宝剑点去,顿时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滴溜溜的旋转而成,压向宝剑。

    “叮”的一声脆响,牵动了众人的心。

    张浩收了印诀,点点头,道:“不错,不错。”

    方明子冷笑一声,道:“哼,小子,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来,看老夫能不能接下。”说着,袖袍轻轻一甩,“叮叮”的脆响从地上传来。

    众人不由低头看去,却见方明子脚下一柄宝剑断作了两截,静静的躺在地上。

    七杀女眉头微微一皱,双眼寒芒暴动。

    郝通和莫青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各自眼中的不可思议。

    不休、无证、赤火等人却是点点头,他们都看出方明子的修为精进了不少。

    胖子朱九抬眼看了一眼,撇了撇嘴,继续吃起了他的鸡腿。

    张浩却是风轻云淡,轻轻的摇了摇头,毕竟这柄剑也跟了他很长时间,今日被折断,算是微微有些可惜。

    方明子将张浩的眼神看在眼里,那分明就是不将自己放在眼里。饶是方明子脾气再好,也被气的不轻,顿时大怒,手一指张浩,大声道:“小子,你就这点本事?”说着,心中恶气更甚,并手成爪,地上的宝剑被他摄起,一捏,顿时成了一团废铁。

    张浩眉头一皱,冷哼一声。道:“方明子,你心存戾气,怨念太深。如何做得这号令天下的盟主?”

    方明子一手摄着废铁,另一手指着张浩,怒道:“哼,小子,我能不能当盟主,不是你嘴说了算,得看你手下有没有真本事!”说着。手一推,废铁团便呼啸着打向张浩。

    张浩双眼中精光一闪而过,手一指。一道青光射出,打向废铁团。

    “轰”的一声大响,废铁团顿时炸裂开来,铁片四散开来。

    众人一惊。纷纷暗使神通护体。

    朱九正自啃着鸡腿。突然一片铁片从他正咬向鸡腿上划过,半根鸡腿顿时跌下地。朱九胖乎乎的脸抽动着,老脸一黑,突然站起身来,大叫道:“浩哥,替俺老朱将这个牛鼻子老道打成猪头!”

    张浩回头一看,顿时苦笑不得,微微摇头。道:“胖子,看我的!”

    方明子见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完全不把自己当回事,顿时怒不可揭,大喝道:“小子休狂,看招!”说着,手一引,一柄长剑从其袖中飞出,直刺向张浩。

    张浩回头一看,手掐剑诀,手一翻,一柄古朴的宝剑出现在他手中,大叫道:“出鞘!”

    随着张浩的一声大喝,张浩手中的宝剑青光大盛,“噌”的一声,九霄神剑脱鞘而出,径直冲向方明子的长剑。

    “叮”的一声脆响,方明子的剑哀鸣一声,倒飞而回,被方明子一把握在手中,竟是“嗡嗡”的颤抖哀鸣起来,仿佛在臣服于它的王者一般。

    “你拿的是……”方明子大惊,死死的盯着张浩手中的九霄神剑,颤声道。

    张浩眉头一挑,道:“怎么,你好像认识此剑?”

    方明子不由吞了口口水,道:“你手中的剑可是青天的剑?”

    “青天?青衣剑圣?”众人大惊,满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张浩。

    张浩摸着手中的九霄神剑,仿佛在抚摸自己的孩子一般,道:“可能是吧,不过此剑它现在跟随了我。”

    张浩曾暗中试过此剑,觉得此剑威力甚大,甚至不下于自己的鬼泣剑,而且仿佛是为“大衍剑诀”量身定做的,以此剑使出大衍剑诀来,威力成倍的增加。

    方明子双眼中精光闪动,大声道:“说,你与青衣剑圣有什么关系?”

    张浩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关系,你可信?”

    方明子怒喝一声,大叫道:“哼,纵使你与青衣剑圣有关系又如何,看招!”说着,怒喝一声,身形闪动,一剑刺向张浩。

    张浩眉头一挑,怎肯示弱,也是顺势一剑刺出。

    “叮”的一声大响,两剑的剑尖无巧不巧的碰在一处,两柄剑“嗡嗡”的不停的颤抖起来,顿时青光大动,光华大闪,灵波四溢开来,刺得人眼目睁不开。

    众人不由掩面,暗运神通抵御。

    方明子见战不下张浩,顿时大怒,须发皆张,猛然暴喝一声,左手并指奋力向剑身指去,一滴鲜血从其手指上滴到剑身上,顿时长剑“嗡”鸣声大作,通体竟成血红色,一个血红色的太极图从剑柄处滴溜溜的旋转而成,绕着剑身迎风渐长冲向张浩。

    张浩见方明子神通诡异,顿时一惊,不敢大意,左手并手成指,虚空急速画了一个太极图,从九霄神剑的剑柄末端奋力推入,顿时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滴溜溜的旋转而成,迎风渐长,迎向血色的太极图。

    “轰”的一声大响,一青一红两个太极图当头在剑尖处相撞,青芒、红芒暴动,灵波四溢开来,张浩和方明子二人只觉迎面一股大力传来,不由倒飞而出。

    “噔噔噔”的稳住身形,方明子脸色难看的看着张浩,他退了七步之多才稳住身形,而张浩只是退了三步,高下立判。

    此时方明子再不敢小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没想到张浩年纪轻轻竟然修为比他还深厚。

    张浩此时也是心中暗惊,右手处似乎有些发麻,经脉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封住了,灵气用不上来,不由脸色微变,看向方明子。

    众人也是一惊,不知道方明子使的什么神通。

    方明子渐渐的恢复平静,嘴角噙着一抹阴笑,道:“怎么样,中了老夫这封印,看你还如何跟老夫斗?”

    张浩双眼微眯,绽出两道神光,冷笑道:“不过区区小术而已,难不倒我!”说着,只见他左手一指,虚空画一个太极图,顿时青光闪烁,慢慢的从右臂逼下。

    张浩右臂之处青芒、红芒交错闪烁,互相僵持不下,但终究还是青芒占了上峰,将红芒慢慢的逼退。

    方明子一看,顿时一惊,怒喝一声,手一指,长剑呼啸着便冲向张浩。

    张浩双眼中神芒大放,这方明子在这个时候出手,那是想要自己的性命了,想到此处,张浩再不犹豫,猛然大喝一声:“分!”

    一个“分”字出口,张浩右手中的九霄神剑“嗡”然颤动起来,青芒大声,“噌”的一声,一分为九,悬浮于张浩身前。

    “去!”

    九柄神剑精光大盛,径直冲向方明子。

    “轰”的一声大响,九霄神剑撞在方明子的剑身上,去势不减,又冲向方明子。

    方明子大惊,左手一伸,逼出三滴鲜血,只见其手掐印诀,奋力一推,三滴鲜血顿时一阵蠕动,凝成三个血红色的太极图,迎风渐长,挡在胸前。

    “轰”的一声大响,九柄神剑撞在三个血红色的太极图上,顿时华光大动,猛然爆裂开来,灵波如潮水一般向四周冲开。

    众人大惊,鼓足灵气,撑开一个气罩,堪堪避过余波的冲击。

    众人抬头看时,只见方明子此时瘫倒在地上,嘴角溢血,神色有些慌乱,在其面庞不到一寸的距离处九柄长剑“嗡”然悬浮,寒芒闪烁,再进一些,恐怕方明子便身消神陨了。

    “大将军还请手下留情!”郝通一看,顿时大惊,脱口而出。

    张浩眯着双眼看向方明子,手一招,九柄长剑倒飞而回,“噌”的一声还原成一柄长剑,回了剑鞘,被张浩收起。

    “大将军?”无证大师眉头大皱,惊问道。

    郝通一鄂,尴尬的讪笑一声,道:“没……没什么!”

    不休散人双眼中闪着神光,看看张浩,又看看郝通,也是问道:“郝师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等?”

    张浩并手成指,将红芒逼出,不由松了口气,对看向自己的莫青点了点头。值此为难之际,他也不能再隐瞒身份了。

    “他便是神鬼大将军!”莫青站出来,对张浩躬身一拜,大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