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红颜祸水 剑气纵横

神鬼探 +A -A

    绝仙客栈。

    张浩等人赶了几天的路,早已人困马乏,在胖子朱九的强烈要求下,众人点了一桌菜,热热闹闹的吃了起来。

    “哎呦,大公子,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店小二一看上官保,顿时大急,无奈之下只得硬着头皮迎上,谄媚道。

    上官保却是哪管其它,理也不理店小二,四下搜寻起来,在扫到东南角临近窗户的一桌时,双眼一亮,阴笑着走去。

    张浩眉头一挑,低声道:“麻烦来了!”说着,不由苦笑着看了一眼七杀女,这“红颜祸水”一句话,在七杀女身上可谓是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七杀女也是黛眉轻皱,双眼之中寒芒一闪而逝。

    “哎呦,几位,吃饭呢?”上官保来到桌子跟前,阴阳怪气的道。

    郝通鼻子中喷出两道愤怒的鼻息,怒道:“你眼睛瞎了嘛!”

    “你什么个玩意,竟敢和我们大公子这般说话,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小厮一听老道的话,顿时大怒,挽着袖子怒道。

    郝通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啪”的一声,一拍桌子而起,正要发飙。张浩一把抓住其袖子,对其微微摇了摇头。

    这边这么大的动静,早已惊动了吃饭的众食客和客栈的老板。

    客栈的老板忙上来劝架:“客官,您看……”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小厮便一把将其推开,蛮恨道:“快滚,大公子在此,哪有你说话的份。”

    客栈老板敢怒而不敢言,只得悻悻的退后,怜悯的看了一眼张浩等人,无奈的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上官保嗤笑一声,整了整衣襟,踱步凑到七杀女跟前,道:“姑娘,本人乃上官城的大公子,可否赏个脸,我们一块喝个酒!”说着,手伸起,便往七杀女的香肩上搭去。

    七杀女眼中寒芒闪动,身上的寒气一圈圈的涌出,别人不知道,但张浩双眼却是眯了起来。

    杀气!

    绝对是杀气!

    “啪”的一声,张浩双眼中神光闪动,随手一甩,一道劲气甩出,打在上官保的咸猪手上。

    “啊!”突然吃痛,上官保不由惨叫出声,出于人的本能反应,迅速的将手缩了回来。

    七杀女神情一顿,美目中的寒气慢慢的退去,转头看向张浩,罕见的嘴角翘了起来。

    朱九看的下巴都拉了下来,一副看到比千年铁树开花还夸张的模样。

    “大胆,你竟敢袭击本大公子!”上官保吃痛,顿时跳将起来,大叫道。

    胖子朱九反应过来,没好气的叫道:“哪来的个乌鸦在这里呱叫,惹的你朱爷爷心烦。”

    上官保一听,顿时气的一张脸憋成了酱紫色,在这上官城内,他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顿时怒不可揭,大叫道:“你个死胖子,找死!”

    朱九一听,顿时嗤笑一声,随手一甩,手中的鸡腿飞出,径直打在了上官保的嘴上。

    场面顿时一静!

    静的有些可怕!

    静的有些诡异!

    堂堂上官城大公子居然被人如此凌辱!

    “啊!”一声惨嚎声响起,上官保夸张的怪叫一声,接着一跳老高,大叫道:“上,给本大公子杀了他们,快杀了他们,哦对了,女的留下,男的通通杀掉,尤其是那个胖子,给本大公子剁成肉泥!”

    众小厮一听,顿时怪叫一声,便冲了上来。

    张浩眉头轻皱,“啪”的一声,手一拍桌子,桌上的饭菜飞起,“刷”的一下再一摆,饭菜碗碟顿时打向众小厮。

    “啊!”

    “哎呦!”

    惨叫声顿起,众小厮顿时倒了一大片。

    朱九一看,也来了兴致,跳出来,一屁股便坐到了一个小厮的身上。

    “啊!”那小厮顿时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双眼突出,口吐白沫,抽搐几下便没了动静。

    “咦,这么不禁坐啊!”朱九用手把扒拉扒拉了那小厮的脑袋一下,嘀咕道。

    众人头顶上拉下三条黑线,你那身形一屁股坐下,能有几个人能撑得住。

    朱九随即转头看向一众小厮。众小厮一惊,纷纷后退,如见了鬼一般,避开朱九。

    朱九咧了咧嘴,站起身来,看向上官保,道:“大公子啊,俺老朱看你这个坐垫不错!”

    上官保吞了口口水,看了看朱九的吨位,又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不由浑身一个激灵,再不敢多待,往外跑去,大叫道:“你们给本大公子等着,我会来找你们的。”

    众人哈哈一阵大笑。

    张浩等人只当是一场闹剧,也没在意,便去休息了。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大早,“砰砰砰”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几天的赶路,张浩也真是有些乏了,睡的有些死,迷迷糊糊听见有人敲门,不由叫道:“谁?”

    “客官,是我!”

    “掌柜的?”张浩眉头轻皱,打了个哈欠道。随即慢慢的走到门跟前,将门打开,疑惑道:“掌柜的,这么一大早的,有什么事吗?”

    掌柜的一脸着急,急道:“客官,不好了,出人命了,你们赶快收拾东西逃命去吧!”

    张浩动作一僵,双眼之中精光一闪,惊道:“什么?你说什么?谁死了?”

    掌柜的被张浩的这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有些发懵,反应了半晌,才道:“客官啊,大公子死了,大公子死了。”

    张浩一惊,道:“你说谁?大公子,就是昨天那个和我们争斗的那个大公子?”

    掌柜的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般,道:“是啊,他可是城主大人的大公子,上官家族的大公子,被人杀死了,掉在了门匾上!”

    张浩眼中神光闪动,眉头大皱,也不理掌柜的,身形一闪,便消失了踪影,往外急速的掠去。

    张浩掠出,在离客栈不远的城主府前有一块大匾,上书“上官”两个大大的金字,这是象征上官家族的威望的牌匾。

    此时牌匾下面围满了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张浩抬头看去,这一看,不由双眼瞳孔剧缩。在牌匾下方此时掉着一具尸体,看其穿着,正是昨日的上官保,上官家族的大公子。

    上官保被人掉在牌匾的下方,双眼突出,瞪的老大,眼中因为过于用力而充血,血管破裂,一双眼睛通红,犹如厉鬼一般狰狞可怖,依稀可见鲜红的血液从其眼中流了下来。最恐怖的是上官保此时嘴大张开来,嘴中却是没有了舌头,舌头竟是被人连根拔了去,嘴中空洞无舌,让人看的不禁毛骨悚然。

    惨!

    真惨!

    “浩哥,俺老朱听说那王八蛋死了!”这时一道声音响起,朱九胖乎乎的身体摇晃着跑来。

    不过,接着朱九抬头一看,顿时炸毛,被上官保的死法给吓的再不敢说一句话了,躲在张浩身后,猛吞口水。

    随后赶来的七杀女、郝通、绿萦也看见了上官保的惨状,众人反应不一。

    七杀女冷漠的看了上官保一眼,表面上看不出一丝异样。

    绿萦吓的面色惨白,“啊”的尖叫一声,躲在了郝通的身后。郝通的双眼突出,脸色一阵变换,砸吧砸吧了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让开,快让开!”这时一道蛮狠的声音响起。

    众人一惊,纷纷避让。

    “啊,保儿,你……你死的好惨啊,是谁杀了你,爹一定替你报仇,将凶手碎尸万段!”一个头顶金鹏束发冠的男子一看,顿时大哭道。

    “是上官城主!”

    “是谁杀了上官保啊,死的这么惨!”

    “定是上官家族得罪了人,上官保才死的这么惨的……”

    ……

    众人一惊,小声的议论道。

    不一会儿,上官家族的其他人也一并赶来,上官齐天、上官雪臣、上官庆云、上官明和、上官文景上官家族的上官五老都来齐了。

    老五上官文景虽然名字中有个“文”字,但却是个典型的火爆脾气,一看这上官保的模样,顿时大怒,狂吼道:“是谁?是哪个王八蛋杀了保儿,是谁跟我上官家族作对,出来,出来!”

    上官文景的声音滚滚而出,如野兽嘶吼一般,让人听的心生畏惧。

    有小厮认出了张浩等人,指着张浩等人大叫道:“是他们杀了大公子!”

    “昨天就是他们和大公子打了一架!”

    “对,就是他们,昨天和大公子发生了冲突!”又有小厮认出了张浩等人,指着张浩等人大叫道。

    上官文景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并手一指,一道剑气打出,直直打向张浩。

    张浩眉头一挑,没想到这上官文景说动手就动手,当下也是一惊,和上官文景一样的手法,并手一指,也是一道剑气打出。

    “轰”的一声,华光一闪,二人身形都是一震。张浩脸色微变,“噔噔噔”的退出三步。

    上官文景却是只退出一步,单论修为,却是这上官文景还有高上张浩一筹。

    上官五老脸色都是一变,不可思议的看向张浩。

    上官文景更是大怒,大喝道:“你怎么会这神通?”

    其实这也是张浩所想问的,上官文景刚才使得神通正是“大衍剑诀”,只是张浩觉得上官文景的大衍剑诀只得其形,而不得其神。

    张浩双眼微眯,看着上官文景,冷哼一声,道:“你这神通又是从哪学来的?”

    上官文景何时被人如此质问过,顿时大怒,怪叫道:“看来老夫今日只有将你拿下你们才会说实话了!”说着,上官文景身形闪动,并手成剑诀,一指又向张浩点去,一道剑气成形,呼啸的冲向张浩。

    张浩眉头一挑,身形一侧,将剑气避过,也是并手一指,一道剑气打出,直打向上官文景。

    上官文景却是仗着自己修为深厚,也不躲闪,奋力一指又是指出。

    “轰”的一声,两道剑气相撞,华光闪动,灵波四溢开来。

    上官文景势如猛虎,大袖一挥,一把明晃晃的宝剑直飞而出,径直刺向张浩的胸口。张浩眉头一挑,手一翻,也是现出一把宝剑,正是当日在古玉界邹记打铁铺得来的那柄凡铁,和凡人争斗,还用不着使用鬼泣。

    “刷”的一剑甩出,一道剑气迸射而出,“叮”的一声,打在上官文景的剑身上。上官文景的剑被打的倒飞而回,被上官文景一把抓住。

    上官文景人在空中,手持宝剑,一个“力劈华山”当头斩下,一道青色的匹练脱离剑刃,势如破竹的径直斩向张浩。

    张浩一看,眉头大动,来不及思索,脚下连连闪动,身形化作一道道残影,险之又险的将匹练避了开来,原地留下七个残影,呈七星状布置,慢慢的消散。

    “鬼影七星步!”胖子朱九瞪大了眼睛看着张浩,随即又看向七杀女。

    不仅朱九,七杀女也是惊异非常,这鬼影七星步乃是鬼王的绝学,她从鬼王处学得,张浩只是看鬼王使了一遍,之后也问过自己一些有关的问题,没想到竟是让他学了个大概。

    张浩避开上官文景的攻击,停下身形,见上官文景微微发愣,当下抓住机会,只见他将手中的宝剑一抛,宝剑“嗡嗡”的颤抖的飞了起来,漂浮在他的胸口。

    张浩手掐剑诀,不停的变换起来,越来越快,最后只能看见一团模糊的虚影,身前的宝剑“嗡嗡”的抖动的越来越厉害,“噌”的一声,如利剑出鞘一般的声响,宝剑之上分离出一道剑气,只是几个呼吸间,剑气便有十数道之多,“嗡嗡”颤抖,在张浩的指挥下调转剑身,对准了上官文景。

    上官文景一看,双眼大睁,袖袍一挥,双手抱了一个圆,宝剑也是“嗡嗡”颤抖起来,“噌噌噌”的剑气不停的分离出来。

    张浩也是一惊,心中暗暗惊道:“果然是大衍剑诀,只是……”

    来不及多想,张浩眼见上官文景将剑气推出,自己也奋力将剑气推出。

    “轰轰轰……”的声音响起,华光大动,灵波如潮水一般,以二人为中心涌了开来,尘土四起,现场却是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一切归于平静,众人大惊,不由定睛望去。却见原地只留下一道虚影慢慢的消散,七个影子连成七星状分布,张浩真身早已躲了开来。

    再看上官文景,却是气喘吁吁,浑身锦袍多处破碎,双眼死死的盯着张浩。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