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小石峰下 朱九买药

神鬼探 +A -A

    “此处深山老林,浩哥,我们快走吧!”朱九睡眼朦胧,看了看四周,道。

    张浩点点头,对老道郝通拱手道:“郝通道长,就此别过!”

    郝通一听,顿时大急,忙问道:“大将军要去哪里啊?”

    张浩咧了咧嘴,道:“我有命在身,要追查一桩案件,现在刚有点头绪,就断了,接下来去哪里,还真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郝通想到了什么,老眼一亮,道:“大将军可是要追查无头尸案?或许郝通倒是能帮的上忙。”

    张浩暗暗想到:“这无头尸案和残魂案之间到底有没有联系呢?哎,算了,既然这件事让我遇上了,就查个水落石出吧,否则恐怕会有更多的人平白死去。”

    想到此处,张浩点点头,道:“哦,郝通道长莫非有什么线索?”

    郝通高兴的白胡子抖动,道:“不瞒大将军,我感觉哪无头尸都在抢夺我那吴易师侄的头颅,既然师侄的头颅顺着河道流了下去,我们便一路查寻下去,总会找到一些线索的。”

    “哦,无头尸在抢夺吴易的头颅?这便奇怪了,好好的无头尸为啥都要抢夺吴易的头颅呢?莫非这里面另有玄机?”张浩眼中精光一闪,疑惑道。

    郝通一愣,讪笑一声,道:“呵呵,这个……这个嘛也是老道的直觉,那无头尸中必有一恶鬼领头,好像是抢吴易师侄的头颅要送给什么人。”

    张浩点点头,心道:“前番飞鱼岛上的独眼恶鬼,云贝乡的青面恶鬼,看来郝通说的确实有理。”

    郝通见张浩点头,老眼一亮,惊喜道:“大将军点头是答应了?”

    张浩无语,暗道:“这郝通可真会钻空子。”

    但看在郝通如此想跟着自己的份上,张浩也不好意思再次拒绝,便点头道:“既然如此,那郝通道长便跟着我们吧,不过我有两个条件。”

    郝通一听张浩让自己跟着他,顿时大喜,哪管你什么条件,便大声道:“只要大将军答应让老道跟着,别说两个条件了,就是十个,一百个条件郝通也答应。”

    张浩无奈的摇了摇头,伸出一根手指,道:“这第一你不能再大将军长大将军短的叫了。”

    郝通一听,大声道:“郝通明白,大将军是不想泄露身份,放心,那以后老道便称呼大将军为公子,如何?”

    张浩咧了咧嘴,道:“这个你随便,第二郝道长不能再擅自行动,一切行动都得听我的。”说着,张浩又伸出一根手指。

    郝通尴尬的讪讪一笑,他知道自己脾气暴躁,容易激动,上次破庙中的事至今都让他耿耿于怀,当下拱手道:“大……呃,公子放心,老道一切都听公子安排。”

    张浩远远低估了郝通对自己的崇拜程度,才故意出这个听从自己的苛刻条件,没想到郝通竟是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

    张浩无语,当先引路,往林外走去,后面七杀、朱九等人陆续跟上。

    ……

    这几天总能看见一行五人沿河走着,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浩哥啊,这都找了近半个月了,连个鸟毛都没有找到,再到下一处便是水流汇聚之处了,依俺老朱看俺们还是别找了,还不如找个地方先大吃一顿,休息休息,再说呢呢。”朱九一手擦拭着脸上不停流下的汗水,一手当做扇子来回扇着,埋怨道。

    张浩翻了翻白眼,回头没好气的道:“平时就属你吃的多,我们带来的干粮都让你吃完了,你还不够啊。”

    朱九撇了撇嘴,道:“那些干饼子硬邦邦的,吭的俺老朱牙都快掉了,而且只有那几块,还不够俺老朱塞牙缝呢。”

    张浩怒气,没好气的道:“吃吃吃,除了吃你还知道什么?”

    朱九却是毫不在意,道:“浩哥啊,俺老朱知道的东西多着呢,只是没到发挥处嘛。”

    “你……”

    那么口齿伶俐的张浩都被朱九给噎的说不上话来了,突然张浩双眼一亮,惊问道:“胖子,你刚才说什么?”

    朱九一鄂,不知张浩这是突然发什么神经,道:“俺老朱的本事大着呢……”

    张浩挥了挥手,双眼死死的盯着水流,道:“不是这一句,什么水流汇聚之处,你是怎么知道的?”

    朱九一听张浩是问这个,来了兴致,道:“浩哥,不是俺老朱吹,对这水之一道,俺老朱……”

    张浩老脸一黑,怒道:“说重点!”

    朱九肥嘟嘟的脸皮一抽,嘀咕道:“说就说嘛,干嘛这么生气呢。”

    眼看这张浩快要暴走的节奏,朱九再不敢乱说,忙道:“此处水流速度明显比前面快,为什么呢,肯定是下游河水汇集之处形成了漩涡,以此判断,俺老朱才肯定下游是湖水汇集之处。”

    张浩哈哈一笑,“啪”的一声,拍了朱九肩膀一下,道:“哈哈,胖子,可真有你的,吴易的头颅顺着此处流走,定是被卷进了漩涡,快走!”

    朱九嘀咕道:“都这么长时间了,浩哥你怎么就判断吴易的头还在,没有被野兽鱼虾吃掉呢?”

    张浩嘴角翘起,露出招牌式的自信笑容,道:“无头尸抢夺吴易的头颅,说明那吴易的头颅定有玄机,又怎么会让普通野兽吃掉呢?”说着,兴匆匆的往河下游走去。

    郝通一听,大点其头,赞道:“还是公子所言有理,我们快走吧。”

    众人跟上。

    朱九嘀咕一声:“马屁精!”随即也极不情愿的也跟了上去。

    张浩走在前面,突然瞥见郝通的脸色有些不自在,不由疑惑的问道:“郝通道长,你没事吧?”

    郝通一听,反应过来,“啊”的怪叫一声,忙摆手道:“公子,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只是郝通的眼睛似乎有些躲闪。

    张浩更加疑惑了,只是郝通不说,张浩也不好强求。

    “咯咯……”正在这时,一道银铃声响起。

    张浩顿住身形,奇怪的看向绿。这笑声的主人正是绿萦,这些天绿萦因为她大师兄的死讯,一直闷闷不乐,也不知道有什么事,竟能让她憋不住笑出声来。

    “绿萦,有什么事,说出来让大家都乐一乐吗!”朱九最喜欢凑热闹,一见绿萦这幅模样,定是有什么稀奇的事,不由追问道。

    郝通一看,顿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以手指着绿萦,大叫道:“萦儿,不许说!”

    朱九一听,更来了兴趣,一下跳到绿萦跟前,叫道:“绿萦,别听那牛鼻子老道的,快说!”

    “你敢,萦儿,不能说!”郝通一看形势不好,立马出言威胁道。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转动,突然看着绿萦邪笑起来,双手成爪状,手指动了起来,像是再揉捏什么东西。

    绿萦一看,顿时闹了个大红脸,想起了初见朱九时的羞人事,若是让这事传出去,那她恐怕以后真没脸见人了。

    想到此处,绿萦不敢看自己的师叔,低声道:“郝师叔,对不起了。下游的地方乃是小石峰的地界,而小石峰的掌门师叔是……”

    “是什么,老相好?”朱九一听,圆溜溜的眼睛顿时大亮,笑道。

    郝通的老脸一下子成了酱紫色,一脸凶恶的瞪着绿萦。

    “郝师叔,这……这不是我说的,是……是朱公子猜出来的。”绿萦也知道自己犯了错,头也不敢抬,低声道。

    这也算是个小插曲,几日来的阴沉消散了不少,众人不由高兴了下来。

    五人一路沿着河道往下游来,在小石峰脚下的石关镇住下。在朱九的吵吵嚷嚷下,又免不了大吃一通。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大早,张浩便欲出去查找一些线索,众人都到了,唯独那老道郝通没下来。

    绿萦秀眉轻皱,道:“公子稍待,我上去看看郝师叔。”说完,便往客栈的楼上跑去。

    “啊,郝师叔,你怎么了?”楼上突然传出绿萦的惊叫声。

    众人一惊,忙往楼上赶去。

    “绿萦姑娘,怎么了?”张浩开门,急忙问道。

    “公子,郝师叔好像伤势复发了!”绿萦险些哭出来,道。

    张浩眉头一皱,闪身上前,见郝通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嘴唇发白,双眼紧闭,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

    七杀女冷漠的看着这一切,突然见张浩向自己看来。七杀女黛眉轻皱,也没说话,走到郝通跟前,一双美目中精光闪动,似乎在检查着什么。

    “他是失血过多所致,不打紧!”须臾,七杀女语气中不带一丝感情的冰冷道。

    “失血所致?怎么会这样呢?”绿萦奇道。

    张浩慢慢的俯下身,看着地上的一张黄符,黄符上似乎有血渍,不由苦笑一声,道:“你这位郝师叔可真是狂热啊,居然以自己的血试符,结果阴差阳错之下,练成这血契之符,幸好发现的早,如果再晚一点,恐怕你这位郝师叔便失血过多而亡了。”

    绿萦听的秀眉大皱,也为自己的这位郝师叔的疯狂举动而感到震惊。

    张浩见绿萦呆立在原地,不由出声提醒道:“绿萦姑娘!”

    绿萦一个激灵,反应过来,道:“公子,怎么了?”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道:“绿萦姑娘,还麻烦你去买一些补血的药材回来,好为你这位郝师叔补血啊。”

    绿萦一听,连忙点头称是,便要往外跑去。

    “等等俺老朱,俺老朱也去!”朱九看了看七杀女冰冷的目光,不由出口大叫道。

    这么好的独处机会,七杀女怎么能放过,这才以眼神威胁朱九,让朱九出去,她越来越喜欢和张浩待在一起的感觉了,只要陪伴他左右,便是好的。

    却说朱九和绿萦出得客栈,往离的最近的一家药铺走去,要说近可也不近,两人足足走了半柱香的功夫,才看见一家药铺,不远处有一条巷子,隐隐能听见人们的呼喝声,像是在赌博。

    朱九抬头看了看这药铺,嘀咕:“这药铺的老板可真会选地方,此处离赌坊这么近,而赌坊又最容易出事,这老板肯定赚发了。”

    绿萦微微苦笑,暗道:“这朱九可真是个财迷,大将军身边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但绿萦又转念一想:“大将军心忧妻子,如果没有这胖子在左右整日逗乐,恐怕日子会很难过吧。”

    绿萦甩了甩头,不去想这些,抬腿进了药铺,道:“老板,请抓一付补血的药。”

    那药铺老板正在低头算着账,头也不抬,随口道:“小欢,去给客人取百年人参一只、何首乌两只、麦冬一两。”

    这老板随口说出,尽是些名贵的药材。

    朱九一听,顿时大怒,喝道:“你这老板,会不会做抓药,我们只是要些补血的药材,你尽是开的些什么人参、何首乌的,你是拿我们当冤大头宰吧?”

    那药铺老板一怒,抬头便大声道:“你懂什么,人参、何首乌、麦冬补血对最好,不买拉……”

    一个“倒”字还没出口,药店老板突然瞥见一旁的绿萦,顿时直了眼。

    朱九一看,顿时大怒,喝道:“你这药贩子,一看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这么色!”

    那药店老铺反应过来,完全忽视朱九,双眼毫无顾忌的盯着绿萦,道:“姑娘,是你要买药?”

    绿萦俏脸一红,秀眉皱了起来,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朱九一看这药铺老板不理自己,顿时气的火冒三丈,闪身挡在绿萦前面,大道:“老色鬼,拿药吧!”

    药铺老板脸上的阴鸷一闪而过,看向一旁的药童,怒道:“小欢,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拿药。”

    那叫小欢的药童一听,顿时浑身一哆嗦,惧怕的看了一眼药铺老板,慌忙回后堂去取药。

    不一会了,小欢回来,双手捧着一只人参、一只何首乌和一包麦冬回来,低头递与药铺老板。

    药铺老板一把接过,往前一推,道:“白银五百两!”

    朱九一听,立时炸毛,怒道:“好你个老色鬼,你这是抢钱。”

    药铺老板嗤笑一声,道:“你爱买不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