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张浩赠宝 常胜可疑

神鬼探 +A -A

    朱九身上的白光似乎散发着柔和的圣洁之力,与朱九胖乎乎的身形格格不入,但又却是真实存在的。

    “啊”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白色虚影急剧的抽搐起来,浑身黑芒乱窜,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扯住了。

    “啊”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无脸恶鬼倒飞而出,跌飞老远,身形一阵抽动,似乎是受了很严重的伤势。原本无脸恶鬼不惧怕阳光,但此时伤的阳光照在身上似乎有丝丝黑气蒸腾而起,随时都有可能被消散的可能。

    胖子朱九稳了稳身形,见无脸恶鬼如此狼狈,顿时大喜,身形闪动,犹如一个皮球一般,弹跳到无脸恶鬼跟前,举起锤子,黑色的大铁锤闪着青光,一锤当空砸下。

    “啊”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青光闪烁,无脸恶鬼白色的身影瞬间被砸的灰飞烟灭,消散于天地间。

    “胖子,你怎么给把它杀了!”张浩被朱九突如其来的发飙给惊的不轻,此时反应过来,不由惊叫道。

    “呃,浩哥,这恶鬼留着有何用处,还不如直接杀了了事,防止它再次为祸人间。”朱九肩扛大铁锤,一脸臭屁,一本正经的道。

    张浩老脸一黑,没好气的道:“我留着它有大用,说不定还能问出无头尸案的幕后主使呢。”

    “呃,这个……这……浩哥,俺老朱可没有想到这么多,那现在这恶鬼也已经烟消云散了,这可如何是好。”朱九也似乎知道自己又闯祸了,不由尴尬的讪笑道。

    张浩黑着老脸瞪了他一眼,慢慢的走近朱九,上下打量起他来。

    朱九被张浩这般没来由的扫视看得不由浑身一凛,讪笑道:“浩哥,你在……在看什么,俺老朱可是个大男人,有什么好看的?”

    张浩头顶上拉下三条黑线,摸着下巴道:“胖子,没看出来嘛,你身上居然有这么好的宝贝,老实交代,到底是什么宝贝?”突然张浩想起老道说朱九身上有至宝,此时想起来,才问道。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来回转动,嘿嘿一笑,将双手摊开,道:“浩哥,俺老朱除了这把破锤子之外一无所有,不信你可以搜身。”

    张浩脸皮抽搐,没好气的道:“搜你个大头鬼啊,谁知道你虚空芥子中有什么东西?”

    虚空芥子是玄门的一种空间神通,人的修为不一样,虚空芥子的大小也不一样。张浩到目前为止也只是初窥门径,但他敢肯定眼前这胖子一定会此术,而且比他还精通。

    朱九肥胖的脸皮抖动,翻了翻白眼,道:“浩哥啊,俺老朱哪会什么虚空芥子术,不过是一个空间袋而已。”说着,朱九从怀中摸出一个袋子。

    张浩看着这袋子啧啧称奇,第一次接触这种空间物品,伸出手欲接那袋子。

    朱九急忙将手中的袋子收回,嘿嘿一笑道:“浩哥,这个可是俺老朱的宝贝,你可不能强占!”

    张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也不在此事上多做纠缠,转身对莫青道:“莫青师太!”

    莫青一听,慌忙躬身施礼道:“大将军有何吩咐!”

    张浩轻轻一笑,道:“师太不必多礼,贵派损伤如何?”

    莫青神色黯然,道:“经此一役,我小石峰可谓是元气大伤,十不存一,幸存下来的弟子不过数十人。”

    张浩暗暗咧嘴,双眼精光闪动,道:“师太节哀,这无头尸攻击小石峰我也是始料不及,这样吧,作为补偿,我便授小石峰一件镇派之宝,如何?”

    莫青双眼一亮,她可是刚才体会到张浩神风符的厉害了,此时张浩说要送一件镇派至宝,必定是厉害非常,当下大喜,跪拜到:“莫青代表小石峰多谢神鬼大将军,日后我小石峰必历代供奉神鬼大将军,天天上香,岁岁进贡!”

    张浩对这些倒是无所谓,摇摇头,道:“莫青师太,请取来黄纸、朱砂、笔墨!”

    莫青哪敢犹豫,慌忙派人前去取来。不一会儿,田媛亲自端着东西上来,红着脸递与张浩。

    张浩看着田媛,轻轻一笑,道:“田媛姑娘,不必介怀,我张浩又不是小气之人。”说着,接过田媛手中之物。

    田媛一惊,慌忙道:“大将军,田媛不敢,田媛不敢。”

    在她们眼中,张浩是神,她们高高在上的神,此时神就在她们面前,她们哪敢有半点不敬之意。

    张浩微微摇摇头,知道改变不了什么,也不做强求,从怀中一抹,八宝琉璃净瓶出现在手中。随着咒语的默默念出,一头巨大的恶兽出现在众人眼前。

    “豺虎兽!”朱九一惊,他认得此兽,正是当日古玉界那三只恶兽之一,被张浩意外的杀死,收了起来。

    “这便是豺虎兽啊!”众人一阵唏嘘。

    豺虎兽的凶名她们只从典籍记载中见过,没想到今日竟出现在她们眼前,只是这只豺虎兽死了,不用想,肯定是被神鬼大将军杀死的,她们才不管张浩是怎么杀死豺虎兽的,在她们眼中,已经对张浩开始盲目的崇拜起来。

    张浩轻轻一笑,手一翻,鬼泣剑出现在手中,轻轻一划,一道剑气划出,豺虎兽的腿上出现一道口子,鲜红色的鲜血从中流了出来。

    张浩手一指,鲜红色的鲜血迸飞而起,与此同时,张浩另一只手中的笔一甩,准确无误将迸起的鲜血接住,顿时一根毛笔的笔头便成了鲜红色。

    张浩满意的点点头,随手一指朱砂,朱砂飞起,散落在黄符之上,随着张浩的咒诀发出,朱砂慢慢的隐入黄符之内。黄符飞起,神笔飞舞,急速的在符纸之上画了起来,不一会儿,一个古朴的符篆便出现在符纸之上,金光一闪而逝,似有阵阵虎啸发出,黄符的另一面赫然一头豺虎兽仰头而啸,欲跳脱而出。

    画好了这张符纸,张浩眉头轻皱,一口气又连续画了近十张左右,这才作罢。

    张浩手拿着黄符,眉头轻皱,突然一声震天的龙吟声响起,一条金色的小龙从张浩的胸口游曳而出,慢慢的盘旋一圈,在张浩的手中黄符上停了下来,刺目的金光亮起,逼得人睁不开眼。

    金光过后,小龙游曳而回,张浩手中的十张符纸不见了,只余一张,但任谁都能看得出来,那符纸上的能量明显比之前十张符纸的波动都大。

    张浩随手翻出八宝琉璃净瓶,收了豺虎兽,将手中的黄符递与莫青,道:“莫青师太,这是三阶黄符‘神虎符’,乃是一种灵兽符,可用十次,师太请收好!”

    莫青颤抖的接过“神虎符”,激动的拜谢道:“莫青代表小石峰多谢神鬼大将军赠符。”说着,倒头便拜了下去。

    张浩双手虚浮,莫青只觉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传来,不由起身,对张浩更是充满尊敬。

    张浩轻轻一笑,道:“师太,此‘神虎符’便作为小石峰日后的镇山之宝,以此广招门徒,将小石峰发扬光大。”

    莫青等一众小石峰人再次拜倒。

    一旁的郝通看的直流口水,自己倒是会两道符篆,可他那仅仅只是一阶符篆,这“神虎符”居然是三阶符篆,让他心动不已。

    老头子郝通腆着一张老脸靠近张浩,倒头便拜倒,大声道:“大将军,我首阳峰作为五峰之首,可是也是损失惨重,门下弟子十不存一,求神鬼大将军赐符!”

    众人一阵鄙视,就连郝通的老相好莫青也是一阵侧目,第一次发现这老头子居然这么不要脸。

    张浩脸皮一抽一抽的,道:“那个郝通道长,我不是已经教了你两道符篆,‘驱鬼除魔令’和‘镇鬼降魔令’吗?”

    莫青一听,双眼一直,恨的牙痒痒,看着郝通的眼神甚是不善,心中怒不可揭,暗想道:“好你个死老头子,神鬼大将军已经教了你两道符篆,你居然藏私,现在还没皮没脸的又来要符篆。”

    想到此处,莫青大怒,上前一把揪住郝通的耳朵,怒道:“好你个死老头,你不要人心无尽,你就不怕吃的太多了噎死吗?”

    “哎呦,疼疼疼……快放手,这么多人呢,你给老道留点面子,快放手!”郝通没想到莫青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这一手,顿时大呼疼痛。

    众人看的头顶上拉下三条黑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半晌,莫青才放开手,狠狠的瞪了郝通一眼,对张浩拱了拱手,道:“让大将军看笑话了。”

    张浩轻轻一笑,道:“没什么,还有郝通道长,我教你的‘驱鬼除魔令’和‘镇鬼降魔令’其实也是三阶符篆,你只要将黑狗血换成某种灵兽的血,威力便可成倍大增。”

    郝通一听,顿时喜笑颜开,老头子直乐的眉飞色舞,嘴都咧到了耳根子上。

    莫青先是一愣,接着看向郝通,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嘴角渐渐的翘了起来。

    莫青的笑容明明是和煦的笑容,但看在郝通眼里,却是笑的那么阴森,郝通不由一个激灵,有意无意的跟莫青拉开了距离。

    张浩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莫青师太,那胡争可还在?”

    莫青脸色一变,道:“地牢也遭受无头尸攻击,牢中无一人幸免。”

    张浩微微摇摇头,道:“可怜了一个无辜的人,但也怨他平日里行为不检点,哎!”

    莫青眉头一皱,道:“大将军这么说是那胡争不是凶手了?”

    张浩轻轻点点头,道:“嗯,凶手另有其人,我定要将凶手给揪出来!”

    一场笑闹让悲伤的气氛减弱了不少,此时天色见黑,张浩等人便干脆在小石峰住下。

    这一夜也注定不平静,不时的有声音从郝通的房间里传来,众人苦笑,不知道那郝通又在捣鼓什么。第二日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莫青师太居然从郝通的房中出来,莫青神采奕奕,而郝通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也不知道二人发生了什么,或者是二人达成了什么协议。

    张浩、朱九、七杀女三人拜别众人,往山下石关镇而去,绿萦和郝通被莫青等人留在了小石峰上,美其名曰让二人帮忙,鬼知道莫青打的什么主意。

    张浩等人走在路上,朱九早就叫苦连天,不干了。

    “浩哥,你看人家莫青师太多热情,小石峰上有吃有喝的,你非得跑到那破石关镇,来回折腾,这叫个什么事嘛!”

    张浩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了,无头尸案至今没有什么线索,再这么下去,鬼王陛下怪罪下来,你这个死胖子恐怕以后便吃不上东西了。”

    朱九吞了口口水,这才想起他们这是有命在身,不由嘀咕道:“哎,查案查案,毫无头绪,怎么查嘛!”

    张浩眉头轻皱,道:“我们夜探义庄,也是有些收获的。那胡兼并非是被人推的跌倒而死的,而是药物所致,心脉受损,所以这次我们下山的目的就锁定在药铺之内!”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亮,道:“浩哥,照你这么说是药铺当中的人杀死了胡兼了?”

    张浩轻轻点点头,道:“**不离十,而且是医术精湛之人,此人可谓是处心积虑,以慢性药物每日放在胡兼的食物中,日复一日,导致胡兼心脉受损而死,就连胡兼这个老郎中都没有发现端倪,可见他心机之深。”

    朱九听的脸皮抽搐,道:“这药铺当中现下就三个人,小欢、常贵、常胜,而小欢这小姑娘心地善良,肯定不会干这种杀人的勾当;常贵只是药铺中的一个伙计,虽然平日里贪财,但此人医术不精,那么……”想到此处,朱九回头看向张浩。

    七杀女黛眉轻皱,小声的嘀咕道:“小欢心地善良?”

    张浩眉头轻皱,道:“七杀姑娘,你说什么?”

    七杀女看了张浩一眼,什么也没说。

    张浩脸皮抽搐,看向朱九,道:“胖子,你分析的有道理,郎中常胜的嫌疑最大,此人医术高明,恐怕更甚其师傅,只是常胜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师傅呢?”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a>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