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印证猜测 小欢突变

神鬼探 +A -A

    张浩嘴角翘起,露出招牌式的自信笑容,道:“那我们便开始吧!”

    那汉子嘴角翘起,阴笑道:“好,你先来!”

    张浩手一拍,桌上的赌盅便飞起,三颗骰子“嗖”的一下被吸了进去,“叮叮叮”的摇晃了起来。

    “哇,原来是个高手啊,怪不得敢和吴二赌”

    “看这架势,果然是个行家!”

    “厉害,厉害!”

    ……

    众人一阵唏嘘,都被张浩的这一手给震住了。

    那汉子吴二的双眼也是一眯,随后闭上眼仔细的听了起来。

    “啪”的一声,赌盅落在桌子上,牵动着众人的心。

    吴二本是这赌场的行家,此时却是眉头紧皱,他居然没有听出来,此时他的心里也是没底。

    “开,开啊!”

    便有人等不及了,大声的催促道。

    张浩淡淡一笑,轻轻的将赌盅揭开。

    “一一二,哎呀,这……这完了,怎么这么小!”

    “完了,完了,这绝世美女落入吴二的手中了。”

    吴二本来还没底,此时一看,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道:“哈哈,看我的,美人,我来了!”说着,吴二风轻云淡的抄起赌盅,“叮叮叮”的摇了起来。

    “一一一!”

    “一一一,小小小!”

    众人气不过,大喊了起来,不过他们知道这都是不可能的事,以吴二的水平,想要摇三个“一”出来,也是难事。

    “啪”的一声,赌盅落在了桌上。

    “哎,完了,这下绝对完了。”有好手已经听了出来,叫苦道。

    “完了,完了,这这这……我都听了出来,是三三六嘛!”

    “开吧,可惜了一个绝世美女!”

    “慢着!”张浩突然开口大叫道。

    “怎么公子,你想反悔了?”吴二双眼中放着寒芒,威胁道。

    张浩轻轻一笑,道:“没有,没有,让我再看看!”

    吴二一愣,接着便是哈哈大笑了起来,道:“你看吧,你好好的看清楚了,这骰子得点数又不会变!”

    张浩轻轻一笑,不理吴二,双眼上蒙上一层淡淡的青光,定睛望去。

    “果然是三三六,看来这帮人都是些赌场的老油条了,哼,不过今天你们遇到了我,也算你们倒霉。”张浩心中冷笑想到。

    张浩看似叹息的轻轻吹了一口气。

    “开吧,吴二,你也算是走了狗屎运了!”

    吴二此时却是脸色大变,骰子的情况他再清楚不过了,他做过手脚,这筛子中灌了铅,只要一动,他便听的轻轻楚楚,赌盅中的骰子点数居然变了。

    不过不用担心,吴二精通此道,乃是千道的高手,手指微微一勾,嘴角翘了起来。

    “开喽!”

    “开!”

    吴二自以为帅气的将手中的赌盅拿了起来。

    “咦,一一二!”

    “真是一一二!”

    “这……这……不可能!”吴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大声的道。

    “这是怎么回事?不可能啊!明明是……”

    “哈哈,我就说嘛,这位公子一看就是高手嘛!”

    张浩轻轻一笑,笑眯眯的看着吴二,轻声道:“吴二,你说的点数一样的话算你输,这恐怕是你输了吧?”

    吴二吞了口口水,气急败坏道:“不可能,不可能,你耍诈,你出千!”

    张浩双眼之中精光闪动,并手成剑诀,一划,一道劲气凭空而生,桌子上的骰子顿时裂成了六半,一股银色的液体从中流了出来。

    “这……这是灌铅了的!”

    “吴二,这骰子是你的,你怎么解释!”

    “原来是你出千,还诬赖别人,快将赢我的钱还来!”

    “对对,还钱,快还钱!”

    场面顿时乱成一团,众人义愤填膺,大声的叫道。

    张浩眉头轻皱,将手轻轻的放于桌上。

    “哗”的一声,一张完整的桌子顿时四分五裂,散落了一地。

    静!

    静的就连一根针掉地上恐怕也能清楚的听见!

    众人骇然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张浩轻轻一笑,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吴二,道:“吴三黄到底是谁?”

    吴二吞了口口水,讪笑道:“这吴三黄是我兄弟的化名,可是他都消失好一阵子了。”

    张浩轻轻点点头,道:“前些天他可有什么异动?”

    吴二看着众人,尴尬一笑,道:“前些日子,他与我在赌场赌了个通宵,说有一桩大买卖,从此以后再也不赌了,再然后就消失了。”

    张浩眼中神光闪动,心中想道:“果然如此,看来这吴三黄定是常胜找的托,他自己将罪责承担下来,像是极力掩护着什么人!”

    “公子,公子!”吴二轻声的唤道。

    张浩反应过来,轻轻一笑,拉着七杀女往外走去,到了赌坊门口,回过头来轻轻一笑,道:“哦,对了,你们继续!”说完,张浩再不犹豫,拉着七杀女往外走去。

    只听见后方“哗”的一声,又乱成一团。

    “吴二还钱,快还钱!”

    “将骗我们的钱还来!”

    ……

    张浩和七杀女相视一笑,接着二人脸色都是一红,却原来是二人此时的手还互相紧紧的挽在一起。

    “啊,浩哥,救命,救命啊……”

    突然一声惨嚎声响彻天地,清楚的传来。

    “不好,胖子有危险!”张浩眉头一皱,身形闪动,急速往前方掠去。

    七杀女面色一冷,但随即看着前方涌动的黑气,眉头又轻蹙了起来,也不犹豫,身形闪动,化作一道黑影,追张浩而去。

    “是你们杀死了胜哥,你们都该死,都该死!”却是小欢浑身黑气缭绕,漂浮于半空当中,面容狰狞的怪叫道。

    “啊,俺老朱可没有杀他,他是自杀的啊!”朱九满脸骇然,看着飘来的小欢,骇然道。

    “哼,我不管,总之胜哥就是你们害死的,拿命来!”小欢说着,手一翻,滚滚的黑气从其手心中翻滚而出,径直推向朱九。

    朱九大骇,头发都倒竖了起来,怪叫一声“妈呀”,抱头鼠窜起来。但黑气滚滚,明显比朱九的速度要快了几分,眼看就要追上朱九。

    “收!”正在这时,一道历喝声如晴空霹雳一般乍起。

    黑气被一束青光罩住,仿佛受到某种拉扯力一般,被吸了去。

    房屋之上,张浩手握八宝琉璃净瓶,收了黑气。

    朱九抬头一看,大喜,惊叫道:“浩哥,你可算是来了。”

    张浩轻轻一笑,收了八宝琉璃净瓶,双手张开,如大鹏展翅一般,轻飘飘的落到了朱九跟前。

    “桀桀……你也来了,好,好的很,今日我便可以大开杀戒,为胜哥报仇雪恨了。”小欢见张浩到来,不惧反喜,大声道。

    小欢正要动手,却见一道黑色的身形突兀的出现在张浩身后,冷冷的看着自己,不由一惊,道:“是你!”

    七杀女黛眉轻蹙,冷冷的看着小欢,道:“有我在,你休想伤害他!”

    小欢双眼中绿油油的光芒迸射而出,寒声道:“哼,你又如何,拿命来吧!”

    七杀女黛眉轻皱,张浩微微摇头,道:“我能应付得来!”说着,轻轻的上前。

    “公子,不用你动手,郝通来也!”正在这时,一声大喝声传来,郝通从远处慢慢的走来。

    张浩一愣,接着轻笑一声,道:“原来是郝通道长!”

    郝通慢慢的走到张浩跟前,对张浩一拱手,道:“公子,让老道来对付此妖孽,让他见识见识老道符篆的厉害。”

    张浩苦笑一声,暗想道:“这郝通不知如何偷偷溜下山来了,此时见到小欢,定是想试试他炼制的符篆如何。”

    虽然如此想,但张浩也不点破,轻声一笑,道:“好,那就有劳郝通道长了。”

    郝通再次对张浩拱了拱手,然后看向小欢,大声道:“孽障,还不快快束手待缚,否则休怪老道手下不留情!”

    此时街上早已跑的连个人影都不见了,镇上接二连三的出现诡异的事,先是无头尸,又是小欢这不知名的鬼物,镇上的人可谓是人心惶惶。

    “桀桀……你这老道,非要找死,那我便送你一程!”小欢面目狰狞,怪笑道。

    与此同时,只见小欢双手一翻,两团黑气滚滚而出,并在一处,黑气更盛,内中似有鬼哭狼嚎之声,骇人至极。小欢“桀桀”怪笑,双手一推,黑气滚滚,朝着郝通打来。

    郝通眼见黑气打来,也不惧怕,手一翻,一道黄符出现在他手中。只见老道猛然双眼神光大放,大喝一声道:“驱鬼除魔令,驱!”

    与此同时,郝通猛然一指指向黄符,黄符顿时金光大盛,一道古朴的符篆从符纸上跳脱而出,迎风渐长,迎向黑气。

    “呲呲……”的响声响起,黑气遇到符篆,两者像是相互摩擦一般,发出刺耳的尖鸣声,黑气、金芒来回闪烁,僵持不下。

    郝通一看,双眼大睁,并手一指,大喝一声:“破!”

    一道青光从郝通的手指飞出,钻入符篆当中,符篆顿时金光大盛,光芒盖过黑气,黑气抵挡不住,节节败退,最后慢慢的消散。金色的符篆也慢慢的消散在空中。

    郝通一看这效果,顿时大喜,手一翻,又是两道黄符出现在手中,“嘿嘿”怪笑的看向小欢。

    众人看的头顶上拉下三条黑线,这郝通完全是将小欢当成了试手的对象了嘛!

    “喂,妖孽,再来!”

    小欢见郝通又从怀中摸出两张符纸,心中也是一突,但一听郝通这话,顿时大怒,双手黑气翻滚,“啊”的仰天嘶吼一声,浑身黑芒大盛,翻滚的涌入小欢的手中,一个黑色的骷髅头成形,鬼哭狼嚎之声更盛。

    小欢看着郝通,“桀桀”怪笑道:“臭道士,我看你有多少符纸!”说着,奋力将手中的黑气骷髅头推向郝通。

    郝通一看,双眼神光大放,再也顾不得其它,又从怀中摸出三道符纸,一抖,一共五道黄符飞了起来。

    众人看的一头雾水,这郝通也真是极品,继承了张浩的神通,也不知道他这些天制了多少符篆。

    “驱鬼除魔令,驱!”郝通须发皆张,奋力一指五张符纸。

    五张符纸顿时金光大盛,五道符篆跳脱而出,迎风渐长,冲向黑色的骷髅头。

    “轰”的一声大响,华光大动,黑芒、金光闪烁,光华刺的人眼目睁不开。

    张浩一惊,身形一闪,便挡在了郝通跟前,双手环抱,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滴溜溜的旋转而出,迎风渐长,将黑气抵住,劲气消散开来。

    “郝通道长,你没事吧!”张浩眉头轻皱,道。

    郝通脸色来回变换,嘴角溢出一道刺眼的鲜红血液,强撑住,大声道:“公子,我没事!”

    张浩苦笑一声,道:“郝通道长,不行还是让我来吧。”

    郝通顿时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道:“不行,不行,老道我还有法宝没使出来呢!”

    张浩一鄂,道:“法宝?什么法宝?”

    郝通神秘一笑,道:“公子,是老道我这几日研究出来的,正好拿着妖孽试试手!”

    张浩拗不过这老道,只得让开。

    只见郝通看着小欢,大声道:“你这孽障,再不投降,可休怪老道我不客气了。”

    小欢此时浑身黑气乱窜,显然也是受了伤,但她怎肯示弱,“桀桀”怪笑道:“你这牛鼻子老道,有什么本事,你就使出来,看我能接下不。”

    郝通顿时大怒,大声道:“好,好言难劝要死鬼,今日老道我便收了你!”说着,之间郝通从腰间的口袋中摸出六个小旗子,奋力向天上一抛。

    郝通口中念念有词,那旗子迎风渐长,只是须臾之间,旗子已经涨到了有一人之高,众人看得清楚,那旗子上画着一道道符篆,金光闪闪,显然威力惊人。

    张浩看的暗暗咧嘴,暗道:“这郝通可真是能瞎捣鼓,这又是什么,旗子上画的分明是‘驱鬼除魔令’和‘镇鬼降魔令’嘛,莫非……”

    郝通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张浩的想法,只见他突然双眼大睁,迸射出两道神光,双手奋力一指。场中的六面旗子顿时金光大作,三道‘驱鬼除魔令’和三道‘镇鬼降魔令’猝然亮了起来,六道旗子飞到小欢的头顶,急速的旋转了起来。

    “孽障,你投不投降!”郝通双手指出,大喝道。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