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惊现天魔 首阳峰行

神鬼探 +A -A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上官姑娘一生活在仇恨中,死去也许对她而言反而是一种解脱。”

    “咦?这是什么?”张浩眉头轻皱,见上官灵将一个袋子抬到一半,又跌了回去,不由轻声道。

    犹豫一下,张浩俯身慢慢的解开袋子,定睛一看,却是一个人头,不由骇了一跳,暗暗咧了咧嘴,总算是平静下来。

    “难道这是吴易的人头?”张浩眉头轻皱,轻声道。

    想不通,张浩也不去想,随手收了袋子,然后起身慢慢的走向一旁的上官齐天。

    上官齐天一见张浩走来,顿时大骇,惊道:“你……你要干什么?”

    张浩眉头深皱,道:“你这种人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放过,你上官家族的子弟都因为你们的恩怨而死去,你……”

    “小心!”正在这时,七杀女娇叱一声,身形急速的往张浩这边跃来,浑身黑气大动,一把将其扯开。

    一团黑气凭空出现,“桀桀”的怪笑声从中发出来。

    “此人心够黑,本座收了,桀桀……”

    黑气中的人也没有攻击张浩等人,而是卷向上官齐天,便远远逃离而去。

    张浩稳住身形,眉头大动,轻声道:“那是什么?”

    七杀女双眼中神光闪动,罕见的出现惊容,道:“魔!”

    “魔?什么事魔?”张浩眉头一挑,不由问道。

    七杀女看着张浩。耐心的解释道:“魔,不在五行六道之中,聚天地戾气、怨气而成。三界之中凡人、鬼、神、妖等都可成魔,这便是‘一念成神、一念成魔’的说法。”

    张浩深吸一口气,脸皮抽搐的问道:“那……那这个魔为何要将上官齐天掳走呢?”

    七杀女黛眉紧皱,道:“不知道,恐怕是要炼制什么邪恶的东西,又或者是……”

    七杀女没说完,张浩也没问。这已经完全超出自己的想象。

    “咳咳咳……”的剧烈的咳嗽声响起,打断了张浩等人的思索。

    张浩回头一看,却是上官涛正躺在地上剧烈的颤抖。咳嗽着。

    张浩眉头轻皱,身形闪动,闪到他跟前,道:“上官涛。你……”

    上官涛见张浩到来。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口中吐着鲜血,含糊不清道:“救……救我……救……”

    张浩眉头大皱,将其扶起,一掌拍在他身后,将自身的灵气渡与他。

    七杀女眉头轻皱,没有说话。

    半晌,张浩才停下来。此时他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显然他也是消耗不少灵气。

    上官涛的伤势总算是稳定了下来。最起码没有性命之忧,此时由于伤势过重而昏迷了过去。

    张浩略微在原地盘膝打坐一会,然后睁开眼,慢慢的起身,抬眼望去,到处都是狼藉,满是残肢断臂,鲜血染红了整个山头,也不知道是枯牛的鲜血,还是人的鲜血。

    张浩眉头轻皱,手一翻,八宝琉璃净瓶出现在手中,收了几头枯牛的尸体,然后慢慢的一具一具的将上官家族死去的人的尸体放在一处。

    这也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张浩累的气喘吁吁,坐在地上休息起来。七杀女却在一旁一动也不动,满眼怪异的看着张浩,不知道张浩要做什么。

    张浩看着七杀女,苦笑一声,道:“无论他们生前做了什么错事,死后还是让他们尘归尘土归土吧。”

    七杀女似乎听懂了张浩的话,黛眉轻皱,随手一挥,一道黑色的劲气打出。

    “轰”的一声大响,地上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大坑。

    张浩看的暗暗咧嘴,自己这累死累活的忙活半天,七杀女却是随手一挥,便是一个大坑出来,还是修为高了好啊。

    七杀女看了一眼张浩,双手抬起,黑气涌现,卷向死去的上官家族的人,将其尽数托起,然后放入坑中。手再一翻,石土翻滚,便径直盖向大坑,几个动作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便完成了。

    张浩苦笑一声,手一翻,鬼泣剑出现在他手中,随手一挥,一道黑色的灵波打出,将一块大石齐齐的切下来,来回挥动,切出一块方形的石碑来。

    张浩满意的点了点头,手中鬼泣剑挥动,“刷刷……”的在石碑上刻起字来。

    “上官家族墓”五个大字出现在石碑上,做好这一切,张浩将石碑立上,然后再不犹豫,卷起昏迷不醒的上官涛,便往山下的上官城赶去。

    上官凤因为担心张浩等人的安全,每日在城门口守候。

    “上官姑娘,没事的,浩哥能有什么事啊,况且有那蛇蝎女保护,想有事也难!”朱九老远便看见上官凤呆呆的待在城门口,不由大声道。

    上官凤回头一看,确实朱九、绿萦和郝通三人正自向她这边走来,不由对三人轻轻一笑,道:“三位好!”

    郝通和绿萦拱手问好,朱九却是没良心的一屁股坐于门口,手一翻,一个鸡腿出现在他手中,大口大口的啃食了起来,看的众人一阵咧嘴。

    正在这时,上官凤回头一望,突然双眼亮了起来,惊叫道:“张公子回来了!”说着,便向前面的张浩跑去。

    郝通和绿萦也向张浩迎去。

    朱九却是慢慢的起身,没好气的嘀咕道:“浩哥可真是厉害,又俘获了一个少女的芳心!”

    前面走着的郝通和绿萦身形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

    “张公子,你没事吧?”上官凤欣喜的跑到张浩跟前,上下打量着张浩,问道。

    七杀女黛眉轻皱。冷冷的看了上官凤一眼。

    张浩却是没有发觉什么,轻轻一笑,道:“我没事。只是……”说着,将背上的上官涛放了下来。

    上官凤一看,秀眉大皱,道:“涛弟,涛弟他怎么了?”

    张浩苦笑一声,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上官凤脸色一变,向张浩身后扫去。却是再空无一人,不由颤声问道:“张公子,上官家族的其他人呢?”

    张浩正自不知道该如何说。七杀女眉头轻皱,冷声道:“都死了!”

    上官凤浑身大震,双眼之中悲意涌现,道:“不可能。不可能。叔伯们那么厉害,怎么可能都死了,他们是怎么死的?”

    张浩对七杀女微微摇了摇头。七杀女冷哼一声,撇过头去,不去看二人。

    张浩尴尬的看向上官凤,道:“上官姑娘,我们还是回城吧!”

    郝通上前将上官涛扶起,然后几人缓缓向城中走去。

    张浩没有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上官凤。二而是趁着兄妹两熟睡的时候,留了几张灵兽符。和朱九等人往南而去。

    郝通看着张浩留下的灵兽,狠狠的吞了口口水,更坚定了他要跟随张浩的决心。

    其实张浩怎能不知道上官凤对自己的情意,只是他心里装了金昭容,便再装不下别人。

    “浩哥,我们要去哪啊?”朱九拖着身子,哈欠连连,埋怨道。

    张浩眉头深皱,道:“如今还真没有好的去处!”

    郝通双眼一亮,凑到张浩跟前,道“大将军,不如我们去首阳峰,看看我师兄青阳子能不能解开这无头尸之谜。”

    朱九一听,没好气的道:“不去,不去,一个破山,能是什么好去处!”

    郝通暗暗咧嘴,心中想到:“如果能让这胖子朱九去我首阳峰,大将军也必跟随而去。”

    想到此处,郝通便有了计较,摇了摇头,道:“哎,可惜,可惜!”

    朱九一听,不由道:“可惜什么?”

    郝通叹息道:“哎,本来我这绿萦师侄烧的一手好菜,还想让大将军和朱公子去首阳山享受一番,可是如今看来,怕是不成了。也罢,大将军、朱公子,我们便就此作别!”说着,还装模作样的对张浩和朱九二人一拜。

    朱九一听,圆溜溜的双眼一亮,转头看向绿萦,道:“绿萦姑娘烧的一手好菜?俺老朱怎么不知道?”

    郝通忙向绿萦使眼色。绿萦先是一愣,接着便明白了其中之意,点点头,道:“我的手艺只有在首阳峰上才能发挥的淋漓尽致。”

    郝通一听,暗暗咧嘴,道:“是啊,我首阳峰有几种外界没有的野菜,绿萦烧起来,那味道简直是美极了。”说着,郝通似乎是回味似的舔了舔嘴。

    朱九此时早已被勾的馋虫大动,圆溜溜的眼睛一转,看向张浩,嘿嘿一笑,道:“浩哥,你看,俺们来着五指界人生地不熟的,况且郝通那个师兄也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见闻识广,说不定还真能解了这无头尸的秘密,不如俺们就去首阳峰如何?”

    张浩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朱九,郝通他们的鬼把戏怎能瞒得过张浩,也只有瞒一瞒朱九这样的馋虫而已。其实朱九也不是那么好瞒的,只是他禁不住美食诱惑而已,宁可相信是真的。

    郝通眼巴巴的看着张浩,等张浩做决定。

    张浩苦笑一声,道:“好吧,我们便就去首阳山!”说着,当先便往前走去。

    朱九嘿嘿一笑,大叫道:“哈哈,浩哥万岁,浩哥万岁!”

    郝通慢慢的背手跟上,心中美美的,只要将张浩骗上山,总能得到一些好处,这些好处已经让他们受益终生了。

    张浩一行人缓缓的向首阳峰而去。

    一个月以后,张浩等人出现在首阳峰下。

    这首阳峰乃是五峰之首,自有其独特之处,雄伟壮丽自是不必说,最主要的是山上有着五指界的一大修真门派,首阳峰派。

    “你们是什么人,站住,不得擅闯我首阳峰!”正在朱九兴匆匆的往山上跑时,突然跳出几个身穿首阳峰服饰的弟子,持剑拦住朱九。

    “呃,此情此景怎这么熟悉呢?”朱九学着张浩的样子,有模有样的思考了起来。

    “啊,对了,闯小石峰的时候就是这样!”突然,朱九怪叫一声,大声道。

    那几名弟子被朱九这般没来由的一叫,吓的往后一退,反应过来时,怒道:“好你个死胖子,你以为你是谁啊,吹什么牛,闯小石峰!”

    “放肆,吴回,不得无礼!”正在这时,郝通一脸威严的走了过来。

    那个吴回的弟子一看,顿时一惊,忙拱手道:“郝师叔!”

    郝通点点头,道:“嗯,吴回啊,这几位是我的贵宾,切不可怠慢!”

    吴回忙拱手道:“是是是,郝师叔,吴回记下了!”

    张浩微微一笑,看得出来,郝通在这首阳峰还算是颇有威望的嘛!

    首阳峰也算得上是一个五指界的大派,虽然损失了很多弟子,但人数却也还是比小石峰要多许多,一路上就有许多弟子不停的向郝通打招呼,老道郝通也是许久没回山,一路笑呵呵的回应着,不觉几人已经来到了首阳峰的大殿。

    “师兄,我回来了!”郝通一进大殿,便扯开嗓门大声道。

    却是没有人回应,郝通不由小声嘀咕一声,然后又大声道:“青阳师兄,我回来了!”

    “郝师弟,你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大殿之上居然如此喧哗,成何体统!”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从神像的背后转出一道人,冷眼看着郝通。

    郝通看见这道人,不由脸色一变,眉头轻皱道:“方明子师兄,掌门师兄呢?”

    被称作是方明子的道人轻轻一笑,道:“掌门师兄闭关修炼神通去了,命我为代掌门,师弟有何事可向我说。”

    郝通咧了咧嘴,嘀咕道:“向你说还不如不说呢!”随即转身便要走。

    方明子眉头一皱,道:“师弟,有客人来也不向师兄介绍一番,真是不厚道啊。”

    郝通嗤笑一声,道:“他们和你不是同道的人,而且也不是你这种人能认识的!”

    脾气再好的人被人三番五次的顶撞也会发火,可是这方明子却是始终一副笑脸,微微摇头道:“师弟,你脾气太差了,该改一改,请问这位公子是?”随即,直接转头看向张浩问道。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张浩也是轻轻一笑,道:“张浩,请方明子道长多指教!”(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