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双面小欢 圆满结束

神鬼探 +A -A

    小欢看着围绕着自己的这六面旗子,心中有一股压迫感,一股不好的预感升起,但她岂肯认输,“啊”的仰天嘶吼一声,浑身黑气大放,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不屈。

    张浩此时也是惊的目瞪口呆,这郝通也真是个人才,居然将符篆和阵法融合为一体,独创了一个新的体系。

    郝通一看小欢的反应,顿时冷哼一声,只见这老道浑身道袍飞舞,手上青光连闪,一道道奇怪的印诀连连打出。

    六面旗子受郝通了郝通的印诀,顿时青光大放,旋转的越发快了,六个金色的符篆跳脱而出,轰然打向小欢。

    小欢大惊,浑身黑气大涨,奋力抵下一波符篆的攻击,身体已经是摇摇欲坠,令她吃惊的是六面旗子上的符篆又亮了起来。

    “孽障,受死吧!”郝通双眼神光大放,猛然大喝道,一道红光在其脸上闪过,显然催动这符篆阵法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郝通也受了不小的反噬。

    六面旗子上的符篆越发的亮了,跳脱出来,金光闪烁,又径直冲向小欢。

    突然,黑芒暴涨,“轰”的一声,郝通的六面旗子轰然炸裂开来,郝通“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摇摇欲坠,满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场中。

    光华退去,尘埃落定,原地除了跌倒在地上的小欢外,多了一道黑色的身影。

    “七杀姑娘,你……”张浩眉头大皱,惊道。

    七杀女看向张浩,道:“你们不能杀她!”

    张浩眉头紧皱,道:“为什么?”

    七杀女微微摇头,道:“没有为什么,你们就是不能杀她!”

    张浩头顶上拉下三条黑线,这七杀女修为如此深厚,自己几个人加在一块都不够她打的,但眼下如此情形,只能双眼死死的盯着她,让她给个理由了。

    “你我素味相识,你为何几次救我?”小欢此时双眼之中的绿芒似有减弱,抬头看向七杀女,轻声问道。

    七杀女撇头看了她一眼,道:“无她,只是觉得你跟我很像,便帮你一把。”

    “呃,这……”小欢眉头一挑,不解道。

    张浩苦笑一声,道:“小欢姑娘,这么说来,胡兼是你杀的对吧?”

    七杀女眉头轻皱,也是看向她。

    小欢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惨笑一声,道:“对,是我杀的,那个老不死的早该死了,他不是人,他……”说到这里,小欢双眼之中的绿芒似乎又更盛了几分,神情有些癫狂。

    张浩眉头轻皱,道:“我想不明白,依照你的修为,那胡兼不过只是区区凡人,你为何还要下药杀害他,而不直接动手。”

    小欢面容凄苦,惨笑几声,道:“因为那时的我刚苏醒,没有任何法力,只能通过其它方法报仇。”

    “还没苏醒?什么意思?”张浩双眼神光闪动,直勾勾的盯着小欢,他很不明白,为什么前后小欢的心情会如此大变。

    小欢眼角流下两行泪,道:“我……我不是人,确切的说我只是借着我姐姐的身体而已,所以你们看到的小欢前后会不一样,性情大变,因为你们看到的根本就是两个人。”

    “两个人?你又是谁?怎么会在小欢的体内?”张浩慢慢的逼近小欢,一连串的问题问出。

    “我是谁?我……我是小欢的亲妹妹,小喜,我们是双胞胎姐妹,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死了,那一天阴气极重,不知什么原因,我的魂魄并没有去投胎,而是钻入了姐姐体内,开始沉睡起来,这一睡就是十几年……”小欢,确切的说是小喜回忆道。

    “死了?钻入小欢的体内,这也是小欢一直体弱多病的原因吧?”张浩眉头紧皱,死死盯着小喜,只要她有一丝异动,便马山出手。

    “嗯,可能是吧,是我害了姐姐,可是……可是那禽兽不如的掌柜胡兼竟然……竟然在两年前强占了姐姐的身体,姐姐痛不欲生,又不敢跟任何人说,每日以泪洗面。因为那一次,我开始慢慢的苏醒,我便发誓,发誓要为姐姐讨回个公道。”

    张浩沉吸一口气,道:“你下药杀了胡兼以后,便嫁祸他的儿子对吧,当日为我们指路的人也是你,而不是小欢吧?”

    小喜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哼,是我,姐姐心地单纯善良,总是被人欺负,我要替她讨回个公道。他们胡家的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都该死,当日我在暗处看见胡争推倒胡兼后,胡兼药性发作而死,我便知道机会来了,嫁祸于胡争,可是没想到……没想到最后却害死了……害死了常胜大哥,害死了常胜大哥。”

    张浩眉头大皱,道:“你很喜欢常胜吧?”

    小喜轻轻点了点头,脸上现出一丝温柔,道:“常胜大哥他……他发现了我的异样,知道了我的存在,知道我是个双面人,但他没有嫌弃我,一如既往的对我姐妹都非常好。那日……那日常胜大哥用药迷晕了我,将我藏在柴房中,我醒来时听说常胜大哥死了,被你们害死了!”说着,小喜豁然伸出双手,指向张浩。

    张浩眉头大皱,道:“常胜的死我确实该负一定的责任,但恐怕你也脱不得关系,他都是为了保护你们两姐妹,这才将罪责顶了下来,逼上了绝路。”

    小喜惨笑一声,神情癫狂,道:“现在常胜大哥死了,我……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说着,小喜伸出了手,便往自己的头顶抓去。

    张浩眉头大皱,猛然大喝道:“慢着,就算你想死,你也不能拖累你的姐姐啊,你姐姐一生受苦,她是无辜的!”

    小喜的手兀然顿住,低声的呢喃道:“对,姐姐是无辜的,可是……可是……”

    张浩松了口气,道:“可能你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吧?”

    小喜一愣,道:“你是什么人,你不就是和这牛鼻子老道一起的吗?”

    张浩苦笑一声,心想道:“这小欢和小喜虽然是一母同胞的双胞胎姐妹,但两姐妹的性格却是完全不同,小欢善良胆小,医术高明,而小喜却是嫉恶如仇,敢做敢为,看来小喜对郝通的意见还是很深的。”

    郝通撇了撇嘴,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大声道:“你这孽障,见了神鬼大将军还不下跪!”

    小喜双眼神光大放,不可思议的看着张浩,惊道:“你……你是神鬼大将军?”

    张浩轻轻一笑,露出一个自认为非常潇洒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

    小喜大惊,双眼之中兴奋的光芒一闪而逝,对于张浩的故事她还是听说过得,当下激动的跪倒在地,拜倒道:“大将军,求您救救常胜,救救常胜!”

    张浩微微摇摇头,道:“人死不能复生,常胜的阳寿已尽,不可能再还阳了!”

    小喜一听,顿时脸色惨白,跌坐在地上,竟是低声的抽泣了起来。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道:“小喜姑娘,虽然常胜不能还阳,但是……”

    小喜脸现喜色,惊道:“大将军,但是什么?”

    张浩轻轻一笑,道:“但是我可以让你和常胜在一起。”

    小喜大喜,但随即脸色一变,道:“那……那姐姐怎么办?”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道:“现在只能依靠秘法将你从你姐姐的身体里抽离出来,否则你姐姐的身体会越来越差,活不过三十岁!”

    小喜一听,顿时大惊,道:“那……那怎么办?”

    张浩眉头轻皱,道:“要进行抽魂才行,不过你现在有戾气缠身,先得设法除去你身上的戾气才行。”

    小喜拜谢道:“多谢大将军,一切听从大将军安排。”

    张浩轻轻点点头,道:“好了,此地人多眼杂,我去镇外无人处。”说完,张浩当先而去。

    众人跟在张浩身后,缓缓而行。

    待到镇外十里处,张浩确定没有人,这才手一翻,一枚黑色的印章出现在他手中,正是象征神鬼大将军的獬豸印。

    随着张浩的咒语念出,獬豸印慢慢的漂浮而起,印章之上的神兽獬豸匍匐而起,仰天嘶吼起来,声音滚滚传出,但凡人却是听之不见。

    不一会儿,在离张浩处不远阴风大起,一团白雾过后,现出黑白无常的身形。

    “黑(白)无常见过神鬼大将军,见过七杀姑娘!”黑白无常一现身,急忙快走几步,到张浩和七杀女跟前行礼道。

    七杀女眼神冰冷,一句话也没有说。张浩却是笑嘻嘻的看着二鬼差,道:“二位,我们又见面了。”

    黑无常忙上前道:“不知大将军唤我等前来有何差遣?”

    张浩看着两个鬼差,道:“常胜的魂魄何在?”

    黑无常看了白无常一眼,然后手一翻,现出一个黑色的袋子,正是拘魂袋。拘魂袋在黑无常的指挥下,慢慢的漂浮于空中,袋口慢慢的张开,一阵黑芒过后,原地出现一个虚影。

    “胜哥!”小喜一看是常胜,顿时大喜的惊叫道。

    常胜迷迷糊糊的回头一看,却是小欢,当下大惊,道:“小欢,你……”

    小喜轻轻摇了摇头,道:“胜哥,是我,我是小喜。”

    常胜上前欲抱一喜,可是二人却是扑空,常胜直接从小喜的身体上穿过,二人大惊,试了几次都是同样的效果。

    张浩看在眼里,颇有不忍,微微摇摇头,道:“所谓人鬼殊途,常胜一心向善,身上自是无煞气、戾气缠身,所以只不过是普通的孤魂野鬼,你二人摸不到对方的。”

    小喜大悲,跪地求道:“求大将军成全,求大将军救救姐姐!”

    张浩点点头,道:“常胜,你一生施药救人,是个好人,况且你的死多多少少与本将军也有些关系,我便在这里修书一封与鬼王陛下,让你当地府的鬼差,如何?”

    常胜一听,大喜,拜谢道:“多谢大将军,多谢大将军,可是小喜她……”

    张浩轻轻点头,道:“好事成双,我便一同上奏,成全你二人。”

    小喜大喜,心中的怨气化去很多,倒头拜谢道:“多谢大将军成全,多谢大将军成全!”

    张浩一看,暗道一声:“好机会!”

    只见他从怀中摸出一个青色的瓶子,正是八宝琉璃净瓶。八宝琉璃净瓶慢慢的漂浮于空中,瓶口朝下,瓶底朝上,一股吸力凭空产生,玄青色的光华撒向小喜。

    小喜只觉脑中胀痛,灵魂似欲撕扯而开,不由抱头惨嚎起来,声音凄惨,听得人毛骨悚然。

    “七杀姑娘!”突然间,张浩猛然大喝一声。

    七杀女黛眉轻皱,随手一指小喜,小喜的身形微晃,颤动起来,但总算是稳定下来,身体不再往瓶口的方向而去。

    “啊”凄厉的惨叫声不停的从小欢的嘴中发出。半晌,一个虚影被八宝琉璃净瓶的吸力从小欢的身体上拉扯了出来,慢慢的与小欢的身体分离开来。

    出来了!

    全部出来了,虚影“嗖”的一下被吸入八宝琉璃净瓶。

    张浩身形微晃,定了定神,道:“好了,小喜的魂魄已经被分离出来,但她的魂魄此时非常虚弱,见不得阳光,黑白无常,劳烦你二位将他两的魂魄带回地府。”说着,瓶口中又有一道青光闪过,小喜的魂魄被径直投入了二鬼差的拘魂袋中。

    常胜是鬼魂状态,本来也惧怕阳光,只是此时有鬼差护持,才没事,当下又拜谢张浩,随即被黑白无常收起。

    张浩修书一封,递与黑白无常,嘱咐几句,让二鬼差将小欢送上小石峰,这才安心。

    安顿好一切,张浩看着朱九、七杀女二人,道:“此间事了,接下来我们该去上官城了。”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那就是不想带郝通罢了。

    郝通老眼来回转动,嘿嘿一笑,上前道:“嘿嘿,大将军,此去上官城,老道再熟悉不过了,此间还有许多怪事,带老道一个人,也好有个照应嘛!”

    张浩想想也是,便点头道:“好了,那郝通道长便与我二人同路吧。”

    郝通大喜,忙拜谢道:“多谢大将军,多谢大将军!”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