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青阳闭关 张浩立威

神鬼探 +A -A

    方明子轻轻一笑,也是拱手道:“张公子客气了,在这首阳峰,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老道我。”他这样说,俨然把自己当成了这首阳峰的主人了。

    郝通彷如野兽一般鼻子中打着鼻响,怒道:“我的朋友就不劳方明子师兄费心了,老道我自会处理。”

    说着,郝通招呼张浩等人离去。张浩眉头轻皱,不明白一向与人为善的郝通为何要对自己这位方明子师兄如此态度呢。

    郝通仿佛也看到了张浩的想法,低声道:“张公子,有些事回房以后,老道自会与你说。”

    郝通回房后,左想右想还是心思不宁,最后招来几名弟子,吩咐了下去。

    弟子走后,郝通一人来到山后,左拐右拐来到一个山洞处,轻声的唤道:“青阳师兄,是我,郝通求见!”

    半晌,洞中也没有声音。郝通眉头大皱,又清了清嗓子,叫道:“青阳师兄,郝通有要事求见!”

    洞中还是没有声音,郝通心下奇怪,不由慢慢向前走去,正要去推石门,突然传来声音。

    “原来是郝通师弟啊!”

    郝通的动作一僵,躬身倒退,道:“师兄,郝通这次下山发现有些不对,恐怕有大事要发生,已经私自做主派弟子通知其他四峰掌门来我首阳峰商量大事了。”

    “大事?不知郝通师弟说的是什么事?为何提前不和为兄说,便私自通知其他掌门了?”

    郝通眉头轻皱。双眼中精光闪动,看向洞中,道:“师兄。纯属事情紧急,来不及向师兄禀报,还请师兄责罚!”

    “哎,师弟啊,为兄并不是要责罚你,只是……只是你这性子确实要改改了,恐怕误了大事。各派掌门来我首阳峰又免不了一番麻烦!”

    “咦,师兄,您平时不是老说让我多和各派亲近亲近吗?为何这次却是一反常态。却……”

    “呃,哦,对,为兄却是是要你和各派多亲近。只是这纯粹是两码事嘛!”

    郝通眉头紧皱。道:“师兄,师弟我有许多事情不明,还请师兄出来相见!”

    “呃,这个,这个为兄正修炼到紧要关头,不便相见,有什么事情你还是去找方明子商量吧!”

    郝通眉头大皱,微微摇了摇头。道:“那……那师弟这便告退!”

    “嗯,郝师弟去吧。为师也要闭关修炼了,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就不要来叨扰为兄!”

    郝通一窒,随即微微摇了摇头,转身便走去,嘴中还嘀咕道:“师兄怎么突然对我这样啊,哎,不管了,还是明日等其他四峰的人聚齐了再商量无头尸的事情吧。”

    郝通走后,绿萦便又来拜见青阳子,还是被搪塞过去。

    第二日正午时分,其他四峰的掌门陆续到来。二当峰的不休散人,中阳峰的赤火道人,无名峰的无证大师,小石峰的莫青师太,各领门人风尘仆仆的赶来。

    五峰之人见面,免不了一阵寒暄。

    莫青师太见过张浩等人,对张浩礼遇有加,让其他峰的人一阵侧目。

    赤火道人明显是个火爆脾气,上来便大声道道:“郝通,你们首阳峰的青阳子呢,怎么不出来迎接我们?”

    方明子这时正好赶来,拱手道:“赤火兄,师兄正在闭生死关,有什么事就和在下说吧!”

    赤火道人一头的红发,看了一眼方明子,道:“你们首阳峰好大的架子,派人通知我们来首阳峰,你们的掌门却闭了生死关,这是何道理,莫非看不起我们四峰的人?”

    郝通眉头大皱,正要发怒。方明子却是呵呵一笑,拱手道:“赤火道兄说笑了。这怎么可能,我们五峰通脉连枝,互为一体,我首阳峰怎么会嫌弃四峰呢。”

    这二当峰的不休散人一看便是个好性子,上前来劝道:“赤火道兄,想必青阳道兄真是到了生死关了,我们还是先看看有什么事吧。”

    赤火道人撇了撇嘴,冷哼一声,却是被不休散人半推半拉的拉回到座位上。

    “那郝通道兄,你这次叫我等来首阳峰,到底是为了何事?”无证大师开口道。

    郝通看着四峰之人,道:“各位师兄,老道这次叫诸位前来确实是为了一件关乎我各派生死存亡的大事。”

    “有这么夸张没?”赤火道人眉头大皱,大声道。

    郝通看着众人,道:“确实有,不信你们可以问小石峰的莫青师太!”

    众人不由都看向莫青,莫青一愣,接着道:“莫非郝师兄说的是那无头尸的事?”

    郝通点点头,道:“确实是无头尸的事,众所周知,小石峰因为那无头尸的事,差点遭到灭派之危。”

    赤火道人眉头大皱,道:“是不是了,这只是你们片面之词,况且谁都知道郝师弟你好像和莫青师太关系不浅吧!”

    他这一句说的直把郝通和莫青闹了个大红脸。

    郝通憋着一张老脸,脸皮一抽一抽的看着赤火道人,若不是他知道事态严重,真想冲上去和赤火道人大战一场。

    莫青却是大怒,“啪”的一声一拍桌子而起,怒声道:“赤火,你到底什么意思?”

    赤火哪肯示弱,“啪”的一声,也是一拍桌子而起,大声道:“什么意思你们心里清楚!”

    莫青被赤火这个倔脾气给气的脸色铁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莫青师太说的是真的,我可以作证!”

    众人寻声望去,却是一个年岁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此人一身紫袍。却坐在众人上首位上,本来正听着众掌门有一口没一口的悠闲喝着茶,此时却是抬头轻轻看着众人。

    赤火道人一看。顿时大怒,大声道:“你又是什么人?凭什么坐于我们上首坐,而且我们众掌门议事,与你这小辈何干?”

    七杀女一听,顿时双眼寒芒暴动。张浩回头对其轻轻摇了摇头,然后转头看向赤火道人,慢慢的起身。就这般直勾勾的盯着他。

    半晌,赤火道人被他盯得浑身都不自在,不由起身大吼道:“你这小辈。居然这般无礼,找死。”说着,一拳便向张浩打去。

    张浩早有准备,眉头一挑。身形闪动。便将赤火的拳头避了开来。

    赤火明显一鄂,没想到张浩竟然能避开自己的攻击,当下老脸一红,又要提拳冲上去。

    张浩嘴角噙着一抹自信的笑容,伸手做了个停止的动作,大叫道:“停!”

    赤火的动作僵在半空中,怒道:“怎么,小辈。你是要认错吗?跪下与道爷我磕三个响头,我便饶了你!”

    张浩冷笑一声。没想到这赤火却是得寸进尺。当下张浩重重的冷哼一声,道:“是不是我打赢了你,就有说话的权利呢?”

    赤火嗤笑一声,道:“笑话,就凭你这小辈还想打赢我,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

    随即赤火见郝通和莫青神色有些不正常,不由又出口问道:“你们两个快说,这小辈到底是何来历?”

    张浩轻轻一笑,道:“怎么?赤火道长怕了?”

    赤火一怒,大叫道:“我呸,我赤火会怕你这向小辈,我看你是找死不成。”

    气急败坏之下,赤火也不顾的什么长辈不长辈的了,大叫一声,一握拳,拳头上闪着一团火红的赤芒,一拳便又向张浩打来。

    张浩嘴角一咧,身形闪动,脚下七星步,便避了开来,只留下一连串的虚影呈七星状排列。

    “咦,虚影?”赤火道人一拳打中张浩,却见张浩的身形慢慢消散开来,不由一惊,惊呼道。

    张浩轻轻一笑,道:“在这里!”

    赤火大人大怒,如果眼神能杀死人,恐怕张浩已经死了一百回了。

    “哇”的怪叫一声,赤火道人拳头闪着赤芒,又是一拳砸向身后的张浩。

    张浩身形闪动,脚踏七星步,又是留下一串的虚影,将其轻松避了开来。

    赤火道人再次一拳砸空,顿时大怒,大叫道:“小辈,你就是仗着身法不停的躲闪,何时我们才能分出个胜负来。”

    张浩嘴角咧起,露出招牌式的自信笑容,伸出一根手指。

    赤火道人一看,不明所以,大声道:“小辈,你什么意思?”

    张浩嘴角噙着让人抓狂的笑容,道:“一招!”

    “什么一招?”赤火道人一愣,不明所以的道。

    张浩挑衅似的看向赤火道人,笑道:“一招我便可以将你打败!”

    疯了!

    这少年一定是疯了!

    除了张浩一行人和知道张浩身份的郝通、莫青等人外,看着张浩的神情都以为张浩疯了。

    “哈哈……”

    赤火道人却是仰天大笑了起来,半晌,止住笑声,道:“诸位,你们可听见了,这个后辈居然说一招便可将我打败,我没听错吧?”

    无休散人微微摇了摇头,起身道:“年轻人,饭可以多吃,但这话不可以乱说。”

    “是啊,年轻人,你也太狂了,莫说是你,就是当年的青衣剑圣也不敢说一招能将赤火打败!”

    这个时候,就连郝通和莫青都打退堂鼓了,张浩这也太狂了,虽然他们知道张浩的身份,但其他人也知道神鬼大将军修为并不是那么的太高,只是神通莫测,以头脑聪明而闻名天下的。

    赤火此时可谓是被张浩给气的不轻,只见他火红的头发倒竖而起,双眼中仿佛能喷出火来。

    “好,好,好!”这时候,赤火被张浩气的连话也说不利索了,只是一连叫了三声好。

    “哇!”赤火突然怪叫一声,浑身赤焰大涨,如一头狂怒蛮牛一般冲向张浩,兜头一拳便向张浩的面门打去。

    张浩双眼一眯,两道神光迸射而出,眼见赤火一拳打来,却是动也未动。

    “完了,大将军要颜面扫地了!”郝通眉头大皱,不忍再看下去,折过脸去。

    莫青瞪大了眼睛,她可不相信张浩会无缘无故放下这样的大话。

    近了!

    更近了!

    张浩终于动了,只见他双手一抱圆,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滴溜溜的旋转而成,迎风渐长,迎向赤火的拳头。

    赤火一拳打在太极图上,没有想象中的“轰”然声,只是微微荡起一圈涟漪,彷如打在了棉花上一般,纵使你有万斤巨力,也是无处着力。

    其实不然,张浩此时也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只见他后脚处的青石地板早已龟裂开来。千钧一发之刻,张浩将太极图一引,同时坏笑着伸出了脚。

    赤火正自犹豫,只觉身形一个踉跄,被带的往前倒去,可是偏巧不巧的脚下似乎有什么东西这么一挡。

    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了,赤火与大地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静!

    静的连一根针掉地的声音恐怕也能清楚的听到。

    这赤火道人就这般莫名其妙的败了?

    甚至他们都没太看清楚赤火道人是如何败的!

    堂堂中阳峰掌门,天下有数的高手,居然在这年轻人手下走不过一招,这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众人瞪大了眼睛,满眼的不可思议,嘴巴张的老大,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其实要论修为,张浩肯定不如当年的青衣剑圣强,只是张浩耍了些小聪明,首先在言语上激怒赤火道人,让赤火道人抓狂,再者赤火道人根本就没有将张浩放在眼里,出手之间看似凶猛,但为了顾忌颜面,还是有所保留的,他总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张浩打死吧,那样传出去肯定有损中阳峰的名声。最后张浩巧用太极图卸力的方法,将赤火道人的攻击转移到地面,这也是地面为何龟裂的原因,出其不意之下,将赤火绊倒。

    这一切,张浩可谓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没有不成功的道理。

    “赤火道兄,起来吧!”张浩伸出一只手,去扶赤火道人。

    赤火道人面色铁青,恶狠狠的看了张浩一眼,重重的冷哼一声,然后起身坐回自己的座位上,一言不发。

    张浩轻轻一笑,道:“各位,你们看我有说话的权利了吗?”

    众人点头,都对张浩所信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