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青天之死 万牛奔腾

神鬼探 +A -A

    “哈哈……”

    上官灵听的仰天大笑起来,半晌,笑毕,上官灵冷眼看着上官家族的人,寒声道:“哼,上官老贼,当年你们做下那伤天害理的事的时候怎么没有说,怎么没有姑息我也是上官家族的人!”

    上官四老脸色铁青,看着上官灵沉默不语,只是眼中的寒意更盛了。

    上官灵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指着上官四老,大声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们的亲姑姑!”

    上官家族剩余的子弟“哗”然一声,顿时炸开了锅。

    上官齐天眉头大皱,暴喝道:“上官灵,够了!”

    上官灵却是怡然不惧,绝美的脸上现出疯狂之意,狂笑的道:“哼,你们崇拜的上官五老,上官五位城主是五个道貌岸然的老家伙,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作为你们的亲姑姑要对你们痛下杀手吗?”

    上官涛眉头轻皱,大声道:“为什么?”

    “涛儿!”上官齐天眉头大皱,暴喝道。

    上官涛可谓也是上官家族的宠儿,不过上官涛天赋异禀,虽然年纪最小,但修为却是直追死去的上官卿,在青年一辈算得上是英年才俊。

    上官涛眉头轻皱,看了一眼上官齐天,牙关紧咬,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上官灵哂笑一声,大声道:“当年我也是那么的崇拜五位哥哥,可是……有一天一个人的到来,从此改变了这一切!”

    “你……不要说了!”上官齐天暴喝一声。并手成剑诀,一指,众目睽睽之下。一道剑气打向上官灵。

    上官灵美目微寒,身形一闪,闪到一块大石上,避了开来,大声道:“怎么?怕后辈知道你们做的孽,居然要动手了?”

    上官齐天白眉倒竖,看了看身旁的上官明和和上官庆云。

    上官明和和上官庆云二老会意。二老身形闪动,急速的向上官灵掠去,一前一后。挡住了上官灵的去路。

    “哼!”正在这时,一道重重的冷哼声响起。

    众人一惊,回头一看,却是一道紫影和一道黑色的丽影。正是寻着线索一路寻来的张浩和七杀女。

    “是你?你居然没有死?”上官灵见到张浩。惊道。

    张浩轻轻一笑,道:“我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去,何况我还有大仇没报!”

    上官五老脸色发冷,看着张浩和七杀女二人,迟迟没有动手。

    张浩又看向上官灵,道:“是你救了我吧?”

    上官灵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公子,今日上官灵没想要活着离开此地。有一个问题想问公子,还请公子如实回答!”

    张浩眉头一挑。嘴角噙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道:“上官姑娘请问!”

    上官灵看着张浩,一时之间和一道青色的身影重合了起来,微微摇了摇头,甩去杂念,道:“公子,不知你可认识一个叫青天的人?”

    张浩眉头轻皱,微微摇头,如实回答道:“不认识!”

    上官灵眉头大皱,道:“不认识?那……那公子的大衍剑诀又是从何处学来的?”

    张浩嘴角咧起,道:“这套剑诀乃是一个朋友所授,并非青衣剑圣。”

    上官灵失望的微微摇了摇头,道:“哎,虽然如此,但我们也算是有缘!”

    随即,上官灵转头看向上官四老,寒声道:“今日,我便将你等的罪行公布于天下,让你等不能遭到应有的报应。”

    上官齐天双眼闪着寒芒,但看着张浩身后的七杀女,终究还是没有动。

    上官灵慢慢的陷入回忆中,道:“那时的上官家族只能算得上是一个小部落,当时……当时我便是上官家族的小公主,表面上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我外出游历时结实了一个人,我的丈夫青天,也就是名震天下的青衣剑圣!”

    “青衣剑圣!居然是青衣剑圣!”

    “这么说来,青衣剑圣居然是我们的姑父!”上官家族的子弟哗然,惊道。

    没想到名震天下的第一高手青衣剑圣居然是他们的亲人,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怎么从来没有听人说过?”上官涛眉头深皱,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上官灵冷哼一声,伸手豁然指向上官四老,大声道:“他们,他们当然不想让人知道,因为……因为他们做了令世人憎恨的事!”

    “姑姑,那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上官涛有意无意的离开上官四老,大声的问道。

    “涛儿,如果你不想死,就给老夫闭嘴!”上官齐天出口威胁道。

    “哼,如果你不想死,你也闭嘴!”张浩双眼豁然看向上官齐天,寒声道。

    上官齐天气的胡子抖动,却是终究不敢再多说一句。因为他知道,张浩身后的七杀女可以在几招之内解决他们。

    上官灵感激的看了一眼张浩,道:“当时我结实了青天,我还不知道他是名震天下的青衣剑圣,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五位哥哥才发现。青天当时也坦然承认自己就是青衣剑圣,当时我大喜,自己的丈夫是个大英雄,天下第一高手,多么崇高的荣誉,可是……”

    说到此处,上官灵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凄惨的笑一声,又继续道:“可惜好景不长,我和丈夫青天有了自己的孩子,一日五位哥哥以和孩子过百天为由,将我和青天叫到府上,我们欣然赴约……”

    “可是没想到这五个老东西,他们……他们居然包藏祸心,居然在酒水中下毒,什么西域蔓萝花之绝毒,当时青天中了毒。五个老东西终于露出了丑恶的嘴脸,他们要求青天交出修炼的法诀。以青天的性格当然不依,便和他们大战了起来。青衣剑圣不愧为青衣剑圣,即使身中剧毒,也和他们五个打了个平手,他们……他们见战不下青天,便以我和我的孩儿的性命为要挟,要青天就范。”说到这里,上官灵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大头娃娃。

    又是惨笑一声。上官灵继续道:“青天深爱着我和孩子,他没有办法,便束手就擒。交出了剑谱,便是大衍剑诀,可是……可是他们还是没有放过我和孩子,竟然对刚过百天的孩儿下毒手。一掌打在孩儿幼小的身上。我当时惊呆了,吓傻了。青天大怒,与五个老东西大战一场,保护着我离开,当时我不知所措,带着孩子不停跑,不听的跑……”

    想必上官灵当时一定受了许多不为人知的苦,看其疯狂的表情。似乎又有些可怜。上官灵继续道:“也不知跑出了多远,他们没有跟上来。在一个山洞中,青天因为身中剧毒,又负重伤,最后还是去了。可是你们五个老家伙没想到吧,哈哈……”说到这里,上官灵疯狂的又是大笑了起来。

    上官四老脸色阴沉的可怕,冷冷的看着上官灵,相信只要有机会,他们一定会出手,将上官灵毙于掌下。

    上官灵看着五老的表情,得意的疯狂笑了几声,道:“你们没想到的是青天给你们的剑谱只有下半部,所以你们练得剑诀只得其形,而不得其神,但饶是如此,也让你们五个老家伙受益匪浅,竟然在短短的几年便创立了上官城。”

    上官四老听见剑谱不全,直气的脸色难看至极。

    上官灵哂笑一声,道:“最终青天还是去了,被你们这五个老家伙害死了。青天死的时候,将全部的剑谱都传给了我,还有这柄‘九霄神剑’。”说着,上官灵解下了背后的宝剑,轻轻的抚摸着,像是在回忆某些事情。

    半晌,上官灵豁然抬起头,看向五老,大声道:“我的孩子也死了,奄奄一息,我便用养鬼之法,暂时保留我孩儿的灵魂,我开始拼命的修炼,修炼青天留个我的大衍剑诀,在仇恨的动力下,我的修为日渐增长,五年前,我偷偷的潜入城主府,将我孩儿的灵魂投入了上官庆云夫人的腹中,也就是我那可爱的三嫂子,哈哈……”

    上官庆云听到此处,双眼大睁,指甲都深深的嵌入了手中的肉内,浑身发抖起来。

    “果然没有辜负我,三嫂子便产下了我的孩儿,也就是你们看到的大头娃娃,哈哈……”上官灵疯狂的大笑起来,神情癫狂,仿佛入魔。

    看得张浩等人也是一阵的皱眉。

    半晌,笑声止住,上官灵冷冷的看着上官四老,道:“当年我便对着我丈夫的尸体发过誓,我要让你们上官家族得到应有的报应,要让你们这个肮脏的上官家族从此在这个世界上下消失,我苦心积虑想到十八种死法,就是要让你们上官家族的十八英杰全部一个接一个的死去,死去,都死去!”说着,上官灵从怀中掏出一沓子纸张来,“哗”的一下,扔向天空。

    张浩眉头轻皱,并手成爪,一股吸力凭空产生,那些纸张“嗖”的都飞向张浩。

    张浩低头看着手中的纸张,都是一些青面小鬼在折磨人的死法,什么肚子灌火、血池、割脉、用斧子剁碎,刀山火海应有尽有,这得有多大的仇恨,上官灵才能想到如此多折磨人的手法,也是苦了上官家族的子弟们了。

    上官灵狂笑着,突然冷声问道:“上官文景呢,让他出来,别躲在暗处伤人!”

    “老五死了,死在一个无头尸手上!”上官齐天眉头轻皱,开口道。

    “什么?死了?不可能,是不是你们又有什么阴谋?”上官灵警惕的看着四周,观察道。

    “上官文景确实死了,我亲眼所见,被人扭断了脖子而死!”这时,张浩出言开口道。

    “死了,居然死了,可惜了,他没有死在我手里!”上官灵恨恨的道。

    张浩眉头大皱,看了七杀女一眼,却见七杀女一脸的平静,不由老脸抽搐了几下。

    “公子,你们走吧,我不需要你们帮忙!”突然,上官灵扭头看向张浩,轻声道。

    张浩眉头轻皱,微微摇了摇头,转念一想道:“上官灵以一敌四,这时候居然要自己等人走,恐怕是准备了什么同归于尽的手段。”

    上官灵看了张浩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但是张浩相信,有七杀女在,他不会有什么危险,当下还是微微摇了摇头。

    上官灵似乎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突然对旁边的大头娃娃使了个眼色。毕竟是母子,大头娃娃明白上官灵的意思,仰天厉啸了一声,声音似乎像某种野兽。

    突然,大地都颤动了一下。

    “哞哞哞……”震天的牛吼声突然响起。

    一头形似野牛的野兽冲林中冲了出来。

    两头,三头……十头……

    数也数不清了!

    牛吼声惊天动地,响彻云霄。

    “枯牛!”上官齐天回头一看,顿时大惊道。

    张浩也是脸色一变,看着这万牛奔腾的场面,脸皮狠狠的抽搐了几下。

    七杀女脸色也是一变。

    这枯牛算是一种妖兽,只是品阶比较低而已,但却是一种群居妖兽,一个族群往往过百头,也不知道那上官灵是怎么聚齐这么多枯牛的。

    眼见万牛奔腾而来,何其壮观,众人终于变了脸。

    七杀女手一翻,红色的妖艳大弓出现在手中,正要动手。张浩眉头大皱,一把抓住她的手,微微摇了摇头,七杀女这样虽然可以射杀几头枯牛,但是会激起枯牛的凶性,那样他们就更危险了。

    “走!”张浩突然双眼大动,暴喝一声,身形急速闪动,往悬崖处掠去。

    七杀女眉头大动,不明白张浩这是要做什么。

    却说张浩冲到悬崖旁,却是径直跳了下去,与此同时,手中鬼泣剑出现在他手中,奋力向峭壁上插去,“噌”的一声,鬼泣剑半个剑身都没入了峭壁中,张浩身形以鬼泣剑为中心,来回绕着鬼泣剑转了几个圈,才堪堪卸去冲力,稳住身形。

    七杀女一看,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随手一道乌光打翻一头枯牛,身形一闪,跃到空中,莲足下黑气涌动,凝聚成一朵乌云,将其托起,稳稳的立在空中,冷漠的看向悬崖上的一切。(未完待续。。)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