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鬼图再现 铁树背刀

神鬼探 +A -A

    张浩气喘吁吁的瞪大眼睛看着对方,身上的宝衣闪着淡淡的紫光将其护住,只是连续使用几次大神通,灵气消耗有些过甚。

    尘土慢慢的消散,露出黑衣女子的身形,此时黑衣女子悬浮着九柄长剑,滴溜溜的旋转着,挡在其身前,也将其护住,可见其威力。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完整的‘大衍剑诀’?”黑衣女子双眼中闪着精光,惊问道。

    张浩眉头一挑,轻笑一声,道:“这也是我想问你的!”

    黑衣女子眉头轻皱,道:“你和青天有什么关系?”

    正在这时,吆喝声响起。

    “浩哥,你在哪里啊?”

    “浩哥,你可千万不要被大头鬼吃掉啊,你死了,俺老朱可怎么办,呜呜……”

    ……

    声音中似乎有哽咽声,大老远的便传来朱九的大嗓门声。

    黑衣女子眉头一皱,道:“我们还会见面的。”说着,身形闪动,带着大头娃娃一起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咦,浩哥,你没被大头娃娃吃掉,你没死啊,你在这里啊!”朱九圆溜溜的眼睛看见张浩的身形,顿时一亮,一连串的问题如连珠炮弹似的推了出来。

    张浩老脸一黑,瞪了他一眼,翻手收了鬼泣剑,没好气的道:“你才被大头娃娃吃了,你放走了大头娃娃,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朱九一鄂,圆溜溜的眼睛来回转动,回头大叫道:“哎呀,七杀姑娘,浩哥在这里,浩哥没死啊!”

    张浩气急,一脚踹在朱九屁股上,没好气的道:“大晚上的,你鬼嚎什么,走了!”说着,迎向众人。

    七杀女的身形闪动,只是瞬间便闪到张浩跟前,上下打量了张浩一下,这才放下心来。

    张浩心中一暖,对七杀女轻轻一笑,道:“放心吧,我没事。”

    这时上官五老和郝通等人也赶到,又免不了一通问长问短。只是五老看着七杀女的眼神有些震撼,他们没想到平时的一个柔弱女子竟然会有这么高的修为,几乎是瞬移到张浩的跟前。

    众人回到城主府中,便有下人来报。

    “报,禀城主,发现二……二公子惨死于后花园中。”

    上官五老身形都是一震,略一调查,便苦了丫鬟小翠,小翠自此以后便消失在了城主府,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

    几天的时间,上官城的两位公子先后死去,而且死状十分凄惨,上官城一时之间人心惶惶,闹鬼的消息不胫而走,许多人举家迁徙,离开上官城。

    城主府中,此时上官五老齐聚,五老脸色阴沉,坐在椅子上彼此沉默了起来。

    “对于此时你们怎么看?”老大上官齐天打破了沉寂,首先开口问道。

    上官雪臣双眼中精光闪动,道:“大哥,此事蹊跷,而且保儿和耀儿死的凄惨,明显是有人报复我上官家族。”

    上官文景沉不住气了,起身大叫道:“是哪个王八蛋,揪出来我非得生吞了他不可!”

    上官庆云没好气的看了上官文景一眼,道:“老五,你就不能小点声,要是知道是谁干的,那倒是好办了!”

    上官文景一窒,转眼看向上官雪臣,道:“二哥啊,你一向足智多谋,你可知道是谁下的毒手?”

    上官雪臣眉头深皱,道:“现场我也看过了,没留下一点痕迹,凶手作案手法极其残忍,竟然将耀儿的十指齐齐剪断,恐怕是与我上官家族有着很大的仇恨啊。”

    “大仇?是谁?”上官文景老眼一瞪,怒道。

    上官雪臣微微摇了摇头,道:“具体是谁我还不确定,但我隐隐感觉此事跟二十年前的那件事有关?”

    “什么?”其余四老大惊,从椅子上都直直站起,惊呼道。

    上官齐天双眼中精光闪动,道:“二弟,你是说凶手跟青……”

    上官雪臣轻轻点了点头,默认了上官齐天的说法。

    老四上官明和起身道:“大哥,也有可能是鬼怪作祟!”

    上官齐天眉头一皱,看向老四上官明和,道:“老四,怎么说?”

    上官明和看了一眼上官庆云,又转头看向自己的大哥,道:“大哥,你们还记不记得五年前三嫂生的那个大头娃娃!”

    这一点一直是上官庆云的软肋,上官明和一提到此事,上官庆云便立时炸毛,跳将起来,手指着上官明和,大叫道:“老四,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上官明和可不惧他这位哥哥,也是站起身来,大声回道:“哼,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何况当时那胖子也说什么大头娃娃之类的话了。”

    上官庆云双目瞪出,大叫道:“老四,好歹我也是你哥哥,你也太目无尊长了!”

    上官齐天一个头两个大,顿时阴沉着脸大怒道:“好了,都别吵了!”

    上官庆云和上官明和各自相视冷哼一声,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去。

    上官齐天看了自己的这两位兄弟,没好气的道:“都多大岁数了,还吵个什么。”随即又看向上官雪臣,道:“老二,你对此事怎么看?”

    上官雪臣眉头深皱,道:“此事也有可能,那……那大头娃娃五年前出生便消失,此时回来寻仇倒也说不准。”

    上官齐天眉头大皱,看了看众位兄弟,道:“哎,此事先放一放,先将保儿和耀儿的后事办了再说。哦,对了,老三、老四,注意加强防备,传令下去,这段时间所有尽量少出门。”

    ……

    深夜时分,张浩一伙人也是聚在一处,商量着一些事情。

    “胖子,你是怎么发现那大头娃娃的?”张浩双眼瞪着朱九,道。

    朱九嘿嘿一笑,道:“浩哥,这……这你不是让俺四下去寻吴易的头颅嘛,俺老朱走着走着,便到了后花园,在假山……呃,俺老朱就寻思着那吴易的头颅在不在假山里,这往假山里一走,便碰见了那大头娃娃,简直太恐……”

    一个“怖”字没有出口,朱九看着张浩吃人的目光,弱弱的停了下来,小声的嘀咕道:“本来就是这样的嘛……”

    张浩用屁股想都知道定是这胖子偷懒,跑到假山处又偷偷睡觉,谁想到遇上了那大头娃娃。

    “大头娃娃,这……这跟大师兄的头颅有关系吗?”绿萦眉头轻皱,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张浩微微摇头,道:“现在还不清楚。”

    张浩这边商量了半晌,也没有个啥结果,众人散去,一夜再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总算是平平淡淡的过去。

    ……

    上官齐天这几天可谓是操碎了心,城主府中频频发生怪事,此时他睡的有些沉了,半晌午,上官齐天才起床,觉得口干舌燥,便起身往桌子上去拿茶壶。

    走到桌前,上官齐天突然身形顿住了,看着桌上的一张画,再无睡意,老脸渐渐阴沉了下来。

    “快去传几位城主,快去!”兀然间,上官齐天一把拿起桌上的画,咆哮了起来。

    不一会儿,上官其余四老都来到了房中。

    “大哥,你找我们来何事,我都没睡醒呢!”上官文景埋怨道。

    四人陆续进房,看着上官齐天阴沉的脸色,都知道有事情发生了。

    上官齐天阴沉着脸将手中的图递给上官雪臣,其他三老也凑了上去,只是这一看,几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这图赫然画着三个小鬼将一人赤条条的挂在树上,这树也甚是奇怪,长的奇形怪状,插满了刀,通体呈黑色。

    “这……这大哥哪来的此图?”上官文景惊道。

    其余三老爷都看向上官齐天。

    上官齐天看着几位兄弟,咬了咬牙,道:“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它就放在了桌子上。”

    上官雪臣眉头深皱,道:“大哥一点也没有发觉?”

    上官齐天脸色阴沉,微微摇了摇头。

    上官雪臣转身四下搜寻了起来,突然眼睛一亮,走到门口,弯下身来,伸手捏了一层灰,然后又凑到鼻子跟前嗅了嗅,随即点了点头。

    上官文景一看,顿时不乐了,叫道:“二哥,你发现了什么,倒是快说啊!”

    上官雪臣站起身来,双眼中精光闪动,道:“龙延香!”

    “什么?龙延香?二哥你的意思是有人对大哥用了龙延香?”上官文景瞪大了牛眼,不可思议的道。

    上官齐天脸色一下子更黑了,双眼眯起,低声道:“怪不得我今日早上感觉特别的困,口干舌燥!”

    上官雪臣点点头,道:“龙延香无色无味,迷人于无形之中,可是大哥如此修为,到底是什么人能再大哥的眼皮子底下用此龙延香呢?”

    突然,这时有人来报。

    “报城主大人,三公子……三公子吊死于西院的树上!”

    “什么?”上官齐天只觉头中一阵晕眩,勉强稳住身形,双眼瞪大,大声问道。

    与此同时,朱九火急火燎的推门进了张浩房间。

    张浩正在桌子上以笔写着某些东西,嘀咕道:“上官大公子、二公子惨死,大头娃娃,神秘黑衣女子,大衍剑诀……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突然被人打断,张浩头也不抬就知道是何人,没好气的道:“胖子,进门之前,你就不知道先敲门吗?”

    朱九咧了咧嘴,也不在乎,跑到张浩跟前,道:“浩哥,出事了,出事了?”

    张浩眉头一挑,道:“怎么了?”

    朱九顺手将张浩桌上的茶杯拿起来,一口灌下,看的张浩直咧嘴。朱九喝了口茶,稳了稳身形,道:“浩哥,不好了,那上官卿死了?”

    张浩一听,豁然站起,惊道:“谁?”

    朱九被张浩的这突然动作吓了一跳,随后才道:“上官卿,就是上官家族的三公子,此人号称上官家族的少年天才,年纪虽轻,但一身修为神通却是深不可测。”

    张浩眉头大皱,道:“走,快走!”说着,身形一闪,往外面闪去。

    朱九伸手叫道:“哎,浩哥,等等俺。”说着,扭动胖乎乎的身体,追张浩而去。

    就在张浩和朱九刚走不久,一个小厮偷偷的溜进了张浩的房间,拿了桌上的纸,偷偷摸摸的跑去。

    张浩和上官五老不期而遇,同时来到后花园上官卿死的那颗树下,抬头一看,众人脸色都是一变。

    只见上官卿掉在一颗树上,背后被尖刀穿过,没过胸前,触目惊心的鲜红血液从刀尖上“滴滴”的滴了下来,地上此时已经流了一大滩血。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上官卿的上衣被人扒去,后背的一层皮竟是被人活生生扒去,露出血淋淋的后背,让人看得不寒而栗。

    “卿儿啊,是谁杀了你!”上官齐天一看,顿时嚎啕大哭起来。

    长官五老无不痛哭流泪,气的浑身发抖。

    上官文景更是气的仰天大吼一声,一拳砸向一块大石上,大石“轰”然破碎,碎石散了一地,灰尘弥漫,慢慢的才消散。

    这上官卿是上官五老最看重的子弟,天资聪明,悟性极高,年纪轻轻便修为直追五老,五老一直视其为下一任上官城的城主。

    还是上官雪臣比较稳健,只见慢慢的走到上官卿的背后,右手抬起,连续指出,一道道青光闪过,一道道剑气迸射而出,打在挑着上官卿背后的刀上。

    “砰砰……”的声音响起,上官卿背后的刀应声而断。上官卿掉了下来,被上官明和飞身直起,一把抱住。

    看着自己侄儿这般惨状,上官明和暗暗咧嘴,心中不忍,“刷”的一下,脱下自己的衣袍,准备给上官卿盖上。

    “老四,慢着!”上官雪臣眉头轻皱,大喝道。

    上官明和的动作一僵,抬头看向自己的二哥,道:“二哥,怎么了?”

    上官雪臣慢慢的走到上官卿的跟前,低头仔细的检查了起来,双眼不禁一眯,绽出两道寒芒。

    张浩眉头轻皱,看着上官卿身上的伤口,暗道一声:“不好!”

    果不其然,上官雪臣慢慢的起身,转头看向张浩,冷声道:“张公子,不知道昨晚你在哪里?”

    张浩还没说,随后赶来的朱九一听,顿时大怒,大声道:“老家伙,你到底什么意思?”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