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暗道救人 谜题终解

神鬼探 +A -A

    “咦?是他!”不远处一道黑色的丽影听到张浩的呼喊声,顿时大喜,美目中神采连连,身形闪动,急速的往外掠去。

    “刷”的一下,张浩只觉眼前一花,多了一道黑色的身影,张浩一惊,定睛一看,不由大喜,惊道:“七杀姑娘,是你!”

    七杀女美目中满是柔意,看着张浩轻轻点了点头。

    张浩脸皮抽搐,突然神色一变,急忙问道:“七杀姑娘,有没有见胖子他们?”

    七杀女微微摇了摇头。

    张浩眉头深皱,道:“他们中了毒,恐怕有生命危险,我们得赶快找到他们。”说着,顾不得其它,身形闪动,急速的往城主府掠去。

    只是几个呼吸间的功夫,张浩便一口气掠到城主府中上官齐天的小院中,此时的城主府已经是空无一人,侍女和守卫们都逃走了,到处都是陶瓷碎片,想必是下人们逃命时,不小心打碎的。

    张浩此时顾不得其它,手一扇,房门便打开,身形闪动,掠进房中。

    七杀女紧紧的跟在张浩身后,轻声道:“此处我找过了,没有发现什么!”

    恐怕也只有对张浩,七杀女才能说出这么多的话来。

    张浩脸色微微一变,右手中指和食指并拢,在额头轻轻的划过,金色的纹路豁然亮起,从中间慢慢的分开,一个竖眼凭空出现,正是天眼。天眼湛着金光,从屋中的每一个角落扫过。在扫过内室的床跟前时,张浩一喜,惊道:“那里!”

    七杀女黛眉轻皱。手一挥,一道黑色的匹练打出,“轰”的一声,床轰然炸裂成碎片,露出一个暗道。

    张浩身形一闪,便进了暗道中。七杀女唯恐张浩再有什么危险,紧紧跟上。

    暗道不太深。走了一段路,便来到一个宽敞的室中,张浩一抬眼便瞥见了躺在角落里的胖子朱九和老道郝通。还有一个身影便是上官凤。

    “胖子?”张浩身形掠到朱九跟前,轻声唤道,却见朱九眉头紧皱,额头印堂处黑气尤为明显。简直可以说是乌云盖顶。

    “中了毒?”七杀女轻声道。

    张浩轻轻点头。道:“之前那上官雪臣将你引走以后,便对我等下了毒,我被黑白无常所救,死里逃生,可是胖子和郝通被他们抓了起来,关在这里,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来不及将朱九和郝通他们转移走。才会如此。”

    正在这时,“嗯”的一声轻哼响起。

    张浩一惊。回头一看时,却是一旁的上官凤悠悠转醒,此时正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张浩。

    “是你?”上官凤惊喜的看着张浩,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张浩的脸色微微有些冷,寒声道:“五小姐,你怎么也会被关押在这里?”

    上官凤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惊道:“张公子快走,叔伯们要对你不利,被我不小心听到,他们……”

    张浩心中微微一动,道:“被你撞破,他们恼羞成怒将你关押在这里?”

    上官凤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红着脸低下了头。她还是隐瞒了事实,看着张浩身边冷艳的七杀女,她没有说出事情的真相,上官五老曾经不惜牺牲她去与张浩做成交易。

    张浩微微一怒,冷声道:“这上官五老可真不是人,居然将自己的亲人也能关在此处。”

    眼见朱九和郝通中的毒越来越深,若不是二人各有所护,早已一命呜呼了。朱九身上闪着一层淡淡的白光护住心口,而郝通却是有一层血光将心口护住。张浩不知道朱九身上有什么至宝,但郝通身上的他可以确定,定是当日他差点流血身亡炼制出来的血契符。

    这血契符说来也神秘,张浩的符篆大全上也有记载,只是说此符有两种用途,一种可以以此来与灵兽达成血契,建立共存的关系,另一种便是能再关键时刻护住主人心口一次,救其一条性命。只是这血契符并非那么好炼制,除非偶然机会才能炼制而成。

    张浩此时顾不得其它,这些念头也是在他的心中一闪而过。只见张浩一把抓住朱九的胳膊,疯狂的催动胸口的玉佩,淡淡的紫芒亮起,将二人包裹,紫芒不停的向朱九身上的黑气逼近,只是一会的时间,朱九身上的黑气便慢慢消散,化作缕缕黑气消散在空中。

    张浩为了让朱九快速醒来,不惜又强提一口灵气,将一股灵气渡入朱九体内,不一会,朱九便悠悠转醒。

    “浩哥,俺老朱这是怎么了?”朱九睁眼看见张浩,虚弱的问道。

    张浩轻轻一笑,道:“没事了,你先休息,我去救郝通道长。”说着,将朱九放下,来到郝通跟前,依法炮制,将郝通身上的毒化去,这才松了口气。

    郝通转醒,几人相互扶持,往外走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上官凤出得城主府,入眼满是狼藉,不由惊呼道。

    张浩微微摇头,道:“不知道上官城发生了什么,但据我的猜测,定是无头尸来攻城,可是……”

    七杀女点点头,道:“是无头尸,我还与那无头尸大战一场呢!”

    张浩一惊,转头看向七杀女,道:“七杀姑娘,你是说能有无头尸和你大战一场?”

    这也怪不得张浩惊奇,能与七杀女大战,那便是那个级别的大战,自己等人上去绝对是炮灰的存在,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无头尸中居然还有这样的存在。

    在张浩惊奇的目光下,七杀女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张浩咧了咧嘴,道:“郝通道长。你和胖子,还有上官凤姑娘先在这城中找个地方避一避,我和七杀姑娘去寻那上官……上官五老!”张浩本来想说上官五老贼的。却见上官凤脸色不好,这才临时改口。

    将朱九三人安顿好以后,张浩和七杀女出得城外,四下扫动,突然张浩的神色一顿,身形闪动,掠到一具尸体旁。定睛一看,确实上官文景。

    “上官文景的脖子被人扭断了,我想恐怕是那厉害的无头尸所致!”张浩摸着下巴。轻声道。

    七杀女黛眉轻皱,朱唇轻起,道:“我与那无头尸交手时,看见那无头尸身上穿着首阳峰的服饰!”

    “哦?”张浩轻轻点头。道:“看来事情越来越复杂了。走吧!”

    张浩和七杀女一路搜寻着线索走来,突然张浩的身形顿住,一拍额头道:“哎呀,我真笨,既然无头尸是从这边攻来,上官五老要撤退,也不可能从这边强冲出去,必是从后门跑了。”说着。苦笑一声,反身折回去。

    七杀女一句话也没说。默然跟上。

    ……

    在离上官城八十多里左右的一处小山上,上官四老脸色可谓是极度的阴沉。这些天,近半个月的时间,上官家族的子弟以不同的死法相继死去,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非常的惨,惨不忍睹。

    首先是,上官家最有才华的六公子上官赋被人活活烧死,尸体都成了焦糊状态,若不是他身上的一块美玉,都辨别不出他的身份来。在上官赋死的现场,有一张小鬼图,图上小鬼将人绑在一个铜柱子上,铜柱子中生起烈火,活活将一个人烤死。

    然后是上官家族的七公子上官源被刀插死,浑身上下插满了刀剑。同样在上官源死的地方,有一张小鬼图,图上有几个青面小鬼将人往一座刀山上赶,人们往往走不出几步,便浑身都是伤口,倒地不起。

    上官家族的八公子上官敬被人推入湖中淹死,手法极其残忍,也不知道凶手使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将湖面漂浮着许多冰块,大热的天气有冰块,也真是稀奇的很。同样的上官敬死的地方也有一张小鬼图,图上几个小鬼将一群赤条条的人赶上一座冰山,光看就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上官沣死的更惨,被人推入油锅中活活炸了,现场一股让人作呕的肉香味传开,引来许多野兽。同样有一副小鬼图,图中有小鬼将一人推入油锅,生炸活煎了。

    连续四名上官家族的子弟死去,上官四老终于坐不住了,上官家族的人开始恐慌起来,有人竟然偷偷潜逃,但无一不是惨死。

    上官烨、上官雄、上官建、上官华四人结伴而逃,结果都没躲过惨死的下场。

    ……

    “大哥,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上官庆云气的浑身发抖,大吼道。

    上官齐天眉头大皱,背手不语。

    上官明和转头看向上官雪臣,道:“二哥,你倒是说句话啊!”

    上官雪臣微微摇摇头,道:“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她果然没有死,回来报仇来了!”

    “谁?”上官庆云好像想到了什么,惊问道。

    上官明和的脸色也是一变,道:“莫非是灵儿她回来了?”

    上官庆云眉头大皱,道:“不可能,若是灵儿,她……她好歹也是他们的姑姑,不可能……”

    上官雪臣打断了上官庆云的话,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想想我们当年做的事,杀其夫,戮其子,对她百般折磨,她如此做,也是极有可能的事!”

    上官齐天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好了,不要说了,不管是谁,我们都要抓住她!”

    上官四老脸色阴沉的点了点头,自有一番计较。

    此时的剩余的上官家族子弟不过五六人,以前风云一时的“上官十八英杰”,竟然落得如今的下场,也只有上官竖、上官淮、上官惠、上官宜、上官涛五人幸存。

    上官竖此时可谓是胆战心惊,自己的兄弟姐妹相继死去,依照凶手的作案手法,恐怕接下来便是他了。

    一阵阴风吹过,上官竖不由一个激灵,吞了口口水,起身看了看四周,四下没有人注意自己,上官竖偷偷的起身,便往外走去。

    “呼!”总算是跑出来了,上官竖抚着自己的胸口,松了口气。

    “咕咕……”的怪声突然想起。

    上官竖一惊,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不由哂笑一声,微微摇了摇头。

    “哎,我真是胆小!”上官竖慢慢的回过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长着硕大脑袋的怪物,正对着自己在“笑”,露出满嘴的尖牙。

    “啊!”上官竖大惊,不由“噔噔噔”的往后退去。

    堪堪稳住身形,上官竖反身正欲逃跑,回头一看,确实不知何时有一个黑衣女子挡住了自己的路。

    “你……你是谁?你们要干什么?”上官竖惊的浑身毫毛倒竖,颤声问道。

    黑衣女子看着上官竖,微微摇了摇头,道:“孩子,你不要怪我,要怪只能怪那五个老不死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上官竖惊慌之下,不小心被绊倒,手脚并用往后爬去,指着黑衣人大声问道。

    “我是谁?呵呵……我是你的姑姑上官灵!”黑衣女子冷笑一声,双眼中寒芒暴动,冷声道。

    “姑姑?上官灵?你……”上官竖浑身颤抖,不解道。

    “孩子,你怨不得我,都怪那五个老不死当年犯下的错!”上官灵举手掐剑诀,冷声道。

    “啊,姑姑,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上官竖大骇,凄惨的嚎道。

    “出鞘!”上官灵娇叱一声,背后的宝剑“噌”然出鞘,悬浮在她头顶上。

    “去!”

    宝剑“嗡”然颤动,急速的刺向上官竖。

    “啊!”上官竖骇的瞳孔剧缩,大叫出声。

    突然一道亮光闪过,“砰”的一声打在宝剑上,宝剑被打的迸飞而出,“噌”的一声,插在一块大石上。

    上官灵一惊,回头一看,却是上官四老,领着剩余的四名子弟出现的在不远处的巨石上。

    “灵儿,真的是你?”上官明和呲目欲裂,大惊道。

    上官灵轻轻接下脸上的面纱,露出一张绝美的容颜,若是仔细看,却是和上官凤有几分相似。

    “没错,是我!”上官灵冷然看着上官四老,声音冷的有些骇人。

    “灵儿,你……你好歹也是我上官家族的人,为何能下的如此痛手!”上官齐天横眉冷对,大声喝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