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孤岛惊魂 悬棺疑云

神鬼探 +A -A

    “绿萦姑娘,你好像来过这里?”朱九好奇,也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故意靠近绿萦,问道。

    绿萦抬头看了看朱九,轻轻点了点头,道:“我虽然没亲自来过此地,但在梦中却来过!”

    “梦中?”朱九缩了缩脖子,心中暗道邪门,上下打量了一下绿萦,最后狠狠的吞了口口水,与绿萦拉开了距离。

    “就是这个洞!”绿萦突然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的指着前面的一个洞,如小女孩一般欢声雀跃的叫道。

    张浩轻轻一笑,定睛望去,只见这洞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不由皱眉道:“绿萦姑娘,这洞中有什么?”

    绿萦脸色一变,像是想起什么,道:“棺材,好多棺材……”

    张浩眉头一挑,双眼之中神芒闪动,惊道:“棺材?”

    朱九一听,脸色一变,圆溜溜的眼睛来回转动,突然“哎呦”一声,捂着肚子叫了起来。

    众人一惊,回头看去。

    张浩暗暗咧嘴,朱九想什么,他用屁股想都知道,定是这胖子一听说洞中又棺材,心中发怵,才想出的这一折。

    七杀女冷眼斜视,一副不耻的样子。

    张浩转念一想:“这洞中还不知道有什么危险呢,众人都进去,有什么危险根本顾不过来,不如让他们三个留在外面,也好有个照应。”

    想到此处,张浩顺势道:“好了,胖子,既然你肚子疼,那便不要进去了,我和七杀进去,你留在外面照顾老伯和绿萦姑娘。”

    朱九一听,圆溜溜的眼睛一亮,捧着肚子连连点头,高兴的嘴都咧到了耳根子上了。

    张浩没好气的瞪了朱九一眼,撇嘴道:“胖子,你肚子不疼了?”

    朱九一愣,讪讪一笑,道:“呃,好像……好像不疼了。”

    众人头顶上拉下三条黑线,对这胖子暗暗鄙视。

    张浩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七杀女一眼,正欲当先走去,七杀女却是抢先闪进了洞中。张浩微微一鄂,明白七杀女的心意,她是怕自己在前面有个闪失,所以才在前打头阵。

    洞内黑乎乎的,举手不见五指,让人心中没底。

    若是常人,定是无策,但张浩、七杀女可不是普通的人。二人催动体内的灵气,聚于眼部,两双四只眼睛湛出四道神芒,在黑乎乎的洞中显得特别的显眼。

    洞中虽黑,但四周的情形二人却是一览无遗,看得清清楚楚。

    “小心,前面有很重的尸气!”七杀女秀眉轻皱,凝重道。

    越往前走,尸气越来越重。一股股比臭鸡蛋味还重十倍的恶臭味迎面扑鼻传来,让人作呕欲吐。脑中发闷的晕眩感传来,张浩大惊,强行提一口灵气,按下五脏中翻滚的冲动,心中凛然,手一翻,鬼泣剑出现在手中,警惕的看着前方。

    “哧……”

    也不知道是幻境,还是真有其事,张浩隐隐约约中听见一声声低沉的嘶吼声,仿佛远古的恶兽苏醒,愤怒的咆哮着,怨恨他人吵醒了它。

    张浩口中发干,不由吞了口口水。

    前方似乎有微弱的绿光,幽幽的映着整个山洞都成了绿色。

    “跟紧一点,前面便是出口!”七杀女顿了顿,提醒道。

    若是有人跟前,定能发现此时张浩的一张老脸通红,有些不自然。说白了还是张浩的男人主义在作怪,也难怪,任何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子催促保护,都会感到没面子。

    一条不长的小路,张浩仿佛走了有一年。

    近了!

    该面对的总会面对的,张浩做了一个警惕的动作,定睛瞧去。

    这个一个很大的露天洞,虽然是白天,但洞的上方缭绕着股股黑绿色的不知名气体,遮蔽了阳光,以致洞阴阳失衡,阴寒之气极重。

    “这么多棺材?”张浩脸皮抽搐,看着前方一排排整齐排列的棺材阵,惊道。

    “此地怨气聚集,常年不见天日,恐有尸变,你小心些!”七杀女冷冷的看着眼前一排排的棺材,提醒道。

    不用七杀女提醒,张浩也知道事情恐怕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但人家好意,张浩也不好拒绝,轻轻点点头,报以一笑。

    提醒了张浩,七杀女再不犹豫,素手一翻,黑芒暴动,滚滚的黑气汹涌而出,径直打向其中一口棺材盖。

    “砰”的一声大响,棺材盖被黑气打得翻飞起来,“咣当”一声,落于地上。

    张浩双眼中精光暴动,踮起脚尖,定睛望去。

    空的!

    竟然是空的?

    张浩脸色豁然一变,双眼瞳孔猛然收缩起来,不由回头看向七杀女。

    七杀女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不过很快便恢复冷漠,美目中精光暴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绿萦不是说这棺材中有无头尸吗?

    那无头尸怎么不见了?

    一个大大的问号打在了张浩心中,新鲜的事总是那么吸引人的睛球。

    张浩浑身紧绷着慢慢往前走去,在一口棺材前停了下来,沉吸一口气,一剑挑中棺材盖,奋力将其挑开,与此同时,张浩身形暴退,双眼神光大放,死死的盯着棺材中。

    没有任何动静!

    空的?

    又是空的?

    张浩心中的疑问更盛,身形闪动,手中鬼泣上下翻挑,接连挑开几个棺材。

    空的!

    都是空的!

    张浩双眼眯起,湛出两道神芒,摸着下巴思索起来:“棺材中的无头尸去哪里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一时之间,疑点越来越多,张浩的眉头都拧成了一个大疙瘩。

    “快看,后面有洞!”七杀女突然飞身而起,向下看去,惊叫道。

    张浩一听,心中“咯噔”一下,身形闪动,掠到洞口,双目神光湛动,死死的盯着这洞,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悄然升起。

    “快走,胖子他们有危险!”张浩大叫一声,再不犹豫,径直往洞内冲去。

    七杀女黛眉轻皱,唯恐张浩有危险,闪身跟上。

    张浩担心朱九等人的安全,当下也顾不得许多,在洞中左跳上蹿,身形化作一道紫影,急速的往外掠去。

    路并不长,只是几个呼吸间,张浩便掠了出来,在出洞口时,突然瞥见淡淡的火光跳动。

    “鬼火!”张浩双眼一眯,盯着眼前跳动的火焰,惊道。

    一般有鬼火的地方都会有大量的白骨,死人!

    “这里怎么会有鬼火?”张浩看着眼前平坦的地面,疑惑起来。

    “你看前面!”七杀女一双美目死死盯着前面,似乎有所发现,轻声道。

    张浩抬头一看,双眼顿时眯起,闪身便往前面冲去。

    这转了个弯,场景却是天差地别,呈现在二人眼前的是无数的尸骨,断肢乱扔,白骨累累,不时的有鬼火冒起,看的人头皮发麻。

    张浩暗暗咧了咧嘴,道:“这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白骨?”

    七杀女微微摇摇头,突然抬起头来,凝重的看向前方。

    张浩一惊,抬头看时,不由脸色一变,只见两具无头尸手拿着白骨,往他们这边走来。

    七杀女冷哼一声,首先发难,素手一翻,妖艳的红色大弓出现在手中,弯弓搭箭,动作一气呵成,“嗖嗖”的两箭破空而去。

    两具无头尸体显然也是刚注意到张浩和七杀女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箭穿身而过,身体“嘭”的一声爆裂了开来,与此同时,缕缕黑气慢慢的飘散,化作飞灰。

    “搬尸?”张浩双眼大睁,吞了口口水,惊道。

    七杀女美目中寒芒暴动,手一翻,“嗖嗖”的又是两箭射出。刚露面的两具无头尸瞬间又爆裂了开来,血肉飞沫散了一地。

    “走!”七杀女轻叱一声,当先往前走去。

    白骨越来越多,刚转过弯,二人便顿住了。眼前是一块笔直的悬崖峭壁,峭壁底处涓涓流着湖水,奇怪的是悬崖上竟是以木头支着一口口的棺材,隔空悬于峭壁之上。

    张浩砸吧砸吧嘴,暗想道:“早就听说这悬棺之法,今日一见,果然实属世间奇迹。”

    七杀女看着眼前这些凡人的“杰作”,美目中也是异彩连连,第一次在她的认知中那些如蝼蚁一般的凡人还有些能耐。

    张浩无意中瞥见七杀女的表情,轻轻一笑,道:“此悬棺之法有两种,一种是人从上面以绳索掉下,将棺材悬于峭壁之上,不过看着峭壁云雾缭绕,不见顶端,这种方法看来不是凡人能所做到的。”

    七杀女黛眉轻皱,不由问道:“第二种呢?”

    张浩见七杀女竟然主动问话,不由啧啧称奇,但还是解释道:“另一种方法便是此地原来水位极高,至少与悬棺处差不多,凡人以船将棺材运至悬崖峭壁处,再施以方法悬置,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水位慢慢的下降,才有了如今这般悬棺奇景!”

    此时有许多棺材被弄了下来,搁弃在岛上。

    “轰”的一声大响,一口棺材无缘无语的掉了下来,落入水中,又慢慢的漂浮了起来。也幸亏是这悬棺之法也只有富贵人家才能置办得起,棺材的材质用的尽是上好的香檀奇木,千年而不朽,这才亏得棺材没有摔的粉身碎骨。

    张浩一惊,道:“怎么回事?”

    七杀女美目中寒芒闪动,道:“怕是有鬼怪作祟!”

    二人心下警惕,慢慢的往前走去,定睛看去。却见不远处有三十多具无头尸正在湖边搬动着东西。

    “棺材!”张浩双眼大睁,惊道。

    却原来是那三十多具无头尸正是在十几个棺材中捞着什么东西!

    搬尸骨?

    张浩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这些无头尸搬尸骨,就是为了棺材,利用棺材在水中漂浮到下游……”后面会发生什么,张浩不敢想象,只知道如果不尽快制止这些无头尸,恐怕事情会更糟糕。

    无头尸显然也发现了张浩和七杀女,当下弃了手中的东西,张牙舞爪的便向张浩他们这边传来。

    正在这时,“啊……”的比杀猪声还要高几分的惨叫声响起,回荡天地间,经久没有退去。

    张浩一惊,道:“不好,胖子他们遇险了!”

    七杀女黛眉轻皱,冷声道:“这里有我挡住它们,你去吧!”说完,手中红色的妖艳大弓光芒闪动,“嗖嗖”的破空声响起,紧接着便是“砰砰”的爆破声。

    张浩顾不得其它,心中担心朱九等人,出手自然也重了几分,只见其一手掐剑诀,另一只手一引,鬼泣剑黑芒暴动,化作一道黑芒,径直冲了过去。

    鬼泣剑所过之处,无头尸尽皆一分为二,张浩手一翻,将神风符贴于自己的腿上,玄青色的光芒闪动,两腿迈动之间,残影连连,跟上鬼泣剑冲了出去。

    ……

    飞鱼岛的西南方向,朱九此时却是遇到了麻烦。

    “你……你别过来,你到底是什么人?”朱九骇然的看着眼前的摆渡老人,圆溜溜的眼睛瞪的老大,骇然道。

    此时的摆渡老人再不复之前的和蔼之意,浑身黑气缭绕,脸上密布着犹如蛛丝一般黑丝,狰狞可怖,一双眼睛闪着绿幽幽的光芒,此时正盯着朱九和绿萦二人阴笑,仿佛猎食者盯着猎物一般,是一种玩味的态度。

    “桀桀……”的怪笑声从摆渡老人的喉间发出,嘴巴张开,黑气涌现,森白的獠牙暴露出来,用沙哑的声音道:“老汉我专渡有缘人,既然你等上了老汉的船,那便把命留下吧。”

    朱九吞了口口水,道:“你……你是什么鬼怪,竟敢谋害你朱爷爷,你可知道俺浩哥是谁?”

    摆渡老者“桀桀”怪笑起来,沙哑道:“知道,怎么不知道,名扬三界的神鬼大将军张浩,我又岂能不知道,可惜……可惜大将军此时自身难保,你还是顾你自己吧。”

    朱九暗暗吞口水,急的额头上已经见汗,圆溜溜的眼睛来回转动,突然指着后方道:“浩哥,快杀了他们!”

    摆渡老者一惊,回头看去,哪有半个人影子,知道上了朱九的当,顿时大怒,指着前方拉着绿萦飞跑的朱九,怒吼道:“好你个死肥猪,我看你往哪里跑!”说着,领着一帮无头尸直追朱九而去。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