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谜团再起 赌个大的

神鬼探 +A -A

    张浩见过鬼差,回到客栈中,一幕幕画面回印在脑海中,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坐在椅子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茶水,怔怔出神。

    “咦,浩哥,要俺老朱一顿好找啊,你却躲在这里悠哉悠哉的喝茶。”朱九和七杀女进了房中,朱九一屁股坐下,拿起桌上的茶壶便如驴饮水一般,当头灌了下去。

    “咦,浩哥,你倒是说话啊,怎么了?”朱九见张浩双眼呆呆的看着前方,一句话也不说,不由奇怪道。

    “呃,胖子,你说什么?”张浩回过神来,看着朱九道。

    朱九肥嘟嘟的脸抖动,道:“浩哥啊,你这是想什么呢?”

    张浩眉头深皱,眼中精光不时的闪过,道:“恐怕这次我错了,害死了人!”

    朱九正喝着水,差点让一口水给呛死,顿时喷了出来,“咳咳……”的干咳了起来。

    “浩哥,你说什么?错了?不可能吧?”朱九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不可思议的道。

    张浩闭上了眼,眉头紧皱,道:“常胜是由于我一时疏忽而死,我难辞其咎!”

    朱九咧了咧嘴,道:“浩哥啊,你一向断案如神,怎么会弄错,不可能吧?”

    张浩苦笑一声,微微摇了摇头,道:“断案如神?哎,是那常胜自己往自己身上引,像是在包庇着某个人。”

    七杀女眉头轻皱,缓缓的坐了下来。

    朱九双眼瞪的老大,匪夷所思道:“浩哥,你是说那常胜一心求死,故意将罪责都揽了下来,这……这有点不太可能吧?”

    张浩看了一眼七杀女,又继续道:“也是我太过心急,忧心无头尸案,忽略了一些线索。”

    “什么?”朱九疑惑道。

    “首先,那药渣距离胡兼的死已经好多天了,凶手有足够的时间将其销毁,但事实却是恰恰相反,这只能说明是人故意留下的,甚至根本就是常胜故意伪造的。”张浩双眼之中神光闪动,慢慢的分析道。

    “伪造?这……这不可能吧?”朱九差点让自己的口水给呛住。在他的认知里怎么会有人傻到往自己脑袋上扣屎盆,故意顶罪的呢。

    张浩深吸一口气,道:“还有那个吴三黄也很有可疑。”

    七杀女黛眉轻皱,想起了那天那个骂骂咧咧的药商,不由轻声道:“药商?”

    张浩双眼之中精光闪烁,微微摇了摇头,道:“现在想来,那个吴三黄他根本就不是个药商。”

    七杀女黛眉皱的更紧了,疑声道:“不是药商?”

    张浩点点头,道:“对,他根本就不是什么药商。他无意中伸出手来,我发现她关节很大,根本就不是做药材生意的,八成是个干苦力活的,而且他穿的那身华服明显不合身,有可能是临时凑合着穿的,还有……”

    “还有什么?”七杀女没想到张浩能发现这么多细节,不由轻声问道。

    “还有就是那吴三黄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他可能是个赌徒,连夜赌博所致。”张浩摸着下巴,双眼中精光闪烁,慢慢的分析道来。

    “这……这……那浩哥的意思是我们真有可能冤枉那常胜了?”朱九满脸的不相信,疑惑道。

    张浩叹息一口气,道:“哎,我想恐怕是,不是恐怕,现在看来真是了。”

    朱九咧了咧嘴,见张浩满脸的愁容,到嘴边的话也不敢再说下去了。

    半晌,张浩重重的舒了一口气,道:“胖子,你找我什么事?”

    朱九一听,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找张浩的原因,大声道:“哎呀,浩哥,那……那个吴易的头颅有眉目了。”

    张浩眉头一挑,道:“什么?头呢?”

    朱九“嘿嘿”一笑,道:“俺老朱今天去赌坊用了点手段,费了俺老朱九牛二虎之力才的出来的。”

    张浩没好气的瞪了这胖子一眼,这胖子明显是在卖乖。

    朱九一看张浩的神情,顿时“嘿嘿”一笑,道:“浩哥啊,你有所不知,俺老朱去了那赌坊,略使神通,便赢来了许多钱。”

    张浩一听,顿时气乐了,怒道:“死胖子,我叫你去打探消息,你却去赌钱,你……”

    朱九一看张浩的架势,忙摆手道:“浩哥,你听俺老朱说嘛,这不是俺老朱的一些小手段而已嘛!”

    “小手段?”张浩双眼之中满是怒火,强忍住上去暴打这死胖子一顿的冲动,怒道。

    朱九和张浩在一块待的久了,也不惧怕他,腆着脸“嘿嘿”一笑道:“俺使手段赢钱那可都是为了查案啊,当日俺赢了……呃,赢了那么一点点钱,然后将钱分给众人,这才得出的消息。”

    “一点点钱?恐怕不少吧?”张浩气的眼中冒火,恶狠狠的道。

    “哪有,就是那么一点点嘛!”朱九一看,立马“腾”的一下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躲开张浩,满眼警惕的看着他。

    张浩头顶上拉下三条黑线,怒道:“回来坐,继续说!”他所关心的是案情,至于朱九是不是赢了很多钱,也不在他关心的范围内。

    朱九好像也是想通了这一点,悻悻的坐回椅子上,暗中吞了口口水,道:“最后俺从一个赌坊的伙计口中得知那个吴易的头颅被他给……”说到这里,也不知道是朱九有意还是无意的,吊起了张浩的胃口。

    “被他给怎么了?”张浩双眼大睁,急忙道。

    朱九“嘿嘿”一笑,他就知道张浩的脾气,一说到案情就什么也不顾了,又接着道:“那伙计发现了吴易的人头,当时他很害怕,又怕引起恐慌,就……就抱着吴易的头颅往外走了,偷偷将头颅放在了一个马车上。”

    “什么?放在了一个马车上?那马车呢?”张浩一惊,站了起来,大声的问道。

    “马车走了!”朱九低下头偷看张浩,弱弱的道。

    张浩老脸一黑,凑到朱九跟前,道:“走了?”

    朱九弱弱的点了点头。

    张浩狂翻白眼,急道:“那……那马车去哪了?”

    朱九暗暗咧嘴,道:“这个……这个去哪了俺老朱也不知道啊,但是……”

    张浩心中着急,一把揪住朱九的耳朵,怒道:“胖子,有什么你一并说完,非得急死个人吗?”

    “疼疼疼,浩哥,你先放开,俺老朱说,说还不行嘛!”朱九呲牙咧嘴,夸张的叫道。

    张浩放开朱九,坐回椅子上,看着他。

    朱九小声的嘀咕道:“吊人胃口,这还不是都跟你学的!”

    “胖子,你说什么?”张浩耳朵尖的很,早听的一清二楚,气的眼睛喷火,怒道。

    “呃,浩哥,没……没什么,俺老朱是说那……那个马车上当时有旗子,上面有词,好像写着……”朱九一看,急忙道。

    张浩抓狂,手伸出,威胁道:“快说,死胖子!”

    朱九一看,立马躲开,道:“旗子上面好像有‘上官’两个字样?”

    “上官?”张浩眉头大皱,疑惑道。

    半晌,张浩没有说一句话。

    “浩哥,接下来我们去哪里,是不是寻着线索去找吴易的人头。”朱九弱弱的道。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道:“既然这桩案子让我遇上了,而且常胜又是因为我的判断错误而死,我必须让它水落石出。”

    朱九咧了咧嘴,突然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双眼大亮,道:“浩哥,那是不是要去打探线索,赌场还是哪里,还老朱去。”

    张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赌场是要去,不过不是你去,而是我和七杀姑娘去,你去胡记药铺将那药渣拿来,找个懂医术的人,看看那药渣是什么时候的,确定一下时间。”

    朱九一听,顿时焉了,耷拉着脑袋,道:“知道了,浩哥,明天俺老朱便去。”

    张浩轻轻点点头,道:“好了,今日便到这里,明日按计划行事!”

    七杀女和朱九随后出了房间,回了各自的房间休息。

    一夜无话,太阳早早爬上了天边,只是似乎天边有些乌云,遮盖了太阳的半边,似乎连太阳也知道今天有可能要发生一些不寻常的事。

    “胖子,起来了,该干活了!”一大早,张浩便来到住朱九的房间,大声的道。

    “啊,浩哥,怎么了?”朱九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大叫道。

    张浩笑嘻嘻的贴进朱九,道:“胖子,你说怎么了?”

    朱九看着张浩的笑容,明明是在笑,却感觉有些阴冷,不由浑身一个哆嗦,道:“浩哥,俺老朱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张浩摇摇头,道:“胖子,快点啊,我们先走了啊。”说着,便往外走去。

    朱九松了一口气,道:“浩哥你慢走,俺老朱这就去。”

    看着张浩出了房,朱九“扑通”一声,又躺下,小声的嘀咕道:“师傅也真是的,让俺跟着浩哥,没一天的好日子过……”

    ……

    张浩和七杀女来到万宝坊,虽然是大早上,可这里依旧是人声鼎沸,吆喝声不断。

    二人进了万宝坊,四下走动。

    “看,那姑娘真是漂亮!”

    “哇,老子这辈子也没见过如此的美人!”

    “走,过去看看!”

    有两个汉子拦住张浩和七杀女,一人环着腰,道:“公子,第一次来万宝坊吧,这位姑娘是……”

    张浩轻轻一笑,道:“是,小弟确实是第一次来万宝坊,这位姑娘是我的朋友。”

    “朋友,既然是朋友,那就好办。”那汉子上下打量七杀女,眼中狼光闪现,贼笑道。

    七杀女黛眉轻皱,看着二人如看死人一般,一句话也没说。但张浩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冷气,具体的说是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在弥漫开来。

    张浩一惊,拦住二人,道:“二位要干什么?”

    那汉子轻声一笑,道:“没什么,只是想和这姑娘玩两把!”

    “玩两把?玩什么?”张浩脸色古怪的看着两人,道。

    “哈哈,公子说笑了,这里是赌场,当然是赌了!”那汉子轻声道。

    “赌?”张浩回头看向七杀女,轻声道。

    七杀女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一双眸子更冷了,冷的让人心中发怵。

    “赌什么?”张浩回头问道。

    “既然赌,那我们就玩大点,如果我赢了的话,那么这位姑娘得陪我一晚上!”那汉子哈哈大笑道。

    他的笑声很嚣张,只是他不知道如果不是张浩拦着,他恐怕已经在鬼门关走了好几回了。

    七杀女双目中寒芒更盛,眼看便要动手。张浩一急,急忙一把拉住七杀女的手。

    七杀女浑身明显一颤,双目中的寒芒慢慢退去,怔怔看着张浩,此刻在她眼中恐怕只有张浩一个人了。

    张浩也感觉到了七杀女的变化,但他此时还顾不上这么多,对那汉子道:“好,如果我们赌赢了,你就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可以了!”

    “呃,这么简单?”那汉子一愣,不解的道。

    “就这么简单!”张浩轻轻点点头。

    那汉子皱着眉头想了想,道:“那我可不可以问一下,公子的问题是?”

    张浩轻声一笑,双眼之中精光闪动,道:“吴三黄是谁?”

    “吴三黄?哈哈,公子你可问对人了,这里恐怕除了我,还没有人知道吴三黄是谁?”那人一听,顿时放下心来,大声道。

    张浩眉头一挑,道:“哦?你知道,那便好!”

    “事不宜迟,公子请吧!”那汉子猴急的看了一眼张浩身后的七杀女,忙道。

    “来来来,快让开!”众人起哄,都想看看这场赌谁赢。

    “要怎么赌?”张浩嘴角噙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轻声问道。

    “我们简单一点,比掷骰子,谁的点大,谁赢如何?”那汉子看着张浩,大声道。看其神色那是稳赢张浩了,一看就是个赌场老油条。

    张浩轻轻一笑,看着桌子上的三个骰子,道:“如果点数一样大呢?”

    那汉子哈哈大笑,嚣张的道:“点数一样大算你赢,如何?”

    众人一阵唏嘘,这张浩明显就是个小白菜,什么也不懂嘛!

    “完了,如此绝色美女落入吴千这个老王八手里了。”

    “哎呀,是呀,我咋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呢!”

    众人拍着脑门,一阵抱怨。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