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小石风波 面见胡争

神鬼探 +A -A

    ‘哈哈,母老虎,怎么样,俺老朱厉害吧?‘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上下瞅着田媛,猥琐的笑道。

    田媛一窒,怒道:“你……”却是再也不敢上前了,此时她也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眼前这猥琐胖子的对手,再上去只能是自取其辱,闹更大的笑话。

    “何人在我小石峰山下喧哗!”正在这时,一道颇为威严的女声响起,人未到,声音却是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张浩眉头轻皱,大声道:“莫青师太,张浩拜山,还请出来相见!”

    对方所用的是“千里传音之法”,有这般修为的人,整个小石峰,恐怕也只有小石峰的掌门师太莫青了。所以张浩笃定此人必是莫青。

    须臾,声音再未传来。

    朱九本来一开始还被莫青这一手给震住了,此时胆子又大了起来,跳出来,大叫道:“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给俺老朱出来,否则俺老朱可要在这小石峰大开荤戒了!”

    朱九的话刚落,那威严的女声再度响起。

    “哼,我看你敢!”远处急速的掠来一道绿色的影子,绿萦的前方一把绿油油的宝剑闪着绿光径直向朱九冲来。

    张浩眉头一挑,大叫道:“胖子小心!”与此同时,身形闪动,急速向向朱九身前掠去。

    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滴溜溜的旋转而成,迎风渐长,将墨绿色的宝剑抵住,两者相持不下,发出“呲呲”的声音,华光闪动,青光和绿光相持不下。

    “哼!”一声重重的冷哼声从七杀女的口中发出。

    冷哼声听在被人耳中没有什么,风轻云淡,但听在莫青耳中却是如晴天霹雳,莫青身形大震,脸色几度变化,才归于平静。

    青光大盛,绿光败退,绿色的宝剑倒飞而回,被莫青收起。

    莫青双眼之中满是惊骇之意,开始重新打量起眼前的这几个人来。

    与自己动手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模样清秀俊俏,嘴角噙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正自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修为深厚,恐怕不下于自己。

    而他身后的胖子则是满脸的臭屁,看着自己的神情猥琐,一副欠揍的神情。

    再往后是一个浑身黑衣的绝美女子,只是这女子神情冰冷,一副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模样,让人望而生畏,不仅如此,莫言敢肯定,刚才那声冷哼声就是这黑衣冰冷女子发出的,可见其修为远远超出自己。

    五指界中何时出了这样的一号人物,而自己却浑然不知,莫青的心中充满了震惊。

    最后一个身着浅绿色衣衫的女子自己倒是知道,正是首阳峰的绿萦。

    怎么绿萦会和这些人在一起?

    “绿萦师侄,你这是何意,带人强闯我小石峰!”这莫言不愧为一派之掌门,既然打不过人家,便从别处入手,摸清楚情况再说。

    张浩此法是给小石峰一个下马威,省的小石峰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日后自己也好办事。

    绿萦一听莫青这般说,心中一惊,正自不知怎么说,不由抬头看向张浩。

    张浩见绿萦向自己这边望来,不由轻轻点了点头。

    绿萦的一双美目一亮,自信重新恢复,有神鬼大将军张浩为自己撑腰,自己还怕个什么,恐怕联合小石峰之力也奈何不得张浩。

    想到这里,绿萦缓缓上前,拱手道:“莫师叔,我们并无恶意,只是听说郝通师叔……”

    一提到郝通,莫青双眼之中精光闪过,便抢口道:“你们认为我会伤害郝通?”

    绿萦一愣,暗想道:“郝通师叔和莫青师太关系匪浅,要说加害对方,恐怕是不太可能,只有说是莫青师太不想让郝通师叔下山,将其强行扣留而已。”

    “不敢不敢,师侄不是这么想的。只是……”绿萦急忙道。

    莫青眉头一皱,道:“只是什么?还有这几位是什么人?绿萦师侄真是好本事啊,能请的这么厉害的帮手!”

    莫青这一股脑的问题砸来,绿萦微微摇头,想到张浩刚才的眼神,当下再不犹豫,拱手道:“莫师叔,晚辈有话要说,不知莫师叔可否让晚辈近前?”

    莫青双眼中精光闪动,冷哼一声,道:“你便近前来说话又如何?”

    却是莫青艺高人胆大,不认为绿萦对自己能有什么伤害,不说如此,绿萦一向是首阳峰的高徒,不可能无故攻击自己,她也想弄个明白。

    绿萦得到莫青的允许,慢慢的上前,在莫青的耳边轻轻的低语起来。莫青听的浑身大震,满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张浩一行人,嘴巴张的能塞下一颗大鸡蛋了,可见莫青的吃惊。

    “绿萦师侄,你说他是神鬼……”莫青尽可能的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激动,颤声道。

    绿萦微微摇摇头,制止了莫青再往下言语,随即又轻轻点了点头,证实了莫青的想法。

    莫青此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狠狠的吞了口口水,对张浩深深的一拜,拱手道:“原来是张公子,张公子快快有请!”

    旁边一同而来的小石峰弟子更是惊的眼珠子掉了一地,一向威严,深深痛恨男人的莫青掌门居然对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施这么大的礼,看其恭敬程度,不像是装出来的。

    莫青掌门这是怎么了?

    莫非莫青掌门脑袋抽了?或者是被别人给施展了什么法术?

    但是不可能啊!莫青身为堂堂小石峰掌门,修为高深,自是不必说,他们实在想不出有何人能有这般本事。

    莫非眼前这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是有什么大背景?

    一连串的问号出现在众小石峰弟子的头顶上。

    “师傅,他……那个胖子他……他对弟子不怀好意,他是流氓!”田媛一看莫青这般模样,心中一急,脱口而出。

    静!

    静的可怕,就算此时地上掉下一根针,恐怕众人也能听见。

    张浩等人神色平淡,还是那般看着莫青师太。

    莫青则是脸色大变,豁然转头,一脸盛怒的大叫道:“不知好歹,来人呢,将田媛打入地牢,听后处置!”

    什么?自己只不过是说了一句话,师傅便要将自己打入地牢。自己不会听错了吧?田媛红艳的嘴巴张的老大,美目中满是不可思议。

    “师傅,您?”田媛不可思议的叫道。

    “来人呢,我说的话不管用吗?”莫青毫不留情,大声的道。

    这回众小石峰的弟子们可是听清楚了,掌门这是要将田媛打入地牢。众弟子不敢怠慢,便欲上前。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慢着,莫青师太,田媛姑娘也没犯什么大的过错,关入地牢是不是太重了?”张浩上前,噙着一抹和煦的笑容道。

    “是是是,张公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是犯了错误就要罚,如何处置田媛,还请张公子示下!”莫青语气恭敬的道。

    张浩暗暗撇撇嘴,这莫青可真是固执,自己都说不用了,她非得让自己的徒儿受罚。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转,嘿嘿的坏笑一声,大声道:“这样吧,就罚她这几日伺候我们,如何?”

    莫青双眼一亮,看向张浩。这能伺候张浩等人,一来二去的,肯定有不少好处,这可是田媛的造化,莫青都巴不得自己顶替田媛呢。

    看着莫青投过来的目光,张浩轻轻一笑,点了点头头。

    莫青慌忙对张浩拱了拱手,回头看向田媛,大声道:“田媛,这几日你就照顾公子一行人的起居,如有差池,两罪并罚。”

    田媛还想顶嘴,可看见莫青严厉的目光,不由缩了缩脖子,极度不情愿的领命道:“田媛谨遵掌门法旨,一定照顾好张公子等人。”田媛有意无意的看了朱九一眼,直恨的牙痒痒。

    张浩轻轻一笑,道:“莫掌门,我听说昨日小石峰门下还抓了一个凶徒,叫什么胡争的人,可有此事?”

    莫青心中“咯噔”一下,暗道:“莫非这胡争也和张公子有什么关系?”

    想到此处,莫青不觉头疼,只得硬着头皮答道:“回禀张公子,昨日小石峰门下确实抓了一个叫胡争的,只不过这胡争罪大恶极,竟然杀害了自己的父亲,他……”

    张浩挥挥手打断莫青的话,道:“师太此时下此定论有些言之过早。”

    莫青能坐上一派掌门的宝座,自是聪明异常,从张浩的话中听出一些别的味道,忙拱手道:“张公子的意思是那胡争并不是凶手?”

    张浩微微一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而是开口道:“还请莫青师太前面带路,我想见见此人。”

    莫青一惊,忙道:“张公子不可,胡争被关押在地牢之中,那地牢之中潮气极重,脏乱不堪,还是请张公子移驾厢房,我自命人将胡争唤来,往公子处,如何?”

    这莫言可谓是极其用心了,张浩先是一愣,接着哈哈一笑,背着手,迈着四方步往小石峰内部走去。

    莫青故意靠后,走到田媛跟前,激动小声的道:“徒儿,你的造化来了,好好伺候几位贵客,不可有半点差池!”

    田媛一愣,虽然不明白其中道理,但还是乖巧的道:“师傅,徒儿知道了。”

    莫青高兴的点点头,追张浩而去……

    小石峰地处五指界南面,因为山上多小块的鹅卵石而得名。

    一路走来,张浩也不见一名男子,不由撇了撇嘴,转头对莫青道:“师太,莫非传言当真,小石峰果真不收男弟子?”

    莫青恭敬的道:“回禀公子,传言是真的,我们小石峰历代相传,不收男弟子,是祖训,我也不敢乱改。不过这些年小石峰的门规也有所调整,山下外门招收有男弟子,平时内门是不让男弟子出入的。”

    张浩听的啧啧称奇,小声嘀咕道:“看来小石峰的创派祖师肯定是被男子深深的伤害过。”

    张浩虽然说的声音小,但莫青还是听清楚了,不由头顶上拉下三条黑线,暗暗咧嘴,无言以对。

    不一会儿,张浩便随莫青等人来到小石峰的金顶大堂,众人分主宾坐定。

    须臾,便有小石峰的弟子来报。

    “报,掌门,胡争带到!”

    莫青眉头一挑,威严的大声道:“将他押上来!”

    “是,遵掌门法旨!”说着,那弟子便弯身退下。

    不一会儿,胡争便被两名小石峰的女弟子押上大堂来,只是一天的功夫,胡争模样便是大变,满脸的痞气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彷徨之意,看着小石峰的众弟子,身形瑟瑟发抖。

    张浩眉头大皱,不由看向一旁的莫青。

    莫青老脸一红,慌忙起身,拱手道:“回禀公子,这……这胡争已经交代,是他杀害了自己的父亲。”

    “看这情形,恐怕是屈打成招吧?”张浩还未说话,朱九便抢口道。

    莫青身形一震,忙解释道:“这……这个……”

    张浩此时心中也是颇有怒气,但转念一想:“小石峰本就对男子充满怨气,更何况他们认定是胡争杀害了自己的父亲,怎么可能对他好。还有就是看这胡争此时的惧怕程度,满脸的痞气消失,相信经过此事,他不会再吊儿郎当,定会重新做人。”

    看着张浩的眉头渐渐的松开,莫青终于暗暗松了口气,摆手示意其她弟子都退下。

    张浩点点头,道:“莫青师太,胡争弑父之事还得从长计议,其中疑点重重,漏洞颇多。”

    莫青哪敢有异意,慌忙拱手道:“公子所言极是,是我疏忽了。”

    听见有人为自己辩解,胡争的身形一震,双眼渐渐亮起来,“扑通”一声跪于地下,磕头如捣蒜,大声的哭泣道:“这位公子明鉴,我没有弑父,父亲不是我杀的,不是……”

    张浩慢慢的起身,走到胡争跟前,道:“胡争,你现在身上背负着弑父的名义,如果不洗刷干净,你将是千古的罪人,世代背受骂名,你可知道?”

    胡争一听,大声的哭泣道:“小的一切都听公子的,小的真的没有弑父,就是给小的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弑父啊。”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