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上官城毁 死里逃生

神鬼探 +A -A

    铺天盖地的火箭涌向无头尸,前面的几具无头尸被火箭射中,顿时燃了起来,但是无头尸仿佛不知道痛一般,继续往前冲着,直到倒下为止。

    看着一个个无头尸倒下,上官五老总算是放下心来,心想:“原来无头尸也没有郝通说的那般厉害,看来他们是唬人的。”

    但接下来的事却让他们目瞪口呆,只见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一声厉啸,一串硕大的,由近百个骷髅头串在一起的骷髅串当空飞起,涌出一团团黑芒,洒向下方倒地不起的无头尸。

    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倒地的无头尸受得黑芒,豁然从地上弹起,继续无所畏惧的向上官城冲来。

    上官五老大骇!

    上官文景目瞪口呆,牛眼瞪得老大,惊道:“大……大哥,这可怎么办?”

    上官齐天砸吧砸吧了嘴,道:“看来那郝通老道没有骗我们,恐怕这上官城是保不住了!”

    “什么?要我们放弃上官城?”上官文景瞪着一双牛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大哥。当年五峰联合攻打上官城的时候,上官齐天都没有说出这样的话,怎么今日竟然说出放弃上官城这样的话来。

    上官文景大急,惊叫道:“二哥,你倒是说句话啊!”

    上官雪臣双眼闪着精光,道:“大哥说的有理,恐怕这上官城是保不住了,你想想,盛极一时的小石峰在无头尸的攻击下。毫无反抗能力,几乎灭派,我们如此抵挡下去。恐怕也讨不得好!”

    可是要他们放弃生活这么多年的上官城,上官文景又有些不甘心。

    上官文景想什么,作为上官齐天的大哥怎能不知道,上官齐天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们看天上那串骷髅头串,鬼气冲天,恐是有什么绝世鬼物出世。不是我们能阻挡的。”

    正在五人犹豫的时候,已经有无头尸冲到了城下,张牙舞爪的抓向城门。

    上官文景一看。很是不甘心,当下大怒,狂吼一声,一跃便向城下跳去。

    “老五!”上官其余四老怎么没想到上官文景会突然跳下去。急的齐声大叫道。

    却说上官文景跳到城下。手一翻,一柄明晃晃的宝剑便出现在手中,一抛,长剑“嗡嗡”颤动的飞起,横在胸前,上官文景双手在胸前不停的变换着印诀,豁然间暴喝一声,双手大张。胸前的长剑“噌”然响动,分出一道道剑气。

    “去!”

    上官文景再次暴喝一声。剑气蜂拥而出,径直冲向冲上来的无头尸。

    “轰轰轰……”的声音响过,光华闪动,无头尸被剑气一穿而过,顿时浑身抖动,身上“丝丝”的黑气飘起,消散开来,无头尸一个个轰然倒地。

    “哈哈……”上官文景一看,大喜,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老五小心!”上官齐天突然双眼大睁,暴喝出声。

    一个黑影急速的闪来,上官齐天的声音戛然而止,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无头尸。

    这无头尸速度快的惊人,自己居然没看清它是怎么掠到自己跟前的。

    此时一个浑身缭绕着黑气的无头尸掐着上官文景的脖子,“咔嚓”一声脆响,牵动了上官其余四老的心。

    “老五!”

    “老五!”

    上官四老双眼大睁,暴喝道。

    上官文景就这么死了?

    一招被这个浑身缠绕着黑气的无头尸杀死了?

    生生掐断了脖子而死!

    “老夫和你拼了!”上官明和一看,顿时气冲牛斗,暴喝道,便欲冲上前去拼命。

    “老四,回来!”上官雪臣一把抓住上官明和,头上青筋暴起,大叫道。

    上官齐天双眼死死的盯着城下,当机立断道:“撤,快撤!”

    就在上官齐天下令撤的一瞬间,城下的那个浑身黑气缠绕的无头尸双手黑气涌动,豁然一张拍向城门。

    有近数百青衣守卫堵着的城门“轰”然破碎,炸成了碎片,数百青衣守卫瞬间身死。

    上官四老再不敢耽误半分,身形闪动,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逃命而去。

    无头尸涌进城中,见人就杀,许多城中的百姓生生被撕裂,青红之物流了一地,原本颇为繁华的上官城瞬间便成了人间炼狱,哭声、惨叫声响成一片。

    剩下的上官四老却是顾不得其它,匆匆回城主府喊了自家的子弟,便往城的另一侧逃去。

    无头尸好像在找什么东西,见户就入,翻箱倒柜,不停地搜索。

    那个浑身缠绕着黑气的无头尸凛然飞到半空中,一圈圈黑色的能量以它为中心散开,彷如雷达一般搜索着东西。

    突然“轰”的一声大响,一道黑色的倩影破土而出,径直飞到天上,正是受困地底迷宫中的七杀女。

    七杀女飞到空中,浑身黑气缭绕的无头尸显然也发现了七杀女,豁然转身看向七杀女。

    二人冷冷相对,一圈圈无形的波纹发散开来。

    突然,七杀女黛眉一挑,首先发难,手一翻,红色的妖艳大弓出现在手中,长长的箭矢随即而成,“嗖”的一声射向无头尸。

    无头尸也不示弱,双手一翻,顿时鬼气大盛,黑气滚滚翻涌而出,聚拢在胸前,形成一个乌黑浓密的的盾牌。

    “轰”的一声大响,没有想象中的金铁交鸣声,却是一声爆破声,华光打动,无头尸的身体暴退而出。

    七杀女哪肯放过,手中大弓一挽,又是一箭射出,妖艳的红色箭矢划破长空,仿若惊鸿一般冲向无头尸。

    无头尸仿佛也被激起了凶性。双臂一张,滚滚黑气而出缠绕在它周身,豁然凝聚成一条巨大的黑蟒蛇。黑蟒蛇吞吐着信子,大嘴一张,便一口咬向箭矢。

    “轰”的一声大响,又是一声爆破声响起,黑蟒蛇的头颅豁然爆裂开来,无头尸再次暴退而出,浑身的黑气减弱了几分。露出首阳峰的服饰。

    无头尸眼看七杀女再次弯弓,顿时大急,大手一翻。两条黑蟒蛇爆射而出,冲向七杀女,与此同时,身形闪动急速退去。

    空中传来一声厉啸声。尖锐而刺耳。

    七杀女身形闪动。脚踏七星步,身形化作一道道虚影,以七星排布闪掠开来,将黑蟒蛇避开。

    两条黑蟒蛇“轰”然相撞,乌光大动,最后化作缕缕黑气消散开来。

    随着厉啸声传来,正在下面行动的无头尸仿佛得到命令一般,放下手中的事情。蜂拥着往城外退去。

    七杀女见无头尸退去,也不追赶。只是冷冷的看着,双眼中精光闪动,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突然,七杀女像是想起了什么,冰冷的脸上罕见的出现急色,身形闪动,急速的向上官城下方掠去。……

    却说神秘女子救了张浩,将其放在一个山洞中,闪动中有着微弱的亮光。

    黑衣女子看着张浩的情况,微微摇头道:“中毒了,又是中的‘西域蔓萝花毒’,青天……”

    黑衣女子旁边的大头娃娃仿佛感受到了黑衣女子的伤心,向黑衣女子跟前靠了靠,亲昵的在其身上蹭了蹭。

    黑衣女子微微一笑,摸了摸大头娃娃,轻声道:“走吧,我们去做我们该做的。”随即双眼中寒芒闪现,向外闪去。

    大头娃娃“咯咯”的怪叫几声,扭动瘦小的身躯,追黑衣女子而去。

    就在黑衣女子走后不久,张浩身上竟然神奇的蒙上一层淡淡的紫光,紫光所过之处,张浩额头上的黑气竟然慢慢的消退,化作一丝丝黑气,消散在空中。

    又过了不久,张浩眼皮蠕动,慢慢的醒来,摸了摸疼痛的脑袋,看向四周,惊道:“我怎么在这里,我不是……上官五老!”说着,张浩眼中也是寒芒涌动,看的出来,他已经判了上官五老的死刑。

    “我记得是黑白无常救了我,对了,也不知道绿萦姑娘怎么样了?”想到此处,张浩一急,手一翻,纯黑色的獬豸印出现在他手中。

    呢喃声响起,古老而又拗口的咒语从张浩的最终慢慢的念出,獬豸印涌出大亮的黑气,方台上的神兽獬豸仿佛活了过来一般,匍匐而起,慢慢的仰天嘶吼了起来,一圈圈令诸鬼退避的声音滚滚的传出。

    此时不远处守着绿萦的黑白无常正急的团团转,张浩没有救下,而张浩的朋友又身中剧毒,万一……

    黑白无常不敢想象,张浩若真有个三长两短,他两回去以后,定会被鬼王大卸八块,落个神魂消散的下场。

    正在二人急的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滚滚传来一兽的嘶吼声。

    黑白无常双眼一亮,大喜。

    黑无常看向白无常,惊喜道:“老谢,你听,是大将军的獬豸印在呼唤我等!”

    白无常竖着耳朵一听,也是大喜,点点头,道:“老范,快走!”说着,便欲急忙而去。

    黑无常一看,大叫道:“等等!”俯身抱起绿萦便急匆匆而去。

    一个洞中,鬼气大盛,白雾涌动,若是他人,定吓的屁滚尿流,但是张浩看到此景,却是大喜,定睛看去。

    白雾中闪现出黑白无常的身影,黑无常的手中还抱着绿萦。

    黑白无常一见张浩,大喜。

    黑无常急忙放下绿萦,道:“大将军,您没事吧?”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道:“我没什么事,她怎了?”

    “中毒了,中了剧毒!”黑无常一看,大声道,同时他瞪大一双鬼眼看着张浩,满脸的不可思议,以他的判断,张浩中的毒绝非平常的毒,乃是绝阴之毒,几乎无药可解,但是张浩此时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他眼前,他怎能不惊。

    张浩此时却是顾不得其它,俯身一看绿萦,只见绿萦此时面色惨白,额头细密的汗珠不停的涌出,印堂之处黑气隐现,双眼紧闭,看其模样定是非常痛苦。

    张浩一急,却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突然灵光一闪,暗想道:“我能解毒,怕是又拖了那神秘玉佩的光,看来只能试一试了!”说着,张浩再不犹豫,伸手将绿萦托起,一掌贴在她的后背,疯狂的催动起玉佩来。

    胸口的玉佩受张浩的灵气,顿时紫光大放,渐渐的紫光将张浩和绿萦两人包裹起来,紫光逼过之处,绿萦的身上不停的有黑气涌出,消散开来,从下到上,最后绿萦印堂之处的黑气也慢慢的消散,从头顶冒出。

    张浩这才放下心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起身对黑白无常道:“劳烦二位再照顾一下我的朋友,我还有要事,必须得出去一趟!”

    张浩为绿萦解毒的手段黑白无常看得可谓是目瞪口呆,这剧毒就这么解了?

    就这么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轻松的解了?

    以至于张浩说话,二位鬼差还没有反应过来,还愣愣的瞪大了眼睛,满眼的不可思议。

    “二位?”张浩眉头轻皱,无语道。

    “呃?大将军!”黑白无常反应过来,急忙拱手道。此时他们对张浩可是是敬佩到了极点,若说以前他们只是为了要傍上张浩这座大山,此时却是从心底里真心对张浩拜服了。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也没想到这么多,道:“二位,我要出去就胖子他们,劳烦二位照顾一下我的朋友。”

    却是绿萦身上的毒虽然解了,但她毕竟是**凡胎,还是一时半会醒不过来的。

    黑白无常一听,顿时恭声领命,看着张浩急速的闪身掠去,黑白无常身形慢慢的隐去身形,躲在暗处留意起来。

    张浩心忧朱九等人的安全,一路上以最快的呃速度急速的闪掠,鬼影七星步可谓是被他用到了极致,身形化作一道道残影急速的掠去。

    好不容易来到上官城,却见上官城早已不是原来的样子,到处都是狼藉,入眼到处都是死尸,残肢断臂到处都是,房屋倒塌,城墙塌陷,断壁残垣看得让人触目惊心。

    “这是怎么了?”张浩暗暗心惊。

    只是不到一天的时间,一切都变了,原本颇为繁华的上官城竟然一夜之间成了人间炼狱。

    “胖子!”张浩看得心惊肉跳,更担心朱九的安危,不由急的大叫道。(未完待续。。)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