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镇鬼降魔 无根之水

神鬼探 +A -A

    眼见青面恶鬼冲来,朱九心中一怵,但他为了出风头,可谓是什么也不顾了,“啊”的猛然怪叫一声,提一口灵气,浑身青光大盛,化作一头黑色的硕大野猪。

    那青面恶鬼一看,顿时大惊,没想到这看似呆蠢的胖子还有一手,明显身形一震,但事已至此,它也没有回头路,面色扭曲的冲向青面恶鬼。

    “轰”的一声大响,青光、黑芒暴动,这一猪一鬼相撞,受大力所冲,各自倒飞而出。

    张浩一看,暗道一声:“机会来了!”与此同时,身形闪动,急速的向青面恶鬼倒飞的身形掠去。

    “镇鬼降魔令,镇!”

    金光大盛,手中的符纸符文跳脱而出,径直打向了青面恶鬼。青面恶鬼的身形一顿,动作一僵,被定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就在青面恶鬼被镇的瞬间,一道黑光从青面恶鬼口中喷出,打向张浩。张浩一惊,没想到这青面恶鬼还做困兽之斗,当下来不及多想,手一环,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滴溜溜的旋转而成,挡在胸前。

    “呲呲……”的声响响起,黑芒打在太极图上发出刺耳难听的声音。张浩为卸去冲力,不得不身形退后,手向侧面一推,黑气被带的往跟前的一颗树打去。

    “呲呲……”的怪响响起,被黑气打中的树只是瞬间便身冒黑烟,枯萎了下来。

    张浩暗暗松一口气,擦了一把冷汗。

    朱九被打的倒飞而回,心中怒气更甚,眼见张浩镇住青面恶鬼,大喜,手一翻,黑色的大铁锤出现在手中,胖乎乎的身形抖动,一锤便砸向那青面恶鬼。

    “胖子,不要!”张浩一看,大叫道。

    可惜还是晚了,“轰”的一声大响,朱九的黑色铁锤泛着青光一锤便砸向青面恶鬼。青面恶鬼被张浩的“镇鬼降魔令”镇住,一个硕大的锤影在自己的瞳孔中放大。

    “胖子,你……你怎么把它给打的魂飞魄散了?”张浩上前,没好气的问道。

    朱九拖着大铁锤,挠了挠头,道:“呃,浩哥,这青面恶鬼为祸人间,不是人人得而诛之吗,俺老朱这是为民除害啊!”

    张浩没好气的瞪了朱九一眼,道:“它是该死,可是留着它我还有用啊。”

    朱九愕然,讪笑一声,道:“浩哥,俺……俺这不是……”

    张浩无语的摆摆手,心中暗道:“你这死胖子,定是想出风头过了,才砸死这青面恶鬼的。”

    朱九咧了咧嘴,仿佛知道自己闯祸了一般,斜眼看向七杀女,那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你也不帮忙!

    七杀女冷哼一声,话都没说。以她的修为根本不屑于和这恶鬼交手,她翻手之间便能将其覆灭。况且她也充分相信张浩能对付了这青面恶鬼。

    恶鬼驱除,贺老二渐渐的转醒,拍了拍生疼的脑袋,道:“族长,我这是怎么了?”

    村民们一看贺老二向自己这边走来,心中大骇,慌忙往后退去。

    贺老二不明所以,疑惑道:“呃,你们……”

    张浩轻轻一笑,对一众村民道:“你们放心,贺老二已经没事了,他之前是被那青面恶鬼上身,身不由己才动手杀了自己的兄弟。”

    “哗……”一众村民听的啧啧称奇,哗然出声。

    贺老二却是浑身一震,惊道:“什么,你……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说我杀了我兄弟?”

    老族长一看,顿时胡须抖动,大喝道:“贺老二,不许放肆,若不是仙人驱除了恶鬼,你早已命丧黄泉,还不快谢谢仙人!”

    贺老二一怔,知道张浩所说的恐怕是真的了,当下大悲,拜谢道:“仙人恕罪,贺老二有眼无珠,冒犯了仙人。”

    张浩轻轻一笑,以手虚扶起贺老二,道:“无妨,起来吧,说说当日你遇到了什么?”

    贺老二只觉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将自己扶起,更以为张浩乃仙人,当下不敢有半句假话,将当日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与众人听。

    原来当日贺老二和他兄弟贺老三在村口晾晒打鱼用的网,突然一个影子出现。二兄弟一合计,恐是盗贼,当下二兄弟提了两口刀便追了出去。

    只是那黑影有些奇怪,忽快忽慢,好像是在等二人,二人仗着年轻力壮也没有惧怕,一路追到村东南方向的坟地处。眼见坟地许多新坟都被掏了,二人心中恐惧,正欲往回返,突然跳出一具无头的尸体,挡住二人去路。

    二人大骇,正欲夺路而逃。正在这时,又跳出一个老道,这老道与无头尸大战一场,无头尸不敌,被老道一掌打中。一个黑影从无头尸身体中弹出,又一头扎进了贺老二的身体内。

    贺老二发了疯似的,一刀便将自己的兄弟砍杀。老道大怒,施展秘法将恶鬼封住。

    恶鬼凄厉的惨叫声又引来了八具无头尸,此时老道身受重伤,不敌向东南方向的大山逃去。

    村民们听见恶鬼厉叫声,闻讯赶来,却见地上挡着一具无头尸和贺老三的尸体,村民便理所当然的认为是贺老二杀的,将贺老二抓来浸猪笼,好在遇到了张浩一行人,救了他一条性命。

    “大体情况就是这样了,当时我混混沌沌,眼见道长受伤逃了,身体却不受自己指挥,真是欲哭无泪啊!”贺老二回忆道。

    “那道长一定是郝师叔,是郝师叔没错!”绿萦突然兴奋道,又隐隐有些担心。

    张浩轻轻点点头,对老族长道:“老族长,这贺老二是受恶鬼控制才杀了自己的兄弟,情有可原,请村民们原谅他吧。”

    老族长慌忙点头,连称:“那是,那是!”

    张浩轻轻一笑,对朱九道:“胖子,我们走吧!”

    村民哗然,老族长一惊,忙挡住张浩去路。

    张浩眉头一皱,道:“老族长,还有什么事吗?”

    老族长尴尬的一笑,道:“仙人,本村出了这恶鬼,人心惶惶,不得而终,还请仙人帮忙除了那无头尸恶鬼,我云贝乡村民感激不尽!”说着,老族长便拱手跪了下来。

    这老族长一跪,村民都跪了下来,齐齐求道:“求仙人除了那无头尸恶鬼,我们感激不尽!”

    朱九一听,圆溜溜的眼睛来回转动,抢口道:“呃,这无头尸恶鬼是要除的,可是我们也不能白除啊!”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就是要报酬嘛!

    老族长人老成精,老眼一亮,忙道:“是是是,只要仙人帮我们除了那无头尸恶鬼,我云贝乡定奉上白银千两以作酬谢!”

    这云贝乡富足,白银千两自是能凑出来。老族长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只要是张浩他们肯收钱,那一切便好办了,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他们几个贵为仙人,总不能说话不算话吧。

    张浩等人却是没有想到如此多。

    “白银千两?”朱九一听,圆溜溜的眼睛顿时直了,惊喜道。

    张浩老脸一黑,狠狠瞪了朱九一眼,又对老族长道:“老族长,说笑了,除魔卫道乃是我辈修道之人的本分,这白银千两我们也用不着啊,多谢了!”

    老族长一听张浩不肯接受银两,还以为是张浩不帮忙呢,顿时大惊,忙道:“仙人,这……”

    朱九一听张浩拒绝了白银千两,顿时也是大急,但看着张浩瞪过来的恶狠狠的目光,一下焉了,垂头丧气起来。突然,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亮,道:“银子可以不收,只是得管顿饱饭吧,吃饱了才能干活嘛!”

    张浩脸皮抽搐,倍感没面字,老脸一下子红透了,他怎么感觉自己这是有些像江湖术士骗吃骗喝的感觉。

    老族长一听,大喜,忙道:“是是是,银子不收,这饭是必须的。”

    张浩无奈,想了想,道:“也好,我还需准备些东西,那便劳烦老族长了。”

    老族长一听,忙道:“仙人要我们准备什么,尽管说来。”

    张浩轻轻一笑,道:“也没什么,黑狗血、朱砂、黄符。”却是张浩身上的符纸都用完了,不得不准备一番。

    想了想,张浩又道:“还有无根水!”

    老族长一听,顿时眉头大皱,讪笑道:“仙人,这黑狗血、朱砂、黄符倒是好办,只是这无根水……”

    张浩眉头一挑,呵呵一笑,道:“哦,倒是我疏忽了。这无根水顾名思义便是没有落地的水,也就是天降之水,雨水而已。”

    “雨水?”老族长奇道。

    张浩嘴角翘起,露出招牌式的自信笑容,道:“对,就是雨水,这雨水乃是龙神所降,自是沾了龙气,只要不沾地面,便有驱魔降妖的功效。”

    关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都是张浩从他那位神秘的老道师傅身上学的,老道著书《符篆全书》,尽将的便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张浩所使的符篆之术也是来源于此。

    老族长一听,顿时大喜,可是接着又苦恼了下来,道:“仙人,这龙神何时降雨,我等也不知,这可如何是好?”

    张浩抬头看了看天,笑道:“放心,今晚子时便有大雨,老族长可命人以云贝玉收集。”

    云贝?

    这个老族长倒是不担心,别的稀奇东西没有,他们这里可是专门产云贝,自是不是问题。

    不由分说,张浩一行人便被众村民拥簇着往云贝乡村内走去。这老族长也是阔气,摆下了上百桌宴席,村民欢庆,为张浩等人接风,免不了一场大喝大吃。只是张浩有些无语,看着场中如十八辈子没吃过饭一样的朱九,老脸通红,只顾着闷头吃饭,找了个借口,溜之大吉……

    子时,果然如张浩所说,有大雨所降。老族长不敢懈怠,忙组织人以云贝接下这无根之水。

    天色刚亮,张浩便早早起来,洗漱之后,张浩往出得门来,只见门前站满了人,粗略一看,至少有百十人,人们都手举云贝,盛着雨水。

    “仙人你醒了?”老族长见张浩出得房门,老眼一亮,慌忙上前道。

    张浩轻轻点点头,指着众人,道:“老族长,这是……”

    老族长忙拱手道:“这是仙人所要的雨……呃,无根水!”

    张浩确实是要无根水,但是没想到的是老族长会弄这么多的无根水来。看着手捧盛着无根水的村民们一个个顶着大黑眼圈,张浩便知道,定是他们怕又出什么差错,才这般不辞辛苦,端了一整夜。

    张浩心中微动,从怀中摸出八宝琉璃净瓶,口中默念咒诀,八宝琉璃净瓶兀然产生一股吸力。人们端着的无根水被“嗖”然吸起。

    众人大惊,看着张浩手中的青色瓶子啧啧称奇,跪地拜服道:“仙人,仙人……”

    张浩轻轻一笑,收了八宝琉璃净瓶,双手虚浮,一股大力凭空产生,众人不觉起身,更对张浩敬佩。

    老族长亲自端来张浩所要的黑狗血、朱砂、黄符纸等物。张浩也不客气,大袖一挥,一并收起。

    吃过早饭,张浩一行四人在众村民的相送下出了村,往东南方向的大山中走去。

    一大早出发,朱九顿时不乐了,一路的埋怨。

    “浩哥,这深山老林的,不如我们回去吧?”张浩一行人来到一片老林处,朱九又开始打退堂鼓。

    张浩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道:“这个不必你担心,我早有准备。”

    朱九嗤笑一声,显然不信。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道:“你们看此处树木折断,必有打斗,想必那无头尸也是从这里去追绿萦的那位郝师叔去了。”

    众人一听,点点头,认为有理。

    朱九撇了撇嘴,道:“浩哥啊,就算无头尸他们是从这里进去的,但是你看这老林子少说也有上百年了,这么大,我们上哪去找啊?”

    张浩嘴角咧起,露出自信的笑容,从怀中摸出八宝琉璃净瓶,手一指,几滴无根水撒向地面的草丛中。

    接着,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地面上竟是有几个黑色的焦糊脚印慢慢的显现出来,杂乱无章。

    朱九一看,顿时眼珠子都瞪出来,惊道:“浩哥,这……”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