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张浩分析 恶鬼攻山

神鬼探 +A -A

    小欢眼中吞吐着绿芒,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七杀女看着小欢,轻笑一声,突然黛眉轻皱,身形闪动,往声音处掠去。

    万宝坊此时张浩手持鬼泣剑,每每出手之间,便将一具无头尸砍成两截。

    “嗖嗖嗖……”的破空声传来,红芒闪过,又是数具无头尸倒下。

    “七杀姑娘,你去哪里了?”张浩惊叫道。

    七杀女撇了撇嘴,手下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只是几个回合之间,便将数具无头尸又放倒。

    转眼之间,恐怖的无头尸便在张浩和七杀女的攻击下尽数被消灭。

    二人并列而立,不由松了口气。

    张浩眉头一皱,突然道:“不好,让这无头尸一闹,倒是忘了我们的目的了。”

    七杀女点点头,看向义庄方向。当下二人再不犹豫,身形闪动之间,往义庄方向急速掠去。

    义庄,许多尸体无故失踪,变成了可怖的无头尸。张浩和七杀女二人小心翼翼的走在义庄中,来到庆幸没有发生什么。

    二人来到后院,许多棺材都是空的。

    张浩皱眉,道:“不会胡兼也变成了无头尸了吧?”

    七杀女黛眉轻皱,也不说话,慢慢的闭上眼,等再次睁开时,双眼中红芒闪动,扫向四周。

    张浩看的心中一阵差异,不知道七杀女这是什么神通。

    半晌,七杀女眼中的红芒褪去,以手指着前面的一口棺材,道:“胡兼在那里!”

    张浩眉头轻皱,身形闪烁之间,跃到棺材旁边,鬼泣剑一动,棺材盖打开,往棺材中看去。

    七杀女慢慢的走到棺材跟前,黛眉轻皱,仔细的观察起来。

    张浩咧咧嘴,回头道:“他是怎么死的?”

    七杀女蹙着黛眉,轻声道:“他心脉很窄,指甲偏黑,怕是被药物所致而死。”

    张浩双眼大亮,道:“药物所致?那也就是说胡争不是凶手了。”

    七杀女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张浩的推断。

    “有人来了,我们走!”张浩突然回头看向大门方向,轻声道。

    张浩话落,二人身形闪烁,只是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张浩和七杀女二人走后,来了一群石关镇的人,看着乱七八糟的义庄,众人忙活一天,也没得出个什么结果。

    此时张浩等人都坐在客栈的一间客房中,分析着这几天发生的事。

    张浩首先发话了,道:“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事,首先胡兼惨死,已经证明是被药物所致而死,这边也调查过了,那胡争只是个浪荡公子,并不懂医术,所以胡争弑父是不成立的,可以说是有人故意嫁祸胡争。”

    众人点点头,都认为有理。

    张浩摸着下巴站了起来,道:“绿萦、胖子,你们将赌坊发生的事再说一遍。”

    朱九咧了咧嘴,道:“浩哥,赌坊这边没什么可说的,吴易的头不翼而飞,根本找不见,为了这事俺老朱花了很多银子呢,一有发现,赌坊那边的人便会通知我们。”

    张浩轻轻点点头,道:“先不管杀害胡兼的凶手是谁,昨晚的无头尸又是怎么回事呢,无头尸仿佛是有目的的,也在寻找着什么,依照我们以前的想法,无头尸是在寻找吴易的头颅。”

    绿萦秀眉轻皱,突然脸色惨白,急道:“不行,不能让大师兄的头颅落到无头尸的手中,否则……”

    张浩轻轻点头,道:“这是肯定的,我们必须在无头尸之前找到吴易的头颅,解开其中的谜题,才有可能破解无头尸案。”

    “还有,无头尸似乎也是有目的性进行攻击的,药铺和赌坊,这些地方似乎都和吴易的头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张浩摸着下巴,继续分析道。

    众人点头,看着张浩,明显是继续想听下去。

    张浩来回踱步,继续道:“这样问题又回到了原点,先得破解第一个谜题,胡兼是怎么死的。”

    “谁?”张浩突然转过头看向房门,大声道。

    “公子,是我!”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一个狼狈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郝通道长?你怎么会……”张浩眉头一挑,惊道。

    来人正是郝通,只是郝通不知道什么情况,浑身破败不堪,道袍多处破碎损,甚至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

    “公子,公子,快,快救小石峰,有大批的无头尸攻击小石峰,死了好多人,好多人。”郝通跌跌撞撞的走到桌前,一口气说完,端起桌上的茶壶,“咕咚咕咚”的猛喝了起来。

    张浩脸色一变,道:“快走!”说完,身形闪烁,便往外闪去。

    众人一惊,不敢耽误,也急忙向外掠去。

    张浩心忧小石峰,身形急速的掠去,只是可惜神风符用完了,否则会更快一步。

    七杀女紧跟在张浩身后,似乎看出了张浩的着急,黛眉轻蹙,“呼”的一下,身影变的模糊起来,掠过张浩时,一把将其抓住,二人的身形化作两道流光,急速的往小石峰处掠去。

    ……

    小石峰此时可谓是正遭受着自建派以来最大的的威胁,突然有一白色鬼魅,带着大量的无头尸闯山,见人就杀,一时之间,小石峰血流成河,惨叫声响成一片。

    “妖孽,你是何物?为何要攻我小石峰?”莫青带领众弟子据守于金顶大殿之上,大声的问道。

    无头尸的前面是一个白色的虚影,披头散发,大白天的漂浮于地面一尺的地方,浑身不时有丝丝的黑气腾起,诡异异常。

    白色的虚影慢慢的抬起头来,浓黑的头发从中间如流水一般分开,露出一张脸来。

    “大柱!怎么会是你!”有小石峰的弟子认出了那张脸,不由惊叫道。

    “桀桀……大柱吗?”白色的虚影怪笑了起来。突然脸上一阵模糊,白芒闪过,混沌一片,又换了一张脸。

    “小英!”莫丹瞪大了眼睛,惊道。

    “桀桀……小英吗?”白色虚影的脸又是一阵变换,只是须臾之间,又换了一张脸。

    “小荷!”

    “桀桀……”

    一张张的脸不停的从白色虚影的脸上闪过,只是不到一刻钟功夫的时间,便换了不下十张脸。

    “你是无脸鬼!”最后还是莫青掌门见闻识广,认出了鬼怪的来历。

    “师傅,无脸鬼是什么?”田媛惊道。

    莫青警惕的看着无脸鬼,道:“为师也是从一本典籍中看过,据记载,无脸鬼乃是地狱恶鬼,受上古混沌恶兽所吞噬,导致面部混沌一片,无脸而又可换脸,吞噬人的面部,实属恶鬼一道。”

    “桀桀……没想到莫青师太知道的还挺多嘛,既然莫青师太知道我的来历,还不快投降,将人头交出,我便饶你一命。”无脸恶鬼威胁道。

    莫青眉头大皱,大声道:“哼,本座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小石峰乃是圣地,怎么会有你说的头颅。”

    “桀桀……我看师太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那好,既然找不见头,那我身后的这帮无头尸兄弟们就自己动手找头了啊。”无脸恶鬼又换了一张脸,从男声换到女声,阴阳怪气的道。

    小石峰众弟子看得一阵猛吞口水,害怕到了极点,哪还敢再反抗。

    莫青眉头大皱,大声道:“慢着,无脸恶鬼,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打赌?有趣有趣,师太要如何赌?”无脸恶鬼一鄂,随即又换了一张脸,阴阳怪气的道。

    莫青慢慢的走上前。

    “师傅!”田媛一急,大叫道。

    莫青转身在田媛的耳旁小声的低语几句,塞给她一张黄符,正是当日张浩给她的神风符。

    安顿好一切,莫青慢慢的回头,走到大殿中央,道:“我们两个单独斗一场,如果你能胜得本座,本座便将你要的东西给你;如果你胜不得本座,那边速速退下山去,不得再伤及无辜,如何?”

    “桀桀……师太打的好主意!”无脸恶鬼最后换上了大柱的脸,阴笑道。

    “哼,怎么,你不敢?”莫青眼中精光大放,怒道。

    “哼,我有什么不敢,既然你非要找死,那我便成全你!”无脸恶鬼阴声道。

    “哼,好,看手段!”莫青说着,从怀中摸出一个浮尘,随手一甩,浮尘的尘丝迎风渐长,如一条白蛇一般,呼啸着打向无脸恶鬼。

    无脸恶鬼“桀桀”怪笑几声,阴笑道:“师太好手段,可是这点雕虫手段还伤不了我。”说着,无脸恶鬼头发一甩,浓密的黑发如飞舞,也是迎风渐长,化作一条黑色的恶蟒迎向浮尘。

    浮尘与头发纠缠,就如一黑一白两条巨蟒在恶斗一般,一碰即收,再次碰撞时,彼此相互纠缠到了一处,黑白相间,分不清彼此。

    “哼!你这孽障倒也有些手段!”莫青横眉冷对,怒声道。

    “桀桀……师太也不赖,不过比起我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无脸恶鬼阴阳怪气的叫道。

    “哼,孽障找死!”怒喝一声,莫青的绿袍无风自鼓,一脸的怒气,奋力将浮尘揪了回来。

    “刷,呲啦!”的声音响起,仿佛一块布被扯开,发出的声音一般,黑白两色纠缠的浮尘和头发也彼此分开。

    “噔噔噔”莫青倒退三步,堪堪稳住身形,一脸愤怒的看着无脸恶鬼。

    “师傅!”

    “掌门!”小石峰众人大惊,惊叫出声。

    莫青抬手,示意自己没事,众人不由松了口气,可是接着一颗心又悬了起来。

    无脸恶鬼看着地上散落的白色的尘丝和自己黑色的头发,顿时暴躁起来,浑身“呼”的一下,冒出一大团黑气,黑气蒸腾,显示着自己满腔的愤怒。

    “你竟敢损毁我的头发,找死!”无脸恶鬼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看着莫青,一张脸来回变化,模糊不清,诡异异常。

    莫青心里一突,但此时她哪能显出半天惧怕,故作镇定的大声道:“你这恶鬼,还不速速退去,否则休怪本座不留情!”

    无脸恶鬼“桀桀”怪笑一声,双袖慢慢的平伸舒展开来,随即又慢慢的向前伸开。

    莫青有意无意的吞了口口水,大叫道:“你这恶鬼,故弄玄虚,看招!”说着,手中的浮尘一甩,白色尘丝呼啸而出,仿若一条白色的巨蟒一般缠向无脸恶鬼的腰际,却是来了一个先下手为强。

    白色的浮尘丝“嗖”然划破长空,径直卷住了无脸恶鬼的腰部。莫青一喜,可是接着脸色又是一变,她感觉到似乎浮尘丝缠绕住的东西没有一丝重量。

    “莫非……”莫青心头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哗!”

    突然,无脸恶鬼身形一阵模糊,白芒闪动之间,径直从它身上又分出两道身影。

    “哗哗……”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只是瞬间,无脸恶鬼便分出数十道身影,每个恶鬼的脸都不同。有大柱的、小英的、小荷的等等不一,各不相同。

    “恶鬼分身术!”莫青脸色一变,惊道。

    “桀桀……”的怪笑声此起彼伏,数十道身影发出的声音各不相同,有男有女,阴阳怪气,让人听的头皮一阵发麻。

    “师太,怎么样,如果你就这点手段,可奈何不得我这妖孽!”十数个无脸恶鬼都开口道。

    莫青脸色发青,收回浮尘,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手一翻,一张黄符出现在手中,自信的大声道:“哼,本座是让你一回合,这一回合你来攻击,看你能否伤的了本座。”

    无脸恶鬼看着莫青手中的黄符,笑弯了腰,怪笑道:“桀桀……你凭什么这么自信,难道就凭你手中的那片小黄纸?”

    莫青冷笑一声,道:“哼,你还真是有眼无珠,此乃符篆,你说三界之内谁最擅长此道?”

    无脸恶鬼的脸色一变,这符篆一道神秘异常,三界之内也没有人会,除了一个人。想到此处,无脸恶鬼的脸色一变,惊道:“神鬼大将军?”

    莫青冷笑连连,轻轻点点头,道:“算你还有点见识!”

    “什么?那黄色的纸条是神鬼大将军给师傅的?”

    “不可能吧,神鬼大将军可是幽冥地府传奇人物,怎么会和师傅认识呢?”

    ……

    一众小石峰的弟子大喜,纷纷议论了起来。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