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七杀威慑 火铜烤面

神鬼探 +A -A

    上官文景一听,顿时大怒,跨步一指朱九,大叫道:“你个死肥猪说什么?”

    朱九一听,岂肯示弱,大叫道:“老不死的你竟敢骂俺老朱,你就是个老不死的!”

    张浩眉头一皱,挥手打断朱九,拱手道:“五位城主,昨日我们追大头娃娃回来,便回房休息了,哪也没去!”

    上官雪臣看着张浩,双眼中精光闪烁,道:“可是我上官家族的三公子死了,死在数道剑气之下,张公子又作何解释?”

    张浩深吸一口气,道:“我会给几位城主一个说法!”

    上官齐天脸色阴沉,看着张浩和随后赶来的郝通,冷哼一声,道:“那便有劳张公子了!”

    无故被人冤枉,张浩脸色也是不好,拱了拱手,便往房中走去。

    郝通看了看上官五老,冷哼一声,一甩袖袍,也跟张浩而去。

    上官五老眉头轻皱,相视都看出彼此眼中的不可思议。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堂堂首阳峰的长老,会对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年毕恭毕敬,甚至不惜和上官城翻脸!

    张浩回到房中气呼呼的一屁股坐定,自出道以来,他还没被人如此指着鼻子嫁祸过,不过气归气,但他心中还是有了了计较。

    朱九随后进了房中,指着窗外骂道:“浩哥,咱们何必受那几个老不死的气,不如一拍屁股走人,看他能怎滴?”

    张浩眉头深皱,道:“胖子不可冲动,如此一来,他们更认定我是凶手了!”

    朱九一窒,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随手拿起一个果子,狠狠的啃了起来,还不时的嘀咕道:“俺老朱咬死你们这几个老不死的,咬死你们这几个老不死的……”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摸着下巴,分析道:“首先凶手我已经初步确定了,按照凶手的杀人规律,从长到幼,接下来很有可能是上官家族的四公子。哦,对了,胖子,上官家族的四公子是谁?”

    朱九几口便将手中的果子消灭完了,此时正在咀嚼,含糊不清的道:“好像是叫……上官鸿的,也是个浪荡公子,不学无术,依俺老朱看他们应该叫“上官十八浪荡公子。啊,对了,他还有个特殊的爱好,特别好色。”说到这里,朱九圆溜溜的双眼亮了起来。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突然问道:“胖子,你怎么知道上官鸿非常好色的?”

    朱九猥琐的表情一僵,干笑一声,道:“哎呦,俺老朱肚子疼,先走了啊,浩哥,俺老朱去茅房了……”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双眼中神光闪动,恨声道:“下次我一定抓住你,问个明白!”

    七杀女眉头深皱,双目中寒光闪动,在房中的一个角落里,身形慢慢变淡,消失在房中。

    ……

    上官五老此时又聚在一起,拿着手中的一张图,正自踌躇莫展。

    这回图上画的是两个小鬼将一个人按住,其中一个小鬼将那个人的脸往上搬去,对准一面硕大的铜镜。看那人神色非常痛苦,脸上似乎有灼烧的青烟飘起,异常骇人。

    五老看的都吞了口口水,都看出了各自眼中的惊骇。

    试想一下,被人按住灼烧面庞的感觉,那定是比承受死还难受的痛苦,五官被毁,成为一个人人唾弃的怪物,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突然,一个黑色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房中,冷冷的注视着上官五老,正是七杀女。却是七杀女气不过上官五老冤枉张浩,对五老动了杀心。

    一股冷的入骨的寒气侵入五老的骨头中,五老激灵灵反应过来,不由看向七杀女所在的方向。

    杀气!

    很重的杀气!

    不知何时,房中居然多了一个人,在五老的眼皮子底下就这么多了一个人。上官五老彼此相视,都看出了各自眼中的惊骇。

    “姑娘,为何要擅闯我们的房间?”上官齐天率先反应过来,深吸一口气,强提一口气,抵住心中莫名的恐惧,问道。

    “杀人!”七杀女朱唇轻起,说出的话却是让五老都是一震。

    被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如此侮辱,上官文景顿时忍不住了,“哇”的大叫一声,怒道:“哼,你个臭娘……”

    上官文景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觉伸出去的手上一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中指齐齐的断掉,掉落在了地上。

    “啊!”十指连心,上官文景顿时只觉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不由惨嚎出声。

    上官其余四老双眼都是一眯,满眼的骇然之色,他们居然没有看出七杀女是如何动手的!

    高手!

    绝对的高手!

    这个看似文弱的漂亮女子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绝顶高手!

    高手归高手,但他们上官五老的名声也不是白盖的。当下五人相视一眼,大喝一声,手中五柄长剑翻出,向前一挺,五道犀利的剑气便径直打向七杀女。

    七杀女连眉头都未皱一下,袖袍轻轻一挥,五道剑气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上官五老大骇,但他们来不及思索,五柄长剑犹如五条毒蛇一般,吞吐着信子,“刷刷刷……”的直刺向七杀女的心口。

    “哼!”七杀女冷哼一声,素手轻轻的伸出,翻手为掌,轻轻的拍出。

    一股劲风凭空产生,上官五老只觉迎面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传来,五人几乎是一碰即溃,“啊啊啊啊啊”的五声惨叫声响起,五人的身体犹如炮弹一般,倒飞而出,“轰”的一下,撞破了墙,飞出了墙外!

    七杀女的身影如鬼魅一般闪出,素手轻轻抬起,又欲一掌拍出。

    上官齐天大骇,惊叫道:“姑娘手下留情!”

    七杀女手中的劲气越聚越多,眼看便要一掌拍下,正在这时,一道紫色的身影闪过,跳到上官五老跟前,大叫道:“七杀姑娘住手!”

    七杀女眼中的冰冷之意慢慢的退去,素手上的劲气慢慢的消散,看着张浩,一句话也没说什么。

    危急关头,正是听到上官文景惨叫赶来的张浩救了五老一命。

    见七杀女停手,张浩也是松了一口气,苦笑一声,暗道:“这下恐怕误会更深了。”

    正自不知该如何处理,张浩转念又一想道:“这样也好,让上官五老知道自己这方的实力,绝对有把握踏平上官城,不用偷偷摸摸的杀人。”

    想到此处,张浩回头看向上官五老,拱手道:“五位城主,七杀姑娘一时生气,还请五位城主不要多怪!”

    一时生气便出手取人性命,便出手取人性命,这也太不讲理了,但人家确实有这个实力,变向的也是一种威慑!

    上官五老相扶起身,再无之前的嚣张气焰。

    上官齐天忙拱手,道:“张公子说笑了,不敢不敢!”

    “刷刷……”的甲胄声响起,一对整齐的青衣青甲的卫士听见打斗声,手持长枪冲了进来。

    七杀女一看,顿时双眼中寒芒又隐现了起来。

    上官齐天看在眼里,顿时大骇,回头大骂道:“滚,谁让你们进来的,滚出去!”

    卫士不知道城主大人哪来的这么大的火,看着颇为狼狈的五位城主,再不敢犹豫,如潮水一般又退了出去。

    真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正在这时,又有下人来报。

    “报,城主大人……”

    上官齐天老脸一黑,唯恐惹怒七杀女,怒道:“什么事?”

    那下人吓的浑身一哆嗦,“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道:“回……回禀城主大人,四公子……死……死了!”

    “什么?”上官齐天双眉一挑,大吼道。

    那下人大骇,颤声道:“四公子……死……了!”

    上官齐天双眼中喷出两道寒芒,怒道:“鸿儿的尸体在哪?”

    “在……在万花楼!”那下人骇的面色惨白,额头的汗水不停的涌出,只是一会的时间,后背便被浸湿了。

    上官齐天眉头一挑,怒道:“怎么会在万花楼,我不是说了,禁止他们出府吗?”

    “这……这小的也不知道!”下人此时骇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他知道依照自己城主大人的脾气,接下来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果不其然,上官齐天大袖一挥,一道劲气直打向那小人。

    张浩一看,身形闪动,挡在那下人跟前,双眼环抱,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滴溜溜的旋转而成,迎风渐长,迎向上官齐天的劲气。

    劲气打在玄青色的太极图上,仿佛石子没入了湖水之中,激起少许波动,太极图只是微微一荡,便稳住,随着张浩的双手一引,劲气被带的一偏,“轰”的打在跟前的一块假山上,假山顿时炸成了无数碎石屑。

    七杀女一看,重重的冷哼一声,一股寒意又弥漫了开来。

    张浩一惊,大叫道:“七杀姑娘,不要!”

    七杀女的身形堪堪顿住。

    上官五老一惊,头顶上都不由布满了一层细汗。

    张浩松了一口气,道:“上官城主,不要动怒,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四公子再说吧!”

    上官齐天忙点头称是,恭声道:“张公子请!”

    正在这时,朱九、绿萦、郝通等人也闻声音赶来。

    朱九一看现场乱哄哄的一遭,顿时一惊,叫道:“浩哥,你……你没事吧?”

    随即,也不知朱九发什么神经,跳将起来,指着上官五老,怒道:“好你们五个老不死的,竟敢欺负浩哥,俺老朱跟你们拼了。”说着,挽着袖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出奇的上官五老没有说话,只是身子又低了几分。

    张浩眉头一挑,没好气的怒道:“胖子,你鬼叫什么呢,我没事!”

    “呃,浩哥,你没事啊,没事就好,这下俺老朱可是放心了!”说着,朱九重重的松了口气,干笑道。

    张浩微微摇摇头,往外走去。

    朱九一看,微微一愣,接着摇晃着胖乎乎的身体跟上,叫道:“浩哥,去哪啊,等等俺老朱!”

    张浩翻了翻白眼,道:“万花楼!”

    “万花楼?呃,哈哈,等等俺老朱!”朱九先是一愣,接着眉开眼笑的大笑道,跟紧了张浩。

    ……

    万花楼发生了命案,死的还是上官城的四公子,老妈子顿时慌了,客人也做鸟兽散,热闹一时的万花楼罕见的安静了下来。

    “城……城主大人,您……”老妈子急的团团转,远远看见张浩等人走来,顿时迎上前恭声道。

    上官五老本来心情就不好,一见这老妈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上官文景牛眼一瞪,沉声道:“滚!”

    老妈子一听,大骇,再不敢上前,慌忙退下。

    张浩几人鱼贯而入,在下人的带领下,往上官鸿死的房间而去。

    门是敞开着的,地上似乎还有血脚印。

    上官文景一看,顿时眉头大皱,大叫道:“大哥,此必是凶手留下的,只要对着脚印找,不怕找不出凶手。”

    张浩眉头轻皱,微微摇了摇头,道:“不是,这恐怕是万花楼的姑娘慌乱之下留下的。”

    上官齐天眉头轻皱,恭声道:“张公子,这是为何?”

    张浩双眼中精光闪烁,指着地上的血脚印,道:“你们看,这脚印凌乱,又偏小,只有几寸长,上官四公子毕竟是修炼之人,不可能被一个不懂修炼的人杀死的!”

    众人不由点了点头,一般窑子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姑娘为了吸引客人,从小要裹脚,这样直接导致了损害了经脉,不能修炼,张浩正是凭这一点来判断的。

    解决了这个疑惑,张浩等人向房中走进去,看到惨死的上官鸿,众人顿时眼睛瞪了老大,满脸的骇然之色。

    原来此时上官鸿被仰面朝天的捆绑在床上,身体完完整整,面部却是血肉模糊,让人看得触目惊心。在上官鸿面门的正上方有一面铜镜,隐隐发红,似乎有火光隐现。

    “火铜镜!”张浩眉头一挑,惊叫道。

    这“火铜镜”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简单的法器,以火铜炼制而成,在太阳底下暴晒一月左右,再以秘法封存,便可储存一定的火毒,出其不意下倒是一个伤人的法宝。

    众人看的背脊发凉,试想一下,面部被火铜镜罩住,活活烧死,这得承受多大的痛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