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云贝疑云 青面恶鬼

神鬼探 +A -A

    张浩四人取了船只,缓缓往南面的云贝乡驶去。

    云贝乡地处五指湖的南边,物产丰富,因为盛产云贝而闻名,风景秀丽,秀色可餐。

    一路上,张浩四人权当是欣赏沿途的风景了,倒将一切烦恼都抛到了脑后。

    朱九暗暗咧嘴,对眼前的美景不屑一顾,道:“浩哥啊,你是没见过美景,仙家福地,这破地方算什么,简直就是穷乡僻壤嘛!”

    张浩一直觉得这胖子不简单,更何况胖子朱九对自己确实是诚心诚意,朱九不说,张浩也不便于问。张浩此时正好借着话题问道:“胖子,你难道去过仙家福地?”

    朱九一听,满不在乎的道:“胖爷我什么地方没……呃……这个仙家福地胖爷我还真没有去过,只是随口说说,说说而已。”

    张浩撇了撇嘴,也不在意,定睛望去,道:“你们看,那里便是云贝乡了!”

    众人定睛望去,可不是嘛,“云贝乡”三个斗大的字刻在一个巨大的石碣碑上,仿若明星一般耀眼夺目,看不到反而怪了。

    “咦,浩哥,你看,村中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朱九突然学着张浩的样子,摸着下巴道。

    张浩一鄂,奇道:“胖子,你怎么知道云贝乡发生了事?”

    朱九嘿嘿一笑,故作高深的道:“值此正是村名下湖打云贝的时节,你们看,那港口却是只有船,而没有一个村名,定是村中发生了什么大事,村民们都跑去看热闹了。”

    张浩看着朱九,仿佛不认识他一般,道:“胖子,没看出来啊,行啊!”

    朱九得意,哈哈大笑,道:“那是,也不看胖爷是谁!”

    张浩暗暗咧嘴,随口道:“那胖爷是谁啊?”

    朱九想也未想,大叫道:“胖爷我可是八……呃……首个屁啊,浩哥,你怎么又来套俺老朱的话!”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心中暗暗想到:“胖子朱九出身神秘,但肯定是向着自己的。如今我受鬼王陛下之命来查询无头尸案,此时却牵扯到了这首阳山的案中,这两者之间肯定是有什么联系的,而且绿萦姑娘的师兄弟都成了无头尸,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奥秘呢?”

    张浩沉思之间,船已经到了港口岸边。

    朱九跳上了岸,伸展身体,道:“哈哈,胖爷我又回来了!”

    张浩等人上了岸,也是感到舒心。

    绿萦却是急道:“我们快走吧,去看看村的南面发生了什么事?”

    张浩知道绿萦肯定是担心此时和他那位郝师叔有关,当下轻轻点了点头。几人打定主意,脚下不由快了几分,往云贝乡的南面走去。

    这云贝乡虽说是个村子,可是它的规模却是毫不小于普通的城镇。以张浩等人的脚力,足足用了一炷香的功夫才走到云贝乡的南面。

    云贝乡三面环水,这南面也是五指湖的一处,只是此处没有被开发,却是用来惩处恶人,浸猪笼所在的地方。

    “淹死他……”

    “对,淹死他,真是畜生不如,淹死他……”

    “竟然杀害自己的亲兄弟,快淹死他……”

    ……

    张浩等人未近跟前,便听到一阵阵的吆喝声……

    三千大世界,万亿小世界,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自女娲造人以来,发展各不相一,张浩所在的古玉界,鬼新娘所在的一界,包括现在的五指界状况都各不相一。

    这五指界明显还没有官府,是原始的族制社会,一切以村长、族长为首。

    “族长大人,这贺老二竟然杀死了自己的同胞兄弟,按照族规,我们应该将他浸猪笼淹死,请族长大人下令!”一名五大三粗的汉子大叫道。

    一位看似中规中矩的老者捋了捋胸前的三缕长髯,点点头,道:“来人呢,将贺老二拉上来!”

    这位老者显然便是云贝乡的族长,他的话落,便有几名大汉将一名五花大绑的三十多岁的一名汉子推了上来。

    可奇怪的是这汉子也不反抗,神情呆愣,一动也不动,仿佛认命了一般,任由众人推打。

    “咦?”张浩眉头轻皱,轻咦出声。

    “怎么,浩哥,有什么不对吗?”朱九见张浩这幅表情,便知道事情有蹊跷,开口问道。

    张浩回头看了看同样黛眉轻皱的七杀女,更确定了心中的想法,只见他右手中指和食指并拢,轻轻的划过额头,额头的金色纹路慢慢的从两边分开,露出一只竖眼。天眼慢慢的张开,绽出道道金光,看向贺老二。

    张浩双眼精光毕露,嘴角慢慢的翘起,道:“哼,果然有蹊跷!”

    张浩如此当众使神通,早已惊动了云贝乡的村民。这云贝乡地处五指湖畔,而五指湖畔的高峰处又经常有神仙传说,这一来二去,云贝乡的人都对神仙之说坚信不疑。

    此时众村民见张浩如此神通,早已惊为仙人,尽皆拜倒,大呼道:“仙人,仙人……”

    张浩轻轻一笑,他要的便是如此效果,双手举起,轻笑道:“都起来吧!”

    众村民再次拜谢,这才慢慢的起身,看着张浩一行人,仿佛看国宝一样。尤其是在看到张浩身后的七杀女时,村中的男子简直眼睛都看得直了,他们哪里见过如此美的女子……

    七杀女被一众男子盯着看,顿时心生怒气,一张俏脸布满了寒霜,眼中杀意涌现。

    张浩面色尴尬,连忙闪身挡在七杀女跟前,唯恐七杀女出手将这里的村民尽数杀死。

    村民们还不知道他们无形中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见张浩闪身挡住七杀女,才醒悟过来,如此倾国倾城的仙女不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够窥视的,不由艰难的移开了目光。

    张浩微微一笑,道:“老族长,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族长一听,忙恭敬的道:“回禀仙人,我们正在按照族规将贺老二浸猪笼!”

    张浩眉头一挑,道:“哦,浸猪笼?莫非这贺老二干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居然要被授以如此极刑?”

    族长叹息一声,道:“哎,这事说来也怪,这贺老二在本村是出了名的老实憨厚,没想到竟然亲手砍杀了自己的兄弟,我们才要处置他。”

    张浩轻轻点点头,嘴角噙着一抹自信的笑容,道:“这么说来贺老二平时为人老实敦厚,却是突然反常,对自己的兄弟痛下杀手喽?”

    老族长不明白张浩的意思,点点头,道:“是了!”

    张浩背着手,踱着四方步,上下打量起贺老二来,轻声道:“老族长啊,你们有没有想过,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老族长一惊,不知该如何说。

    张浩轻轻摇了摇头,心中暗想道:“这也确实怪不得这些肉眼凡胎的凡人们,他们怎么会想到如此诡异的事情呢?”

    绿萦慢慢的上前,看着眼前的贺老二,惊道:“大……公子,这贺老二身上有本门的封印神通!”

    张浩轻轻点点头,以眼神示意绿萦先退下。

    突然,张浩顿住身形,双眼之中精光闪动,手一翻,一张空白的符纸出现在他手中,轻声道:“去取一些黑狗血来!”

    老族长一听,慌忙派人下去拿。

    张浩一听,忙道:“只要放血便可以,不要伤了狗儿的性命,顺便拿一支笔来!”

    老族长双眼一亮,拜道:“仙人仁慈!”

    不一会儿,那村民便端着一碗黑狗血跑了回来,恭敬的将笔和黑狗血递到张浩跟前。

    张浩和煦一笑,接过笔和黑狗血,对那村民轻轻点了点头,道:“多谢了!”

    那村民受宠若惊,连连道不敢退下。

    朱九见张浩出尽风头,羡慕之余,无奈的撇了撇嘴,暗暗下定决心,只要一有机会,一定出去露两手,也出处风头。想到这里,朱九竟是猥琐的自顾自的“嘿嘿”傻笑了起来。

    众人看的一阵侧目,但又不好开口。

    张浩见朱九这幅模样,老脸也是一红,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苦心造的声势,可算是被这个猥琐的胖子给弄的一下没了。

    此时已经有不少村民小声的议论,指指点点,说张浩他们可能是骗人的神棍等等之类的话……

    攻破流言蜚语最好的方法便是用事实说话。打定主意,张浩再不犹豫,以笔蘸了黑狗血,“刷刷”的快速在符纸上勾勒了起来。

    这符纸的中央是一个不知名的符文,上面画了一个简易的太极,下方隐约可见是一个“驱”字。

    张浩画了一张符,轻笑一声,随即眉头轻皱,手一翻,又翻出一张空白的符纸,以笔蘸了黑狗血,又迅速的勾勒了起来。

    这一次的符文和之前的稍有不同,上方还是一个简易的太极图,下方隐隐是一个“镇”字。

    张浩一口气画了两张符,这才停下来,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点了点头。

    老族长和一众村民早已等的不耐烦了,见张浩在一张黄纸上一通乱画,不知道要干什么。终于等到张浩画完了,这才慢慢的上前,拱手道:“仙人,你看……”

    张浩嘴角咧起,露出招牌式的自信笑容,对老族长点了点头,道:“所有村民们请退后!”

    村民们哗然,老族长眉头紧皱,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后退。

    张浩见众村民后退,回头看着贺老二,眼中精光大动,手掐印诀,大叫道:“驱鬼除魔令,驱!”说着,将手中写“驱”字的符纸径直拍向了贺老二的胸口。

    符纸一沾贺老二的身体,华光大动,金光闪动之间,符纸上的符文仿佛活了一般,跳脱而出,迎风渐长,将贺老二整个身形都盖住了。

    原本一动不动的贺老二突然双眼大睁,面目狰狞扭曲,“啊”的惨嚎了起来,声音凄惨至极,却又不像是人在叫喊。

    众村民一看,大惊,慌忙再次后退,满脸骇然的看着场中的贺老二,再对张浩没有任何怀疑。

    贺老二身上似乎有一个黑色的虚影在闪动,又像是虚影在贺老二身上黏住了一般,正自疯狂的扭动,挣脱而出。只是片刻时间,贺老二身上已经黑气涌动,已经不成人形。

    张浩一看,惊道:“青面恶鬼!”

    正在这时,贺老二身上一阵青光抖动,一个淡青色的符文闪现出来,将青面恶鬼又封了进去。贺老二神情呆滞,恢复了原状。

    绿萦一看,惊道:“没错,是郝师叔的封印!”

    张浩眉头一皱,暗道:“你这位郝师叔可真是添乱,将这个青面恶鬼封到一个凡人的体内,他怎么能承受得了。”

    心中虽如此想,张浩也不便当面点破,手一翻,又是两张符纸出现在手中。然后急速的抄起笔来,蘸了黑狗血,“刷刷”的又是勾勒了起来,这一次,张浩足足连续画了三道“驱鬼除魔令”才停下来。

    又是一口气画了三张符纸,张浩略一休息,然后大喝一声,将三张符纸抛起,大叫道:“驱鬼除魔令,驱!”

    三张符纸当空悬浮,张浩的一个“驱”字出口,三张符纸金光大盛,三道金色的符文跳脱而出,迎风渐长,径直一头撞向贺老二。

    三道符文携风雷之势一头撞向贺老二,贺老二再次凄厉的惨嚎鬼叫起来,黑色的虚影“呼”的一下,冲破青光被撞了出来。

    贺老二白眼一翻,一头栽倒了下去。

    那黑影跌倒地上,抬起头来时,众人看的清楚,只见它的脸通体呈现青色,两颗狰狞的獠牙从嘴角的两侧弯起,额头有突起,面部狰狞可怖。

    众村民哪见过如此怪物,大骇,哗然出声。

    那青面恶鬼一看张浩不好对付,身形闪动,便往村民方向冲去。

    朱九一看,哈哈大笑,展现自己的机会来了,他怎肯错过。只见朱九胖嘟嘟的身形如一个皮球一般跳动,抢在青面恶鬼前面将其拦住,大笑道:“哈哈,你这不知死活的小鬼,你朱爷爷在此,还不下跪投降!”

    青面恶鬼被这突然出现的胖子拦住去路,顿时大惊,但前后无路,它也只有一搏,瞅来瞅去,也只有这个胖子好对付一点,当下再不犹豫,“嗷”的鬼嚎一声,便一头冲向朱九。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