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奇怪梦境 招鬼问疑

神鬼探 +A -A

    “啊!”一声尖锐的声音猝然响起,桌子上水杯中的水似乎抖动了一下。

    朱九夸张的捂着耳朵,埋怨道:“绿萦姑娘,你这嗓门比俺老朱可大多了。”

    绿萦在床上“呼呼”的喘着粗气,高耸的胸脯上下起伏着,脸色有些微红。

    张浩上前,微微皱眉道:“绿萦姑娘,你怎么了?”

    绿萦抬头看着张浩,和煦的笑容让她不由平静了几分,红嘟嘟的小嘴蠕动,似乎有些话要说。

    张浩看在眼里,轻声问道:“绿萦姑娘,你是不是做恶梦了?”

    绿萦似乎回忆到了一些可怕的东西,眼神之中有些慌乱,惊叫道:“一个小岛,还有山洞,洞内有……有许多棺材,棺材中是……是无头尸,大师兄的头没了,头没了……呜呜……”说到这里,触及伤心处,绿萦不由埋头哭了起来。

    看得出来,这绿萦和他大师兄的感情不一般。张浩伸起手来,欲拍绿萦的香背,想要安慰一番。

    “哼!”

    一声重重的冷哼声让他的手僵在了空中,张浩不由回头,看向声音的主人。只见七杀女俏脸寒霜,美目之中寒意涌现,正死死的盯着张浩。

    朱九先是一愣,接着捂嘴偷笑了起来。

    张浩脸现尴尬,道:“那个七杀姑娘,绿萦姑娘伤心难过,我只是想安慰她一下而已。”

    七杀女眼中迷茫之色闪过,道:“你不是说男女授受不亲,有肌肤接触,便要负责任,你难道是想娶她吗?”

    绿萦哭泣的声音戛然而止,抬起头来,红着脸看了看张浩,又迷茫的看了看七杀女,不明白她这是什么理论。

    张浩无语,一拍额头,起身往外走去,苦笑道:“那……那个我累了,下去休息了,明日我们去绿萦梦到的小岛去看看。”

    张浩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于床上,耳边萦绕着绿萦说的话,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

    小岛?

    山洞?

    棺材?

    无头尸?

    “这些到底有什么联系呢?与鬼王陛下让我查的残魂案有关吗?”张浩睡不着,干脆坐了起来,低语道。

    突然,张浩双眼一亮,嘴角翘起,道:“我真笨,将那勾魂的鬼差招来一问,不就知道了!”

    想到就做,这也是张浩一贯的作风,只见张浩从怀中摸出一个黑色的盒子,慢慢的打开,取出一方四四方方的小印。

    这印上面匍匐着一条黑色的凶兽,这兽类似麒麟,浑身长满浓密的黑毛,头顶独角,正是代表公正严明的公正神兽兽獬豸。传说中这獬豸拥有极高的智慧,嫉恶如仇,遇得邪恶的人便以独角顶之,然后活活将他生吞。

    看着自己手中的神鬼大将军印,张浩无奈的苦笑一声,深感世事的变迁。曾几何时,自己还是万千世界中浑浑沌沌的一小人物,如今却是三界之中地府幽冥的神鬼大将军。

    轻轻甩了甩头,张浩淡淡一笑,手一指小印,玄青色的光芒一闪而逝。

    黑色的四方小印慢慢的悬浮了起来,黑气涌现,越来越多,慢慢的收缩聚拢,融进小印上匍匐着的神兽獬豸身上。

    “吼!”

    低沉的嘶吼声仿佛来自地府幽冥深处,滚滚的声音摄人灵魂。

    动了!

    小印上匍匐着的獬豸慢慢的直起身来,仰天嘶吼了起来。

    “吼!”

    声音轰轰传出,凡人却是毫无察觉。方圆百里周围游荡的孤魂野鬼却是身形剧震,再不敢游荡,吓的躲了起来。

    “谢兄,你听到了没有?”一个拖着一尺来长红舌,手拿哭丧棒的白无常对一旁黑似木炭的黑无常道。

    “好像是神鬼大将军的獬豸印在召唤我等!”黑无常拨动了一下手中的铁链,疑惑道。

    “没错,确实是神鬼大将军在召唤我等,快去!”白无常脸色一变,急忙道。

    说着,白无常的身形已经飘忽着闪了出去。黑无常不敢耽误,也闪身追去。

    “来都来了,进来吧!”张浩双目中神芒湛动,对着门外道。

    “呼呼”的鬼气突然大盛,一阵白烟过后,原地出现了两道身影,正是黑白无常二鬼差。

    黑白无常一见张浩,神情一变,忙跪地,齐声参拜道:“黑(白)无常,参拜神鬼大将军!”

    黑白无常只是地府一类勾魂使者的统称,三千大世界,万亿小世界中每一界都有许多黑白无常勾魂。而这一对黑白无常正是当日在古玉界酆都鬼城为难张浩和朱九的那一对黑白无常,因此见了张浩有些惧怕。

    张浩看着眼前的黑白无常二鬼差,也认出了二鬼差,暗叹世事无常,当下微微一笑,道:“二位鬼差请起!”

    黑白无常相视一眼,更不敢起身了。白无常忙又拜道:“大将军,当日是我二人冒犯,还请大将军勿怪!”

    张浩一鄂,哈哈一笑,道:“二位鬼差多想了,我张浩岂是那等胸怀狭隘之辈,我们这是不打不相识嘛!”

    黑白无常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兴奋,忙又齐声拜谢道:“谢必安(范无救)以后定以大将军马首是瞻!”

    像他们这种勾魂使者,也分三六九等,这两个黑白无常正是身份、地位最为低下的使者,他们若能攀上张浩这颗大树,那以后自是日子能好过不少,更有可能就此飞黄腾达,一朝麻雀变凤凰。

    张浩倒是也没有多想,亲自弯身扶起二鬼差,问道:“我今日招你二人来,是有要事。”

    白无常谢必安、黑无常范无救听得,黑无常忙拱手道:“大将军有何吩咐,我二人上刀山下火海,也定为大将军办妥。”

    突然被人如此恭维,张浩略微有些局促,脸皮抽搐道:“倒没有如此严重,二位最近勾魂时,可发现有什么异常?”

    白无常眉头蹙起,拖着长长的舌头有些含糊不清的道:“近日确……确实有……有些异常!”

    张浩眉头一挑,道:“哦?是何异常?”

    黑无常范无救可能是害怕白无常谢必安说话不流利,惹恼了张浩,忙抢口道:“回禀大将军,确实有件怪事,我二人奉命前来拘首阳峰吴易、吴开等一干门人的魂魄,说来也怪了,我二人找到了吴开的尸体,却是……却是……”

    张浩一急,忙道:“却是什么?”

    黑无常又继续道:“却是不见了吴开的魂魄,我二人找遍方圆百里,却是杳无音讯,那吴开的魂魄仿佛在人世间蒸发了一样。”

    张浩听的双眼霍然湛出两道神芒,心中犹如掀起了惊涛骇浪,暗想道:“黑白无常专司勾魂,这寻人定是有什么好秘法,他二人都寻不见,恐怕吴开的魂魄早已不在了,这会不会和地府的吞噬灵魂的事有关呢?”

    更让张浩担心的是怕金昭容也遭遇什么不测,那他就是后悔莫失,遗恨终生了。

    黑白无常见张浩脸色突然大变,心中惊疑。

    黑无常小心翼翼的拱手问道:“大将军,您没事吧?”

    张浩强自镇定,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事,道:“那吴易是怎么回事?”

    黑无常略一迟疑,上前道:“回禀大将军,说起那吴易可就更怪了?”

    张浩来了兴趣,道:“哦,怎么个怪法?”

    黑无常眉头跳动,道:“那吴易可谓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二人根本连吴易的尸体也未曾见过,而且……而且……”

    张浩撇了撇嘴,暗道:“这黑无常范无救可真会吊人胃口!”

    黑无常见张浩不言,当下再不敢多担待,忙道:“而且我们发现那……那吴易的尸体竟然在移动!”

    张浩双眼剧缩,奇道:“移动?莫非是借尸还魂不成?”

    这“借尸还魂”乃是一种邪恶之术,游魂恶鬼进入死尸,从而操纵尸体,借助尸体做一些事情。

    黑无常点点头,认同道:“上面既然让我等来勾吴易的魂,说明吴易阳寿已尽,生死簿断然是不会错的,然而吴易的尸体却又在移动,恐怕定是一些鬼魅精怪在作怪!”

    “鬼魅精怪?”张浩咧了咧嘴,点点头,自顾自的道。

    黑白无常二鬼不敢多言,恭敬的站在原地。

    “哦,对了?你们可知首阳峰绿萦他们的那位郝师叔是生是死?”张浩突然想起了这茬,问道。

    “郝师叔?”黑无常眉头一皱,嘀咕道,随即又回头看了看白无常,示意询问。

    白无常眉头大皱,摇了摇头。

    得到白无常的肯定,黑无常顿时底气足了,对张浩一拱手,道:“回禀大将军,上头只让我等前来拘吴易、吴开等一干师兄弟,并没有郝师叔这号人。”

    张浩松了一口气,暗道:“看来这位郝师叔还活着。”

    随即张浩对黑白无常轻轻一笑,道:“麻烦二位了,二位请回吧?”

    黑白无常相视一眼,却是不肯退去,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张浩抬头见黑白无常二鬼差还未走,不由眉头一皱,问道:“二位还有什么事吗?”

    黑白无常二鬼差当下一慌,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

    黑无常大声道:“求大将军救命,求大将军救命……”

    张浩眉头一挑,奇道:“你二人身为地府勾魂使者,地位虽低,但好歹也是阴差神位,又有哪路神仙敢对你二人不利?”

    不知为何黑白无常竟是害怕的有些发抖,这让张浩更是疑惑起来。

    半晌,黑无常颤声道:“大将军您有所不知,我们此次奉命前来拘魂,却……却不想遇到这等怪事,上面必定要怪罪下来,到时候必不是我二人承受的,说不定……说不定还会被打入新发现的十八层地狱,听说那里魑魅魍魉无数,进去之后必是十死无生。就连……就连鬼王陛下派兵几次征讨都是无果。”

    “十八层地狱?”张浩眉头一挑,道。

    黑无常忙道:“就是……就是上次将臣和鬼王陛下大战时,无意中撞破的地方。”

    张浩点点头,道:“嗯,好了,此事我知道了,我与你二人修书一封,你二人带回。相信鬼王陛下定会卖我个面子,恕你二人无罪的。”

    鬼王器重神鬼大将军张浩,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有了张浩这封书信,定会保得二人无事,而且让别人知道他俩跟神鬼大将军有关系,日后必定是走路都能横着走了。

    黑白无常二鬼差大喜,慌忙拜倒,大声道:“多谢大将军,多谢大将军,我二人定为大将军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张浩摇摇头,也不在意,随手写了一封书信,为黑白无常二鬼差开脱。

    二位鬼差得了书信,大喜拜别,兴匆匆的往地府幽冥复命去了。

    一夜折腾,此时已经近四更天时分。看了看天色,张浩微微摇了摇头,干脆也不睡了,盘坐在床上,修炼起九九玄功来。

    说来也怪,自己自入地府幽冥以来,已有数年,明明体内的灵气越来越精纯,但却是一直停留在一玄九转的境界,怎么也突破不了二玄一转,也就是十转的境界。

    张浩虽然现在贵为地府幽冥的神鬼大将军,但这修为却也实在有些登不上大雅之堂,也不知道为何,这九九玄功着实难练的紧,以张浩这般逆天的天赋,却是迟迟不能突破十转。几次遇陷,若不是仗着强横的秘术和一身的法宝,还有他人的帮助庇护,恐怕张浩早已身死,成为地府幽冥,乃至三界的笑柄。

    心中杂乱的想着这些,张浩越是修炼,越是不能安静下来。

    气沉丹田紫府,慢慢的经过身体的每一个穴道,直至头顶的天鹰穴、百汇穴,此为一个小周天,三百六十五个小周天为一个大周天。

    张浩运转玄功,来来回回三个个大周天下来,却还是不能冲破十转,最后不得不放弃,摇头叹息道:“哎,看来机缘未到,不能强行突破。”

    虽然未能如愿突破第十转,但张浩也觉的神清气爽,不由站起身来,摇头活动了几下。

    “浩哥,你在里面不?”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