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指证常胜 鬼差出现

神鬼探 +A -A

    天色不亮,莫青便带领一众弟子在客栈外等候张浩。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那是小石峰的莫青师太!”

    “什么?莫青师太,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是啊,什么事能让莫青师太亲自出马?”

    “你们看,莫青师太这阵势好像在等什么人!”

    “对啊,是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架势让莫青师太等候?”

    “看看看,出来了!”

    “咦,这个公子可长的可真俊俏,还有那姑娘,虽然冷冰冰的,但绝对是绝世美女啊。”

    “怎么会有个胖子,这胖子模样猥琐,一看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众人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莫青见三人出来,顿时一喜,急忙上前,拱手道:“大……公子,您出来了。”

    张浩轻轻点点头,道:“让师太久等了!”

    莫青连忙拱手道:“应该的,应该的!”

    张浩轻轻一笑,道:“师太气色不错,走吧,哈哈……”说完,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缩着脖子的郝通,然后也不管众人,带头背着手往胡记药铺的方向走去。

    众人连忙跟上。郝通在后面松了口气,干笑两声,也快步跟上。

    胡记药铺。

    “你又来做什么,我们胡记药铺不欢迎你,不做你的生意,你走吧!”常胜一看是张浩,便立马冷下脸,大声道。

    “放肆!”一声冷喝声传来,莫青冷着脸走进胡记药铺。

    张浩一摆手,双眼盯着常胜,道:“今日恐怕不是我来寻你,而是死去的胡掌柜来寻你。”

    常胜脸色一变,道:“你……你胡说什么。”

    张浩转身看着越聚越多的人群,大声道:“今日我便将杀死胡掌柜的凶手揪出来。”

    “你……”常胜指着张浩,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张浩又转身看向常胜,道:“常胜,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将你如何杀害胡掌柜的情况说一说吧。”

    常胜双眼瞪大,怒道:“你……你不要含血喷人,我没有杀害师傅。”

    张浩双眼闪着神光,直勾勾的盯着常胜,道:“胡掌柜为人刻薄,而你又医术高明,干多拿少,而且还没遭受胡兼打骂,所以你心生怨恨,处心积虑要杀死胡掌柜,夺了他药铺,以解心头之恶,我说的对不对?”

    常胜一听,顿时大惊,慌道:“你……你说谎,没有的事,你不要诬陷我。”

    张浩轻轻一笑,道:“我们看过胡掌柜的尸体,根本就不是推倒跌死的,而是受药物所致,心脉受损,激动而死的。”

    常胜脸色一变,惊道:“你……你……”

    张浩轻声道:“经过我们调查,胡掌柜是长期服用一种叫岩心果的药材而导致心脉石化,在其情绪激动之下,心脏承受不住压力而停止跳动而死的。”

    “岩心果?”

    “这岩心果有什么用啊,竟然能杀死人!”莫青师太疑惑的问道。

    张浩按着莫青,道:“师太有所不知,这岩心果少量服用对人有好处,可是要长期服用,那便会如胡掌柜一样,心脉石化而死。”

    “这么歹毒,这得有多大的冤仇啊。”众人听的一阵唏嘘,有人道。

    “对啊,知道此术害人的,必定是医术高明之人。”

    “是啊,那……那胡记药铺中现在医术最高的莫属常胜了。”

    “照这么说来,常胜还真有可能是凶手!”

    “什么叫真有可能,我看**不离十了。”

    “没想到这常大夫平日里与人为善,竟然心这么狠。”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的谈论了起来。

    张浩嘴角咧起,露出自信的笑容,道:“常胜,常大夫,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要说?”

    常胜的眼神中略显慌乱,吞了口口水,道:“你……你说我是杀人凶手,总得有证据吧,这总不会是你一个人的猜测吧?”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道:“哎,常胜,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好,你要证据,我便让你心服口服。”

    常胜冷笑一声,道:“好,证据,有本事你就拿出证据来,不要在这里妄加猜测,凭空冤枉好人。”

    张浩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摸出一个红色的果子,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常胜,道:“这便是岩心果,还要我找证据吗?”

    常胜嗤笑一声,道:“你有岩心果,那又怎样,又不能证明就是我杀害了师傅。”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道:“哼,我看你也是苦命之人,本想让你自己招供,但今日看来,你是不会自己招供了。”

    常胜看着张浩,怒道:“拿出证据来说话!”

    张浩摇了摇头,收了岩心果,转身对莫青道:“莫青师太,还请与我到后院找找证据。”

    “哗!”

    “果然是莫青师太,小石峰的掌门莫青师太!”

    “这年轻人到底是谁啊,你们看莫青师太好像对他毕恭毕敬的样子。”

    “看来这次真是常胜所为了,连莫青师太都亲自出马了。”

    “看,去了,你说待会他们会拿出什么证据来?”

    “这……这个我哪能知道,看着不就知道了。”

    “嗯,也是,我们便看着吧。”

    张浩和莫青来到胡记药铺的后院。

    “大将军,您带我来寻找什么?”莫青恭敬的道。

    张浩双眼四下扫动,突然定格在一个废桶之上,道:“就是它!”

    莫青一看,眉头轻皱,道:“大将军是想看药渣吧?”

    张浩轻轻点了点头。

    莫青轻轻一笑,走到废桶跟前,伸手提住废桶,欲将其提起来。

    “咦?怎么回事?怎么提不动?”莫青眉头大皱,不解道。

    张浩轻轻一笑,道:“师太请让开!”

    莫青多聪明,转念一想,便知道是张浩动了手脚,慢慢的走开。

    张浩轻轻一笑,双手飞快的结起手印来,同时念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九字真言出口,九个金色的大字飞入张浩的手印当中,金光攒动,刺目逼人。

    莫青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什么。

    “外缚印,解!”

    与此同时,张浩奋力将手中的印诀推向前。

    兀然间,废桶之上金光大放,一个半圆形的光罩闪烁,最后慢慢的消散。

    莫青张大了嘴巴,最后惊的砸吧砸吧了嘴,道:“大将军,这……”

    张浩轻轻一笑,手一指,那废桶便飘了起来。

    莫青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道:“这个怎么能劳动大将军呢,我来便可。”

    张浩微微一笑,也不争什么。二人往药铺走去。

    “看,回来了!”

    “咦,莫青师太手中拿的是什么?”

    “废药桶?莫非是……”

    “药渣,一定是药渣!”

    “对,只要找到药渣便能证明有没有岩心果了。”

    张浩指着地上的废药桶,道:“常胜,这便是证据,还要不要我找懂医术的人来试验一下有没有岩心果的残渣了?”

    常胜脸色死灰,跌坐回柜台后的椅子上,道:“不用了,不用了。胡兼就是我杀的,是我杀的。”

    张浩伸出一只手,那意思是你继续说。

    常胜惨笑一声,道:“那老不死的该死,我这是为民除害,是问哪个乡亲没有受过这老不死的气。”

    众人哗然,说东说西。

    常胜仰天“哈哈”惨笑几声,道:“那老不死的早该死了,我为他做了这么多,他克扣工钱不说,对我非打即骂。”

    张浩轻轻摇了摇头,道:“我一直想不明白,既然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你为何不继续忍下去。”

    常胜冷笑连连,双眼之中闪出莫名的寒光,道:“本来我不想杀他的,毕竟我这一身医术也是他所授,可是……可是这老不死的,他……他好色如命,竟然……竟然对小欢动手动脚,我实在受不了了,这才痛下决心,要杀了他。”

    张浩微微摇头,道:“小欢?”随即转头扫向药铺中,却是不见小欢的身影,不由眉头皱了起来。

    常胜惨笑一声,道:“哎,可惜我机关算尽,到最后还是让你给……没想到我会输给你!”

    张浩眉头轻皱,道:“常胜,所谓杀人偿命,走吧,今日有小石峰的莫青师太做主,你……”

    常胜轻轻摇摇头,道:“其实……其实我早知道今天会到来的。”说着,常胜轻笑了起来,笑容中似有些欣慰,又似乎有些别的用意。

    “不好!常胜你……”张浩大皱,惊道。

    却原来是常胜嘴角流出两道鲜血,咬舌自尽了,常胜的身体慢慢软了下来。

    “大……公子,这……”莫青眉头轻皱,问道。

    张浩微微摇头,道:“哎,其实此人并不是十恶不赦之徒,只是……可惜了。”说着,微微摇头,往外走去。

    “浩哥,你去哪?”朱九见张浩一个人走出去,不由开口叫道。

    七杀女身形一闪,拦住朱九。

    朱九一急,道:“七杀姑娘,你拦着俺老朱做什么,俺老朱有重要的事对浩哥说。”

    七杀女却是冷哼一声,道:“他现在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你不要去打扰他。”

    朱九咧了咧嘴,看着七杀女冰冷的目光,最后耷拉下了脑袋。

    却说张浩从胡记药铺走出来,偶见阴风阵阵,所以故意走到一处没人的地方,道:“出来吧!”

    就在张浩话刚落的瞬间,阴风大起,一团白雾凭空出现,一黑一白两个无常出现在张浩眼前。

    黑白无常见到张浩,忙上前拱手道:“黑(白)无常,拜见神鬼大将军!”

    张浩轻轻一笑,道:“二位别来无恙,近来可好?”

    黑白无常忙点头哈腰。黑无常上前,拱手道:“托大将军的福,我二人拿了大将军的书信,果然无事,而且……而且鬼王大人还重用我二人,此时我二人已经是六级鬼差,鬼王陛下让我二人回来听后大将军的调遣。”

    这勾魂鬼差分三六九等,一级到九级鬼差,这两个黑白无常能从最下面的九级鬼差一跃成为六级鬼差,确实是托了张浩的福,二人对张浩可谓是敬畏有加。

    张浩轻轻点了点头,道:“嗯,常胜的魂魄何在?”

    黑无常手一翻,一个黑色的袋子出现在他手中,道:“大将军,常胜的魂魄在这里。”

    张浩眉头一挑,看着黑无常手中的黑色袋子轻轻点了点头。黑无常手中的袋子乃是地府装魂魄所用的法宝,乃是拘魂袋,用以存储鬼怪魂魄,可比二鬼差以前拿铁链锁人魂魄强了不知多少倍,这也是级别不同,待遇不同的效果。

    黑无常口中念念有词,拘魂袋慢慢的飞了起来,口子张开,一阵阴风过后,原地出现了一个虚影,正是常胜的魂魄。

    常胜显然还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回事,抬头一看是张浩,惊道:“你……是你!”

    “大胆,放肆,见到神鬼大将军还不参拜?”黑无常怒喝道,手中的铁链“嗦嗦”作响。

    “神鬼大将军,你……你是神鬼大将军?”常胜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道。

    张浩轻轻点点头,道:“不错,常胜,我总觉得事情还有些漏洞,有诸多疑点没有解开。”

    常胜跪于地上,道:“神鬼大将军,没有什么可说的,那胡兼真的是我杀的。”

    张浩眉头轻皱,微微摇了摇头,对黑白无常道:“那胡兼的魂魄可还在?”

    黑无常拱手道:“回禀大将军,这胡兼的魂魄并非我二人勾的,恐怕现在早已被送回地府了。”

    常胜听的莫名松了口气。

    张浩眉头轻皱,道:“好了,你二人暂且先不要将常胜的魂魄押回地府,待我解开其中的谜团,再送回也不迟。”

    常胜一听,顿时大叫道:“大将军,我真是凶手,胡兼那老不死的真的是我杀的,是我杀的。”

    黑无常却是哪管其它,只是听张浩的命令,张浩话落,便将拘魂袋祭起,口中念念有词。

    “嗖”的一声,常胜的魂魄急剧的缩小,被吸回拘魂袋中。

    张浩轻轻摆摆手,道:“你二人暂且去吧。”

    黑白无常慌忙拱手,二人身上冒出一团白雾,阴风大起,忽闪过后,失去了二人的踪影。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