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七杀被困 宴请张浩

神鬼探 +A -A

    张浩老脸一黑,道:“我说五小姐,真的是我救了你。不信……不信,你可以问那个胖子!”说着,指了指墙角钻着瑟瑟发抖的朱九。

    此时的朱九头钻在竹笼里,屁股朝外撅着,浑身瑟瑟发抖,好像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上官凤一看,指着朱九,顿时“咯咯”的娇笑了起来,笑的前瞻后仰,花枝乱颤。

    张浩的一张脸顿时成了酱紫色。

    丢人!

    什么叫丢人,在女人面前丢了这么大的人!

    张浩此时可谓是怒不可揭,气急败坏之下,跑到朱九跟前,一脚踹到朱九胖乎乎的屁股上,怒道:“胖子,起来,别装了!”

    朱九“妈呀”怪叫一声,骇的颤声道:“大头鬼爷爷,你别吃俺老朱,俺老朱皮厚不好吃,要吃吃浩哥,他细皮嫩肉的,好吃……”

    张浩听的狂翻白眼,心中暗暗好气,怒道:“我怎么就认识了你这么个怂货,那大头鬼都走了!”

    “咦,浩哥,是浩哥的声音。”朱九突然分辨出张浩的声音,一喜,扔开竹笼,便爬了起来,正要说话,看着抓着张浩的上官凤,神情顿是一呆,哈喇子流了下来。

    上官凤浑身穿着一袭粉色的衣裙,身材高挑,凸凹有致,大眼浓眉,模样精致,却也是个十足的美女,难怪朱九见了会露出这般猪哥模样。

    “滚!”张浩再也忍不住了,猛然暴喝一声。

    朱九浑身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却也不怕张浩,嘀咕道:“吼这么大声做什么,有了美女就忘了俺老朱了。”

    张浩晕倒。

    正在这时,上官五老赶来。

    上官雪臣一看自己的女儿没事,总算也是松了口气,对张浩拱了拱手,道:“多谢张公子从蒸笼上救下凤儿!”

    张浩眉头一挑,道:“二城主,你怎么知道凶手用蒸笼蒸五小姐!”

    上官雪臣一愣,讪笑道:“这……”

    上官齐天眼中精光闪动,上前从怀中摸出五张图递给张浩。

    张浩伸手接过,低头一看,不由面色微变。

    五张图的死法各不相同,拔舌、剪指、铁树、火铜、蒸笼,想想都让然毛骨悚然,更不要说真实发生在眼前的事了。

    上官凤在一旁看见,回头看了看蒸笼,俏脸“刷”的一下没了血色,身形一软,险些站立不稳。

    张浩眼疾手快,一把将上官凤抱着,心中也破不好受。试想一下,如此美人,却被狠心扔入蒸笼中来活活蒸熟,到时候恐怕是被蒸的皮肉翻滚,肿胀肥大的下场,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上官齐天看在眼里,不由双眼中精光闪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张浩将上官凤扶起,脸色有些不好看,心中暗暗想到:“都是这么恐怖的死法,看来那神秘女子定是与上官家族有着什么血海深仇,这五个老家伙肯定是对自己有所隐瞒。”

    上官雪臣对上官齐天使了个眼色。上官齐天拱手上前,道:“多谢张公子救了老夫的侄女,今晚我们备下酒宴,以示感谢,还请张公子到时候务必赏脸!”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上官齐天如此说,张浩也不好拒绝,便点头答应了下来,只是总感觉怪怪的,上官五老好像冷漠的对自己的子女们都不太关心。前脚刚死了四位公子,这边便宴请自己。

    众人约定,各归其处。

    上官凤坐在闺房中,心里有些不平静,紫色的身影不停的在她的脑海中闪现,挥着不去。

    “哼,张浩!”上官凤刁蛮的撅了撅嘴,然后起身,往外走去。

    上官齐天的小院有些冷清,连个守卫也没有,但此地可谓是城主府的禁地,一般人不得入内。但也有些人例外,上官凤便是其中之一。

    走着走着,上官凤便来到了上官齐天的小院前,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俏脸一红,径直往小院里走去。

    上官凤正欲推门进去,突然听到上官齐天的声音。

    “如此,我们便可将张浩他们杀了,再抢夺过功法来,便可称雄天下……”

    上官凤听的脸色一白,心中暗惊:“没想到叔伯们竟然要杀张浩,不行,我得去通知他,让他快点逃,对,权当本姑娘还你一命了。”

    想到此处,上官凤再不犹豫,返身便跑去,可是慌乱之下,不小心一脚踢到了后面的一颗盆栽上,发出“叮”的一声声响。

    “不好,有人!”房中的上官五老修为深厚,便听到了声音,上官齐天惊道。

    上官凤一急,顾不得许多,抬腿便欲跑去。

    上官齐天掠出房中,看着正欲出小院的上官凤,惊道:“凤儿!”随即,也顾不得多想,右手伸出,并手成爪,往回一拉,一股劲气凭空产生。

    “啊,放开我,快放开我!”上官凤一急,惊叫道,只觉背后传来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身形犹如被人拉着往后走一般,被吸向上官齐天。

    上官齐天一把抓住上官凤,冷声问道:“凤儿,你听到了什么?”

    上官凤美目中惧意闪过,但还是说道:“没……伯父,我什么也没听到!”

    上官凤如此说,上官齐天更认定她定是听见了什么,当下眼中寒芒闪动,手上的力气不由加重了几分。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上官雪臣一惊,忙求情道:“大哥,别杀凤儿……”

    上官齐天皱着眉头看向上官雪臣道:“二弟,我也不想杀凤儿,可是她听到了我们的秘密,如果让姓张的知道,我们定然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上官凤大急,叫道:“爹……爹爹,救女儿,救女儿……”

    上官雪臣眉头轻皱,双眼中精光闪动,道:“凤儿,你如果愿意嫁给张浩,骗过剑谱来,我们便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上官凤此时白眼翻起,但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上官齐天双眼中寒芒暴动,怒道:“凤儿,这你可怪不得伯父了!”说着,手中的力又要加大。

    上官雪臣一急,忙道:“大哥住手!”

    上官齐天眉头大皱,道:“二弟,切不可有妇人之仁啊,会害了我们上官家族的!”

    上官雪臣大急,心思急转,突然脑中灵光一闪,道:“大哥,我们可以先将凤儿关押起来,等事成之后,也就无所谓了。”

    看在自己兄弟的份上,上官齐天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吧,老五,将凤儿带入地牢!”

    上官文景点了点头,一把拍晕上官凤,带着她房中走去。

    ……

    夜晚,上官城城主府灯火通明,歌舞升平。

    “来来来,张公子,老夫敬你一杯!”上官齐天拿起杯盏,对张浩道。

    张浩轻轻一笑,道:“来,喝!”

    连续几杯酒下肚,张浩的脸有些微红起来,抬眼望去,不由眉头轻皱,道:“上官凤姑娘呢?”

    上官齐天眉头一皱,接着哈哈一笑,道:“我那上官凤侄儿偶感风寒,卧病在家呢!”

    张浩迷迷糊糊,道:“哦,原来五小姐病了,我去看看她!”说着,摇晃着身体便往外走去。

    上官齐天一惊,急忙道:“张公子不必了,凤儿自有下人照顾,无妨无妨,我们还是喝酒吧,喝酒!”

    张浩摇了摇头,轻轻一笑,道:“好,便喝酒!”说着,又将手中的一杯酒饮下。

    上官齐天轻轻一笑,对一旁的上官雪臣点了点头。

    上官雪臣会意,起身从怀中摸出一把青色的匕首,托上前,道:“七杀姑娘,这柄匕首有莫名威力,还请姑娘收下!”

    七杀女本来不在意,但抬头一看,饶是七杀女性情淡漠,也是惊道:“青镣!”

    上官雪臣眉头一挑,疑惑道:“青镣?”

    七杀女手一招,匕首青镣便轻轻飞到她手中。七杀女另一只手伸出,轻轻的摸过,那青镣匕首豁然青光大动,刀柄处“青镣”两个字隐约闪现,刀锋处流光闪过,显出它的锋利。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上官五老脸色更是有些不自然。

    七杀女随手一划,青镣匕首闪过一道青光,离七杀女不远处的一块青玉“噌”的一声,分作两半。

    七杀女点点头,美目中兴奋的光芒一闪而过,也许是她得了一件趁手的兵器高兴,竟然开口解释道:“此匕首名叫‘青镣’,相传乃是用上古洪荒神兽青龙的牙齿所铸造,只是之前被人封印了,所以才黯淡无光!”

    上官五老此时可谓是悔的肠子都青了,这柄匕首乃是青天之物,五人得了以后,看不出个究竟,今日用来讨好七杀女所用,没想到竟是一柄神器。

    上官五老眼看着七杀女手一翻,青镣消失的无影无踪,却是毫无办法,他们可不敢明着再招惹这位姑奶奶。

    上官雪臣暗吞了口唾沫,眼中精光闪动,对七杀女道:“姑娘,在后院的兵器库中还有几件不知名的兵器,我等凡夫俗子不懂其为何物,如果姑娘愿意,请姑娘走一遭!”

    七杀女眉头一挑,看向张浩。

    张浩知道七杀女对兵器之类的东西没有免疫力,当下轻轻点了点头。

    七杀女起身,也不说话,但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上官雪臣一愣,接着反应过来,道:“姑娘这边请!”说着当先在前带路。

    七杀女款款跟上。

    却说上官雪臣带着七杀女来到后院,来到一假山处。

    上官雪臣轻轻在假山的一块石头上打入一道印诀,“轰隆隆”的声音兀然响起,假山从中间分开,露出一条通道。

    上官雪臣眼中精光一闪,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姑娘请!”

    七杀女眉头微微一皱,但她仗着修为深厚,也不惧怕上官雪臣又何花招,便跟着上官雪臣往通道下走去。

    通道很深,两边都点着火把,映的周围恍如白昼。七杀女和上官雪臣走在通道内,好像走了很远。

    此时二人来到一处底下宫中,只是这宫中有许多通道,仿若迷宫,哪有上官雪臣说的兵器。

    突然七杀女顿住身形,眼中寒光闪动,冷声道:“还没到吗?”

    上官雪臣的身形兀然顿住,眼中精光闪动,豁然转身一剑刺向七杀女的胸口。

    七杀女美目大睁,冷哼一声,素手轻轻的拍出。一股庞大的劲气凭空产生,上官雪臣只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冲力迎面冲来,喉头一甜,“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身体倒飞而出。

    上官雪臣跌倒在地,顾不得伤痛,随手一挥,又是一道剑气打出。

    七杀女冷哼一声,身形微微一侧,娇躯诡异的扭了一下,剑气从七杀女身上一穿而过,却是丝毫没有伤到她一分。

    上官雪臣大骇,哪敢有半分犹豫,连滚带爬冲向一条通道中。

    七杀女眉头轻皱,身形一闪,闪到通道旁,却是早已不见了上官雪臣的身影。

    七杀女黛眉轻皱,身形闪动,往回处掠去,进了一条通道,一股迷香扑面而来。七杀女一惊,袖袍轻轻一挥,一道劲风打出,将迷烟往回扇去。

    “龙延香!”七杀女眉头紧皱,身形化作一道道残影,急速的往后掠去。

    这龙延香乃是一种迷香,但它有个特点,对法力越高的人,效果越佳,也难怪目空一切的七杀女也不敢硬上。

    眼见龙延香的迷烟又朝自己涌来,七杀女眉头轻皱,略一犹豫,身形闪动,往身后的通道闪去。

    ……

    底下惊魂,上面却还是一副歌舞升平的景象。

    有一个下人小跑的跑到上官齐天跟前,小声的对上官齐天说着什么。

    上官齐天嘴角翘起,拿起酒壶,不着痕迹的微微摇了摇,然后反过另一名的嘴口,对张浩道:“张公子少年英才,修为深厚,来,老夫再敬你一杯!”

    朱九抬头看了一眼,埋头继续消灭盘中的食物,这满桌的食物几乎有一半是朱九消灭的。

    与此同时,上官其余三老也向朱九、郝通和绿萦敬酒。

    张浩等人哈哈一笑,也没有多想,仰头便将杯中的酒一口喝下,眉头一挑,觉得酒的味道似乎有些与之前的不同。

    朱九一口喝了酒,继续消灭桌上的食物,突然,胖乎乎的脸上闪过一道黑气,“啊”的痛叫了一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