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摆渡老人 湖中浮棺

神鬼探 +A -A

    张浩走到门前,开了门,见朱九一脸的急色,道:“胖子,怎么了?”

    朱九上下打量着张浩,奇道:“浩哥,你……你没事吧?”

    张浩眉头一挑,道:“我能有什么事?”

    朱九看着张浩,啧啧称奇,道:“浩哥啊,你在这房中一待就是三天三夜,俺老朱都担心死了。这可这蛇……呃……七杀姑娘就是不让我进去!”

    “三天三夜?自己待了这么久吗?七杀不让胖子进去,定是知道自己正在修炼,防止自己受打扰而走火入魔。”张浩心中暗想到,咧了咧嘴道:“我没事,多谢啦!”说着又对七杀女轻轻一笑,点了点头。

    七杀女却是理都不理,当先走了。

    众人苦笑一声,摇头跟上。

    张浩四人依照绿萦的梦境来到一处港口,早有摆渡人上前来招呼。

    “四位要坐船去哪里?”摆渡人上下打量着四人,问道。

    摆渡人的眼神在经过七杀女和绿萦身上停留了好许,尤其是七杀女身上。

    美!

    美的惊心动魄,只是一双眸子冷的有些骇人,拒人于千里之外。

    张浩眼见七杀女眼中寒芒暴动,心中一惊,急忙闪身挡在摆渡人前面,道:“老伯,我要去……呃……”说到这里,回头看了看绿萦。

    绿萦秀眉轻皱,仔细的回忆道:“那里有个石碣碑,碑上写着‘飞鱼’二字。”

    “飞鱼岛?你们要去飞鱼岛?”摆渡人惊道,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脸色兀然大变。

    “老伯,怎么了?”张浩见摆渡人脸色突变,心中“咯噔”一下,不由问道。

    摆渡人心有余悸的吞了吞口水,道:“这一趟老汉我去不了,你们还是找别家吧!”说着,摆手便欲往回走去。

    朱九撇了撇嘴,闪身拦住摆渡人,道:“老人家您说笑了,这里方圆几里就您一个摆渡人,俺们上哪再找别家?”

    摆渡人被朱九拦住,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年轻人,不是老汉我不送你们去,只是……只是那地方真去不得啊,难道老汉我有钱不赚吗?”

    张浩眼中精光闪动,心中想到:“看着摆渡人的神情不像是说假话,难道那飞鱼岛真有问题?”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张浩自然不会退缩,上前道:“老伯,听您这么说,莫非那飞鱼岛上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摆渡人见拗不过张浩等人,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哎,小伙子,不瞒你们说,那飞鱼岛上还真有可怕的怪物。”

    张浩眉头一挑,来了兴趣,追问道:“哦?老伯,能说的具体一点嘛?”说着,手一翻,一锭足足十两的银子出现在他手中,递于摆渡人手中。

    这可是足足十两银子啊,他一个月也不见得能挣这么多。

    老头子不由颤颤巍巍的接过银子,吞了口口水,急忙塞入怀中。正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

    摆渡人拿了张浩的银子,嘿嘿一笑,道:“公子,这以前啊飞鱼岛在我们这里可是大大的有名啊。每年年底涨潮之际,便有无数鱼儿跃出水面,搁浅在岛上,省去了渔民许多事,这也是飞鱼岛名字的由来。慢慢的岛上聚集了一些渔民,常住在岛上,只是后来……后来……”说到这里,摆渡人似乎有些惧怕,身形甚至颤抖了起来。

    张浩眉头一皱,上前安慰道:“老伯,你别怕,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摆渡人稳了稳情绪,后怕道:“当时岛上的人很多,都在等着一年一度的飞鱼奇观。突然之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自天际落下一个浑身缠绕着黑气的恶魔,太可怕了,那恶魔见人就杀,当时血染红了海水,到处都是血,血……我当时跳入海中,勉强才活的一命……”

    “恶魔?”张浩双眼微眯,湛出两道神芒,疑声道。

    “对,就是恶魔,它太可怕了……”摆渡人说着,脸色不自觉的白了几分。

    突然,张浩嘴角翘起,露出招牌势的和煦笑容,道:“老伯无须担心,我们非凡人,这次去飞鱼岛,就是为了除去此恶魔,为民除害!”

    摆渡人一脸的错愕,开始重新打量起众人来,脸上浮现着浓浓的不信之意。

    张浩脸现笑容,看向朱九,道:“胖子,看你的了。”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亮,这种出风头的事他哪能错过。只见他手一翻,黑色的大铁锤出现在手中,大喝一声:“去!”

    大铁锤被他祭起,呼啸着冲向旁边的一块巨石。

    “轰”的一声大响,巨石顿时轰然破碎,碎石散落了一地。

    朱九手一翻,那大铁锤便不见了踪影,得意的看向摆渡人,一脸臭屁的样子。

    那摆渡老人一看,顿时大惊,以为神人,拜倒在地,大哭道:“老汉肉眼凡胎,不识仙人,还请仙人恕罪。既然仙人是为降魔而来,老汉岂有不渡之理,只是这钱……这钱老汉是断断不能要的了。”说着,从腰间摸出那十两的银锭子,双手托起,恭敬的递向张浩。

    张浩微微摇头,推道:“老伯,这锭银子是你该得的,还请老伯带我们去飞鱼岛!”

    摆渡老人忙恭声道:“老汉晓得,老汉晓得!”说完,起身慢慢的走到小船跟前,做了个请的动作。

    张浩淡淡一笑,刚走出几步,像是想到了什么,回头对七杀女和绿萦道:“女士优先,二位姑娘请。”

    七杀女嘴角咧了咧,也不管其他人,径直上了小船。其实对于她来说,坐不坐船已经不重要了,到了她这个修为,完全可以腾云驾雾,凌风飞到飞鱼岛。但她没有这么做,却是和众人待在了一起。

    众人上了船,小船悠悠的开始划动起来。

    船到水中央,自有一股接连天地之意,让人心情一阵愉悦。就连一向淡漠的七杀女也是坐到了船头,看着眼前如墨画的美景怔怔出神。

    张浩看着这如画的风景,只是觉得有人在瞥自己,回头看去,不由轻笑道:“老伯,你……你怎么了?”

    摆渡老人一慌,道:“仙人,那恶魔厉害的紧,你们可要小心啊。”

    张浩嘴角咧起,露出和煦的笑容,道:“老伯请放心,我们自有计较!”

    摆渡老人连连点头,但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很紧张,身体在不自觉的颤抖。

    张浩眉头一挑,双眼一亮,计上心来,转移话题道:“老伯,你平日里除了渡人之外,还有没有别的经济来源?”

    摆渡老人明显不明白张浩为何会有此一问,但张浩既然已经问出来了,他又不好不回答,老实道:“老汉除了渡人外,还种些农作。”

    张浩笑呵呵的道:“哦,今年的收成可好?”

    做哪行提哪行,摆渡老人一提到农作,顿时打开了话枷子,开始滔滔不绝的谈论起来。

    什么天公作美,便是大丰收;拜请龙神等乱七八糟的事说的是头头是道,停也停不下来,渐渐的也忘记了害怕。

    七杀女从张浩和摆渡老人说话起便注意到了张浩,见张浩三言两语便将一个人从恐惧中拉出来,不由看的有些痴了……

    “张浩,你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当一个女人这样注意起一个男人的时候,说明她已经深深不可自拔,七杀女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

    突然,朱九从船上跳了起来,指着前方,怪叫道:“啊,那是什么?”

    张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嘀咕道:“鬼叫什么,一惊一乍的吓死人,咦,那到底是什么?”说着,张浩也抬头看去,这一看,也被吸引住了。

    七杀女双眼之中妖艳的红芒闪动,道:“是棺材!”

    “棺材?”朱九一听,立时炸毛,肥胖的身形跳动,几下便躲到张浩跟前,尴尬道:“浩哥,你说那棺材中是什么?”

    张浩双目神光暴动,随口道:“棺材中装的自然是死尸!”

    “死尸?”朱九圆溜溜的双眼瞪大,仿若牛眼,吞了口口水,艰难的道:“浩哥,这不会是诈尸吧?”

    张浩狂翻白眼,回头一把将朱九扯了过来,怒道:“死胖子,给我出来,光天化日之下,诈尸?诈你个头啊!”

    近了!

    更近了,棺材从上游慢慢的漂浮下来。

    张浩双眼中精光暴动,暗想道:“这棺材来的蹊跷,此去上游,除了飞鱼岛,并没有其它的岛屿,恐怕这棺材与飞鱼岛有关!”

    想到这里,张浩大声道:“七杀姑娘,可有办法弄一个棺材过来!”

    七杀女轻轻点了点头,素手一招,黑芒暴动,一团黑气翻滚缠绕着缠向其中一个棺材,但见七杀女手往后一拉,黑气滚动,“噌”的一声,似有金铁交鸣声响起,再看那黑气此时状如黑色的粗铁链,紧紧的拴在棺材上。

    “浩哥,咱能不能不要没事找事啊,这……这万一棺材中跳出一个什么东西来,我们可怎么办呀!”朱九不知何时又躲到张浩身后,一脸哭丧样道。

    张浩气不打一处来,但此时正是关键时刻,也顾不上和他较真,双眼死死的盯着棺材。

    七杀女将棺材拉进,收了神通,看向张浩。

    张浩轻轻点了点头,道:“开棺!”

    七杀女转过头来,素手一扬,黑芒暴动,滚滚的黑气卷向棺材盖,如一个巨手一般,将棺材盖向上掀开。

    丝丝的黑气散发着,场面一时静了下来,只留下涓涓的流水声和人们急促的心跳声。

    半晌,也没有动静,众人悬着的心不由放了下来。

    朱九从张浩身后钻出,撇了撇嘴,道:“让俺老朱来看看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害俺老朱白担心了半天。”说着,朱九自顾自的走到船跟前,向棺材看去。

    “胖子小心!”张浩双眼暴睁,突然大喝道,与此同时,身形急速闪动,掠向前方。

    “什么?”朱九回头看向张浩。

    突然,朱九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掐到了自己的脖子上,犹如钳子夹一般,让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

    朱九回头一看,顿时骇的三魂皆冒,七魄离体,却原来躺在棺材里的是一具无头的尸体。尸体上黑气缠绕,鬼气阴森,掐住朱九脖子的正是无头尸体的双臂。

    只是瞬间,朱九便双眼翻白,口吐白沫,眼看便是要命丧这无头尸手中。千钧一发之刻,黑芒一闪而过,那无头尸的胳膊齐齐而断,正是张浩及时赶到,以鬼泣剑斩断了无头尸体的双臂。

    “浩……浩哥,救……救命,咳咳……”虽然无头尸体的胳膊被斩断,但一双吓人的手却是掐着朱九的脖子不肯松手,朱九骇然到极点,有气无力的道。

    张浩一惊,弃了鬼泣剑,从怀中摸出一张空白的黄符,只见其口中念念有词,咬破手指,在符纸上急速的画了一个血色的太极图,八个方位都画有古朴难认的文字,倒似是一个八卦图。

    “着!”

    张浩双眼大睁,奋力一掌推出,符纸悬空而起,血色的太极图旋转而出,滴溜溜的迎风渐长,八个方位分布着神秘的符咒,闪着红芒。

    “去!”张浩再次暴喝一声,催动太极图打向无头尸的断手。

    “呲呲……”的声音响起,无头尸的断手遇到血色的太极图,发出难听的尖鸣声,手上冒起缕缕的黑气,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转瞬之间,张浩以神通手段破了无头尸的断手鬼气,失了鬼气的支撑,无头尸的断手软了下来,自动从朱九的脖子上脱落了下来。

    朱九翻着白眼躺在夹板上一动不动,口吐白沫,模样凄惨之极。

    “胖子,你没事吧?”张浩见朱九这幅半死不活的模样,顿时大急,欲上前查看。

    “小心!”突然一道娇叱声响起,声音中天然带着一股冰冷的感觉,张浩断定是七杀女说喊的。

    突然,张浩只觉背后恶风传来,顿时头皮发麻,回头一看,只见那无头尸体不知何时从棺材中直起身来,双臂断处鲜血不断的涌出,径直向张浩这边冲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