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夜探义庄 无头尸涌

神鬼探 +A -A

    张浩讪讪而笑,道:“七杀姑娘,那个……那个我们还没见过胡兼的尸体呢,今日不如我们去看看如何?”

    七杀女黛眉轻皱,没好气的道:“要去你自己去,找我何甘?”

    张浩翻了翻白眼,早就习惯了如此,也不气馁,讨好道:“这……七杀姑娘在这行可比我懂的多了,所以这次务必还请七杀姑娘再次帮小的一次。”说着,张浩装模做样的鞠了一躬。

    七杀女嘴角咧起,眼中的笑意一闪而过,见张浩抬起头来,略显慌乱的坐回椅子上,故意冷声道:“看你这么有诚意,我便再帮你一回,不过你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条件!”

    张浩一愣,苦笑一声,道:“这个……这个张浩记得。”

    想起此事,张浩便恨得牙痒痒,那个死肥猪,自己每天忙的要死,他倒好,每日在客栈中不是吃就是睡,过着优哉游哉的生活,真是让人无语。

    七杀女见张浩吃旮,心中畅快了不少,道:“义庄在石关镇的西面,明日我和你去便是。”

    张浩大喜,一拜到底,起身道:“七杀姑娘,事不宜迟,那我们走吧!”

    七杀女起身,点点头,跟在张浩身后。二人身形闪动,往镇西方向的义庄而去。

    石关镇义庄,收集着石关镇无辜惨死的人的尸体。义庄因为聚集尸体,阴气极重,尤其是此时四更天时分,在黑色的夜色下,更显得恐怖阴森。

    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义庄的门外,手臂慢慢的升起,轻轻的扣起了义庄的大门。

    “咚咚咚……”

    寂静的夜色下突然出现了声音,显得格外的响亮,但出现在义庄这种地方,又平添了几分阴森可怖。

    夜半鬼敲门,不理会即可。

    但是看守义庄的是一个后生,名叫大柱。本来是一个老人看守的,但老人有急事,回乡下去了。大柱初来乍到,一开始住在这里还有些害怕,但几天下来,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

    “咚咚咚……”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大柱的美梦被吵醒,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睡眼朦胧的大叫道:“什么人,大晚上的做什么,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说完,便又躺了下来。

    “咚咚咚……”的敲门声再次响起。

    大柱一听,顿时大怒,起身骂道:“你家死了人嘛,这么着急!”说着,摇了摇脖子,往大门处走去。

    “咚咚咚……”

    “来了,催什么催!”

    “吱呀!”开门的声音响起。

    “干什么啊,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大柱睡眼朦胧,埋怨道。

    大柱睁眼一看,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色影子,一头浓黑的头发散落下来,将整个脸都盖住了。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大柱大惊,再无睡意,惊骇的叫道。

    “桀桀……”怪声从白色影子的喉间发出。

    白色的影子慢慢的抬起头来,浓黑的头发自中间慢慢的分开。

    大柱的眼珠子瞪了出来,瞳孔中映着一张模糊的脸,鼻眼不清,口耳不分。

    “啊……”大柱哪里见过如此诡异的事,顿时骇的三魂皆冒,七魄离体,骇然的跌倒在地。

    白色的影子慢慢的向大柱飘了过去……

    ……

    “咦,前面好像有声音?”张浩眉头一皱,轻声道。

    “是义庄的方向!”七杀女美目中精光闪动,冷声道。

    “义庄?”

    张浩心中“咯噔”一下,大叫道:“不好,快走!”

    话毕,七杀女和张浩的身形化作两道影子,急速的往义庄方向掠去。

    “怎么回事?”张浩和七杀女来到义庄门前,张浩疑声道。

    “此地阴气极重,小心点!”七杀女黛眉轻皱,往义庄内走去。

    张浩暗暗咧嘴,随即跟上,嘀咕道:“这里是义庄,阴气不重就怪了!”话虽如此,但张浩没来由的一个激灵,手一翻,还是将鬼泣剑握在了手中。

    “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张浩眉头轻皱,疑声道。

    “你看,那是什么?”七杀女突然指着前面的大堂,冷然道。

    张浩眉头一挑,定睛看去,不由松了一口气,道:“是看守义庄的人嘛!”

    “不对,好像有什么不对经!”七杀女黛眉轻蹙,道。

    张浩眉头一挑,将鬼泣剑横于胸前,慢慢的和七杀女往前走去。

    “小哥?”张浩轻声叫道。

    “小哥,小哥……”

    一连几声,大柱都没有回应,只是弯身坐于桌子跟前,一动也不动。

    七杀女冷哼一声,怒道:“故弄玄虚!”说着,素手一挥,一道黑色的匹练打出。

    大柱的身形被打的一偏,跌倒在地上,却是软软的,似乎没有了生气。

    张浩眉头一挑,惊叫道:“不好,他可能死了!”说着,身形一闪,跳到大柱跟前,俯身便欲探大柱的鼻息。

    “小心!”突然响起七杀女的惊叫声。

    张浩双眼神光大放,回头一看,直骇的心差点从嘴中跳了出来。

    原来大柱披散着的头发豁然从中间分开,鼻眼不清,口耳不分,一张脸上混沌一片,却是没有五官。

    大柱的手豁然伸直,一把向张浩的脖子间抓来。张浩哪见过如此怪异的鬼怪,身体上如灌了铅一般,动也不能动。

    一道红芒闪过,红色的剪枝贴着张浩的耳朵,“嗖”然从大柱的身上一穿而过。

    大柱的双手在离张浩不足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缓缓的跌落下去,“扑通”一声,再没了动静,丝丝的黑气从他的身上冒出,消散在空中。

    张浩嘴巴张的老大,瘫坐在地上,重重的出了口气,嘀咕道:“好险!”

    七杀女慢慢的走到张浩的跟前,冷眼看着这一切。

    “这是什么鬼怪?”张浩心有余悸的看着地上糊涂无脸的大柱,颤声道。

    自出道以来,张浩见过的鬼怪也是不少了,可是像这般有脸却没有五官的鬼怪,却是第一次见,委实让人骇然。

    七杀女黛眉轻皱,道:“这恐怕是传说中的无脸恶鬼!”

    “无脸恶鬼?”张浩咧了咧嘴,惊道。

    七杀女看着张浩,继续道:“传说这第一个无脸恶鬼乃是被上古恶兽混沌兽吸了脸所致,却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张浩眉头深皱,脸皮抽搐,慢慢的起身,小心翼翼的向义庄的后院走去。

    七杀女眉头轻皱,唯恐张浩再遇到危险,紧紧的跟在他身后。

    后院放置的都是棺材,平时收敛死尸用的。

    张浩来到后院,定睛看去,却是大惊,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七杀女黛眉轻皱,微微摇了摇头。

    原来后院的棺材倒是还在,只不过棺材盖都被打开了,棺材中的死尸却是不翼而飞,不见了踪影。

    “会不会是……”张浩眼中精光一闪,回头看向七杀女。

    七杀女美目中绽出两道神芒,对着张浩轻轻点了点头。

    “没错,肯定是无头尸,也只有无头尸才需要这么多的尸体,可是这么多的尸体都去哪里了呢?”张浩摸着下巴,自顾自的嘀咕道。

    “石关镇?”七杀女突然嘀咕道。

    “石关镇,你是说无头尸有可能攻击石关镇?”张浩双眼大睁,绽出两道神芒,大惊道。

    想到此处,张浩再也按耐不住了,身形闪动,急速的往外掠去。

    七杀女眉头深皱,素手一挽,掐了一个印诀,脚下无故升起一团乌云,载着她飞身直起,飞到了半空中。

    七杀女在半空中观望半晌,也没有发现什么,眼见张浩急速往石关镇掠去,心中一动,身形闪动之间,急速跟了上去。

    此时的石关镇中却是乱作了一团,一群无头尸闯入,直往药铺和万宝坊冲去,可谓是见人就杀,逢人就撕。

    最惨的要数万宝坊的的赌徒们,此时赌徒们正连夜赌博,正在兴头上,突然一群无头尸闯入,见人就杀,顿时赌坊乱作了一团,惨叫声不断的响起。

    “轰轰……”的撞门声响起,药铺的门被撞开。

    今夜轮到常贵守夜,常贵正要破口大骂,突然见几个身影,似乎没有头颅,径直向自己这边冲来。

    “啊!”常贵大惊,顿时睡意全无,怪叫一声,便往后院跑去。

    “阿贵啊,大半夜的你不睡觉,鬼叫什么?”后院的灯亮起,传来常胜的声音。

    “哥,救命啊,有鬼,有鬼啊!”常贵拼命的嘶吼起来,声音凄惨,似乎受到什么东西攻击。

    常胜一听,也知道不对了,大惊,慌忙跑去一看,却见常贵捂着一只手臂,血淋淋的跑了过来。

    常胜大惊,惊道:“阿贵,你怎么了?”

    常贵见了自己的大哥,一放松,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常胜一把将常贵抱住,大叫道:“阿贵,你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嘭!”

    噼里啪啦的怪声传来,常胜定睛一看,顿时眼珠子也瞪了出来,却见几个无头尸撞破后门,张牙舞爪的向自己这边冲来。

    常胜此时还抱着自己的兄弟,更何况他身材瘦小,如何抱着一个人跑,要他不管自己的亲生兄弟,他又做不到。无头尸冲到常胜跟前,也不犹豫,伸手便是一爪向常胜的脑袋拍来,眼看常胜便要惨死于无头尸的爪下。

    常胜哪见过如此恐怖的事,白眼一翻,便晕了过去。

    突然,一股黑气卷来,无头尸的手被被黑气卷住,拍不下来。

    无头尸大怒,回头望去,却见一个妙龄少女,手涌黑气,将自己套住。

    “咕咕咕……”的怪声从无头尸的身上传出。

    不一会儿,便又有五个无头尸冲到了后院,张牙舞爪的向冲向小欢。

    小欢眼冒绿光,脸现狠色,用力一甩,将无头尸甩向冲来的五个无头尸。

    “咚!”

    三名无头尸被扔的撞到,跌倒在地。但剩余的无头尸却是像发了狂一般,径直向小欢冲来。

    小欢眉头一皱,双手一翻,又是两团黑气涌现,再一推,黑气滚滚卷向无头尸。

    黑气仿佛愤怒的恶兽一般,一头撞向无头尸。无头尸却是不管不顾,张牙舞爪的继续向前冲来。

    “轰”的两声,黑气卷上无头尸,发出一声大响,却是没能将无头尸甩出去。

    两名无头尸被黑气卷住,但却是不停的挣扎起来,无头,身体却是来回扭动,像是很愤怒一般。

    小欢的脸一白,双眼冒着绿光,死死的盯着两名无头尸的身后。

    果然更坏的事情发生了,被撞倒的四名无头尸慢慢的起身,身形摇晃,像是在缓神,一会,身上发出淡淡的黑气,张牙舞爪的便又向小欢冲来。

    小欢眉头大皱,身形闪动,如鬼魅般向后飘去,上了一面墙,避了开来。

    六名无头尸在地上手舞足蹈,张牙舞爪半天,却是无功而返,奈何不得小欢。

    突然,六名无头尸中有三名豁然回头,看向后面的常胜,慢慢的往常胜处逼去。

    此时常胜早已昏死过去,哪还能逃命,就是他醒过来,也得被吓得再次晕过去。

    小欢一看,顿时大惊,纵身一员,身形闪动之前,赶在无头尸之前掠到常胜跟前,手中黑气滚动,奋力向前推去。

    “呲呲……”的怪声响起,黑气打在无头尸身上,发出怪声,让人听的牙疼。

    另外三名无头尸转过身来,浑身黑气腾腾,又向小欢冲来。

    小欢眉头大皱,双眼之中绿芒大盛,看了看了身后的常胜,绿色的眼中似乎又多了几分坚定。

    “呼”的一下,小欢浑身黑气大盛,不停的涌出,抵向无头尸。

    “哇哇……”的低吼声似乎从六具无头尸的身体中发出,似乎在呐喊嘶吼。

    突然,“嗖嗖……”的声音破空而来,六道红色的箭矢从六具无头尸身上穿过。

    无头尸浑身急剧的抽搐了起来,“嘶嘶……”的黑气从无头尸身上冒起,六具无头尸缓缓的软了下去,最后竟是“轰”然爆裂开来。

    小欢松了口气,抬头看向天上,惊道:“是你?”

    七杀女看着小欢,满是赞赏之意,道:“你似乎很在乎他?”说着,以手指了指地上的晕睡的常胜。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