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临五指界 无头尸案

神鬼探 +A -A

    “咦,这一界的名字可真奇怪啊,怎么叫个五指界啊!”朱九行于路上,闷得发慌,不由疑问道。

    张浩翻了翻白眼,没有回答他,继续赶路。七杀女当然直接无视朱九,一路上压根就没跟朱九说过一句话。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转,嘿嘿一笑,道:“不如我们来打个赌!”

    二人走在前面,还是没有说话。

    朱九锲而不舍的追上,笑呵呵的道:“谁能答得上我刚才的问题呢,你们对方就要无条件答应对方一件事,任何事,如何?”

    七杀女美目一亮,身形一顿,语气尽量平静的道:“传说中此界有金仙大战,其中一金仙一掌下去,将此界打出一个手印,深不见底,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五指深崖被水所覆盖,才有了这一界的最为出名的五指湖,后来这一界慢慢的便演化成了五指界!”说完,七杀女美目死死的盯着张浩,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张浩此时脸皮抽搐,恶狠狠的瞪了朱九几眼,本欲拒绝,但迎上七杀女似乎有些期盼的目光,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输了,七杀姑娘要我做什么?”

    七杀女美目流转,黛眉稍蹙,道:“我暂时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了再说吧!”说完,不等给张浩机会,转身便继续向前走去。

    张浩一听,不由眼睛瞪大,无奈的砸吧砸吧了嘴,回头又恶狠狠的瞪了朱九几眼。

    朱九撇撇嘴,显然知道张浩也不会把他怎么样,也不惧怕,圆溜溜的眼睛再次转动,凑上前,贼笑道:“浩哥,不如我们再赌一把!”

    张浩一听,顿时大怒,暴喝道:“滚!”

    朱九夸张的捂着耳朵,道:“浩哥,你啥时候练就的狮子吼啊!”

    前面走着的七杀女身子明显一抖动了一下,只不过马上又恢复了冷漠。

    张浩气的鼻子都歪了,突然神情大变,眼睛瞪的老大,盯着朱九很后一动也不动。

    朱九见张浩的神情,顿时脸色大变,接着哭丧道:“浩……浩哥,怎么了,你别吓俺老朱啊!”说着,双眼不由的往后瞥去。

    “哈哈……胖子,哪有什么东西,我骗你的!”张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朱九笑的前瞻后仰。

    朱九此时也知道被骗了,一跳老高,怪叫道:“浩哥,你居然骗俺老朱这样的老实人!”

    突然,张浩的脸又是一变,叫道:“胖子,别动!”

    朱九嗤笑一声,道:“浩哥,你以为俺老朱是傻子嘛,还会相信你吗?”说着,朱九伸出手往后点去。

    “我身后是谁?我身后是空……”一个“气”字还没有出口,朱九的脸突然变的古怪起来,手甚至不由自主的抓了几把,有些软,有些……

    张浩头顶上拉下三条黑线,将头撇了开来。

    “死肥猪,你找死!”突然一声一道亢力的声音响起,“噌”的一声,一把明晃晃的宝剑架到了朱九的脖子上。

    朱九双眼一突,浑身一凛,双手举起,哭丧道:“姑……姑娘,俺老朱不是故意的。浩哥,救俺,你……”

    张浩翻了翻白眼,道:“胖子,我这回可没有骗你,是你自己不相信!”

    朱九觉着双手,颤抖道:“那……哎哎,姑娘,手不要抖啊,会出人命的!”

    一滴鲜血顺着剑刃滴了下来,张浩双眼一眯,道:“姑娘手下留情!”

    朱九身后的绿衣女子以剑比着朱九,一把将其拉过,娇叱道:“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本姑娘就杀了这肥猪!”

    “浩哥,救命啊,救救俺啊……”背贴美人,朱九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

    张浩看的暗暗咧嘴,突然瞥见七杀女双眼寒芒闪动,似乎要有所行动。张浩不由一惊,对其微微摇了摇头。七杀女一出手,此女必死无疑,张浩看这女子也是有苦衷,这才示意七杀女不要轻举妄动。

    张浩看向那绿衣女子,道:“姑娘切莫冲动,你有何苦衷都说出来,看看我们能不能帮你解决。”

    朱九一听,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大声道:“姑娘,你眼前的可是神鬼大将军,专门替人分忧解难的。”

    张浩老脸一黑,心中暗怒道:“这死胖子,亏得自己如此帮他,他倒好,把一切事都推到自己身上了。”

    谁知那绿衣女子一听“神鬼大将军”这五个字,双眼顿时一亮,紧接着忙收回剑,跪地拜服道:“小女子不识大将军,多有得罪,还请大将军勿怪,勿怪!”

    “呃?”这回轮到张浩愣住了,回头看向七杀女,询问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七杀女美目闪动,道:“大将军你是鬼王陛下亲自赦封的神鬼大将军,鬼王陛下早已派人昭告三界,她听过大将军的名号也是正常。”

    张浩嘴角抽动,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有名了,不由苦笑一声,道:“那传闻中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七杀女指了指绿衣女子,意思是让自己问眼前这绿衣女子。

    张浩暗叹七杀女惜字如金,只得转头看向绿衣女子,用尽量温和的语气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外界传闻我怎么样的呢?”

    绿衣女子好奇的抬头看了一眼张浩,见张浩年岁不过二十余岁,脸部轮廓深刻,犹如刀刻一般,剑眉入鬓,一双皓目深邃明亮,此刻正紧紧盯着自己。

    帅!

    绿衣女子的第一反应便是张浩长的非常的帅气,待人温和,不由红了脸。

    朱九摸了摸脖子上的血渍,本来怒气横生,正要发飙,突然瞥见这绿衣女子也是一个精致的小美人,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嘿嘿笑道:“那个……那个姑娘啊,浩哥问你话呢!”

    绿衣女子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再不敢看张浩,忙道:“回禀神鬼大将军,小女子名叫绿萦,那个……那个人们都说神鬼大将军你为爱痴狂,不惜闯酆都,进幽冥……”说着又偷偷看了一眼张浩的脸色,见张浩脸色并无异常,接着又道:“还有神鬼大将军断案如神,心慈仁厚,专为天下不平之人做主!”

    “为天下不平人做主?”张浩微微摇了摇头,道:“这句话恐怕是你说的吧?”

    绿萦缩了缩身子,似乎很害怕张浩,忙道:“小女子不敢,小女子不敢……”

    张浩眉头一皱,也看出了这一点,道:“你……你似乎很害怕我,难道我长的有那么恐怖?”

    绿萦一听,急道:“不是的,大将军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只是……”

    被人当面这么夸,张浩也不禁有些飘飘然,又奇道:“只是什么?”

    绿萦似乎畏缩,半晌才支支吾吾的道:“只是大将军毕竟来自幽冥地府,这地府乃是鬼之所,外界又有传闻,大将军嫉恶如仇,动不动便要杀人,如今看来他们是错的了。”

    张浩一鄂,苦笑着摇了摇头,被人这一通奉承,也知道这绿萦姑娘必有所求,便道:“绿萦姑娘,你有何冤屈,尽管说来!”

    绿萦一听,大喜,拜谢道:“多谢大将军,多谢大将军!”

    张浩伸手虚扶起绿萦,道:“绿萦姑娘不必多礼,刚才是我的兄弟施礼了,请姑娘勿怪。”说着,对绿萦轻轻一礼。

    绿萦一看,大惊,侧身避开,忙道:“我……我并没有生气。”说着,俏脸又是一红。

    朱九一看二人拜来拜去,不由嘀咕道:“干什么,又不是拜堂,拜来拜去干什么。”

    朱九的声音虽小,但却是清清楚楚的传入了三人的耳朵。

    “刷刷刷!”

    六道目光不约而同的盯向朱九。

    朱九不由一凛,摆了摆嘴,干笑道:“那……那个俺老朱不说话了,不说话了!”说着,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半晌,张浩苦笑一声,回过头来,道:“绿萦姑娘,别介意,这胖子就这样,你有何冤屈,说吧!”

    绿萦俏脸羞红,低着头道:“大将军,是这样的。小女子乃五指界首阳峰门人,前些日子,五指湖附近出现了无头尸伤人事件,本门大师兄、二师兄携弟子数十名前去查探,不想月余未归,而且……”说到这里,绿萦竟是哽咽起来,泣不成声。

    “无头尸伤人?”张浩双眼一眯,湛出两道神芒,见绿萦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才开口道:“绿萦姑娘,而且什么?”

    绿萦看着张浩,双眼汪汪,强忍住哭声,道:“而且师兄门的生死石都灭了……”

    张浩眉头一皱,道:“生死石?”

    绿萦摸了一把泪水,道:“哦,对了,这生死石乃是五指界特有的灵石,人出生之时,滴入精血,便伴随主人一生,验证生死!”

    张浩轻轻点了点头,暗道:“没想到这世间还有这般神奇的东西。”

    赞叹之余,张浩又问道:“生死石灭了,那岂不是你的同门师兄弟们都……”

    绿萦一急,从怀中摸出一颗不规则石头,正是生死石。

    绿萦将生死石递于张浩手中,急道:“大将军,不是这样的,大师兄确实是死了,只是……”

    张浩把玩着眼前的生死石,眉头大皱,问道:“只是什么?”

    绿萦欲言又止,半晌才犹豫道:“大师兄的生死石虽然灭了,说明大师兄……大师兄他确实已经遇害,只是……只是我相信大师兄他修为深厚,一定不会就这么神魂消散的。”

    张浩轻轻点点头,道:“此事蹊跷,恐怕得从长计议啦。那绿萦姑娘又怎么会在这里呢?”

    绿萦又稳了稳情绪,这才道:“师兄们的生死石都灭了,门派震动,掌门人派郝师叔领弟子下山彻查此事。夜间我们在一间庙中休息,郝师叔也不知道发现了什么,便追了出去。我心下好奇,便也追上去,只是我修为不够,中途追丢了。等我回到庙中时,庙中……庙中的师兄弟们全都……全都失踪了。”

    张浩听得眉头大皱,道:“失踪了?那你师叔呢?没有回来?”

    绿萦此时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了,“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突然失去了所有的亲人,一个小姑娘承受不住,也属正常。绿萦嚎啕大哭,张浩也没有再阻挡,反而是轻声道:“哭吧,哭出来会好受点!”

    半晌,也许是伤心过度,绿萦竟是哭的晕了过去。朦朦胧胧中,绿萦好像来到了一个小岛上。

    “嗖”的一下,一个黑影闪过。

    绿萦一惊,反过身来,惊叫道:“谁?”

    荒岛空落落的,一望无际,绿萦心中紧张,惴惴不安的往前走去,轻声叫道:“师兄,是你吗?”

    声音慢慢的飘出,没有回应。

    静!

    静的有些可怕,静的有些诡异!

    “嗖”的一声,一道黑影从绿萦的眼前一闪而过。

    “师兄!”

    看这身影似乎有些熟悉,绿萦不由惊叫出身,身形闪动,急速跟了上去。

    洞!

    一个黑乎乎的洞!

    绿萦有些犹豫,抿了抿嘴,慢慢的走了进去。

    绿萦忐忑的慢慢走着,心中的不安越来越盛。洞内渐渐宽了起来,并且亮起了微弱的亮光。

    “啊!”绿萦一惊,待看清楚眼前的东西时,不由松了口气,略一休息,继续往前走去。

    “咦?前面好像有火光!”绿萦轻咦一声,心中兴奋,脚下也不由快了几分。

    刚到洞口,绿萦愣住了,看着眼前的情形,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棺材!

    呈现在绿萦眼前的是一个个整齐的棺材。

    狠狠的吞了口口水,绿萦心中发毛,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但为了心中的那份念想,她还是慢慢的往前走去。

    三四丈的距离,仿佛有十万八千里远,绿萦走到一副棺材跟前时,早已手心见汗,大颗大颗的香汗从绿萦脸上滚落了下来。

    绿萦犹豫了一下,素手慢慢的伸出,略微犹豫,发力将棺材盖推了开来。

    绿萦的美目随即慢慢的睁大,瞳孔剧缩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