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会面上官 五老密谈

神鬼探 +A -A

    “你……你……”上官文景死死的盯着张浩,胸口上下起伏,昭示了他不平静的心。

    上官文景,上官家族五老之一的上官文景居然吃亏了,吃亏在一个看似二十岁左右的少年手中。

    众人惊的下巴拉了老长,眼珠子掉了一地。

    上官文景怒急,正欲再动手,突然一声历喝声打断了他。

    “老五,住手!”

    上官文景双眼大睁,怒道:“大哥,他杀了保儿啊。”

    上官家族的族长,也是上官城的城主上官齐天微微摇了摇头,道:“住手!”

    对于自己的大哥,上官文景不敢顶撞,悻悻的罢手。

    上官齐天看向张浩等人,双眼之中精光闪动,道:“不知公子是何方人士?”

    张浩轻轻一笑,道:“阁下可是上官城主?”

    张浩不回答上官齐天的问题,反问于他。上官齐天先是一愣,接着眉头大皱起来,道:“公子认识青天?”

    “青天?青衣剑圣?”张浩不知道上官齐天为何要这般问,但还是如实的摇了摇头。

    上官齐天莫名的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地上惨死的上官保,道:“公子,犬子惨死,你作何解释?”

    朱九一听,顿时不乐了,抢口道:“你儿子不积阴德,被人拔舌而死,怨不得别人。”

    上官文景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大怒道:“好你个死肥猪,说什么?”

    朱九一听,也不惧他,撇了撇嘴,怪叫道:“你个手下败将,瞎嚎什么?”

    上官文景一窒,气的头发倒竖,大叫道:“你……”

    张浩眉头轻皱,道:“上官城主,贵公子上官保真不是我们杀的。”

    上官齐天面色发冷,双眼死死的盯着张浩,一句话也没说。

    上官二老上官雪臣上前道:“你们有何证据证明人不是你们杀的。”

    “上官雪臣,不知老道的话可管用!”郝通慢慢的走上前,从怀中摸出一个青色的牌子,亮了出来。

    “首阳峰郝通!”上官雪臣双眼一眯,轻声道。

    上官齐天突然哈哈一笑,上前一拱手道:“原来是首阳峰的郝通道长,齐天在这里有礼了。”

    郝通轻轻一笑,也是拱手道:“上官城主,这位张公子是我首阳峰的朋友。”

    上官齐天看了张浩一眼,又是哈哈一笑,道:“原来是张公子,我们这是不打不相识嘛!”

    张浩轻轻一笑,道:“上官城主客气了,我还是那句话,贵公子不是我们杀的。”

    上官齐天看着张浩笑而不语,双眼之中精光闪烁,道:“张公子这么自信?”

    张浩哈哈一笑,道:“因为没那个必要,是实力的体现!”

    上官齐天和张浩二人对视半晌,二人最后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众人看的一头雾水。

    “张公子请!”上官齐天做了个请的姿势,道。

    张浩也不侨情,背着手当先走了。朱九、七杀女、郝通和绿萦也随即跟上。

    张浩等人走后,上官齐天的脸一下变的阴沉了起来,对上官雪臣等人使了个眼色。

    ……

    上官城城主府。

    众人坐定,有侍女将茶水等物上来,张浩等人正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哈哈……,贵客来临,上官齐天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啊!”正在这时,上官五老跨步走来,为首的上官齐天哈哈大笑道。

    朱九一看,小声的嘀咕道:“真是个老狐狸,死了儿子都这么高兴,依俺老朱看是他上官家族的儿女太多了,死一两个都不在乎。”

    张浩离朱九近听的清楚,顿时老脸一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朱九讪讪而笑,端起一杯茶如驴饮水一般“咕咚”一口便咽了下去。

    上官五老坐定,上官齐天开口道:“郝通道长,青阳真人可好?”

    郝通嘴角微微翘起,拱手道:“托上官城主的福,师兄身体硬朗,而且修为日渐增进。”

    上官齐天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低声道:“那就好,那就好!”

    上官雪臣眼中精光一闪而逝,道:“郝通道长,前些日子我听说首阳峰的弟子无故死去许多,还有小石峰受不知名鬼怪攻击几乎灭派,不知可否属实?”

    这上官五老之中上官齐天是枭雄,上官雪臣便是上官家族的智囊,其余三老对两位哥哥还是非常信服的。

    郝通眼中精光闪动,道:“不瞒二城主,首阳峰确实弟子损失众多,而且小石峰也确实几乎被灭派,不过……”

    张浩将双方的话都听在耳中,不觉嘴角翘起,双眼亮了起来,心中暗道:“看来这南北的势力确实不和啊,双方言语当中都在试探对方。”

    上官雪臣双眼一亮,轻轻皱眉道:“郝通道长,不过什么?”

    郝通的目光依次扫过上官五老,道:“不过我们已经查清楚原因了。”

    上官雪臣眉头一皱,道:“哦?不知道郝通道长方便不方便透露一番,也好让我上官城也提前做好防范准备。”

    郝通轻轻一笑,道:“二城主哪里的话,我们都是五指界的修真大派,互相帮助是应该的,老道我这次来就是专门来通知五位城主的。”

    “哼,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上官文景本就憋着一肚子气,从进了大堂便瞪着一双牛眼挑衅似的看向张浩,只是张浩一直悠哉悠哉的喝着茶,完全不把他当成一回事,上官文景在张浩这里讨不到好处,这才没好气的道。

    “老五,说什么呢!”上官齐天一听,顿时老脸一拉,呵斥道。

    上官文景撇了撇嘴,将头撇了过去。

    上官齐天无奈的摇了摇头,对郝通一拱手,道:“郝通道长别介意,我家老五是个粗人,不到之处还请多担待。”

    郝通也拱手回礼道:“上官城主说的哪里的话,这南北不分彼此,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嘛,客气客气了。”

    上官齐天哈哈一笑,道:“不知郝通道长所来何事,还请继续说来。”

    郝通慢悠悠的饮了一口茶,这才风轻云淡的道:“经过我们一番查证,袭击各派的乃是无头尸。”

    “无头尸?”

    上官五老都是一惊,彼此相视一眼,都看出各自眼中的不可思议。

    上官齐天讪笑一声,道:“郝通道长,你说是无头尸袭击的各派,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郝通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老道也觉得匪夷所思,而接下来恐怕无头尸袭击的便是上官城。”

    上官齐天双眼神光大放,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道:“郝通道长,可否说的详细点,无头尸又为何会大老远的从南方来到北方袭击我上官城呢?”

    郝通微微摇了摇头,道:“上官城主有所不知,这也是我们摸出来的一些规律,猜测而已。”这郝通看似疯疯癫癫,但在大事上却是毫不含糊,问答井井有序,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却是一个字也不透露。

    上官齐天慢慢的坐回椅子上,点点头,道:“上官齐天在这里谢过郝通道长了,这样吧,郝通道长一路劳顿,今天便到此为此,不如先下去休息吧,下人已经备好了上等的厢房。”

    朱九一听,不满的嘀咕道:“连顿吃的都不给,就让俺们下去休息,真是小气。”

    朱九的话虽小,但却是清晰,众人听的清清楚楚。

    上官文景眼看又要发作,一旁的上官庆云按住了他,对其微微摇了摇头。

    上官齐天哈哈一笑,道:“哎,是上官齐天失礼了,老夫刚刚丧子,心中烦闷,倒是忘了这茬事了。”随即大声道:“来人呢,为几位贵客备好饭菜。”

    “诺!”便有下人去忙活去了。

    张浩等人在下人的带领下出了大堂。

    等张浩等人走后,上官齐天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慢慢的坐回了椅子上,眼中精光闪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上官文景没好气的大声道:“大哥,那老道分明就是胡说八道,为何大哥还对他们客气有嘉?”

    上官雪臣微微摇了摇头,道:“五弟不可胡说,这几人的来历可不简单。”

    上官文景一愣,道:“什么不简单?”

    上官雪臣嘴角翘起,露出阴冷的笑容,道:“尤其是和你比斗的那个年轻人,郝通身为首阳山的长老对其都毕恭毕敬,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来历……”

    上官齐天赞同的点点头,道:“而且那年轻人使得神通……”

    老四上官明和惊道:“大哥,那年轻人使得可是……可是‘大衍剑诀’?”

    上官齐天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没错,确实是大衍剑诀,而且看其威力,却是比我们的还要全,不要忘记了,我们修炼的只是下半部而已。”

    上官五老赞同的点点头。

    突然,上官雪臣眼中精光闪动,道:“大哥,你说那年轻人和青衣剑圣青天有什么关系?”

    “青衣剑圣?”上官五老脸色都是一变。

    提起青衣剑圣,恐怕五指界中知道他的人都是非常畏惧的,年纪轻轻便能打败五指界的第一高手首阳真人,成为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这份天资放眼天下也真是无人可及。

    “二弟,你是说他是青衣剑圣的后人或者干脆是他的师门中人前来报仇的?”上官齐天双眼中精光闪动,分析道。想到此处,他的心便平静不下来。

    “不会,那件事我们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他们不可能知道,但那年轻人和青衣剑圣肯定有莫大的关系,之后我们得小心防范了。”上官雪臣双眼中精光闪烁,慢慢的道。

    “哼,大哥,如果那年轻人真的是回来报仇的,不如我们干脆先下手为强。”上官文景双眼中闪着凶光,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半晌,上官齐天没有再说话,最后点了点头,双眼中精光闪烁,道:“我们的功法不全,如果有机会,我们便将之抢过来。”

    其余四老赞同的点了点头。

    上官齐天看着四位兄弟,道:“不过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擅自行动,以免打草惊蛇,尤其是你老五,记住了?”

    上官文景讪讪的点了点头,还别说,他刚才还真有这想法,上官齐天不愧为上官五兄弟的老大,对自己兄弟的脾气可谓是了如指掌。

    上官齐天看着大堂的方向,从怀中摸出一张画,放到桌子上,道:“好了,这件事先到此为止,我们先解决眼前的威胁再说。”

    其余四老上前,看向桌子,见桌上平铺着一张画,画上有三个小鬼,其中两个将一人按在地上,另一个小鬼手中拿着一把硕大的钳子,正在剪那人的舌头,血淋淋的场面让人看的不禁毛骨悚然。

    “大哥,这……这是什么?”上官文景一看,顿时牛眼瞪得老大,惊道。

    其余三老也是看向上官齐天,一副不解的样子。只是上官雪臣的老脸一下子惨白起来,双眼中精光闪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上官齐天深吸一口气,道:“我也是昨天晚上收到的此画,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是何意,现在看来……”

    “小鬼拔舌?”上官雪臣嘀咕道,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道:“大哥,你的意思是保儿的死法……”

    上官齐天点了点头,担忧道:“这明显是有计划的报仇,保儿的舌头被连根拔起,正应了这幅‘小鬼拔舌图’,恐怕……”

    上官雪臣深吸一口气,道:“保儿平时生活不检点,会不会是他得罪了什么人?”

    上官齐天摇了摇头,道:“不可能,这幅图既然到了我的手里,那便是对我上官家族的报复,绝不只是针对保儿一个人的。”

    上官雪臣点点头,也认为有理。

    上官明和眉头深皱,道:“会不会和郝通他们有关系,刚才据下人来报,他们是昨天来的上官城,保儿今日便惨死了,这……”

    上官齐天眼中精光闪烁,道:“也不排除这种可能,吩咐下去,让人盯紧了他们,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汇报上来。”

    上官雪臣点了点头,又问道:“大哥,敌人在暗,我们在明,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上官齐天深吸一口气,道:“敌不动,我不动,我们便以不变应万变。”

    上官其余四老赞同的点了点头。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