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老道郝通 张浩讲道

神鬼探 +A -A

    张浩轻轻一笑,道:“胖子,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无根水有龙气,乃是至阳之物,遇到这无头尸身上的阴气,自然会产生反应,就是你看到的这般效果了。”

    朱九满脸的不可思议,啧啧称奇,道:“浩哥,俺老朱算是服了你了。”

    七杀女和绿萦看着张浩,也是觉得不可思议。只是七杀女眼中还闪着一丝莫名的光彩,似乎是笑了一下。

    “走吧!”张浩当前引路,不停的撒出无根水,神奇的一个个黑色的脚印出现在前面。

    众人一路跟着黑色的脚印前行,大约三四个时辰左右,隐隐听见有嘶吼声传来。

    众人一惊,绿萦更是急的大叫道:“郝师叔,一定是郝师叔,我们快去救他!”

    张浩眉头一挑,纵身一跃,跳到一颗树上,定睛向声音处望去。果然见前方不远处,有四个无头尸正自嘶吼着对着洞内乱攻。

    张浩眼中神光闪动,纵身一跃,跳到另一颗树上,再一跃,又跳到另一个树上,来回这般跳跃,急速往前方掠去。

    七杀女冷哼一声,玉足下腾起一片云雾,带着她从张浩的头顶处掠过。

    张浩不由停下身来,满脸的无奈,暗道:“还是修为不够啊!”

    却说七杀女腾云掠至无头尸处,身形闪动,只是几个呼吸间,四名无头尸便倒下,浑身冒出缕缕黑气,消散在天地间。

    洞中的人一看,大惊,不知来人是敌是友,而且这人似乎强大的有些离谱,举手投足之间便消灭了四名无头尸。

    只是这人似乎对自己有些不屑于顾,冷冷的站在那里,似乎在等人……

    不一会儿,张浩等人到了洞口。

    绿萦一看洞口处的结界,大喜,惊叫道:“郝师叔!”

    “萦儿,是你,真的是你?”洞中人也惊喜道。

    洞口的青色结界慢慢的消散,走出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道,只是这老道浑身的道袍破烂,似乎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

    这位郝师叔一看身着绿衣的绿萦,大喜,几步上前,上下打量起绿萦来,惊喜道:“绿萦,你……你没事吧?”

    绿萦喜极而泣,道:“师叔,我没事!”

    老道突然眉头一皱,道:“绿萦,其它的师兄弟呢?”

    绿萦一听,眼中悲意涌现,哭泣道:“其它……其它的师兄弟都死了,都变成了无头尸,我……呜呜……”

    老道一听,浑身一震,身形摇晃起来,差点站立不稳。

    绿萦一看,赶忙上期扶住,哭泣道:“郝师叔,我……我是被大将军他们所救!”

    老道稍微定了下身形,对张浩等人拱手一拜,道:“多谢几位救得师侄!”

    张浩轻轻一笑,道:“无妨,道长不必多礼!”

    绿萦突然在后面对老道一个劲的使起眼色来。

    老道愕然,疑惑道:“绿萦,你眼睛是不是出什么毛病了?”

    绿萦一下子闹了个大红脸,急道:“郝师叔,这位是大将军!”说着,以手指了指张浩。

    老道一听,疑惑道:“大将军?什么大将军?”

    绿萦气极,美目一亮,指了指地下。

    “下面?下面怎么了?”老道疑惑道。

    突然,老道眼中露出狂热之色,艰难的转头看向张浩,惊道:“神鬼大将军?”

    绿萦轻轻的点了点头,确定了老道的想法。

    张浩见老道神情狂热,看着自己的眼神那分明就是比见了稀世珍宝一般,不由眉头大皱,一双明目也是盯着老道,满脸的不解之意。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转动,凑到张浩跟前,小声道:“浩哥,你小心点,这老道估计有那……那龙阳之癖,就喜欢你这样的小白脸。”

    张浩老脸一黑,恶狠狠的瞪了朱九一眼。

    “神鬼大将军在上,请受老道郝通一拜。”那老道突然倒头便拜倒,大声道。

    张浩被他这没来由的一声吓的差点跳起来,惊道:“郝道长,你这是……”

    绿萦俏脸羞红,上前解释道:“大将军您有所不知,我们五指界有五大修真门派,首阳峰、二当峰,上中峰、无名峰和小石峰,其中供奉的神灵各不同。而我首阳峰供奉的正是鬼王神像,近些年大将军名声雀起,以成为年轻一辈的楷模,我首阳峰更是将大将军神像放于侧面,所以郝师叔见了大将军才会如此激动。”

    原来是这样,张浩微微侧目,看着这个比自己不知道大了多少岁的老道拜倒在自己面前,不觉有些尴尬。

    “郝道长快快请起!”张浩以手虚扶道。

    郝通慢慢的起身,道:“大将军称呼老道为郝通便可!”

    张浩咧咧嘴,知道拗不过这倔强的老道,便开口道:“那好吧,郝通,我来问你,当日在破庙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追出去可是发现了什么?”

    郝通看了看绿萦,恭敬的拱手道:“回禀大将军,当日郝通领门中弟子在破庙中休息,突然听到有什么动静,老道冲出去一看,却见一个无头尸抱着……”

    说到这里,老道竟是有些哽咽起来,道:“老道发现有一个无头尸竟然抱着我师侄吴易的头颅,事情紧急,老道也不便通知其他弟子,便追了出去。”

    “大师兄的头颅?”绿萦一听,娇躯一阵摇晃,险些一头栽倒。

    张浩眼疾手快,将其虚扶住,渡起灵气来,半晌绿萦悠悠转醒,看得出来这绿萦对他那位大师兄吴易真是情深意重啊。

    半晌,众人才安抚住绿萦,绿萦伤心欲绝,坐在了一块大石上休息起来。

    张浩微微摇头,暗道:“又是一对痴男怨女!”

    随即张浩又问道:“郝通,那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呢?吴易的头颅呢?”

    老道神色一暗,轻轻摇头,道:“这也都怪老道修为太浅,当日老道一路追那无头尸,与无头尸大战一场,慌乱中……慌乱中那无头尸将吴师侄的头颅扔到了急流中。”

    “什么?急流中,那……那大师兄的头岂不是找不到了吗?”绿萦一听,顿时急道,娇躯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张浩撇了撇嘴,道:“郝通,后来呢?”

    郝通此时也是情绪激动,稳了稳情绪,道:“之后我又与那无头尸大战一场,追它到云贝乡,终于将无头尸制服,只是那无头尸中闪出一个青面恶鬼,附在了一个村民的体内。青面恶鬼控制那人砍杀了另一个乡民,老道我怒急,拼着身受重伤,施展秘术将青面恶鬼封印于那村民体内。没想到那恶鬼在被封印的一刻历啸一声,又招来四具无头尸,老道不敌,才一路逃到此处,以结界挡住无头尸,在洞内疗伤,再做计较。”

    张浩听的暗暗点头,这老道倒是一副侠义心肠,轻声道:“郝通道长侠义心肠,令张浩佩服。”

    郝通得到张浩的赞赏,顿时喜笑颜开,突然脸色一变,道:“不好,那青面恶鬼还没有消灭,等它冲破封印,云贝乡的村民就危险了。”说着,风风火火便要下山去除鬼。

    绿萦起身拦住郝通,道:“师叔不必着急,那平面恶鬼已经被大将军消灭了。”

    郝通眉头一挑,总算放下心来,接着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老眼一亮,拉着绿萦到了一旁。

    郝通如此行径,众人都是一头雾水。

    绿萦秀眉轻皱,道:“郝师叔,怎么了?”

    郝通连忙做了个“嘘”的动作,回头尴尬的看了一眼张浩,小声的道:“师侄啊,那个……那个大将军是用的什么神通消灭恶鬼的?”

    绿萦苦笑一声,原来他这个郝师叔是个道术迷,专门收集一些奇怪的神通法术神通,尤其精于封印一道。

    绿萦想了想,轻声道:“当时大将军命人取来黑狗血,笔和黄纸,然后以笔蘸着黑狗血在黄纸上一通……一通乱画!”

    “乱画?”郝通双眼大亮,惊喜道:“那后来呢?大将军可有念什么……呃,咒语之类的?”

    绿萦又皱眉想了想,小声道:“咒语之类的倒是不曾听到,只是听大将军大声喝道什么‘驱鬼除魔令’和‘镇鬼降魔令’,可能是那神通的名字吧!”

    郝通此时已经激动的双手颤抖,默念道:“符纸?驱鬼除魔令?镇鬼降魔令?”

    绿萦见自己这位郝师叔这副呆呆的模样,不由轻声叫道:“郝师叔,你……”

    “呃!”郝通回过身来,也不理绿萦,三步并作两步,急走到张浩跟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大叫道:“大将军,求您收老道为徒,老道定当终生侍奉师傅左右。”

    张浩一看,慌忙侧身避过,苦笑道:“郝通道长快快请起!”

    郝通却是个急性子,见张浩不许,跪地连连叩头,大叫道:“大将军如若不收郝通为徒,郝通便一直跪在这里,不起来了”

    张浩愕然,这郝通好歹也一大把年纪了,居然当众耍起无赖来了,不由一个头两个大,以眼视朱九,让他快想办法解决。

    朱九这货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见张浩看自己,忙仰头看天,大叫道:“啊,你们看这天似乎有些不对,东方乌云滚滚,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七杀女抬头一看,不由黛眉轻皱。

    张浩还以为这胖子是在故意瞎扯,顿时气不打一出来,无奈的摇了摇头,双手虚扶,一股大力产生,强行将郝通扶起。

    郝通一看大急,便又要跪回去。

    张浩眉头一皱,大声道:“郝通,你听我说,我是个不祥之人,居无定所,上不能尽孝道,下不能救自己最爱的人。如今的我犹如行尸走肉,每日倍受煎熬,唯一让我活下去的信念便是盼望有朝一日能再见昭容一面,却是真无心收徒,况且我明天去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又如何跟着我?”

    郝通眉头大皱,早就听说神鬼大将军为寻妻子闯酆都,下地府,历经千辛万苦,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当下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双老眼之中满是失望之意。

    张浩见老道如此模样,心有不忍,双目中精光闪动,强笑一声,道:“郝通道长不必如此,我这有一项神通,叫符篆,道长可想学?”

    郝通双眼大亮,浑身颤抖,激动道:“可是驱鬼除魔令和镇鬼降魔令?”

    张浩一鄂,回头看了看低下头的绿萦,轻轻摇了摇头,道:“郝通道长要学这驱鬼除魔令和镇鬼降魔令?”

    这驱鬼除魔令和镇鬼降魔令本是三级符篆,也就是三阶黄符,只不过张浩没有制符需要的材料,这才以黑狗血代替,虽然也是符篆,但是效果却是大打折扣,充其量只能算得是上一阶黄符,郝通要学,倒也无可厚非。

    郝通一听,大点其头,惊喜道:“就学驱鬼除魔令和镇鬼降魔令!”

    此时的郝通对这两道符篆的渴望程度恐怕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了。郝通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以这两道符篆斩妖除魔,威震天下的场景,此时的他一副猪哥模样,满眼都是星星。

    张浩也不是藏私之人,就地而坐,便讲了起来。

    “这符篆之道,在于一个‘神’字,神到则一切顺……”

    张浩滔滔不绝的将自己的体会尽数说了出来,讲的是津津有味,别人听的却是各有不同。

    七杀女一开始满不在意,可是越听越觉的觉的玄妙,一双美目渐渐的亮了起来,看着张浩满是不可思议。

    朱九也是听的昏昏欲睡,最后竟是直接倒地“呼呼”大睡了起来,呼噜声与张浩的讲解声交相映错,形成鲜明的对此。

    老道郝通则是瞪大了眼睛,虽然有的地方听不懂,但他那股狂热感越来越盛,竟是一股脑的将张浩所讲尽数记了下来,准备日后再好好琢磨。

    绿萦修为不深,听得那是一头雾水,时不时的点起瞌睡来,但她似乎性子强,在努力的克制自己。

    大约过了两三个时辰,张浩停下来,看着众人的反应,不由轻轻摇了摇头。这修道一途最讲究一个“悟”字,各人尽不相同,不能强求。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