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玄水之精 鬼王传令

神鬼探 +A -A

    “浩哥,这……这……快跑啊!”朱九急的方寸大乱,怪叫出声道。

    张浩却是喝了一肚子的水,腹中胀痛,哪还有力气再跑。朱九跑了一半,回头一看张浩还待在原地,一咬牙,返回身来,一把拉起张浩,又往外跑去。

    “咕噜噜”的声音响得越来越厉害,最后“哗”的一下,地下的水猝然聚拢在一处,慢慢的形成一个人影,正是汤三爷。

    汤三爷“桀桀”怪笑着,大声道:“我乃不死之身,你们能奈我何,桀桀……”

    张浩和朱九二人回头一看,顿时骇的面色惨白,不知所措。

    “浩哥,这家伙……这家伙怎么又活了?”朱九骇然道。

    张浩此时也是惊的不轻,如今自己成这幅模样,已经无力再战,光靠朱九这个半吊子,他都感觉不靠谱。张浩知道如果自己在这幻境当中身死,恐怕会落个真灵消散的下场,当下着急,却是没有任何办法。

    汤三爷双眼闪着绿色的幽光,看着张浩和朱九二人,如看死人一般。半晌,汤三爷好像失去了猫捉老鼠的耐心,头一甩,浓密的长发犹如条条黑色毒蛇吐着信子缠向张浩和朱九二人。

    如无意外,二人被这长发缠住,定是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千钧一发之刻,一道红芒闪过,划破天际,径直撞向汤三爷。

    “轰”的一声,红芒所过,犹如炮弹一般炸裂开来。汤三爷浑身一震,急剧的颤抖起来,在气息牵引下,长发席卷而回,回头骇然的看着来人。

    “蛇蝎女!”朱九抬头一看,不远处的屋脊上英姿煞爽的站立着一道黑色的倩影,冰冷的神情,绝美的容颜,仿佛一朵高高在上的雪莲一般。

    七杀女豁然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朱九,满眼的杀意毫无掩饰的汹涌而出。隔着这么远,朱九只觉浑身一个寒颤,再不敢多言,闭上嘴巴,躲到了张浩身后。

    “臭娘们,你找死!”汤三爷被七杀女背后一箭射的吃了大亏,顿时大怒,怒喝道。与此同时,只见他手一扬,三道水箭缠绕着黑气,急射而出,径直冲向七杀女。

    七杀女冷哼一声,美目中寒芒闪动,身体轻轻的往后一倾斜,三千青丝随风而散,红色的妖艳大弓被她拉成了满月,三枝红色的妖艳剪枝随即出现,如流星一般,径直撞向水箭。

    “轰”的一声大响,华光闪动,水箭应声而散,红色的剪枝一路势如破竹径直冲向汤三爷,“嗖嗖嗖”三声,汤三爷的身体被射了三个透明窟窿,疼的他“哇哇”的凄厉惨叫起来。

    朱九看得暗暗咧嘴,吞了口口水,小声道:“浩哥,俺就知道这蛇蝎女招惹不得,这水鬼要倒霉了。”

    张浩此时看得也是目瞪口呆,暗想道:“这水鬼手段诡异,自己若不是仗着一身的法宝和厉害神通,恐怕早已落败,可是如此厉害的水鬼,在七杀女面前也是犹如婴儿一般弱小,怪不得好色如命的胖子见了如此绝美的七杀女也是敬而远之。”

    汤三爷凄厉的惨叫声萦绕在东华书院,甚至整个百里城的上空,让人听得毛骨悚然,紧闭窗门,在家战战兢兢,不敢露头。

    “桀桀……”半晌,三个透明窟窿处一阵蠕动,慢慢的补全,竟是完好如初,汤三爷得意的又怪笑起来,嚣张的叫道:“臭娘们,我是不死之身,你奈何不得我的,桀桀……”

    七杀女看着汤三爷恢复,神情没有半点波动,好像她早已知道如此一般。面对猖狂难缠的水鬼,七杀女毫无畏惧,手一翻,一副白骨架出现在她手中,缓缓的变大,落在地上。

    看见这幅白骨架,汤三爷终于动容了,脸色大变,骇然道:“你……你怎么会找到……”

    七杀女不由分说,冷哼一声,白皙修长的手指弯曲,轻轻的一弹,一团青色的火焰跳脱而出,落在了白骨架上,“呼”的一下,青色的火焰迎风渐长,瞬间便烧了起来,越烧越旺。

    “啊……”凄厉的惨叫声再度响起,汤三爷突然抱头惨叫起来,浑身慢慢的变淡,呈现水态,缕缕的黑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蒸腾而起,水脸、人脸来回交替闪烁,惨叫声响彻天地,听的人头皮发麻,浑身汗毛倒立。

    “仙女饶命,饶命啊……”

    “仙女饶命,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饶命啊啊……”

    “啊,你个臭娘们,我不会放过你,要死我们一块死……”

    汤三爷求饶不成,起了狠心,要与七杀女同归于尽,身形闪动,径直向七杀女这边扑来。七杀女却是动也未动,美目发冷。

    “小心!”张浩见生死一瞬间,七杀女却是动也未动,心下担心,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手掐剑诀,一引,鬼泣剑呼啸着冲向那燃烧着的白骨。

    “轰”的一声大响,火焰四分五裂,白骨架荡然无存,汤三爷急速飞来的身形在离七杀女不到一尺的地方“哗”的一下,变成一滩水,洒落在地上。

    强提灵气,张浩体内气血翻腾,不由“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老血,身体摇摇欲坠。朱九一看,急忙上前欲扶住。

    七杀女美目中柔色一闪而过,“嗖”的一下,身形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张浩的身前,素手一闪,道:“滚开!”

    朱九只觉一股大力迎面扑来,收拾不住身形,如一个皮球一般,当真就是滚了一圈,滚出丈许远。好如容易稳住身形,朱九立时大怒,正要怒骂,只觉两道冰冷的目光瞪了过来,将到嘴的话硬生生的咽回了肚里。

    预感来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柔软和兰花的芳香,张浩不觉慢慢的睁开眼,入眼的是一张绝美的脸,精致的五官,让任何男人都会为之疯狂的脸。

    “刚才你是在担心我?”七杀女罕见的美目中闪着柔色,轻声的问道。

    张浩老脸一红,挣扎着起身,忙拱手道:“多谢七杀姑娘救命之恩!”

    七杀女黛眉一皱,美目中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突然,众人感觉眼前一阵晕眩,等再清醒过来时,却是躺在一个小拱桥上。

    “浩哥,你看,鬼新娘!”朱九圆溜溜的眼睛四下瞅动,突然指着张浩身后道。

    张浩豁然转身,只见一个硕大的水泡漂浮在忘川河上,里面正是一袭红衣的鬼新娘谢宛如。

    水泡慢慢的漂浮到拱桥上,“咕噜咕噜”的水声响起,包裹谢宛如的水泡犹如一条水龙一般,环绕着谢宛如旋转一圈,然后尽数落入谢宛如的手中。

    “玄水之精!”张浩双目一眯,绽出两道神芒,惊道。普天之下,能在弱水之上漂浮的东西恐怕没有几个,这玄水之精正是极少数之一。

    鬼新娘见张浩等人充满了警惕之意,不由出声道:“张公子,莫要担心,我对你们没有恶意,请接下玄水之精。”说着,手一翻,玄水之精化作一条游曳的小龙,冲向张浩。

    张浩一惊,手一翻,八宝琉璃净瓶出现在手中,对着玄水之精一吸,将其收了,这才安心下来。

    张浩收了玄水之精,了却一桩心事,不由拱手道:“多谢宛如小姐!”

    鬼新娘淡淡一笑,道:“公子为我了却心中怨气,这是公子应得的!”

    这玄水之精乃天地五行之精,珍贵异常,张浩受此,总觉的有些不好意思,不由道:“这……”

    鬼新娘谢宛如轻轻摇摇头,道:“公子不必多心,我要此物也无用。你们在幻境中帮我解开多年的心结,我此时了无牵挂,该走了!”

    张浩眉头一皱,道:“宛如姑娘,莫非幻境中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谢宛如轻轻点了点头,道:“七分真三分假,当年李岩师兄身受冤屈,问斩当日,突然刮了一阵怪风,李岩师兄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再也没有回来。赖三、钱……钱涛的死也成了谜,没想到竟是……竟是被那汤三水鬼所害!”

    张浩眉头一皱,暗道:“又是一对苦命鸳鸯!”见谢宛如神情没落,不由道:“谢姑娘,那你到底是怎么……”

    谢宛如苦笑一声,道“公子是好奇我是怎么死的吧,为何又身穿这喜服吧?”

    张浩嘴一咧,不由轻轻点了点头。

    “当日李岩师兄无故失踪后,那汤三爷前来逼婚,宛若替我出嫁,最后也是无故身死,如今想来恐怕也是遭了那狠心水鬼的毒手了。之后汤三又来抢亲之际,我心念李岩师兄,身穿喜服投井自尽。不知为何,却是流到了这忘川河中,无意中得到了这玄水之精,就此在忘川河中度过,每每有生灵度过,便以幻境控制,以解心中怨气。”

    张浩轻轻摇了摇头,道:“宛如姑娘,今后你有打算?”

    谢宛如轻轻一笑,道:“不知道了,随遇而安,我有一种感觉,李岩师兄并没有死,我要去找他!”

    张浩没有言语,他知道对爱人的思念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也没有阻挡,看着谢宛如渐渐远去的身影,张浩双眼有些迷离,更坚定了心中的信念。

    鬼新娘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张浩甩了甩头,努力的不去想这些天发生的事,当先向前走去。七杀看了看张浩,慢慢的跟上。朱九罕见的没有闹腾,也随即跟上。

    张浩心情沉重,暗暗想到:“幽冥地府这般大,娘子又在哪里?我又该何去何从?”

    突然张浩双眼神光一闪,沉声喝道:“谁?出来!”

    张浩双眼盯着的地方乌云滚动,越聚越多,翻滚之际显现出一个身穿金甲,背披银色披风的巨型牛头人。这牛头人身高数十丈,手提一柄硕大的斧子,瞪着一双铜铃眼,甚是威风凛凛。

    “妈呀,牛怪!”朱九一看这牛头人,顿时大骇,怪叫一声,躲到了张浩身后,瑟瑟发抖。

    “前方可是神鬼大将军?”空中传来“隆隆”的声音,牛头人嗡声嗡气的道。

    张浩瞥见七杀女一副淡然的神情,便已猜出了个大概,这牛头巨人定是鬼王的手下。

    想通了这一点,张浩轻轻一笑,拱手道:“我正是张浩,受鬼王陛下赦封神鬼大将军!”

    金甲牛头巨人手一翻,现出一卷金灿灿的黄色卷轴,一展,大声道:“鬼王陛下旨意,近日地府涌进大批浑浑噩噩的鬼魂,经鬼王陛下查证,乃是三魂七魄不全所致。另外五指界发生动荡,多有无头尸暴起伤人,此事关乎三界安危,鬼王陛下特命神鬼大将军前往调查,七杀女陪同前往,保护大将军的安全,钦此。神鬼大将军接旨!”

    金灿灿的卷轴慢慢的飘到张浩跟前,张浩将其接下,大声道:“张浩领旨,使者请回!”

    “神鬼大将军保重,我去也!”

    乌云翻滚回缩,很快便不见了牛头巨人的身形,随即滚滚乌云化作一团黑影,往幽冥宫方向而去,想来是回幽冥宫复命去了。

    握着手中金灿灿的卷轴,张浩只觉它有千斤重一般,压的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自己作为幽冥地府的神鬼大将军,为地府效力本是无可厚非之事,只是自己出来许多时日了,金昭容的消息一点也没有,他很担心,同时也很害怕。

    七杀女和朱九都看出了张浩的那份沉重。七杀女微微上前,朱唇蠕动,想要说些什么,但终归还是沉默了下来,身形坚定的站在了张浩身后,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来回转动,嘿嘿一笑,上前道:“浩哥,其实你也没必要太担心,说不定嫂子还跟这件事有关呢,我们便去五指界走一遭,全当散心了!”

    张浩回头看向朱九,半晌嘴角咧起,轻轻点了点头。

    朱九见张浩终于笑了,不由道:“浩哥,鬼王陛下让浩哥你去查探此案,说明鬼王陛下看重浩哥你,以后还请浩哥多多提携才是!”说着,还妆模作样躬了躬身子。

    张浩暗暗咧嘴,当先走去。

    朱九见张浩走了,不由叫道:“浩哥,等等俺老朱啊,你去哪里?”

    “五指界酆都鬼城!”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