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打问悬疑 七杀怒杀

神鬼探 +A -A

    张浩点点头,道:“既然如此,你便将当日发生的事与我说一说”

    胡争此时哪敢还有半分隐瞒,和盘托出道:“当日我在万宝坊输了很多钱,后来我……总之我肯定能将输的钱全都捞回来,可是那老……我爹非不给我钱,当时急怒之下,我便顺手扯了下衣服,急急忙忙往赌坊而去,结果我真的捞回了本,还赢了很多钱,只是……只是没想到却摊上这档子事,我真的没有杀人,真的没有……”

    张浩眉头大皱,慢慢的分析起胡争所说的话来,随即眉头一挑,疑问道:“你怎么这么笃定你便会赢钱?”

    胡争明显脸皮一抽,半晌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旁边的朱九早就失去了耐心,怒道:“你若不如实说来,俺们怎么帮你洗刷冤屈,浩哥,依俺老朱看,俺们还是走吧……”

    被朱九这么一诈唬,胡争大急,在小石峰上受的死罪他至今想起来都不寒而栗,当下磕头道:“小的说,小的全都说!”

    缓了缓激动的情绪,胡争又回忆道:“这件事说来也怪异,当日我在万宝坊输了钱,心情很是不畅快,一个人无事便走到了镇外的寒潭处,索性便在寒潭中游起了泳,不小心被石头划破了手。”说着抬起胳膊来,手臂上露出一道不长的口子。

    张浩点点头,摸着下巴道:“嗯,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你继续说!”

    胡争看了看众人,继续道:“当时我听到有人跟我说话,可是周围又没有人,我……我害怕极了,便问他你在哪里?”

    说到这里胡争明显吞了口口水,又继续道:“他说……他说他在我的身后,我一回头,便看见一个……一个漂浮着的头颅,一个没有身子的脑袋!”

    “什么?脑袋?你快说清楚,那头颅涨什么样?”绿萦一听,再也坐不住了,惊叫道。

    胡争害怕,将头颅的面貌仔细的回忆描述了下,弱弱的看着绿萦,这些漂亮的女子此时在他的眼中恐怕比厉鬼还要凶!

    绿萦跌坐回椅子上,呢喃道:“没错,是大师兄,是大师兄吴易的头颅……”

    须臾,绿萦又弹起,叫道:“那大师兄的头呢,现在在哪里?”

    胡争忙摆手道:“仙女,不是……不是我的错,当日那头颅竟是开口说话,说只要我将它送回首阳峰,便答应我任何条件。我……我当时财迷心窍,便试着说要赢钱,赢很多很多的钱,谁想到那头颅竟然开口说话答应了。之后我寻思没有本钱,便回药铺偷钱,结果被我父亲发现,后来的事你们也知道了,我确实赢了很多很多的钱,可是被小石峰的仙女们给抓到了这里,头颅……头颅也忘在了万宝坊。”

    张浩点点头,暗暗寻思道:“胡争的话虽然听起来令人匪夷所思,但仔细想想也确实有道理,那吴易的头颅肯定有问题,隐藏着什么大秘密,要不然无头尸也不会抢它,发生如此一连串诡异的事情。”

    绿萦好不容易发现自己大师兄吴易的头颅,当下急道:“大……公子,我们快去寻我大师兄的头颅吧!”

    张浩轻轻点头,道:“事不宜迟,我们还是赶快下山吧。”

    莫青一听,忙道:“公子,这……好不容易来我小石峰了,怎么能不住几日,况且……”

    张浩摆了摆手,道:“师太,我此次来五指界有要事在身,叨扰之处还请见谅!”

    莫青见张浩执意要走,也不便再挽留,只是心中还有些惋惜。

    张浩怎能不明白莫青心中所想,当下轻轻一笑,手一翻,现出数十张黄符,道:“师太,此次我也没有别的物件,便以这神风符相赠。”

    莫青双眼大睁,颤抖的接过神风符,道:“多谢大……多谢公子,公子日后若有差遣,莫青定不敢推脱。”

    张浩轻轻一笑,走近莫青,小声道:“另外郝通道长对这符篆之道堪称是入迷,师太只要以这神风符为诱惑,还怕郝通不为所动,而且我还传了郝通两道符篆的制作方法,师太可与郝通道长共同研究一下。”

    莫青双眼大亮,心中暗道:“神鬼大将军果然名不虚传,智谋无双,而且这符篆之道果然精妙无双,那老不死的居然藏私,看我怎么收拾他。”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逝,莫青得了好处,自是大喜,拜别张浩等人。

    张浩、七杀女、朱九、绿萦四人下得小石峰,此时已经天色见黑,略一商量,四人决定分头行动。

    张浩和七杀女去药铺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其它线索;绿萦和朱九去赌坊,寻找吴易的头颅。

    且说张浩和七杀女来到药铺中,此时的药铺只有三四人,除了小欢以外,还有三个男子,一个看病的郎中和两个帮忙的伙计。

    那郎中见张浩和七杀女进了药铺,忙上来招呼到:“二位客官,买药吗?”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四处打量起这药铺来,这药铺规模也不小,轻声道:“你们这里谁是主事的人?”

    郎中忙道:“客官,您这是要……”

    张浩看向郎中,见这郎中慈眉善目,一看便是个老实人,对郎中拱了拱手,道:“我听说这家药铺出事了,寻摸着将这药铺盘下来,你们谁能主事?”

    郎中脸色一变,拱手道:“客官,不瞒您说,我们这药铺的东家确实出事了,可是少东家还在,至于盘店之事嘛,还是等我们少东家回来再说吧。我是这里的郎中常胜,如果客官您不看病,还请您自便。”

    也难怪常胜下逐客令,自己这边药铺刚出事,你便乘人之危来盘店,居心不良。

    张浩微微一笑,也不在意,在药铺中来回走动了起来,道:“常大夫,我来买药,哪有大夫不给看病的。”

    常胜脸皮抽搐,只得道:“那客官您请自便。”说着,走回了柜台,自顾自的忙了起来。

    张浩走到另一边,有一个伙计正忙着整理药材,见张浩到来,只是轻轻一笑。

    张浩报以和煦一笑,手一翻,一锭银子出现在他手中,向伙计使了个眼色。

    那伙计一见张浩手中的银子,顿时眼直了,张浩手中的银子量足色润,是上好的银锭,恐怕足足有十几两,他一年的工钱也不过十几两,怎能不动心。

    张浩轻轻一笑,随即手一翻,银子不见了,抬腿往外走去。

    七杀女跟在张浩身后,出得药铺,皱着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张浩轻轻一笑,道:“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什么也不问,便出来了吧。放心,在药铺中多有不便,我将那伙计引出来,好好询问一番。”

    七杀女终于还是开口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道:“你又怎么知道他一定会跟你出来!”

    张浩轻轻一笑,道:“这凡间有一句话叫‘有钱能使鬼推磨’,他会出来的。”

    七杀女对钱跟本没有概念,之后便又沉默了下来,随即眉头轻皱,回头看去。

    “这位公子,您……”那伙计果然跑了出来,谄媚道。

    张浩轻轻一笑,得意的看了一眼七杀女,道:“这位小哥叫什么?”

    伙计谄媚的对张浩点点头,惊艳的看了一眼七杀女,道:“回公子,小的叫常贵!”

    张浩手一翻,银锭子出现在他手中,将它抛于常贵,道:“常贵,我问你些话即可。”

    此事对于常贵而言,那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问几个问题便能平白得十几两银子,何乐而不为呢。

    伙计常贵看着银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用嘴狠狠的咬了一口银子,确认无误后,才谄媚的笑道:“公子有何要问,尽管问,常贵知无不答。”

    张浩轻轻点点头,眼中的神光越来越亮,问道:“常贵,我来问你,你的老板胡兼为人如何?”

    正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

    常贵拿了张浩的银子,真是如他所说是知无不答。常贵向周围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以后,便道:“不瞒公子,我家那老板平时为人刻薄,一年也发不了几个子,而且……而且极度好色,对我们药铺中的小欢……呵呵……那个公子也懂的。”说着,对张浩做了个了然的神情。

    张浩尴尬的一笑,道:“好了,没有别的了,你去吧。”

    随即张浩无奈的看了看七杀女,转身往客栈走去。

    张浩和七杀女回到客栈时,朱九和绿萦已经在房中等候。

    张浩见二人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不由开口问道:“怎么了?吴易的头颅没有找到?”

    绿萦的眼圈红红的,必定是哭过了。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转,道:“浩哥,俺们虽然没有找到吴易的头颅,却打听到了另外一件事。”

    张浩眉头一挑,道:“什么事?”

    朱九大嘴一咧,道:“我们打听到那胡争平时好赌如命,乃是个十足的浪荡公子,当日在万宝坊输的精光,扬言要回去拿本钱,翻本!”

    张浩眉头轻皱,摸着下巴,道:“这么说来,这胡争还真有可能弑父!”

    众人以为有理。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众人各归房中去休息了。

    张浩回到房中,躺在床上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眼看天边翻起了白肚皮,张浩暗暗咧嘴,干脆便不睡了,起床走到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不知不觉金昭容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张浩的脑海中,如果有人在跟前,定能发现张浩笑的有些傻,甚至是一副猪哥样。

    张浩随手一指,一旁的蜡烛慢慢的燃了起来,照亮了整个房间。

    看着房间的布置,张浩无奈的摇了摇头,提起笔来,随手画了起来。不一会儿,一副金昭容的画像便出现在纸上,栩栩如生,仿若真人。

    “谁?”张浩突然抬头瞥向窗外,大叫道。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一道黑色的丽影出现在张浩的眼帘。

    “七杀姑娘?”张浩疑惑的问道。

    进了房中的正是七杀女,原来七杀女回到房中,脑海中不停的浮现着一道紫色的身影,每每一个动作之间,便会牵动自己的神经。

    突然,七杀女感觉有微微亮光响起,抬头一看,却见亮光是张浩的房中传出的,心下一动,便闪身出了门,在外面看着张浩的身影。

    七杀进了房中,也不说话,慢慢的走到桌子跟前,低头看去,黛眉轻蹙了起来。

    “金昭容?”七杀女抬头看向张浩,轻声问道。

    张浩脸现尴尬,道:“呃,是的,七杀姑娘怎么这么晚也不睡?”

    七杀女也不回答张浩的话,莲臂伸出,素手轻招。桌上的画像仿佛活了一般,轻飘飘的飞了起来,落于七杀女的手中。

    张浩本想阻拦,但还是放弃了,首先不说自己为什么要阻止她,再者自己也无力阻止七杀女。

    七杀女美目死死盯着金昭容的画像,半晌无语,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素手再一招,一面铜镜慢慢的飞到她的手中。

    七杀女美目一会看看金昭容的画像,一会看看铜镜,像是比对了起来。

    张浩在一旁看的脸皮直抽搐,不知该如何是好。

    半晌,七杀女轻轻的放下铜镜,美目中异彩连连,盯着张浩,轻声问道:“我们之间谁更好看一些?”

    张浩一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金昭容对自己来说是唯一的,不能替代的,但七杀女似乎又对自己有些特别的情意,自己又不忍心欺骗她。

    七杀女见张浩半晌无语,眼中的神采慢慢的敛去,取而代之的是冰冷之意。

    “哼!”重重的冷哼一声,七杀女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张浩一惊,大叫道:“七杀……”

    此时张浩脸色有些发白,七杀女含恨一声冷哼竟然如此厉害,这恐怕也是七杀女留情了。

    七杀女含恨离去,张浩莫名的心中一痛,略微一定神,再不犹豫,身形闪动,追了出去,向四周望去,哪还有七杀女的身形。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