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谜团渐开 夜探药铺

神鬼探 +A -A

    石关镇,胡记药铺。

    “你怎么又来了?”常胜见张浩等人进来,顿时拉下了脸,没好气的道。

    朱九一听,顿时不乐了,大声道:“常胜,你不要嚣张,我们这次来可是找你晦气的。”

    常胜嗤笑一声,不屑道:“寻我晦气,好啊,我看你们能做什么!”

    朱九胖乎乎的脸抖动,正要说话。张浩抬手阻止道:“胖子,常大夫不必介怀,其实我们这次来有两件事。”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张浩如此笑嘻嘻的说话,常胜也不好意思再恶口相向,当下对张浩拱了拱手,道:“张公子请讲!”

    张浩咧了咧嘴,道:“第一件事,你们的少东家胡争在小石峰被无头尸攻击不幸身亡了。”

    “什么?你说什么?少东家他死了?”常胜眉头一挑,惊道。

    张浩点点头,道:“还有我们查出胡争不是杀害胡兼的凶手!”

    常胜眼中精光一闪而过,道:“哦,张公子的意思是凶手另有其人了,不知张公子可有什么新的发现!”

    张浩的一双眸子也渐渐亮了起来,直勾勾的盯着胡争,道:“凶手是一个医术高明,善于用药的人!”

    常胜脸色一变,双眼之中精光不停的闪烁,道:“这胡记药铺中如今属我的医术高明,张公子不会是在怀疑在下吧?”

    张浩轻轻一笑,道:“哦?那么常大夫与掌柜的有什么过节吗?”

    常胜突然哈哈一笑,道:“张公子可真会说话,师傅一向待常某很好,而且常某一向也视师傅如父,我们之间怎么可能有什么过节!”

    张浩轻轻一笑,道:“既然如此,我们便不打扰了,胖子,走了!”

    说完,张浩便欲转身走,突然身形又顿住,道:“小欢姑娘,你怎么了,病了吗,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小欢抬起头来豁然看向张浩,眼眸中的杀意毫无保留的汹涌而现。

    张浩眉头轻皱,道:“小欢姑娘,你……”

    常胜一看,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大叫道:“张公子,小欢只是偶感风寒,如果没什么事,就请你离开吧!”

    张浩轻轻一笑,转身走出药铺,豁然回头看去,不由眉头轻皱道:“咦,小欢呢?”

    “浩哥,走吧,这大中午的到了饭点了,你不饿,俺老朱还饿呢!”朱九才不管其它,抱着肚子又开始埋怨道。

    张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吃吃吃,你就知道吃,现在吴易的头颅不翼而飞,留给我们破此案的时间不多了,待会吃完饭,你去万宝坊再打听打听头颅的事,我去再找找线索!”

    朱九咧了咧嘴,支支吾吾道:“哎呀,浩哥,俺老朱知道了,先吃饭,吃饭哈!”

    张浩无奈的翻了翻白眼,道:“走吧!”

    张浩三人往一家饭馆走去。

    饭后,朱九在张浩的催促下,往万宝坊打探消息而去。张浩和七杀女信步走在街上,准备打问一些事情。

    走着走着,张浩和七杀女不由又来到胡记药铺外。张浩抬头一看,不由微微摇了摇头,正要走开。突然,骂骂咧咧的声音从药铺中传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子走了出来。

    “你邹忌药铺欠我这么多钱怎么办,不能就这么算了。”

    “常胜,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觊觎这间药铺很久了。”

    “胡兼这老狐狸算了一辈子,却不想引狼入室,把你这狼崽子给引了进来!”

    “哼,常胜,不要以为你躲起来,我就找不见你,你等着!”

    这人骂骂咧咧的出了药铺,看了张浩二人一眼,掉头往张浩他们相反的方向而去。

    张浩眉头一挑,急走几步,在那人转过弯时赶上,招手叫道:“这位兄台请留步!”

    这人一身华服,却是骨瘦如柴,双眼之上有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显然是熬夜所致,见张浩叫自己,不由反过身来,奇怪道:“你在叫我,有什么事吗?”

    张浩轻轻一笑,道:“兄台,我向你打听几件事,不知可否。”

    那人一听,顿时没好脸色,怒道:“去去去,大爷我忙着呢,没工夫和你磨叽。”说着,便欲转身离去。

    张浩眉头一挑,闪身将其拦住,道:“这位兄台,一切好商量嘛!”说着,张浩手一翻,一锭白花花的银子出现在他手中。

    华服人眼睛一亮,接过银子,上下打量着张浩,道:“什么事,你问吧!”

    张浩轻轻一笑,道:“刚才我见兄台你骂骂咧咧的从胡记药铺中出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了?”

    华服人摇了摇头,怒道:“哎,我姓吴,人称吴三黄,做药材生意的,这胡记药铺欠了我好大一笔银子,可是现在胡家的人都死光了,我上门来寻要本钱,可那常胜却不认账,万般无奈之下,我与其大吵了一架,也没什么结果,便出来了,可惜我赔了那么多的银子。”

    张浩咧了咧嘴,看着吴三黄的手,眉头皱了一下,又问道:“我刚才听吴大哥说那常胜觊觎胡记药铺,不知……”

    吴三黄四下看了看,胡子抖动,道:“这件事我可不是信口雌黄,我有证据的。”

    张浩眉头一挑,双眼中精光一闪,道:“哦,吴大哥,什么证据?”

    吴三黄撇了撇嘴,掂量了掂量手中的银子,看着张浩,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张浩先是一愣,接着一拍脑袋,这才反应过来,手一翻,又是一锭银子出现在手中,递与吴三黄,道:“吴大哥请说!”

    吴三黄接过银子,顿时喜笑颜开,道:“胡兼活着的时候为人小气,克扣工钱,常胜的医术又超过他,所以他对常胜可谓是非打即骂。因此常胜心怀怨气,心怀鬼胎,觊觎胡记药铺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张浩眉头一挑,道:“哦,这么说来,常胜还真有杀胡兼的可能了?”

    吴三黄一愣,讪笑道:“呃,这个……这个确实有可能,而且……”

    张浩眼中精光闪动,追问道:“而且什么?”

    吴三黄吞了口口水,继续道:“而且那常胜在我这长期进了一种药材。”

    “药材,什么药?”张浩双眸死死的盯着吴三黄,像是抓到了什么关键东西,急忙问道。

    “是一种叫岩心果的药材!”吴三黄皱着眉头道。

    “岩心果?它的功效是什么?”张浩急道。

    吴三黄说到此处,吞了口口水,道:“这种药材可以延缓人的心跳,长期服用,会让人的心脉石化,激动的时候就会暴毙而亡。”

    张浩眼中精光闪动,道:“哦,果然如此,那吴大哥可还有这种果子?”

    吴三黄从袖口中取出一颗红艳艳的果子,递与张浩,道:“便是这种果子,这果子少吃无妨,还可减缓心跳,安人心神,但多吃,尤其是长时间吃,那便会出现状况了。”

    张浩接过吴三黄手中的果子,打量了半晌,啧啧称奇。

    吴三黄看着张浩,眼中闪过莫名的光彩,道:“公子,公子!”

    张浩一愣,道:“吴大哥,怎么了?”

    吴三黄吞了口口水,道:“公子啊,这事情你可别说是我说的,万一那常胜要是知道了,暗中报复我,我可就惨了。”

    张浩轻轻一笑,道:“不会的,吴大哥请放心,他常胜的狐狸尾巴马上就要露出来了。”

    吴三黄擦了擦额头的细汗,道:“那就好,那就好!如果没什么事,那……那我就走了。”

    张浩轻轻点点头,道:“吴大哥请便!”

    吴三黄似乎有些惧怕,匆匆离开。

    张浩也不在意,看向七杀女,抬了抬手中的岩心果,道:“七杀姑娘,我们有事做了,走!”说着,急速走去。

    七杀女眉头轻皱,看了一眼吴三黄离开的方向,快步跟上张浩而去。

    就在张浩和七杀女刚走不久,吴三黄又返了回来,轻声叫道:“常大夫,常大夫!”

    拐角处拐出一人,正是常胜。常胜眼中精光闪烁,看着张浩和七杀女去的方向,不由咬了咬牙。

    “常大夫,你看……”吴三黄盯着常胜,一副谄媚的模样,哪还有之前盛气凌人的样子。

    常胜从怀中摸出一个袋子,扔与吴三黄,道:“多谢多谢,这是一百两银子,你拿去吧。”

    吴三黄接过银子,喜笑颜开,接着不由皱着眉头道:“常大夫,小的就不明白了,您为什么要……”

    常胜抬手止住吴三黄继续说话,道:“不该问的你就别问,总之你拿了银子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办事即可,从此以后,你不得再回石关镇。”

    吴三黄对常胜拱了拱手,道:“常大夫的大恩大德我吴三黄记下了,走了!”说完,掉头便走去。

    常胜看着吴三黄走去的方向,眉头深皱,眼中精光闪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且说张浩和七杀女回到客栈,张浩却是悠闲的坐在凳子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起了茶。

    七杀女眉头轻皱,上前道:“你怎么在这里喝起了茶?”

    张浩嘴角咧起,露出招牌式的自信笑容,道:“我自有打算,现在基本可以确定胡兼就是常胜所杀,我们现在需要做得就是等!”

    七杀女黛眉皱的更深了,道:“等?等什么?”

    张浩慢慢的放下手中的茶杯,道:“等天黑,我们便夜探胡记药铺,到时候只要找到药渣,查看一番,便知道结果了。”

    七杀女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张浩,黛眉轻蹙了一下,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色大黑,朱九急急忙忙跑了回来,一推门,进了房间,大叫道:“浩哥,俺老朱知道……”

    “咦,浩哥人呢?”朱九发现不见了张浩的人影,当下也不管其它,回了自己的房间,倒头便呼呼大睡了起来。

    夜黑风高,两道人影鬼魅般的闪现,出现在胡记药铺的外面,正是张浩和七杀女。

    “七杀姑娘,这平时的药渣肯定在后院,我们不要惊动他人,取了药渣便走。”张浩看着七杀女,轻声道。

    七杀女轻轻点点头偶,身形闪动,“嗖”的一下,便进了胡记药铺,全无半天声响。

    张浩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是自己多虑了,这七杀女修为深厚,在这五指界中,她若不想让别人发现,恐怕别人还真难发现她。

    当下张浩也不犹豫,口中默念咒语,双手掐了一个奇怪的印诀,左手抱拳,右手托起左手,口中轻念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九字真言出口,九个金色的大字绕着张浩旋转一圈,隐入张浩的双手印诀当中。

    “宝瓶印,起!”张浩沉喝一声,身形渐渐的变淡,周身闪着一层淡淡的金光,真如套在一个瓶子当中一般。

    这“宝瓶印”又叫“隐身印”,乃是张浩遇险中老道意识中教授,此时使来,却是得心应手。

    双手捏着印诀,张浩身形闪动,往胡记药铺的后院闪去。二人修为远非五指界凡人可比,神不知鬼不觉的便进了胡记药铺的后院,四下搜寻起来。

    “咦,那是什么?”张浩突然双眼一亮,盯着一个破桶里,叫道。

    声音缥缈,凡人却是一句也听不见。但七杀女却是听的清清楚楚,身形一闪,七杀女便来到废桶跟前,琼鼻轻轻嗅了嗅,对张浩轻轻点了点头。

    张浩一喜,道:“好,果然是那常胜所为。”

    说着张浩嘴角咧起,露出招牌式的自信笑容,轻声念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手上的印诀连连变换,捏了一个奇怪的印诀,小指、中指盘曲,无名指从二指之间穿过,拇指和食指并拢前伸。九字真言慢慢的旋转而出,漂浮于张浩周身,最后钻入张浩手上的印诀,金光大盛。

    “外缚印,缚!”张浩大喝一声,与此同时,奋力将手中的印诀推向废桶上。

    废桶之上金光闪动,若隐若现,被一个半圆形的金色罩子给罩住。

    以张浩现在的修为,宝瓶印的时间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做好这一切,张浩再不犹豫,身形闪动,往客栈方向掠去。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