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子杀父案 赌场风云

神鬼探 +A -A

    张浩眉头一挑,道:“哦,有谁看见了?”

    “这个很多人都看见了,当时药铺的小欢和小厮都看见了!”小哥疑惑道,随即看向张浩,来回瞅了瞅道:“你是什么人,怎么问这么多?”

    张浩尴尬一笑,道:“无它无它,我只是随便问问?”

    这小哥打量着张浩,见张浩模样清秀,天生有一股说不出的亲和力,以为张浩是哪家的公子,微微摇了摇头。

    张浩转头看向药铺,不由又问道:“这些进进出出的绿衣女子是什么人?”

    小哥看着张浩的神情仿佛看怪物一般,惊道:“你是从哪里来的,怎么连小石峰的仙姑们都不知道,这药铺的老板胡兼跟小石峰有关系,所以小石峰的莫师太派人来彻查此事!”

    张浩轻轻点点头,道:“小石峰?”说着,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郝通。

    郝通老脸一红,撇了撇嘴道:“大……公子,你看我坐什么?”

    朱九嗤笑一声,道:“哈哈,郝通道长,你那老相……”

    朱九的话还没有说完,郝通便如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黑着一张老脸,恶狠狠怪叫道:“朱……公……子!”

    朱九瞥了瞥郝通,也不惧他,道:“本来就是老相好嘛,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他二人这般说话,早惊动了小石峰的弟子们。一名三十余岁的女弟子看见了郝通,急走几步,来到郝通跟前,拱手道:“原来是郝师兄,郝师兄来我们小石峰地界,怎么也不通知一声,我们也好迎接。”

    郝通见这女弟子向自己走来,本想躲开,没想到这胖子朱九使坏,故意挡住路,此时他只得硬着头皮道:“莫丹啊,这个……这我也是路过此地,对,就是路过此地。”为了使自己相信,郝通还特意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几位是?”莫丹看向张浩等人,疑惑的问道。她见朱九敢这般和郝通说话,而郝通又没脾气,便猜出张浩等人身份不低。

    不等郝通介绍,张浩便自报家门道:“我们是郝通道长的朋友,云游散人而已。”说着,给郝通使了个眼色。

    郝通会意,干笑一声,道:“对对对,是我的朋友,这位时张公子,这位是朱公子,这位是……”说着,看了看七杀女,他发现相处多日,几乎不见眼前这黑衣女子说话,此时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七杀女冷哼一声,不言不语,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莫丹脸色一变,皱着眉头道:“这位姑娘,莫非是看不起我小石峰?”

    张浩暗暗咧嘴,如果再让这莫丹多说几句话,惹怒了眼前的这位姑奶奶,恐怕小石峰顷刻之间便化为飞灰,不复存在了。着急的不仅张浩一个,更着急的还有郝通,郝通虽然可见识过这黑衣女子的手段,只是一走一过之间,逼得自己走投无路的四具无头尸便倒了下去,恐怕放眼五指界也没有一个能跟眼前这黑衣女子走一招的人了。

    “七杀!”

    “莫丹!”

    张浩和郝通几乎是同时叫出口。

    七杀女看了一眼张浩,没有再说什么。

    莫丹也是心思玲珑之人,看着郝通这般反应,也知道自己恐怕得罪了自己得罪不起的人,一时之间,神情紧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郝通看了看张浩,又转身对七杀女拱了拱手,尴尬的道:“姑娘,是莫丹不知好歹,惹怒了姑娘,还请姑娘勿怪。”

    七杀女冷哼一声,看都没看郝通。在她眼里,五指界不过是浩瀚万亿小世界之中的一个,而且是属于下三界,说白了就是不入流,五指界的人们即使再修炼也难达到仙人的境界,以她的修为,完全不把他们看在眼里,在她眼里五指界的人和蝼蚁无异。

    三千大世界和万亿小世界,也有区分。且不说三千大世界,现在根本不是张浩等人能奢望企及的,就连这万亿小世界也有上三界、下三界之分,上三界俗称神仙界,下三界便是凡人界,以张浩等人现在的修为,恐怕也只能在下三界跑跑,去了上三界随时都有致命的危险。

    小石峰得罪了七杀女这样的人物,恐怕随时都有可能遭受灭顶之灾。最后还是得张浩出来打圆场,只见张浩轻笑一声,道:“莫丹师太,一切都是误会,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莫丹疑惑的看了张浩一眼,再不敢骄横,恭声道:“回禀张公子,我们小石峰外门的胡兼无故身亡,掌门师姐特意命我等前来调查。”

    刚才和张浩谈话的小哥此时嘴巴张的老大,脸皮抽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张浩,满是不敢相信。

    他和小石峰有什么关系?

    怎么好像小石峰的仙姑对张浩等人毕恭毕敬,好像还有点惧怕的样子。

    张浩当然也看见了这位小哥的神情,对其轻轻点了点头,也不管他震惊的表情,对莫丹道:“那不知凶手抓到了没有?”

    莫丹对张浩一拱手,道:“所幸凶手已经抓到了!”

    张浩眉头一挑,道:“哦,不知凶手是谁呢?”

    莫丹摇摇头,道:“哎,这胡兼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胡争,有街坊邻里和小欢等人都看见,是胡争一把将胡兼推到,导致胡兼心病犯了,才突发死了。”

    张浩没头轻皱,道:“哦,原来如此,那胡争抓到了吗?”

    莫丹摇摇头,道:“没有,我已经派下弟子搜寻,也不知道他躲哪里去了。”

    张浩轻轻点点头,道:“哦,打扰了,胖子,我们去干点事!”

    朱九一听,不满的道:“浩哥,我们去哪啊,你管这些闲事干什么?”

    张浩一把将其拉起,不由分说,往外走去。七杀女无言紧紧的跟上。

    郝通正欲随张浩而去,却是被小石峰一众弟子死活留住。原来小石峰的莫青掌门曾颁下令,只要郝通踏入小石峰地界,所有弟子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拉回小石峰。这郝通身为长辈,又不便和晚辈动手,况且他刚刚伤重痊愈,就算是动手,恐怕也讨不得什么便宜,只得苦着一张脸被拉去。

    绿萦左右瞅瞅,最后还是随郝通往小石峰而去。

    张浩三人转过巷子,却听见小声的哭泣声。

    众人不由往哭声处望去。

    “咦,是小欢姑娘?”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亮,叫道。

    张浩上次听朱九和绿萦两人说起这个小欢姑娘心地善良,早就想见一面,今日一见,只见小欢年岁不过十八,模样清秀,身着一身淡黄色的长衫,显得小家碧玉,温馨可人。

    小欢显然也是发现了三人,抬头一看是朱九,不由俏脸一红,低声道:“公子,原来是你!”

    小欢的声音很甜,甜的让人有一种想呵护的感觉。

    朱九嘿嘿一笑,道:“小欢姑娘,俺叫朱九,上次还得多谢你的药!”

    小欢忙摆手道:“公子不必多谢。”

    张浩此时也走到小欢跟前,道:“小欢姑娘,你怎么在此一个人哭泣?”

    小欢看了看张浩俊秀的面庞,俏脸没来由的一红,转头看了看朱九。

    朱九一鄂,接着一拍脑门,道:“哎呀,俺倒是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浩哥,张浩;这位嘛……”朱九不知道该怎么介绍七杀女。

    七杀女美目盯着小欢,眼中精光闪动,却是出奇的开口道:“我叫七杀!”

    小欢低着头,轻声叫道:“张公子,七杀姑娘!”

    随即小欢才想起张浩问的话,又对张浩点点头,道:“回张公子,掌柜的从小收留小欢,现在他死了,小欢心里难过,所以才在此哭泣,不想遇到了三位贵人。”

    张浩轻轻点点头,看着小欢,眉头轻微皱了一下。

    朱九嘿嘿一笑,道:“小欢啊,俺看那掌柜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死就死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小欢轻声道:“那药铺是掌柜的心血,小欢想寻回我家公子,让公子继承继承药铺,小欢继续再药铺中做事。”

    张浩眉头一挑,道:“小欢姑娘可知道你家公子现在何处?”

    小欢回头看了看四周,道:“我家公子他不是凶手,只是……只是老爷……”

    张浩见小欢神情越来越激动,当下挥手,安慰道:“小欢姑娘不必担心,如果你家公子不是凶手,便由我来帮他洗刷冤屈,你看可好?”

    小欢眼睛一亮,惊喜道:“张公子,真的?”

    朱九嘿嘿一笑,道:“这个自然是真的,浩哥办案那可是一把好手,只是小欢姑娘你得先告诉我们那胡争在哪里才行啊?”

    小欢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道:“我家公子好赌,恐怕此时还在万宝坊!”

    张浩双眼一眯,绽出两道精光,道:“走,我们快去万宝坊!”

    三人不敢耽误,随张浩一路小跑,来到万宝坊。却见万宝坊此时也是乱作一团,有几名身着浅绿色服饰的女弟子将一个满脸痞气的人揪了出来,不由分说,便拉向一个方向。

    七杀女美目中寒光闪动,正欲行动。

    张浩轻轻抬起手,开口道:“不要轻举妄动!”

    “你们做什么?”那边传来胡争的叫喊声。

    “哼,做什么?你杀死自己的父亲,跟我们走一趟!”一名小石峰的女弟子一把将胡争推开,厉声道。

    “你们说什么呢,那可是我父亲,我怎么可能杀害他呢?”胡争一听,瞪大了眼睛,惊叫道。

    “哼,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有人亲眼见你一把推到你父亲。”那名女弟子争锋相对道。

    “当时情急,我确实是推了他一把,可我并没有杀他啊?”胡争一听,快急的哭出来了,大声道。

    “哼,反正胡兼被你一推,就再也没起来,你今天走也得跟我们走,不走也得跟我们走。”说着,那女弟子仿佛也是失去了耐心,一剑柄打在胡争的腹部。

    “嗷……”胡争不防,痛嚎一声,捂着肚子缩成了一团。

    那女弟子不由分说,一把将胡争提了,如提小孩一般,向远处走去,只留下胡争一路的惨叫声。

    “啊……”

    “痛死我了,你们快放了我,我没有杀人……”

    “我真的没有杀人,我怎么可能杀害我父亲呢!”

    ……

    声音渐渐听不清了,想来是已经走远,或者那女弟子又对胡争采取了什么措施。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自顾自的嘀咕道:“这小石峰的女弟子怎么这般凶恶?”

    朱九耳尖,早已听见,“嘿嘿”一笑,道:“浩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俺老朱可是听说了一些东西。”

    张浩轻轻一笑,道:“胖子,你听说了什么,快说说。”

    朱九嘿嘿一笑,道:“这小石峰说来也奇怪,女尊男卑,内门只收女弟子,而且多是受过……嘿嘿……”说着,朱九回头看了看七杀女,讪讪而笑。

    张浩无语,没好气的道:“说!”

    朱九吞了口口水,道:“受过情伤的女人,也就是说被男人伤害过。”

    张浩一愣,微微摇头,道:“哎,也是一群可怜的女子。走吧,我们去万宝坊看看,说不定还能找到什么线索!”说着,当先向前走去。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亮,欢笑着跟上。

    七杀女仿佛张浩的保镖一般,如影随形,张浩去哪,她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跟上。在她心中却是顽固的认为她是奉了鬼王之令来保护张浩的,可能连她都不知道,一切都在慢慢的改变着……

    胡争被抓,万宝坊季虎没有受到影响,人们又尽情的赌了起来,整个赌场中吆喝的声音此起彼伏。

    “大……大,哎呀,真是的,怎么是小呢?”

    “哈哈,这下我可赚发了!”

    ……

    正是有人欢喜有人悲,一赌挥金如土,它朝家徒四壁……

    “哎呀,这胡争也真是背啊,赢了一晚上,估计都不下千两银子了,没想到会被小石峰的人抓走。”

    “也是,这家伙外号‘逢赌必输’,连赢一晚上也真是怪了!”

    “哈哈,赢一晚上又如何,还不是完蛋了,被小石峰那群疯婆子带走,哪还有活路。”

    “嘘,小声点,小心祸从口出……”

    ……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