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小鬼剪指 大头娃娃

神鬼探 +A -A

    这几日,上官城颇不宁静,不知何时上官城中有了闹鬼之说,一时之间,人心惶惶,躁动不安。

    上官城城主府。

    上官齐天此时手中拿着一张画,在房中来回踱步,显示着他颇不平静的心。

    “大哥,你找我们有何事?”突然传来上官文景的大嗓门声。

    房门推开,上官其余四老陆续走了进来。

    上官齐天眉头一皱,没好气的道:“老五,你就不能小点声。”说着,上官齐天走到门口,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以后,才将房门关上,走了进来。

    “大哥,发生什么事了?”上官雪臣眉头轻皱,道。

    “就是啊,用得着这般神秘吗?”上官文景咧了咧嘴,径直走到桌子跟前一屁股坐下,也不客气,拿起桌上的一个苹果便啃了起来。

    上官齐天微微摇了摇头,走到桌子跟前,将手中的一副画摊了开来,道:“你们看!”

    上官五老低头看去,不由瞪大了眼睛。

    老五上官文景手中的苹果掉在了地上都不知觉,瞪大了眼睛,含糊不清的道:“这……这……”

    上官雪臣眉头轻皱,深吸一口气,惊道:“小鬼剪指!”

    画上面有同样有三只青面獠牙的小鬼,两个小鬼将一个人摁倒在地上,另一个小鬼用一柄硕大的剪刀将那人的手指齐齐剪断,血流了一地,旁边还有几只不知名的恶兽正在啃食那人的手指头。

    上官五老仿佛听见了那啃食的声音,五人不由浑身都是一个激灵。

    十指连心,齐齐剪断,这得承受多大的痛苦,想想都让人瘆的慌。

    上官文景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连忙将自己的手藏在了衣袖中,老脸一抽一抽的,嘿嘿干笑了起来。

    “大哥,这……这是谁送来的?”上官庆云指着桌上的“小鬼剪指图”,吞了口口水,问道。

    其余四老也是看向上官齐天,想知道答案。

    但令四老失望的是上官齐天微微摇了摇头,道:“我早上醒来的时候,便发现此物,不知道是谁放在桌子上的。”

    上官兄弟五人大眼瞪小眼,堂堂称雄一时的五位高手居然让这事给难住了。

    上官齐天微微摇摇头,叹息一声,道:“老二,吩咐下去,加强守卫,让诸位公子、小姐们都小心一些。”

    五老都预感到有一些不降的事情要发生了。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城主府中一切都按往常一样,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上官五老今日一整日都聚在一起,没有出去,防患于未然。

    “大哥,你看时间都这么晚了,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吧?”上官文景打了个哈欠,坐在椅子上埋怨道。

    上官齐天微微摇了摇头,道:“你们听!”

    上官四老竖起耳朵来听,却是半点动静也没有,不由面面相觑,彼此相视起来。

    “大哥,什么也没有啊,你不要吓俺啊!”上官文景浑身一个激灵,吞了口口水道。

    上官齐天双眼中精光闪动,咬着牙道:“越是安静,越是证明会有事情发生。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啊!”

    上官文景咧了咧嘴,再没有说话,只是不由身形往众位哥哥跟前靠了靠,讪笑道:“众位哥哥我老五不怕硬对硬的大战一场,就怕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紧张?”

    五老苦笑一声,只能静静的等待,却是毫无办法。

    上官齐天叹息一声,道:“希望长夜过得快一点吧!”

    ……

    上官兄弟在焦急的等待着,张浩一行人也没有闲着,这几日在上官城主府中,张浩等人借着游览城主府的景观而四下转了起来,暗中却是在搜寻吴易的人头。

    慢慢长夜,张浩等人聚在一个屋子里,商量着事情。

    “浩哥啊,你说都找了这么多天了,还没有找到,那吴易的人头会不会不在城主府中啊!”朱九一边嘴里吃着瓜果,一边埋怨道。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道:“不会,只是我们没有找到而已,而且……”

    “而且什么?”朱九动作一僵,问道。

    张浩双眼中精光闪烁,道:“而且这几天城主府静的可怕,恐怕有事情发生,你们都小心些。”

    朱九撇了撇嘴,继续消灭桌上的瓜果,含糊不清的道:“哎呀,管它的呢,就算有事情发生,也是针对上官家族的人,干俺们啥事嘛!”

    张浩点了点头,道:“这倒是,但是你们还是小心些为好。”

    朱九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根本不把张浩说的话放在心上。

    张浩看在眼里,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好了,今晚我们再找找!”

    “咕咕咕……”的怪声响起。

    众人都是一急。张浩一个闪身便离开朱九,大叫道:“胖子,要放屁出去放,你这一屁放出来,还让我今晚怎么睡觉?”

    朱九摸着自己的肚子,不好意思的讪笑道:“呃,呵呵,肚子响而已,不要紧张,可能是吃坏肚子了,你们先忙,俺老朱得上个茅房。”说着,捂着肚子便往外走去。

    张浩苦笑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嘀咕道:“你个死胖子,一干事就屎尿来了,真是……”

    绿萦低头抿嘴轻笑。郝通权当没听见,抬头看着天花板。七杀女面无表情,不过眼中的一丝笑意还是让张浩给捕捉到了。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往外走去。

    却说朱九捂着肚子出来,四下走动,来到城主府后花园的一假山处,此时的朱九哪还有半分肚子疼的模样。

    “找找找,找个屁啊,都找这么多天了,也没找到,俺老朱还不如赏赏月!”朱九骂骂咧咧的走到一块石头上,一屁股坐了下来,抬头望天,却是乌云满布,哪有个月亮。

    “真是晦气!”朱九小声的嘀咕一句,坐着不舒服,干脆躺了下来。

    “小翠,你干嘛呢?”

    “我没事,跑这里来吹吹风。咦,小兰姐姐,你怎么也跑这里来了?”小翠奇怪的问道。

    “呃,我这也不是闲来无事,看时间还早,又睡不着,便过来闲逛逛,没想到却遇到了你。”

    突然有女声响起,朱九双眼一亮,嘿嘿一笑,从石头上慢慢的起身,往声音处凑去,

    “小翠啊,你胆子可真大啊,大半夜的,你就不怕……”透过假山,朱九看的清楚,一个侍女贴近另一个叫小翠的侍女坐下,低声道。

    “怕什么,我又没有做过亏心事!”小翠撅了撅嘴,道,与此同时,脱了鞋袜,露出一双晶莹的玉足,往湖中伸去。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下子直了,哈喇子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一副猪哥的模样。

    “可是我听说城主府最近闹鬼!”小兰看了看四周,小声的说道。

    “哎呀,小兰姐姐,别瞎说,哪有什么鬼怪,让城主大人听到了,就麻烦了!”小翠急忙道。

    小兰撇了撇嘴,道:“这夜深人静的,又没有人,只要你不说,别人又怎么会知道?”

    小翠点点头,道:“那倒是!”

    小兰轻轻一笑,又四下看了看,然后转头看向小翠,神秘兮兮的道:“小翠啊,我视你为亲姐妹,告诉你一件事,你可千万别说!”

    小翠来了兴趣,奇道:“小兰姐姐,什么事快说嘛!”

    小兰似乎是有些惧怕,轻轻吞了口口水,压低声音道:“听说这城主府中以前便闹过鬼!”

    小翠一个哆嗦,心中忐忑,但是出于女人的好奇心,她还是问道:“小兰姐姐啊,我进城主府不久,不知道这些事,你快仔细的与妹妹说说,让妹妹也有所提防。”

    小兰轻声一笑,道:“妹妹长的这般好看,当个丫鬟确实可惜了,是得提防提防,不过这件事可是奇了,听说……”小翠说到这里,故意卖个关子。

    小翠一愣,接着道:“小兰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兰看着小翠,道:“妹妹啊,如果有朝一日你飞黄腾达了,可不要忘记姐姐啊!”

    小翠俏脸一红,她知道小兰说的是什么,她和上官府的二公子关系暧昧,这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了,用不了多久,小翠便是上官家族的二少奶奶。这也是小兰故意跑来和小翠说话,巴结她的原因。

    小翠轻轻点了点头,道:“小兰姐姐,放心吧,妹妹不会忘了你的,快说吧!”

    小兰轻轻一笑,道:“那奴婢在这里先谢过二少奶奶了。”

    小翠脸一红,道:“哎呀,小兰姐姐,你真是的,又来取笑妹妹。快说啊,事情是怎么回事?”

    小兰可谓是卖足了关子,吊足了小翠的胃口。当下小兰便开口道:“事情发生了在前几年,具体的时间我也不知道了,只是听老一辈们说的,说啊,当时夜黑风高,上官三老爷,也就是三城主大人的夫人产子,居然……”

    “居然怎么了?”小翠凑近小兰,问道。

    “居然产了个大头娃娃,三夫人也难产死了。”小翠轻声道。

    “大头娃娃?怎么回事?”小翠浑身有些不自在,但还是大着胆子问道。

    小兰抿了抿嘴,看得出来她也是有些害怕的,但为了自己所谓的“前程”,她还是继续道:“我听说啊,那大头娃娃头有这么大!”说着,小兰夸张的双手撑开,示意了一下。

    “这么大?不可能吧?”小翠一惊,也比划着道。

    小兰看小翠来了兴趣,继续道:“是真的,她们是这样说的呃,听说那大头娃娃的头比他的身子都要大。妹妹你想想,头比身子都要大,这得多恐怖啊,而且……”

    小翠抿了抿嘴,追问道:“而且什么?”

    小兰轻轻一笑,道:“而且啊,我听说那大头娃娃满嘴的尖牙,生来能走能跑,当时一出生便咬伤了产婆,从窗户中逃跑了。”

    “逃了?后来呢?”小翠惊道。

    小兰微微摇了摇头,道:“后来便再也没听说过大头娃娃,也许是被城主他们杀了吧,我也不知道了。”

    小翠砸吧砸吧了嘴,满脸的不可思议。

    突然,小翠像是想到了什么,道:“小兰姐姐,你是说前几日大公子的死……会不会和大头娃娃有关呢?”

    小兰一惊,忙做了个“嘘”的动作,轻声道:“妹妹不可瞎猜测,尤其是嫁给了二公子以后,小心一个不慎招来杀身之祸。”

    小翠一惊,道:“是了,多谢姐姐教诲!”

    “咦,天色也不早了,小翠你还不回去吗?”小兰慢慢的起身,问道。

    小翠俏脸一红,头一低,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小兰微微一愣,接着轻笑道:“哦,原来妹妹在这里是在等情郎啊,那姐姐便不打扰了。”

    “姐姐……”小兰被捅破了心声,不由红着脸道。

    小翠轻笑一声,再不犹豫,款款而去。独留小翠一人,少女怀春,在原地戏起了水。

    朱九在后面看的口干舌燥,见小兰走了,暗道一声“好机会”,说着,正欲抬脚走出去,突然感觉有什么滴在了自己的脸上。

    朱九暗骂一声,用手摸了摸,似乎有些粘稠,突然,朱九瞪大了眼睛。

    血!

    是血!

    夜黑风高杀人夜!

    朱九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浑身一个激灵,艰难的扭动着脖子,抬头望去,这一望,直骇的朱九头皮发麻,跳了起来,“啊”的怪叫一声,再也顾不得什么姑娘不姑娘的了,掉头便往后跑去。

    却原来朱九看到的是一具死尸,华服锦衣,黑夜看不清面容,但依稀可见他神色惊恐,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更可怕是他的十指被齐齐的剪去,双手耷拉下来,血顺着断手流了下来。

    竟然是十指都被人齐齐剪断了!

    十指连心,这得承受多大的痛苦,让人想都不敢想。

    十指齐断,这听的就有些让人发寒,更别说亲眼看见的胖子朱九了。

    朱九的叫声自是惊动了其他人,小翠跑来一看,顿时骇的面色惨白,白眼一翻,径直晕的跌倒在地。

    朱九慌慌张张跑去,总感觉背后阴森森的,却是慌乱之下跑到了假山后面,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这才松了口气,但又回过头来时,朱九的眼睛顿时直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