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再临药铺 可怖小欢

神鬼探 +A -A

    却说七杀女出得客栈,一路走来,不觉来到了药铺附近,心乱之下,一时倒是无处可去。

    “小欢,你看我这么喜欢你,你就从了我吧?”一道急切的声音响起,声音中满是淫秽之意。

    “大福,你不要这样,快走开!”小欢的声音传来,似乎有些恐惧,有些颤抖。

    七杀女眉头一皱,身形闪动之间,已来到二人跟前,只是七杀女掐了个印诀,身影有些淡化,与不太亮的天色融为一体,不仔细辨认,根本看不出来。

    “臭娘们,竟敢推我,找死不成!”大福被小欢推了一下,顿时大怒,随手一巴掌甩上去。

    “啪”的一声脆响,小欢生生受了一巴掌,跌倒在地上,捂着脸,将头撇了过去。

    “哼,你不要装清高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胡兼之间的奸情,若是今日你从了我,我便放了你,否则我要你好看,不要脸的东西。”大幅以手指着小欢,破口大骂起来。

    小欢的身体慢慢的颤抖起来,似乎有些愤怒。

    大富冷笑一声,道:“哼,臭娘们,你不要装清高了,今日便让你看看本大爷的厉害。”说着,大富弯身去揪小欢。

    魔爪近身,小欢的身体愈发的颤抖起来,似乎有些黑气飘出,像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苏醒着,只是大富好像还浑然不知。

    就在大富的手快要碰触到小欢的身体的时候,小欢豁然回过头来。

    大富浑身一凛,瞳孔剧缩,出现在他眼前的小欢双眼竟是冒着绿光,满脸的狠厉,脸色因为扭曲,变得有些狰狞可怖起来。

    大富猥琐的神情一顿,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恐怖之色。突然“啊”的惨叫一声,大富的身形倒飞而出,“扑通”一声,撞在墙上,狠狠的跌落在地上。

    小欢慢慢的收回手掌,身形竟是诡异的漂浮了起来,浑身黑气缭绕,喉间发出“咕咕噜”的怪声,“桀桀……”的怪笑了起来。

    “你不是要和我好吗?来呀!”沙哑的声音从小欢的喉间发出,怪笑的看着大富。

    大富此时口吐鲜血,身体蜷缩成一圈,满脸骇然的看着小欢,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小欢慢慢的伸出一只手来,手一翻,滚滚的黑气如毒蛇吐信一般往大富窜去,缠绕在大富的脖颈间。

    大富的身体隔空悬了起来,嘴中鲜血不停的往出涌,呼吸渐渐空难起来,艰难的叫道:“小……欢……”

    小欢双眼之中的清明之色一闪而过,身形一抖,身体上的黑气有减弱的趋势,似乎在挣扎着。

    “七杀,你去哪了?”正在这时,张浩的声音传来。

    小欢眼中的绿芒大盛,随手一甩,大富再次倒飞而出,撞在墙上,墙体再也承受不住大力,“轰”然倒塌。

    正在寻找七杀女的张浩眉头一挑,看向侧方,身形几个闪烁之间,便来到小欢跟前,此时的小欢满脸的恐惧之意,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咦?小欢姑娘,你怎么了?”张浩眉头轻皱,疑问道。

    小欢浑身一紧,大叫道:“你别过来,不要碰我,别过来,啊……”

    张浩眉头大皱,看了看小欢,又看了看倒地昏迷不醒的大富,轻轻嘟囔道:“莫非是这大富调戏小欢,被七杀姑娘所撞见,七杀姑娘随手打死了大富?”

    想到此处,张浩脸色不由一变,慢慢的走向大富,探其鼻息,却是还有出的气,不由松了一口气。

    “哼!”一声重重的冷哼声响起。

    张浩一喜,起身转头看去,惊叫道:“七杀姑娘,你去哪里了?”

    七杀女见张浩追自己而来,眼中的异色一闪而过,随即又是冷哼一声,道:“哼,不是我出的手,否则他哪还有命在?”

    张浩轻轻的点点头,眉头轻皱,道:“也是,只是不知道又是何人伤了大富的?”

    七杀女转头看向小欢,轻声道:“是她!”

    张浩脸皮抽搐,尴尬道:“小欢?呵呵,这个……这个七杀姑娘也开起了玩笑了。”

    七杀女黛眉轻皱,别过头向前走去,道:“你爱信不信!”

    张浩眉头轻皱,看了看轰然倒塌的墙面,听见有人赶来,再不犹豫,追七杀女而去。

    就在张浩和七杀女走的不一会儿,便有人赶来,见场面如此情况,也是有些愕然,但他们也来不及细想,将小欢和大富送回药铺,让郎中常胜看看情况。

    却说张浩追上七杀女,问道:“七杀姑娘,当时你在现场,真的是小欢将大富打伤的吗?”

    七杀女黛眉轻皱,转头看向张浩,冷声道:“哼,你都问我三十多次了。”

    张浩愕然,讪笑道:“有吗?”不由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

    七杀女看着张浩的木然神情,心中的气渐渐消了,不由轻轻一笑。

    张浩见七杀女居然笑了,不由脸皮抽搐,道:“不如我们去问问小欢,一切便明了了。”

    七杀女轻轻点了点头,也不说话,折身往药铺方向走去。

    平日人来人往的药铺,因为出了命案而人便的越来越少,就连药铺中的人也没几个了。除了郎中常胜,只留下小欢、大富和常贵三人了。

    郎中常胜见张浩和七杀女又来,不由眉头一皱,道:“客官,你又来做什么?”

    张浩轻轻一笑,随手翻出一锭银子,道:“我们来买药。”

    常胜一窒,不知该如何回答。

    张浩眉头轻皱,扫了扫药铺中,道:“大富呢?”

    常胜看着张浩,疑惑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三番五次来药铺中七问八问的。”

    张浩眉头轻皱,看向常贵,不用问,定是这常贵出卖了自己。张浩轻轻一笑,也不在意,道:“常大夫不要激动,实话跟你说吧,我们是小石峰委派来此处查案的。”

    “查案?”常胜眉头一皱,惊道。常胜开始重新打量起张浩来,点了点头,光从外表看,张浩绝对是一表人才。

    张浩也不管常胜相不相信,又开口问道:“大富怎么了?”

    常胜眉头轻皱,道:“大富也不知道受到了什么惊吓,疯了,被他的家人接走了,因为这事,药铺还赔了他家好大一笔银子呢。”

    张浩才不关心有没有赔银子,听到大富疯了,惊道:“疯了?”

    常贵确认了常胜的话,道:“客官,我大哥说的是真的,大富真的疯了,模样痴呆,太吓人了。”说着,也不到他想到了什么,浑身哆嗦了一下。

    张浩皱着眉头,轻轻点了点头,踱步走向小欢,问道:“小欢姑娘。”

    小欢见是张浩,轻轻点了点头,弱弱的道:“公子有何话问?”

    张浩看着这个乖巧的姑娘,他怎么也不相信眼前的姑娘会是杀人魔王,不由撇了撇嘴,道:“小欢姑娘,你可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吗?”

    小欢一鄂,一脸的茫然,道:“公子,您是说昨晚?昨晚我哪都没去啊,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浩嘴一咧,回头看向七杀女。

    七杀女看着小欢,又看看张浩,冷哼一声,返身而去。

    张浩一鄂,苦笑一声,嘀咕道:“女人,真是死不承认,变脸比翻书还快。”随手抛出一锭银子,银子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准确的落在常贵的手中。

    天上掉馅饼的事再次发生了。常贵先是一愣,接着喜笑颜开,大声的谄媚道:“客官慢走,客官慢走……”

    常胜暗翻白眼,没好气的道:“阿贵!”

    常贵一鄂,讪讪而笑,随口咬了一下手中的银锭子,对着自己的哥哥嘿嘿的傻笑了起来。

    ……

    却说张浩和七杀女二人回到客栈,七杀女躺于床上,慢慢的思索起来,嘀咕道:“莫非是我看错了?不可能啊!”

    “哼,本姑娘一定要查出个究竟!”说着,七杀女的身形闪动,消失在了房中。

    夜色茫茫,一道黑色的身影急速的掠向药铺方向。

    “谁?”不出七杀女所料,此时的小欢又游荡在药铺周围,突然发现了七杀女,大声的厉喝道。

    “哼,你问我是谁?这句话该我问你吧?”七杀女当空漂浮而立,冷声道。

    “桀桀……我是谁不用你管,你最好离我远点!”小欢冷然看了七杀女一眼,回道。

    七杀女罕见的嘴角一咧,身形一闪,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小欢的跟前。

    小欢脸色一冷,道:“你究竟要干什么,快让开!”

    七杀女不说话,冷冷的看着小欢。

    小欢眉头轻皱,身上腾起大片的黑气,大声道:“让开!”

    七杀女还是不为所动,依旧不让开,只是冷冷的看着小欢,似乎美目中有些异彩。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小欢双眼暴睁,右手豁然抬起,五指弯曲,一爪径直抓向七杀女的玉颈。

    七杀女轻轻一笑,身形变得模糊起来。

    “残影?”小欢一愣,接着惊叫道。

    “你很不错,一言不合便要出手相向,你很像我!”七杀女看着小欢,竟是轻轻点头,赞赏的道。

    小欢冷哼一声,脸上厉色一闪而过,眼中绿芒闪烁,凶光大放,双手一抬,滚滚的黑气便如泉涌一般,不停的翻滚而出。

    七杀女看着小欢的举动,不惧反喜,赞赏的点了点头。

    小欢看着七杀女淡然的神情,似乎有些愤怒了,头一样,黑发飞舞,喉间发出“咕咕噜”的怪声,再不犹豫,双手奋力将滚滚的黑气推向七杀女。

    滚滚的黑气翻滚着,如一条黑色恶龙一般,嘶吼着冲向七杀女。

    七杀女眼见黑气卷来,不慌不忙,随手一挥,一道乌黑的光芒打出。

    没有想象中的轰然声,黑气遇到黑芒,只是一个呼吸间,便荡然无从,化作缕缕黑气,消散在空中。

    小欢眼中的异色一动,但接着绿芒闪动,脸上的狠色更盛,双手再次一翻,滚滚黑气暴涌而出。小欢的身形竟是慢慢的漂浮了起来,长发飞舞,眼中绿芒闪烁,仿佛妖姬一般。

    黑气绕着小欢的身躯来回缠绕,最后都汇聚到小欢的手中,慢慢的凝聚起来,竟是化作一个硕大的骷髅头。骷髅头上双眼冒着绿光,缠绕着黑气,仿佛魔神降世一般,骇人可怖。

    “去死吧!”小欢冷然怪叫一声,将骷髅头推向七杀女。

    七杀女轻笑一声,素手一招,气焰嚣张的骷髅头顿时仿佛听话的孩子一般,急剧的缩小,慢慢的飞向七杀女的手中。

    “不错,有点意思!”七杀女看着小欢,轻声道。

    与此同时,七杀女素手轻轻的一握,没有任何声响,骷髅头便化作缕缕黑气,慢慢的消散。

    “你……”小欢终于露出恐惧之意,骇然的看着七杀女。

    七杀女赞赏的看着小欢,道:“不错,你很像我,放心,今晚发生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

    小欢眉头大皱,长发飞舞,眼中的绿光渐渐的减弱,最后消散,黑气也慢慢的消失,竟是一头栽落下来。

    七杀女黛眉轻皱,手一翻,小欢的身体如有人从下面拖着一般,慢慢的着地,躺在地上,却是不知为何小欢突然晕了过去。

    突然,七杀女黛眉轻皱,抬头看了看侧面,素手一引,一个奇怪的印诀打出,身形渐渐的淡化起来,与浓浓的夜色融为一体。

    “噔噔噔”的脚步声传来,听这人走的颇为急促。

    “小欢?”来人却是常胜,见地上躺着的小欢,急忙跑了过来,弯身去探小欢的鼻息。

    常胜发现小欢的呼吸正常,这才松了口气,抬头向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当下也不犹豫,抱起小欢,往药铺方向匆匆而去。

    就在常胜刚走,原地七杀女的身形慢慢的显现出来。七杀女看了看常胜远去的方向,黛眉轻蹙,随即身形闪动,消失在夜色当中。

    “七杀姑娘,你去哪了?”就在七杀女刚进自己房中的一刻,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

    七杀女先是一愣,接着微微摇头,道:“我去哪你会关心吗?”

    这句话也太有歧义了,张浩点燃蜡烛,摸了摸鼻子,道:“这个……这个我想七杀姑娘定是出去查案了吧。有什么发现没有?”

    “没有!”七杀女根本不给张浩再张口的理由,简简单单两个字让张浩差点让自己的口水给噎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