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独眼恶鬼 不死邪术

神鬼探 +A -A

    摆渡老人眼看朱九跑了,顿时大怒,只见他重重的冷哼一声,“呼”的一下,浑身冒出一大团黑气,身形急速掠去,只是几个呼吸间便冲到了朱九前面,“桀桀”的阴笑道:“死胖子,你倒是再跑啊!”

    朱九吞了口口水,眼见后方数十具无头尸冲了过来,前面还有这不知名的恶鬼挡路,真是前无进路,后无退路。略微一犹豫,朱九圆溜溜的眼中狠色一闪而过,“哇”的怪叫一声,手中翻出黑色的大铁锤,举着便冲向摆渡老人。

    摆渡老人幽幽的眼中寒芒闪动,双手一举,滚滚黑气而出,再一摆,黑气化作一条条黑色的怪蛇冲向朱九。

    朱九冲到一半,眼见怪蛇扑来,顿时大骇,硬生生的停下脚步,大骇之下,“妈呀”怪叫一声,抱头护身。

    摆渡老人“桀桀”怪笑,他仿佛已经看到了眼前的胖子身首异处,又多了一具无头尸。

    正在这时,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滴溜溜的旋转着从空中落下,迎风渐长,挡住黑色的蛇怪。

    “呲呲……”的怪声响起,刺耳难听,伴随着阵阵华光闪动,青芒、黑芒乱窜,僵持不下。

    “破!”一道厉喝声响起,太极图的后面出现一道紫色的身影,正是闻声赶来的张浩。

    随着一个“破”字出口,太极图青光大盛,疯狂的运转起来,如一个磨盘一般,急速的旋转着搅灭着黑色的蛇怪。正是一物降一物,蛇怪仿佛遇到了克星,只是须臾之间,便节节败退,化作一缕缕黑气,消散在天地之间。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朱九抬头一看是张浩,心中委屈,差一点哭出来,大叫道:“浩哥啊,俺老朱险些就见不到你了,呜呜……”

    张浩淡淡一笑,道:“胖子,没事,有我呢!”

    二人说话的功夫,数十具无头尸已经赶上,将张浩、朱九和绿萦三人团团围了起来。

    绿萦看着眼前这些无头尸,眼中水雾翻滚,悲痛之意显露于表。

    张浩眉头一皱,道:“绿萦姑娘,你是不是受伤了?”

    绿萦嘴一抿,此时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下,梨花带雨般的哭了起来,哽咽道:“他们……他们都是我的师兄弟们,都……这怎么都成了无头尸……”

    张浩眼中精光闪动,侧眼瞧去,果不其然,这些无头尸身上虽然黑气缭绕,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穿的都是首阳峰的服饰,自然是首阳峰的弟子,只是张浩刚刚急于救朱九,忽略了这一点而已。

    “桀桀……神鬼大将军,来的好,今日你们都得死!”摆渡老人见张浩赶来,不悲反喜,怪笑出声。

    张浩冷哼一声,回头看向摆渡老人,见其浑身黑气缭绕,面部布如蛛网一般布满黑气,狰狞可怖,哪还是之前和蔼的摆渡老人,当下也是一惊,道:“你……”

    “我?我怎么了,我在渡口摆渡,渡人去鬼门关,是你们自己上的船,我可没有强求。”摆渡老人用沙哑的声音道。

    张浩冷哼一声,道:“哼,你是怎么瞒过我们这么多人的?”

    摆渡老人“桀桀”怪笑一声,道:“反正你们今日也要死了,我便告诉你们又有何妨。主人在这具身体内种了鬼种,到了适合的时候便会萌发,你们真以为当年就凭他一个凡人能逃得出主人的手掌心?”

    张浩眉头轻皱,心中暗暗着急:“这摆渡老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恶鬼,法力又有几何,更何况后面还有十数具无头尸虎视眈眈,如果是自己一个人,仗着一身法宝神通或许还可能逃出去。只是如今却有两个拖油瓶,一个半吊子胖子朱九,一个早已腿软的绿萦,这可如何是好。为今之计,也只有拖延时间,等待七杀女救援,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些想法在张浩的脑中一闪而逝,张浩打定主意,便开口道:“哼,你既然认得本大将军,你身为区区恶鬼,竟敢与本大将军为敌,找死不成?”

    摆渡老人仿佛听到了什么搞笑的话,仰天“桀桀”怪笑起来,沙哑道:“莫说你个有名无实的神鬼大将军,就是那地府十王来了,有我家主人在,我们又有何惧?”

    张浩双目中精光闪动,道:“你家主人?哼,你家主人有什么了不起,有种的就报上名号来。”

    “哼,你个无知的小娃娃,我家主人是……哼,大胆,竟敢激我,找死!”说到一半,摆渡老人反应了过来,怒道。

    张浩暗道一声“可惜”,微微摇摇头,道:“哼,看来你家主人也不过如此,不过是个藏头露尾的老鼠罢了。今日本大将军便要领教领教你到底有何神通!”话说到这里,张浩知道无法再拖延了,只能撕破脸皮。

    摆渡老人又是“桀桀”怪笑一声,道:“小娃娃不知天高地厚,今日便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手段!”

    张浩怎肯示弱,重重的冷哼一声,道:“哼,有何手段你尽管试出来,先让本大将军看看你是什么妖怪。”说着,张浩左手中指和食指并拢,慢慢的划过额头,额头处金色的纹路豁然亮起,慢慢的从两边分开,露出一个竖眼,正是天眼。

    张浩额头天眼绽着道道金光,定睛向摆渡老人看去,这一看顿时体内五脏翻滚,差点恶心的吐了出来。

    原来这摆渡老人的身体此时被一个恶鬼所占据,这恶鬼有头独眼,一张大嘴几乎布满了整张脸,满嘴的獠牙,狰狞可怖,更让人惊心的是这恶鬼的肚子上竟然有一条大大的口子,腹中青红之物看的一清二楚,甚至都能看得见恶鬼那颗跳动的心脏。

    独眼恶鬼附身?

    张浩惊的魂不附体,将手中的鬼泣剑一抖,横于胸前,警惕的看着摆渡老人。

    摆渡老人见张浩还有这般神通,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脸色发狠,兀然间双臂伸开,仰天嘶吼一声,身体内猛然爆发出一团耀眼的黑芒,黑气滚滚,缠绕其身,犹如厉鬼降世,声势骇人。

    须臾,黑芒渐渐减弱,慢慢的收敛,融入了摆渡老人的体内,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正是独眼恶鬼,嘴巴老大,满嘴獠牙,狰狞可怖,腹部肠子流出,隐约间能看见一颗“砰砰”跳动的心脏。

    “现形了,现形了!”朱九一看,顿时骇的跳了起来,怪叫道。

    张浩双眼瞳孔剧缩,鬼泣仿佛知道主人的心情,竟是“嗡嗡”跳动了起来。

    “喝!”

    本着先下手为强的张浩,猛然间厉喝一声,纵身直起,一剑斩向独眼恶鬼。鬼泣剑黑芒大盛,一道黑色的匹练携风雷之势,径直斩向独眼恶鬼。

    “桀桀……”

    独眼恶鬼怪笑连连,张开的双臂往回一伸,滚滚的黑气缭绕而起,化成一条条黑色的蛇怪,如群蛇归洞一般涌向他的双手中,一个黑色的能量球成形,被独眼恶鬼奋力推上。

    黑色的匹练划破天际,径直撞上了能量球。

    “轰”的一声惊天巨响,黑芒暴动,飓风乍起。黑色的能量球挡下了黑色的匹练,但作为代价,黑色的能量球也是“轰”燃爆裂开来,化作无数飞舞的黑气,消散开来。

    电光火石之间,张浩便与独眼恶鬼硬拼了一计,却是平分秋色,谁也没有占得半点便宜。

    张浩被劲风吹的身形一滞,但值此为难之际,张浩再次大喝一声,体内玄青色的光华大动,身形闪烁之间,已经欺身上前,鬼泣剑闪着耀眼的黑芒奋力劈向独眼恶鬼。

    独眼恶鬼明显没想到张浩如此勇猛,关键时刻,只得以手臂阻挡。

    鬼泣剑所过,独眼恶鬼的手臂应声而断,一截手臂掉落在地上,颤抖起来。

    独眼恶鬼受此重击,顿时发狂,双眼幽光大动,剩下的手爪一爪向张浩胸口拍去。

    此时张浩中门大开,千钧一发之刻,张浩只得避重就轻,身形微微一倾,避过要害,被独眼恶鬼一爪拍在了肩头。

    “啊”的大叫一声,张浩的身形犹如炮弹一般倒飞而出,“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上。

    “浩哥!”朱九一看张浩受伤,顿时大惊,也顾不得其它,慌忙上前将其扶起。

    张浩嘴角溢血,抬头看向独眼恶鬼。只见独眼恶鬼失了一条臂膀,疼的仰天嘶吼,状若疯魔,“哇哇”的乱叫着,难听沙哑的声音滚滚传出,湖面也不平静起来,激起一**的水浪。

    看着发疯似的独眼恶鬼,张浩心中稍微安定下来,看来这独眼恶鬼也没有想象中的难对付。只是下一秒钟,张浩的脸色突然大变了起来。

    只见独眼恶鬼仰天嘶吼着,突然“桀桀”怪笑了起来,看向张浩,眼中满是玩味之意,沙哑道:"你以为你真的能伤到我,我只是陪你玩玩而已。"说着,独眼恶鬼断臂之处黑芒闪动,慢慢的缠绕拧在一起,形成一个黑色的小漩涡,一股牵引力凭空产生。

    与此同时,地上的断手也是黑气涌现,"嗖"的一下飞了回去,接到独眼恶鬼的胳膊上,胳膊断处黑气涌现,须臾慢慢的隐退。

    独眼恶鬼“桀桀”怪笑的摇了摇刚接好的胳膊,怪笑道:“我乃不死之身,你们伤不了我的,桀桀……拿命来吧!”

    张浩双眼神光大放,冷哼一声,推开朱九,手中鬼泣剑黑芒暴动,一剑又斩了下去,一道灵光闪过,从独眼恶鬼的身体上划过。

    众人都是一惊,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独眼恶鬼的身上。

    下一刻,独眼恶鬼的身体从肩膀自腰际断成两截,分了开来。

    “呸!你个该死的东西,这下总该死了吧!”朱九朝独眼恶鬼的方向吐了口唾沫,满眼庆幸道。

    张浩也不认为独眼恶鬼还能活,转头看向呆立在原地的数十具无头尸,正准备动手,响起了朱九骇然的声音。

    “啊,浩……浩哥,它……它又活了!”

    张浩也是一凛,回头一看,只见独眼恶鬼分开来的两截身体黑芒闪动,只是几个呼吸间,便又连到了一起,正自“桀桀”的看着张浩等人。

    此时绿萦已经吓的面色惨白,俯身直干呕起来,胃中翻江滔海,仿佛开了五味坊。

    朱九稍微好点,但任谁都能看得出来他眼中的惧色,圆溜溜的眼睛四下瞅动,张浩用屁股想都知道这胖子一定是在找路逃跑,只是目前他好像没有这个机会,数十具无头尸已经慢慢的向三人逼近了过来。

    张浩心中大急,大叫道:“胖子,前后无路,你若再想着逃跑,那恐怕我们兄弟二人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

    朱九一听,肥嘟嘟的脸皮抽动,最终求生的本能战胜了惧怕,“啊”的猛然大喝了一声。

    张浩被他这没来由的一喝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时,没好气的怒道:“胖子,你没事鬼嚎什么?”

    朱九嘿嘿一笑,道:“浩哥,这你就不懂了吧,俺老朱这叫壮胆。”

    张浩顾不得与他拌嘴,眼见独眼恶鬼向自己这边冲了过来,也学着朱九一样猛然大喝一声,浑身势气一抖,提剑便砍向独眼恶鬼。

    独眼恶鬼却是仿佛吃定了张浩,也不躲闪,完全一副以伤换伤的打法,只是最后张浩受伤颇重,口吐鲜血,而独眼恶鬼却是一点事也没有,反而越战越勇,势不可挡。

    战了半天,张浩也学精了,只是施展身法,来回游走,与独眼恶鬼缠斗了起来。一时之间,鬼叫连连,怒喝不断,二人倒是僵持了下来。

    再看朱九那边,朱九被十几具无头尸围住攻击,险象环生,也是岌岌可危。

    “啊”的一声惨叫,朱九一锤子砸飞一名无头尸,不防背后被一名无头尸拍了一爪子,顿时身形犹如炮弹一般飞了出去,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朱九顾不得伤痛,瞬间便跳起身来,眼看数十名无头尸又逼了过来,朱九的腿肚子都有些颤抖起来。

    退无退路,只有勇敢的一战。朱九眼中精光闪动,怒喝道:“你们别过来啊,再过来俺老朱可要使绝招了啊!”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