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张浩推疑 朱九闯山

神鬼探 +A -A

    张浩等人在赌坊中转悠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升起了离开的打算,无意中回头一看,顿时头顶上拉下三条黑线。

    赌坊是个一掷千金的地方,朱九一看这么多钱,早已馋的直流口水,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已经将手摸入了怀中,准备下注。

    张浩看的直翻白眼,一把揪住朱九的耳朵,便往外走去。

    “哎呦,浩哥,疼疼疼,快放开俺老朱!”朱九不防,顿时直喊疼,怪叫道。

    张浩放开朱九的耳朵,没好气的道:“你是不是有很多钱?”

    朱九一听,讪讪而笑,道:“浩哥,没有,没有,俺老朱可是个穷人,哪有什么钱。”

    “走了!”张浩没好气的背着手,迈开四方步往客栈方向走去。

    朱九回头看了看赌坊,吞了口口水,一狠心,跟张浩而去。七杀女冷哼一声,也慢慢跟上。

    三人回到客栈,张浩皱眉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浩哥,你说句话嘛,你们两个这闷葫芦,还不把俺老朱给憋坏了?”朱九见张浩和七杀女半天也不说一句话,终于耐不住了,开口埋怨道。

    张浩抬头看了看朱九,却有些出神,随口道:“胖子,你说胡兼是不是胡争杀的?儿子杀老子,这有可能吗?”

    朱九狂翻白眼,道:“浩哥,这……这俺老朱哪知道?”

    张浩看着朱九,突然眼睛一亮,道:“胖子,站起来!”

    朱九一愣,讪笑道:“浩哥,做什么?”

    张浩慢慢的起身,道:“你说当时胡争是怎么推胡兼的?”

    朱九狂翻白眼,道:“浩哥,我们管这些无关的事做什么,鬼王陛下交给我们的无头尸和残魂案都没影子呢。”

    “公子,公子!”正在这时一道焦急的声音响起。

    张浩回头一看是绿萦,双眼一亮,忙道:“绿萦姑娘,你昨晚梦到那胡争是怎么推胡兼的,给我来演示一番?”

    绿萦眼中满是着急之色,稍微一回想,道:“是这样的!”说着,走到朱九跟前,做了个甩的动作。

    张浩眉头大皱,自己也照着绿萦做了个甩的动作,嘀咕道:“这样甩会推死人吗?”

    随后,张浩又抬起头,看着朱九,道:“胖子来,抓住我的衣袖!”

    朱九不明所以,但还是上前将张浩的衣袖扯住。

    张浩眉头轻皱,道:“胖子,你不要用力,自然点,看看是什么情况!”

    朱九愕然,笑道:“浩哥,你这是在做小孩子的游戏?”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照着绿萦的动作一甩。朱九身形不稳,“噔噔噔”往后退去,但却是很快便稳住身形。

    张浩看着朱九的动作,眉头大皱,呢喃道:“不对啊,这般甩,按照人的正常反应,应该能站住才对啊,莫非是使的力不够?”

    想到此处,张浩又抬起头来看向朱九,道:“胖子,我们再来一次,记住,不许用力,正常反应即可,否则今晚你不能吃饭!”

    张浩神情严肃,看着不像是说假话。朱九暗暗咧嘴,不敢不听,抓住张浩的衣袖。随着张浩的一甩,朱九的身形顿时不稳,又是“噔噔噔……”的往后退去。这回张浩用的力大,但朱九也只是多退了三步而已,还是稳住了身形。

    张浩看着朱九的动作,皱眉道:“胖子,你有没有用力?”

    朱九忙摆手道:“浩哥,天地良心啊,你说啥俺老朱就做啥,这回俺老朱可是真没有用力。”

    张浩暗暗思索,道:“照这样的甩法,恐怕不足以将人甩倒,除非是后面有磕绊之物,可是……可是药铺门口便是平坦的街道,不可能有磕绊之物啊,况且我的力也不是胡争一个凡人可比的,这么看来……”

    朱九见张浩这般苦想,不由咧嘴道:“浩哥,这胡争有没有杀他老爹,我们去亲自问问他,总会找到些线索的,你在这里胡乱猜测,也不是回事啊。”

    张浩一拍脑门,道:“对啊,我可真是笨!”

    随即张浩又转头看向绿萦,道:“绿萦,你刚才怎么着急撩火的,发生什么事了吗?”

    绿萦一愣,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急忙的道:“公子,郝师叔被小石峰的人给抓走了。”

    张浩眉头轻皱,道:“被小石峰的人给抓走了?你们五峰不是同气连枝,同仇敌忾吗,郝通又怎么会被抓走呢,我看郝通是被请回去的吧?”绿萦一急,道:“公子,你有说不知,这小石峰虽说是五峰之一,但向来对男子排斥,更何况……更何况小石峰的掌门师叔和郝师叔……这个郝师叔……”

    绿萦急的说不出话来。但张浩却是大概听明白了,定是这郝通年轻时辜负了小石峰的莫青掌门,莫青因爱成恨,对小石峰下了严令,只要郝通敢踏入小石峰的地界,便不惜一切代价将他带回小石峰。

    张浩点点头,道:“也好,反正我们也要去见见胡争,正好顺道闯一闯这小石峰,化解这一段孽缘。”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亮,大叫道:“哈哈,好,浩哥,听说小石峰有许多漂亮的姑娘,俺老朱便来打这头阵。”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眼中精光闪动,道:“不过去小石峰之前,我们得再去求证一件事情!”说着,张浩便往外面走去。

    朱九急忙跟上,大叫道:“浩哥,等等俺老朱!”

    张浩一行人出了客栈,来到药铺跟前。张浩眉头深皱,在药铺跟前来回踱步,俯下身仔细的观察起来。

    “没有,什么也没有……看来……”

    张浩的双眼越来越亮,抬起头来,看向小石峰,呢喃道:“到底这与无头尸案有什么关系呢?”

    “浩哥,你这是看什么呢?”朱九看着张浩,皱眉道。

    张浩看了看朱九,嘴角翘起,道:“没什么,走吧,我们去小石峰。”

    ……

    小石峰离石关村不过三四里远,以张浩等人的脚力,不到半个小时,便来到小石峰山脚下。

    “哎呦,疼死俺老朱了,浩哥,这是怎么回事?”朱九兴奋的在前吆喝着打头阵,不想前方什么也没有,朱九却是被弹的倒飞而出,跌倒在地上。

    张浩眉头一皱,将朱九扶起,向前看去。

    七杀女双目中精光闪动,道:“结界!”

    “结界?”张浩疑声道。

    七杀女随手一挥,一道黑芒打出。前方一阵波动,如水一般荡漾了起来,“哗”的一下,光华一闪,一切归于平静。

    “谁!”

    “大胆!谁竟敢擅闯我小石峰!”

    绿萦一看,忙上前道:“田媛师姐,首阳峰绿萦求见!”

    那位小石峰叫田媛的女子将剑收了,拱手道:“原来是绿萦师妹,不知师妹有何事,要强闯我小石峰?”

    绿萦俏脸一红,她本来是要自报家门的,可是没想到七杀女随手一挥,便破了小石峰的护山结界,事情闹成如此地步,绿萦也只能竭力解释道:“田师姐不要误会,绿萦没有其它意思,只是……只是听说郝通师叔被……被贵派请上山,这才……”

    田媛脸色一变,手中的剑紧了几分,声音寒了几分,道:“绿萦师妹,郝师叔确实在我们小石峰,掌门师傅也只是请郝通师叔在我们小石峰小住几日而已,并无它意!”

    绿萦一急,这说是小住,恐怕是被强行扣留在了小石峰上,只是她不便明说,伤了两派之间的和气。况且首阳峰此时无缘无故死了那么多弟子,实力大不如前,两派若起争执,最后吃亏的还是首阳峰。

    绿萦不便明说,可别人却不惧,只见朱九往前一站,嚣张的大叫道:“哼,什么小住几日,依俺老朱看,郝通那牛鼻子定是被你们小石峰这些怨妇给扣押了,识相的就把人给放了,否则俺老朱上山可就大开荤腥了!”说着,嘴角噙起一抹坏笑,在田媛身上打量起来。

    要说这田媛,也算是个美女,模样清丽,身材突兀有致,只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让人敬而远之。

    此时田媛被朱九如此肆无忌惮的挑悻,顿时大怒,手中的青锋向朱九一指,娇叱道:“好你个死肥猪,满嘴污言秽语,我看你本事有没有你口气这么大!”

    朱九嗤笑一声,不屑道:“嘿嘿,你这母老虎有什么手段就使出来,看你朱爷爷惧你否?”

    也难怪朱九会如此嚣张,这五指界灵气稀薄,五峰之人说是修仙之人,说白了不过是能呼吸吐纳,控制一些简单的灵气而已,撑死了也就是个以武入道,能达到朱九这个半吊子七转,也就是筑基期的修为,已经是绝顶高手了。

    田媛可不知道这些,五指界中敢和自己这般说话的,那简直就是与找死无异了。听了朱九的这番话,顿时气的七窍生烟,眼珠子凸起,娇叱道:“好你个死肥猪,老娘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朱九也算是有本事,硬生生的把一个温和儒雅的田媛给气的口暴粗话。

    田媛此时再也顾不得其它了,唯一的目标就是把眼前的这个可恶的胖子大卸八块,剁成肉泥才能出了心中的一口闷气。

    随着一声娇叱,田媛身形暴起,如一只愤怒的母鸡一般,一剑向朱九刺来。

    朱九嘿嘿一笑,大声道:“来的好,俺老朱便先拿你来开荤!”说着,胖乎乎的身形如一个皮球一般跳动,徒手迎向田媛。

    张浩微微一笑,也没有阻挡,这小石峰气焰太盛,就此事压一压也是好事。

    一眨眼的功夫,朱九和田媛已经交上了手。田媛娇叱连连,手中三尺青锋“刷刷”的不停刺出,绿芒闪烁,在剑锋上吞吐不定。

    朱九一时大意,被田媛上来这一通猛攻,给弄的手忙脚乱,差点吃了大亏。

    张浩老脸一红,大叫道:“胖子,你不是吧,别给我丢人。”

    朱九一听张浩的话,老脸也是一红。此时田媛正又一剑向朱九的面门刺来,朱九眉头一挑,肥胖的身躯青光一闪,诡异的一侧,将长剑避了开来,跳到田媛的右侧。

    此时二人的距离不足一尺,朱九圆溜溜的眼睛来回转动,嘿嘿的坏笑一声,与此同时,向后退了一步,屁股往后一撅,用力向后顶去。

    田媛只觉俏臀之上被一团如海绵一般肥肉撞上,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传来,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向前踉跄而去。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田媛气的俏脸羞红,就连脖颈处也红了,高耸的胸脯上下起伏,显示着她非一般的愤怒。

    张浩看的暗暗咧嘴,心中暗道:“这胖子可真是不省心,狗改不了吃屎,打斗中也要占点便宜。”

    朱九肥嘟嘟的胖脸上笑开了花,双眼簇起,盯着田媛高耸的胸脯,暗暗吞了口口水。

    田媛俏脸通红,美目死死的盯着朱九,心中暗惊道:“这胖子其貌不扬,一身手段却是不俗,但他欺人太甚,如若今日不将他斩杀,我田媛日后哪还有脸面活在世上,定会成为各派之间的笑柄。”

    想到此处,田媛脸现狠色,娇叱一声,再次一剑刺向朱九。

    张浩眉头一挑,叫道:“胖子,你还要玩多久,速战速决!”

    朱九哈哈一笑,道:“哈哈,浩哥,放心,看俺老朱搞定她!”说着,朱九手一翻,一柄黑色的大铁锤出现在手中。

    “哇”的怪叫一声,朱九挺着黑色的大铁锤,铁锤上湛着青光,冲向田媛。

    田媛被朱九没来由的一嗓子吼的吓了一跳,身形不由一顿,等再反应过来时,一柄黑色的大铁锤闪着青光在自己的眼瞳中慢慢的放大。

    田媛大惊,关键时刻只得举手中的长剑格挡。

    “当”的一声大响,金铁交鸣声过后,伴随着火花四射,光华闪动。

    田媛身形大震,不由“噔噔噔”的往后退去。朱九却是得势不饶人,“哇”的又是怪叫一声,挺着大铁锤又是当头一锤子砸了下来。

    田媛虽然惊怒,但却是毫无办法,只得举剑继续抵挡。

    “当当当……”一连串的猛砸过来,二人分开。

    朱九将大铁锤托于地上,看着田媛,眼神猥琐,嘿嘿直笑。田媛脸色一阵变换,半晌才平静下来,气喘吁吁,香汗淋漓,怒目而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