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活蒸人肉 刁蛮小姐

神鬼探 +A -A

    无缘无故,上官家族的四公子受火铜烤面而死,众人看的心惊胆战,各自归府。

    张浩坐在房中,提起笔来正要写,突然轻咦道:“咦,桌子上我写的东西呢?”

    找不到,张浩也不在意,微微摇了摇头,拿起另一张纸,便开始写了起来。

    上官保、上官耀、上官卿、上官鸿,曾经辉煌一时的上官家族四位公子,如今早已归土的四人的名字雀跃到张浩的纸张上。

    “从长到幼的顺序,看来下一位凶手的目标便是上官家族的五小姐上官凤了!”张浩双眼中精光闪动,道。

    想到此处,张浩再不犹豫,身形闪动,便往外掠去。

    “咦,浩哥,你去哪啊这是?”朱九正要来找张浩,突然见张浩急速的掠去,不由大声叫道。

    “去找五小姐!”张浩的声音飘来。

    朱九一听,圆溜溜的眼睛一亮,嘀咕道:“五小姐?上官凤?嘿嘿,听说是个美女啊。”

    想到此处,朱九圆溜溜的眼睛顿时大亮,大叫道:“浩哥等俺,俺老朱也去啊!”说着,摇晃着胖乎乎的身体,追张浩而去。

    ……

    上官五老,此时又聚在一处,上官齐天脸色阴沉,手中又拿着一张图,摊开让其余四位兄弟看。

    “蒸笼?”上官雪臣老眼睁得老大,惊叫道。

    那图上画的赫然是三只小鬼将一个活人衣服扒光了,往蒸笼上扔去,蒸笼之上热气腾腾,有白气冒出。

    这竟然是要将人给活生生的蒸了!

    五老不由咽了口唾沫,他们五人仿佛闻到了肉香味,胃中不由一阵翻滚。

    “大……大哥,这……这凶手也太嚣张了,竟然要活生生的将人给蒸了!”上官庆云双眉倒竖,大惊道。

    上官齐天摆摆手,止住上官庆云,看向上官雪臣,道:“老二,你认为谁是凶手呢?”

    “八成就是那姓张的!”上官文景看着自己断去的手指,心中发狠,恶狠狠的道。

    上官雪臣微微摇摇头,道:“照目前的情形来看,恐怕不是他们,那张浩跟前的黑衣女子修为远超我等,要灭我上官家族简直易如反掌,又何必要多此一举,四处猎杀我上官家族子弟呢,这不合常理!”

    “即使不是他,那也跟他脱不了干系!”上官文景明知道不是张浩做的,但心中的一口恶气难以下咽,不由嘀咕道。

    “老五,小心点!”上官齐天瞪了上官文景一眼,呵斥道。

    上官五老不由缩了缩脖子,看了看四周,他们是被七杀女给吓怕了。

    正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上官五老刚松下的神经又紧绷了起来。上官齐天看着门外,大叫道:“谁?”

    “城主大人,是小的!”门外传来一道谄媚的声音。

    上官五老都是松了口气。上官五老坐回各自的座位上,一切准备就绪后,上官齐天颇为威严的开口道:“进来吧!”

    “吱呀”的开门声响起,进来一个神情猥琐的小厮。

    那小厮小跑的来到上官五老跟前,倒头拜道:“五位城主大人,小的依照您的吩咐,在那张浩的房中找到这个!”说着,从怀中摸出一张纸恭敬的递上。

    上官齐天老眼一亮,手一招,那小厮手中的纸张便飞到他手中,铺展开一看,上官齐天的双眼迸射出两道寒芒。

    上官齐天脸色阴沉,道:“你下去吧!”

    那小厮又拜了几拜,翻身正欲走。上官齐天对上官文景使了个眼色,上官文景会意,并手一指,一道剑气打出,从那小厮的后背一穿而过。

    那小厮的身形兀然顿住,回头艰难的看向上官五老,嘴中“咕噜噜”的冒出鲜血,要说什么,最后还是不甘的“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老五,处理了!”上官齐天冷声道。

    上官文景会意,点点头,拖着小厮的身体往后面而去。不一会儿,上官文景便回来,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对上官齐天点了点头。

    上官雪臣眉头轻皱,看向自己的大哥,问道:“大哥,到底怎么一回事?”

    上官齐天脸色阴沉,将手中的纸递给上官雪臣。上官雪臣伸手接过,低头看去,不由念道:“大头娃娃,神秘女子,大……衍剑诀!”

    “大衍剑诀?”上官文景一看,老眼顿时大亮,激动的叫道。

    “老五,小声点!”上官齐天眉头一皱,低声道。

    上官文景脖子一缩,但还是小声的激动道:“是大衍剑诀,大衍剑诀啊!”

    上官五老的双眼亮了起来。

    上官齐天深吸一口气,道:“我们当年得到的只是下半部剑诀,便纵横天下,创立了这上官城,现在天赐良机,我猜的不错,那姓张的会全套的大衍剑诀,如果我等得到,那放眼天下有谁还是我们的对手,我上官家族势必一飞冲天!”

    上官五老深深的点了点头。

    上官齐天招了招手,五老在一起多年,互相有了默契,慢慢的聚拢在一块,小声的商议了起来。

    这上官五老不愧为一方称雄的枭雄,为了他们所谓的大计,既然明知道上官凤有危险,也不去管。

    ……

    却说张浩和朱九二人掠向上官五小姐的小院,有侍女将二人拦下。

    “五小姐的闺房,外人不得进!”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转,伸手指向院中,道:“哎,五小姐!”

    那侍女回头一看,却觉脖颈处一阵剧痛传来,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胖子,你怎么打晕了她?”张浩没好气的看着朱九道。

    朱九嘿嘿一笑,道:“浩哥,不这样咱们能进去吗?”

    “你……”张浩一窒,随即微微摇了摇头,迈开步伐,走了进去,人命关头,他也顾不得再与朱九计较其它。

    “五小姐?”张浩眉头轻皱,轻轻叩门道。

    “砰砰砰……”朱九大嘴一撇,上前使劲的敲了几下门。

    半晌,还是无人应答。

    张浩和朱九二人相视一眼,张浩脸色突然一变,惊道:“不好!”当下再不敢犹豫,手一翻,劲气聚拢,一掌拍向房门。

    “啪”的一声,房门打开,二人不由分说的便冲进上官凤的房间。

    入眼的是一片粉丝的纱幔,一股少女的芳香迎面扑来。朱九不由迷醉的轻轻嗅了几下,一脸猪哥的模样。

    张浩却是顾不得其它,脸色微变,因为他发现上官凤并不在房中。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闯我小姐的闺阁!”正在这时,一道呵斥声响起。

    张浩转头一看,却是一个端了水的侍女站在门口,看着张浩和朱九二人,骄横道。

    张浩眉头一挑,双眼一亮,道:“五小姐呢?”

    那侍女眉头大皱,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张浩无奈,道:“我们是查案的人,发现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是五小姐,快说,否则五小姐就危险了。”

    那侍女一急,瞪大了一双眼睛道:“你说……有人对小姐不利?”

    张浩无奈的点了点头。

    侍女大急,道:“小姐说她有些饿了,亲自跑厨房去了……”

    朱九咧了咧嘴,道:“这五小姐倒和俺老朱一样,是个吃货!”

    张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再不犹豫,身形一闪,便往外掠去。

    朱九一看,叫道:“浩哥,等等俺老朱!”说着,扭动肥胖的身躯,追张浩而去。

    张浩担心上官凤,身形化作一道黑影,急速的掠向上官城主府的厨房。

    倒了?

    厨房忙活的众人都昏睡倒在了地上!

    张浩一惊,身形又加快了几分,闪进厨房,却见一黑衣女子正抬起昏睡倒的上官凤往蒸笼上放去。

    “果然是你!快放下她!”张浩双眼大睁,暴喝道。

    黑衣女子没想到突然有人闯了进来,发现是张浩以后,先是一愣,接着轻声道:“哼,你来晚了!”

    张浩一惊,脚下变换,便欲冲上去制止她。突然,一个大头娃娃跳了出来,张口便是一团恶心的白糊状东西打来。

    张浩眉头一挑,身形闪动,堪堪避了开来。

    “哎呦!”朱九的声音响起,却是朱九也是走了霉运,正好赶来,没想到迎头便是一团白乎乎的东西打来,避不开来,被打了个正着。

    张浩一惊,回头一看,惊叫道:“胖子,你没事吧?”

    那团白乎乎的东西似乎还会跳动,黏在朱九脸上,半天下不来。

    朱九大骇,哭丧道:“浩哥,救俺,救俺!”

    张浩犹豫了一下,身形闪动,大手伸出,闪着青光一把抓向那白乎乎的恶心东西,用力一扯,那白乎乎的东西仿佛橡皮泥一般拉伸了开来。

    “哎呀,浩哥,疼疼疼……”朱九双手不知该往哪里放,怪叫道。

    张浩双眼神光迸出,猛然大喝一声,青光大涨,奋力一把将那白乎乎的东西揪下,随手甩向那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一惊,弃了上官凤,身形一闪,避了开来。

    那大头娃娃一看,像是气急,张口便是“哇哇”的又吐出几团白乎乎的粘稠物。

    张浩身后的朱九依稀中看到,顿时骇的抱头鼠窜,躲到了墙角。

    张浩无语,双手环抱,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滴溜溜的旋转而成,随着张浩的推出,迎风见涨,抵向白乎乎的粘稠物。

    “砰砰砰”的声音响起,白乎乎的粘稠物打在太极图上,激起少许的波纹,便归于平静。张浩眉头一皱,眼看黑衣女子又要对上官凤不利,当下顾不得多思考,将太极图一引,白乎乎的粘稠物被带的随之打出,飞向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一惊,双手一张,身形划着地面飞了出去,堪堪将白乎乎的粘稠物避开。

    张浩趁此机会,身形闪动,忽闪到上官凤跟前,将其护住。

    那大头娃娃一看,顿时气的如小孩一般跳了起来,大口张开,又欲喷吐恶心的东西。

    张浩苦笑一声,惊道:“又来!”双手抱圆,已经做好了应付准备。

    神秘黑衣女子也是一惊,娇叱道:“不要!”

    大头娃娃喷吐到嘴的白乎乎粘稠物兀然顿住,随即“咕咚”一口又咽了下去。

    张浩脸色一变,只是这一下便听得五脏翻滚,差点一口没忍住吐了出来。

    “走!”神秘女子轻叱一声,道。

    大头娃娃一愣,“吱吱”的怪叫一声,极不情愿的夺路往门口而去。

    张浩一惊,手一翻,叫道:“哪里去!”正要有所动作,突然觉得背后恶风突起,回头一看,却是一把明晃晃的宝剑向自己的胸口刺来。

    张浩一惊,奋力用手中的鬼泣剑砍去。

    “叮”的一声,两剑碰撞,张浩身形微微一震,那口宝剑却是被打的一偏,随即像是受到某种召唤一般,随黑衣女子跳出窗户而去。

    张浩回头一瞥,见那大头娃娃蹦蹦跳跳的往外跑去,不由大喝道:“胖子,抓住它!”

    朱九抬头一看,却见那大头娃娃对自己一阵呲牙咧嘴,顿时骇的亡魂皆冒,哪还顾得上其它,抱头便钻到了一个竹笼下面。

    张浩一窒,正欲抬腿追去,却感觉到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衣袖,回头一看,却是上官凤悠悠转醒,正一手拍着自己的脑袋,一手抓住自己的衣袖。

    犹豫的功夫,那大头娃娃对张浩又做了个鬼脸,夺路向门外逃去。

    厨房这边的打斗,早已惊动了过往巡逻的青衣守卫。青衣守卫跑来一看,迎头正撞上大头娃娃,大头娃娃嘴一咧,露出满嘴的尖牙。

    青衣守卫大骇,哪敢再多做阻拦,吓的纷纷怪叫做鸟兽散。

    大头娃娃似乎觉得很无趣,微微摇了摇硕大的脑袋,回头咧嘴看了一眼张浩,身形急速的闪动,只是几个呼吸间便消失了踪影。

    “你是谁?竟敢把本小姐迷晕!”上官凤死死的拽住张浩的衣袖,慢慢的摇晃起身,看着张浩怒气哼哼的道。

    张浩一愣,苦笑一声,道:“五小姐,好像是我救了你吧?”

    上官凤摇了摇昏沉的脑袋,定睛一看,却见张浩明目皓牙,长相俊俏,此时正噙着一抹笑意看着自己。上官凤没来由的俏脸一红,低头刁蛮道:“谁知道是不是你对本小姐有什么企图,不行,随我去见爹爹!”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