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众人抢徒 青阳失踪

神鬼探 +A -A

    众人惊的说不出话来。

    郝通却是双眼大亮,心中对张浩的崇拜简直到了极点,随即站出来,大声道:“诸位,这位张公子乃是我请来的帮手,上次如若不是张公子出手,恐怕小石峰就真危险了!”

    虽然张浩打败了赤火道人,但要说是他挽救了小石峰,众人还是有些不信。

    莫青慢慢的起身,上前道:“诸位,郝通说的是真的。”

    众人惊的差点让自己的口水给噎到,看着眼前这个神秘少年,脸皮狠狠的抽搐了几下。

    张浩满意的点点头,缓缓走到大殿中央,大声道:“相信不日,无头尸便肯定会来攻山,抢夺吴易的头颅!”说着,张浩手一翻,现出一个布袋。

    众人一惊,双眼死死的盯着张浩手中的袋子。

    一向平静的不休散人也坐不住了,双手合十,道:“张公子,我早听说吴易师侄和一干首阳峰弟子遇害之事,莫非也和这无头尸有关?”

    张浩嘴角噙着一抹自信的笑容,道:“虽然我至今不知道无头尸为何要抢夺吴易的头颅,但可以肯定,这吴易的头颅中定隐藏着一个大秘密。”

    四位掌门人慢慢的起身,聚拢到张浩跟前,看着张浩将袋子慢慢的打开。吴易的头颅显现,满脸的恐慌,双眼大睁,瞳孔剧缩。

    “这……这吴易师侄身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无证大师扫视众人,惊骇的道。

    众人的目光都慢慢的集中到了张浩身上。

    正在这时。朱九打了个哈欠,道:“浩哥,你用天眼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嘛。何必那么麻烦。”

    天眼?

    什么是天眼?

    众人的心头打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张浩一拍额头,道:“哎呀,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说着,只见他右手中指和食指慢慢的并拢,轻轻得划过额头上的神秘金纹,金纹慢慢的从两边张开,一个竖眼出现在他额头上。散出淡淡得金光,射向吴易的头颅。

    这……

    这便是天眼?

    众掌门今天可谓是大开眼界了,世间居然有这么神奇的神通法术?

    惊奇的事情天天有。今天特别多。众掌门惊的眼珠子掉了一地,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张浩。

    郝通和莫青虽然心里提前有准备,但还是惊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直跳。

    这张浩看其年岁不过二十几吧,如此天纵奇才。前途无可限量。

    不休散人双眼闪着精光。弱弱的问道:“敢问张公子师承何人?”

    张浩一愣,不知道这不休散人为何有如此一问,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头挽道髻,身穿阴阳八卦袍,手持龙头拐杖的老道。

    自己师承何人?

    连自己也不知道。

    张浩苦笑一声,微微摇了摇头。

    不休散人看在眼里,顿时双眼大亮,以为张浩并无师傅。当下轻咳一声,道:“咳。呃,那个张公子啊,不知张公子可愿入我二当峰,入我门下,必可修习无限**……”

    “噗……”郝通差点让自己的口水给呛到,没忍住狂喷了出来。

    自己没听错吧,这不休散人居然要收堂堂的神鬼大将军为徒,这……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接下来的事更是让郝通大跌眼睛。

    无证大师居然也破天荒的双手合十,道:“张公子,还是入本座的门吧,本座有神通……”

    无证大师的话还没有说完,令郝通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师兄方明子居然也出来凑热闹,打断了无证大师的话。

    只见方明子人模人样的道:“无证大师、不休散人,你们都不要争了,张公子如此天纵奇才,只有入我首阳峰才是最好的嘛!”

    郝通脸色一阵发黑,嘴角抽搐,他很想知道如果他们知道张浩的身份会怎么样?

    张浩被众人没来由的这一弄给懵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顿时苦笑不得,讪笑道“各位,我并没有想拜谁为师的念头。”

    众人一鄂,不理解的看向张浩。

    赤火道人眉头大叫,嗤笑道:“人家是看不上你们,你们就别瞎忙活了,让人家看笑话!”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拱手道:“诸位误会了,我真没有拜师的念头,而且我还有要事做,只能让诸位失望了!”

    众人摇头不语,都是暗道可惜,心中想着若谁能将张浩收入门下,说不定就是下一个青衣剑圣。

    莫青此时也是吃惊不小,眼神怪异的看着不休散人和无证大师,上前打圆场道:“还是让张公子说说这人头之谜吧!”

    郝通一看,怎能落后,也上前忙道:“是是是,请张公子说吴易师侄人头的秘密吧。”

    张浩眉头渐渐的蹙起,双眼闪着精光,道:“吴易的头颅里封印着一个魂魄!”

    “魂魄?”郝通双目大亮,吃惊道。

    “是谁?莫非是吴易师侄吗?”无休散人眉头跳动,猜测道。

    众人大惊,目光都集中在张浩身上。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恐怕要破了这封印才能知道。”

    众人点了点头,不由又看向郝通,对这封印之道,郝通一向很擅长。

    郝通微微一笑,也不谦让,上前仔细琢磨起来,看着看着眉头大蹙了起来,半晌,郝通对众人微微摇了摇头,道:“这种封印手法我从来没有见过,实在是高明之极,恐怕老道无能为力了。”

    众人苦笑,眼睁睁的看着这头颅,却解不开其中的封印。

    正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这封印叫‘子母连心印’。乃是地府幽冥所有!”

    张浩眉头轻皱,回头看了看说话的七杀女,轻轻的点了点头。

    “什么叫‘子母连心印’?”郝通一见到新奇的东西。便立马凑上来问。

    七杀女轻哼一声,见张浩也在看自己,不由开口解释道:“所谓‘子母连心印’,便是子印和母印二印!”

    “没了?”张浩脸皮抽搐,苦笑一声道。

    七杀女表情冰冷,轻轻的点了点头。

    张浩讪笑一声,道:“那此印有何解法?”

    七杀女黛眉轻皱。道:“解此印有两种解法。”

    “哦?哪两种?”张浩双眼一亮,急道。

    七杀女双眼精光闪烁,道:“我也是略有所闻。此一种解法便是让子印和母印合在一处,封印自然而解。”

    张浩轻轻点点头,道:“哦,这就对了。如果吴易头颅是子印的话。想必那无头尸。也就是吴易的尸体恐怕就是母印了,这也就是无头尸为什么要一直抢夺吴易的头颅了。”

    “只是……只是母印又封印着何物呢,居然如此厉害?”张浩眉头渐渐蹙起,回忆着当日七杀女大战无头尸的场面,不由嘀咕道。

    “呃,张公子,你说什么?”郝通双眼闪着精光,看向张浩问道。

    张浩一愣。接着微微摇了摇头,道:“没什么。”随即又转头看向七杀女。道:“七杀姑娘,那第二种解法是什么?”

    七杀女微微摇了摇头,道:“这第二种解法没人试过,也是一种传说。传说中只要两个相爱的人,如果一人被封印,用另一个人的血是可以救他的,只是……”

    “只是什么?”张浩有种不祥的预感,眉头深皱了起来问道。

    七杀女看着张浩,又继续道:“只是两人从此便再不能相见,否则两人必魂飞魄散。”

    张浩眉头一挑,脸皮抽搐道:“那这么说就是两个人必须有一个人牺牲了?”

    七杀女面色冰冷,轻轻的点了点头。

    绿萦此时正进殿来,听到此事,脸色微微一变,有些难看起来。

    赤火道人嗤笑一声,道:“有这么玄乎吗?”

    七杀女冷哼一声,双眼豁然看向赤火道人。赤火道人顿时如堕冰窟,浑身不由大颤,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七杀女只是一个眼神便让自己再无反抗的念头,她绝对是高手,超越他所见过的一切的高手,包括青衣剑圣。

    赤火道人的心跳声众人可以听的轻轻楚楚,一时之间情况又紧张到了极点。

    这位张公子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身边有这样的高手?

    他的身份绝不简单!

    张浩双眼中精光闪动,对着七杀女微微摇了摇头。七杀女眼中的杀意慢慢的敛去,坐回椅子上,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如果说赤火对张浩是勉强信服,但他对七杀女绝对是臣服,是弱者对强者的臣服,在七杀女面前,他完全生不起抵抗的念头。

    这样那无头尸居然能和眼前这名神秘的黑衣女子大战一场,那无头尸绝对是超级恐怖的存在,绝对不是自己能企及的。

    不光是赤火道人,此时无休散人、无证大师等人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众人的脸色不由难看到了极点,也难怪小石峰在无头尸的攻击下差点灭门。

    半晌,众人再没有说一句话。

    “呃,那……那个如今无头尸眼看就要攻山,这……这我们这边还是一团散沙,这……”无休散人眉头大皱,双手摊开抖擞道。

    这时,方明子慢慢的上前,道:“对,无休散人说的对,大敌当前,我们确实该团结一致,这么吧,我提议我们选出一个盟主!”

    众人点头称是。

    “对,大敌当前我们确实该选个盟主,由盟主统一发号施令,我们才有胜算!”无证大师点点头,赞同道。

    “对,对,对,只是这盟主的人选?”无休散人看着众人,说出了重点。

    方明子淡淡一笑,双眼中精光闪烁,道:“盟主之选一定是德才兼备,而且是修为最高的人才行。”

    “对,方明子说的对!”

    “啪啪啪”的拍着手掌,张浩慢慢的上前,大声道:“依我看,五峰最德高望重的便是青阳子,只是眼下青阳子闭生死关……”

    “事即从全嘛,如今事情已经严重到威胁到了整个天下的安危,我相信青阳子师兄不会坐视不管的,不如我们去后山见青阳子掌门,不知各位意下如何?”郝通双眼闪着精光,大声道。

    “不可,青阳子师兄正在闭生死关,稍有差池,便有性命之危,依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青阳子师兄了。”方明子眉头大皱,急声道。

    “方明子道兄此言差矣,值此危机关头,若青阳子师兄不出来主持大局,这天下还有谁让人信服呢?”

    郝通和方明子一向不和,这天下人也是知道的,莫青本来就对方明子有成见,此时便站出来义正言辞的道。

    “这……这……”方明子眉头深皱,看似无奈的点了点头,只是没人看见他低下头一双眸子中精光闪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就这么办,我们便公推青阳子师兄为盟主,现在我们便去请青阳子师兄出关主持大局!”郝通大喜,兴奋的一挥衣袖,大声道。

    众人商议定,便一起往后山青阳子闭关处而去。

    郝通是个急性子,一来到洞外,便高兴的大叫道:“青阳子师兄,我是郝通,今日有大事要与青阳子师兄,还请师兄出关相见!”

    半晌,洞内却是没有半点声音传来。众人不由大奇,相视对望,都看出各自眼中的不解。

    方明子双眼中精光闪烁,上前道:“郝通师弟,为兄都说了掌门师兄正在闭生死关,封闭五官,不可能听见你说话的。”

    郝通眉头大皱,道:“不可能,昨日我深夜来见掌门师兄,师兄还答话,只是师兄的声音有些不大对劲。”

    张浩眉头深皱,眯着双眼,迸射出两道神芒,道:“不好,青阳子可能出事了!”

    众人听得都是一惊。

    郝通一听,眉头大皱,又大声叫道:“掌门师兄,郝通求见!”

    洞中依然没有半点声音,这下众人都意识到不对了。

    郝通脸色大变,惊叫道:“师兄!”与此同时,再顾不得其它,深吸一口气,双手青光闪动,奋力向石门拍去。

    “轰”的一声大响,石门承受不住郝通的巨大掌力,“轰”然炸裂了开来。

    石门被郝通震碎,郝通再不犹豫,身形一闪,便闪了进去。

    “师兄,师兄人呢?”洞内发出郝通的着急的叫喊声。

    众人一惊,陆续闪进洞。

    却哪有青阳子的身影,洞内满是狼藉,石桌和石凳都散碎了一地。

    “发生了什么事,青阳子师兄呢?”莫青眉头大皱,惊问道。

    “这……这……我哪知道呢,我进洞的时候就没发现师兄,你们看,现场有打斗的痕迹,青阳子师兄到底哪里去了?”郝通眉头大皱,着急的拍着腿大叫道。

    众人大急,关键时刻,青阳子突然消失了!

    众人一时乱了方寸。

    郝通大急,身形一闪,便又出了洞。众人摇头,也是跟上。

    张浩却是留在原地,双眼死死的盯着石床上的角上,半晌也没动。(未完待续。。)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