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消灭恶鬼 怪梦指引

神鬼探 +A -A

    面对朱九的威胁,无头尸好像并不是怕他,只是不管不顾的向朱九冲来。

    朱九暗暗吞了口口水,大怒,恶向胆边生,猛然间大喝一声,手掐印诀,浑身青光大盛,刺得人眼目睁不开来。

    须臾,青光过后,朱九的身形消失,原地出现一个硕大的黑野猪,獠牙狰狞,面色凶恶,正自“哼哼……”的打着响鼻。

    “吼……”

    大黑野猪愤怒着咆哮着,后蹄一刨,身形化作一道黑影,直直的冲向一众无头尸。无头尸们显然没明白这怎么突然出现一头大黑野猪,那个死胖子呢?

    措手不及之下,一众无头尸只是一个照面,便被大黑野猪左突右冲,尽数顶倒。有的几个无头尸甚至被野猪的獠牙捅破身体,身上黑气涌出,飘散开来,身体抽搐几下便没了动静。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十几个无头尸就剩下了五六个,这一次朱九可谓是旗开得胜,大胜一场。

    大黑野猪身上青光闪动,恢复朱九的原形。胖子朱九大胜,顿时大乐,以手指着眼前的五六个无头尸,哈哈大小的道:“哈哈,俺老朱不发威,你们都当俺老朱是病猫啊,这下知道俺老朱的厉害了吧。”

    可是无头尸仿佛听不懂朱九的警告,浑身上下黑气涌现,继续向朱九这边冲来。

    朱九一愣,圆溜溜的眼睛中闪过一丝蔑视之意,手一翻,黑色的大铁锤出现在他手中,大喝一声,冲向无头尸,和五六名无头尸大战在一处,越战越猛,仿佛吃了枪药一般,一时之间,朱九倒是也将一众无头尸给缠住了,双方僵持了下来。

    再看张浩这边,却是险象环生,几个回合下来,张浩已经受了不小的伤,而独眼恶鬼却是仗着那不死邪术,完全一副不要命的打法。

    好在张浩胜在身法灵活,来回游走,将独眼恶鬼气的“哇哇”怪叫。

    突然,一道红芒闪过,正中那独眼恶鬼的胸口。独眼恶鬼受此重击,身形大震,回头一看,却见一个黑衣女子临风漂立,手持一柄红色的妖艳大弓冷冷的看着这边。

    独眼恶鬼一见七杀女,仿佛很惧怕一般,一把将红色的箭矢拔出,仰天嘶吼一声,手中出现一串十几个白色的小骷髅头。小骷髅头上“噌”的冒出一团黑气,似乎在下达着什么命令。

    正在与朱九缠斗的五六名无头尸兀然停下来,就连地上倒下的无头尸也“腾”的一下立了起来,向众人逼来。

    朱九一看,顿时大骇,“妈呀”怪叫一声,刚才的气势一失,拖着大铁锤,便往张浩方向跑去。

    “浩哥,救俺,救俺……”

    张浩冷冷的看着眼前的无头尸,惊道:“这是上古邪术‘尸首术’!”

    “尸首术”乃是一种上古流传下来的邪术,取人首级练成法器,控制人的身体行恶,大伤天理,早已失传,没想到今日又重现人间。

    众人大惊,正自不知道该如何。只见七杀女冷哼一声,手挽长弓,“嗖嗖”的两箭直射而出。

    “砰砰”的爆破声响起,两名无头尸直接爆裂开来,丝丝黑气慢慢的飘出。

    独眼恶鬼一看七杀女如此厉害,顿时大骇,再不敢犹豫,调转身形便要跑去。

    张浩一看,岂能留这恶鬼遗祸人间,当下身形闪动,挡在他面前,大叫道:“哼,你这恶鬼哪里去?”

    生死攸关之际,独眼恶鬼恶向胆边生,“哇哇”怪叫着便扑向张浩。

    张浩一看,大惊,身形暴退,与此同时,手掐剑诀,口中默念道:“心念成分,神魂为引,仙剑为媒,化气成形,大衍神通……”

    张浩手中的鬼泣剑“嗡”然大动,慢慢的分离出道道黑色的剑气,足足有数十道之多,漂浮在鬼泣剑的身旁,嗡嗡颤抖。

    张浩手一引,剑气慢慢的调转过头来,剑尖对准了独眼眼恶鬼。

    独眼恶鬼一看,顿时大骇,没想到张浩还有这般神通,但它更惧怕身后的七杀女,权衡之后,又怪叫着冲向张浩。

    张浩双眼中神光大动,见独眼恶鬼冲来,大叫道:“去!”

    一个“去”字出口,数十道剑气顿时犹如离弦的箭矢一般,直冲向独眼恶鬼。

    独眼恶鬼大骇,根本无从躲避,数十道剑气仿佛张了眼睛一般直直冲向它。

    “啊”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数十道剑气从独眼恶鬼的身上一穿而过,留下数十个透明的窟窿。

    “啊啊……”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天地,回荡在众人耳边。

    只是片刻的功夫,七杀女早已将数十具无头尸尽数打爆,此时也是冷冷的看着场中的独眼恶鬼。

    独眼恶鬼手捂着胸口,半晌突然仰天长啸起来,身上黑气滚动,身上的透明骷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起来。

    片刻之间,独眼恶鬼身上便是完好如初,得意的“桀桀”怪笑了起来,大叫道:“桀桀……你们伤不了我,破不了我的不死之身的,桀桀……”

    众人骇然,都这样了,这独眼恶鬼还是没事。

    七杀女冷哼一声,长发飞舞,手挽长弓,一箭射出,从独眼恶鬼的后心射去。

    独眼恶鬼听得背后恶风,大骇,慌忙侧身避让,红色的妖艳剪枝从他的肩头一穿而过,又留下一个透明窟窿。

    独眼恶鬼再次凄厉的惨叫起来,但紧接着肩头的伤口又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了起来。

    张浩眼中精光闪动,像是抓住了关键,兀然间,手掐剑诀,奋力将手中的鬼泣剑抛出。

    鬼泣剑划破长空,携风雷之势,急速的冲向独眼恶鬼,一剑正中独眼恶鬼的胸口的心脏。

    独眼恶鬼跳动的心脏猛然间不动了,接着急速的收缩起来,突然又膨胀了起来。

    “啊……”更加凄厉的惨叫声从独眼恶鬼的口中发出,惊的水中的鱼儿乱窜开来。

    “轰”的一声大响,独眼恶鬼的身形犹如气球一般爆裂开来。

    众人大惊,掩面相护。

    七杀女身上散出一个黑色的气罩,将其牢牢护住。张浩反应快,急速的往后掠去,倒也没什么。只是可苦了场中的朱九和绿萦二人。

    此时他二人身上沾满了青红之物,稀烂的碎肉,让人看得直倒胃口。

    绿萦一看,仿佛见了鬼一样,尖叫一声,直直冲向湖边,疯狂的洗了起来。朱九也是面色惨白,脸皮抽搐的往湖边走去。

    经过这一次有惊无险的事情后,朱九可是学精了,再不离开张浩左右,随着张浩在岛上四下转了一圈,又清理了数名无头尸外,这才安心下来。

    经过一天的打斗,众人早已累的早早睡去。

    夜是那么安静,飞鱼岛上只留下朱九如雷的鼾声,此起彼伏,仿佛与湖水形成了呼应……

    “啊”的一声尖叫声响起,打破了夜的平静。

    张浩双眼豁然张开,湛出两道神芒,定睛看去。却见绿萦正自在离自己不远处“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映着银色的月光,张浩隐隐可见绿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

    “绿萦姑娘,你怎么了?”张浩轻声问道。

    此时七杀女也醒了过来,或者说她根本就是没有睡觉,修为达到她这个地步,就是一个月,甚至两三个月不眠不休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绿萦看到张浩,心中稍微平静了下来,抽泣道:“大将军,我师叔有危险!”

    “你师叔?”张浩眉头一皱,疑声道。

    绿萦见张浩明显不信,不由急道:“大将军,我梦见郝师叔有危险,真的,是真的……”

    “梦?又是梦?”张浩眉头深皱,更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为什么绿萦会梦到将要发生的事呢?

    张浩百思不得其解,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绿萦姑娘,你说细点,你的这位郝师叔现在在哪里,又怎么会遇到危险呢?”

    绿萦秀眉轻皱,道:“我……我只是梦见有一个身形,这身形好像……”

    “好像什么?”张浩眉头一挑,问道。

    绿萦看着张浩,双眼之中泪光闪动,哽咽道:“好像是我大师兄吴易!”

    “吴易?心意相通?”张浩双眼神光湛出,不解道。

    “什么是心意相通?”七杀女突然插口好奇的问道。

    张浩不知道为什么七杀女会突然对这方面的问题敢兴趣,当下也没有多想,道:“所谓心意相通一般是指男女双方,思念对方,建立起一种神秘的桥带,无论对方走多远,都会有所感应。”

    七杀女黛眉轻皱,双眼死死的盯着张浩,突然问道:“那……那你是否对你的妻子有所感应?”

    张浩脸皮抽搐,不知该如何回答她这个问题,摇了摇头,苦笑道:“没有!”

    七杀女眉头紧皱,一会看看绿萦,一会看看张浩,陷入了沉思。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转头看向绿萦,道:“绿萦姑娘,那身影还对你说了什么?”

    绿萦从回忆中反应过来,急道:“大……那身影对我说郝师叔、云贝乡、危险,其它的什么也没说,便消失了。”

    “云贝乡?”张浩眉头深皱,默念道。

    绿萦一个女儿身,师兄弟们先后无故死去,变成了无头尸,现在偶然得知郝师叔有危险,她怎能不着急。

    张浩见绿萦眼中急色明显,不由轻声安慰道:“绿萦姑娘,深夜我们也无法划船离开这五指湖,你还是安心睡吧,看看再能不能梦到什么。明日我们便动身去云贝乡看看。”

    绿萦强笑一声,慢慢的躺下,双眼闭住,似乎是睡去了。但张浩能从她抖动的眼睫毛上看出,她根本就是在装睡。

    张浩微微叹息一声,也不睡了,就地盘膝而坐,进入冥想状态,玄功运转,疗起伤来。绿萦睁眼偷看了张浩一眼,见张浩英俊的面庞上映着淡淡的光辉,显得更加的神秘莫测,不由心安了几分,一股困意袭来,昏昏睡去。

    七杀女黛眉轻皱,美目盯着张浩,一时之间,仿佛看的出神了,嘴角不自觉的弯了起来。

    一夜无话,天色刚亮,绿萦便起了来,见张浩闭目盘膝,左右犹豫起来。

    张浩睁开眼,道:“绿萦姑娘,我们走吧。”

    绿萦大喜,激动的一双小手都不知道往什么地方放了。

    “呼呼”的鼾声引起了张浩的注意,张浩回头看着呼呼大睡的朱九,心中好笑,暗道:“这胖子天性纯良,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能很快的忘记,睡的这般踏实,有时候可真羡慕他啊。”

    “七杀,别走嘛,俺老朱人其实人挺好的……”

    这朱九居然梦见了……

    现实中不敢调戏七杀女,梦中也要调戏一下,这朱九也真是绝了!

    张浩脸皮抽搐,看了看朱九,又看了看七杀女,只见七杀女脸色铁青,满眼的杀意毫无掩饰的迸射而出。

    张浩脸色一变,对七杀女轻轻的摇了摇头。

    七杀女见张浩摇头,黛眉轻皱,眼中的杀意慢慢的退去,但一张俏脸满是寒意,明显是怒意未消。

    正所谓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张浩见七杀女如此表情,便知道朱九这回恐怕要倒霉了。

    果不其然,七杀女上前一脚踹在朱九肥硕的屁股上。这七杀女的含愤一脚,哪是那么好受的,顿时朱九从地上直直飞出,将大地都磨出一道深深的印痕。

    张浩暗暗咧嘴,不忍的扭过了头。

    “嗷!”

    朱九突然从睡梦中痛醒,屁股上火烧火燎,疼的他一下便跳了起来,双手捂着屁股在地上来回跳了起来,“嗷嗷”的直怪叫。

    半晌,朱九才停下身来,回头一看,正欲破口大骂,却瞅见七杀女一脸寒意,愤怒的看着自己。

    朱九心中一突,到嘴的话被他硬生生的咽了下去,悻悻的走到张浩跟前,恶人先告状,小声的道:“浩哥,你要替俺老朱做主啊,你也看见了,俺老朱正在睡觉,可是没有招惹她,是这个蛇蝎女无缘无故踹了俺老朱一脚。”

    张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怒道:“你有没有鬼自己心里清楚,你刚才梦到了什么?”

    朱九一愣,讪讪而笑,回头心有余悸的看了七杀女一眼,赶忙跟上张浩往前走去。恐怕此时七杀女在朱九心里已经留下了深深的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