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数字密码 大战水鬼

神鬼探 +A -A

    几日的时光匆匆而过,张浩却是一点线索也没有,眼见东华书院人心惶惶,甚至有的学生都退学了。李岩几次在张浩房门外徘徊,最后还是不忍打扰张浩,叹息几声离去。对于李岩的到来,张浩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事情还没有想明白,张浩也有些不好意思见人家。

    一日的时光在转瞬间而过,张浩却是一天都不曾出过房门,众人都不由有些担心起张浩的安危来了。

    晚饭时分,李岩特意跑到朱九跟前,道:“朱公子,张公子这几天都不曾出过门,也不曾进食,难道不饿吗?”

    朱九埋头扒着饭,含糊不清道:“哦,你……你瞎担心了,浩哥修为早已达到了辟谷期,一个月不进食也没有关系的……”

    “一个月不进食?”李岩双眼瞪得老大,惊道。

    一个月不进食,这完全超出了李岩的认识范围,李岩不由惊的目瞪口呆,看着朱九,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朱九感觉有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不由停止了扒饭,停下来转过头看着李岩,道:“怎么?你不相信?”

    李岩尴尬的脸皮抽搐,但还是诚实的摇了摇头。

    朱九撇了撇嘴,含糊不清的道:“你等着啊。”说着,狠狠的扒了几口饭,然后转头道:“走吧,俺老朱带你去见浩哥!”

    李岩一听,大喜,忙道:“多谢朱公子!”

    这东华书院内除了朱九,也没有人敢打扰张浩了。二人来到张浩的房间外,朱九也不敲门,径直便推开了门。

    “咦?浩哥,你在做什么?”朱九见张浩正趴在桌子上,拿着两张纸,不知道在比对着什么,不由问道。

    朱九和李岩进来,张浩也是不管不顾,自顾自的找来笔和纸,看着认罪书,嘀咕道:“七?”

    随即,张浩目光又凝聚在认罪书上,慢慢的数了起来:“一、二、三……六、七!”

    朱九凑上前,却见张浩在白纸上写了一个“贪”字,不明所以,转头看向李岩。李岩苦笑一声,微微摇摇头,也不知道张浩这是什么意思。

    “二十是个‘三’字。”二人对视的功夫,张浩已经又在白纸上写了一个“三”字。

    张浩不理二人,自顾字的低言写了起来:“三十九是个‘不’字;五十八是个‘是’字;七十八是个‘人’字。”

    随即张浩将笔放下,定睛看去,念道:“贪三不是人?”

    李岩脸色大变,道:“贪三?莫非是汤三,汤三爷?”

    张浩慢慢的直起身来,双眼绽出两道神光,道:“汤三不是人,对,这样的话就都通了。当日谢老先生将你叫入书房,谈论婚事。你走之后,定是那钱涛进去,怕是去偷试卷,被谢老先生撞破,两人起了争执,钱涛失手将谢老先生用墨玉砚打死。”

    李岩不由“噔噔”往后退了几步,失声道:“张公子,你……你是说钱师弟杀了师傅?”

    张浩慢慢的点头,道:“依照目前的情况看,确实如此。”

    李岩听的面色惨白,又问道:“那……那赖三的死又是怎么回事呢,不对啊,可是钱师弟也被人杀害了!”

    张浩冷哼一声,道:“那赖三定是撞破了钱涛杀害谢老先生,以此为要挟,才一夜暴富的。而且发现钱涛杀害谢老先生的人还不止一个,如果我猜的没错的错,还有汤三,只是这汤三躲在暗处,以此为威胁,与钱涛达成了某种协议,这才帮助钱涛伪造现场,嫁祸于你。后来那赖三财迷心窍,人心不足,竟将注意打到了谢二小姐的身上,钱涛唯恐事情败露,才让汤三杀害了赖三,伪造自杀的场面。至于钱涛的死嘛……”

    这钱涛好歹也是李岩的同门师兄弟,李岩急道:“张公子,钱涛的死怎么样?”

    张浩嘴角翘起,哂笑一声,道:“这钱涛可比那赖三聪明的多了,汤三杀死赖三后,钱涛知道自己早晚也会被汤三杀害,所以做了两手准备,藏了这五个数字。”

    李岩此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砸吧砸吧了嘴,道:“张公子,这‘汤三不是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用张浩说话,朱九便不耐烦的道:“就是不是人嘛,是一个水鬼!”

    “水鬼?”李岩双眼瞪的老大,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张浩没好气的白了一眼朱九,身形一闪,并手为刀,将李岩砍晕,道:“胖子,该我们出手了!”

    朱九一听,圆溜溜的眼睛一突,道:“呃,浩哥,这个……这俺老朱刚才吃坏了肚子,得去方便方便。”说着,便要溜出去。

    张浩老脸一黑,闪身上前,一把揪住朱九的耳朵,怒道:“胖子,你忘了我们是在幻境中了?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假的,只有除了那水鬼,我们才有可能出去。”

    这玄水之精制造出来的幻境非常真实,让人有一种迷醉的感觉,曾经一度,张浩也是沉迷于此,更何况是朱九,在这幻境中,朱九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是多么舒心惬意的日子。

    朱九被张浩这么当头一喝,不由浑身一震,清醒过来,重重的点了点头,随着张浩往外走去。

    “桀桀……”的怪笑声突然想起,声音沙哑刺耳,难听至极。

    张浩眉头大皱,抬头一看,便见空中虚浮着一个白色的虚影,黑色的长发披头而散,幽幽的绿光从发隙间迸射出,一股阴冷的气息以它为中心散发开来,周围的空气一下变得阴寒起来。

    “浩……浩哥,水鬼!”朱九抬头一看,顿时骇的头皮发麻,躲到张浩身后,指着天上的白色虚影,骇然道。

    “哼,你这水鬼,伤天害理,坏事做绝,今日便是你魂飞魄散之际!”张浩横眉冷对,怒道。

    “桀桀……不错,他们都是我杀的,百里城这些年死去的人都是我杀的,你们又能耐我何?”水鬼喉咙间发出沙哑难听的声音,猖狂道。

    如此场面,东华书院的人哪里见过,有胆大之人不由跑出来围观,指指点点起来。

    汤三爷也即是水鬼,下身未动,头却是“咯吱咯吱”的转了过来,长发自中间缓缓的分开,露出一张惨白的脸,双眼闪着骇人的幽芒,大嘴一咧,森森的白牙露了出来,喉间发出“咕噜咕噜”的怪声,让人听的头皮发麻。

    围观的众人一看,顿时骇的三魂皆冒,七魄离体。大部分人见此,怪叫一声,撒腿便跑,直恨爹娘给他们少生了两条腿;有三五人吓的双腿兢兢,当场大小便不能控制,一股恶臭弥漫开来。

    汤三爷头一甩,长发迎风渐长,呼啸着便卷向这三五人。

    张浩大惊,手一指,一道黑芒迸射而出,鬼泣剑携风雷之势冲向汤三爷的后背。

    汤三爷的身影一闪,身形慢慢的淡化,竟是成透明的水状。鬼泣剑径直从汤三爷的身上一穿而过,旋转一圈,倒飞而回,再次贯穿而过,被张浩一把握在手中。

    “咕噜咕噜”的怪声响起,水态汤三爷慢慢的恢复原状,对着张浩“桀桀……”的怪笑几声,头发一甩,那几名书生便被团团缠住,捆成了粽子。汤三爷头再次一甩,那几名书生被甩出跌落在地上,顿时口吐鲜血,抽搐几下,倒地而亡。

    张浩看得呲目欲裂,手一抖,几张神风符出现在手中,往腿上一拍,纵身一跳,与此同时,手中鬼泣剑黑芒大盛,一道灵波脱离剑刃甩出,直直打向汤三爷。

    汤三爷不闪不避,故技重施,身形再次淡化,呈现水态,灵波从汤三爷身上一划而过,却是没有伤到汤三爷半分。

    汤三爷见张浩冲来,“桀桀”怪笑一声,伸手一指,一道水箭径直穿向张浩的胸口。张浩一看,惊出一身冷汗,千钧一发之刻,将手中的鬼泣剑一横,挡在胸前。

    “砰”的一声大响,水箭打在鬼泣剑身上,四散开来。

    受冲力所致,张浩的身形不由倒退而回,刚落地,便见浓密的黑发缠绕着径直向自己这边卷来,顿时大惊,“噌”的一声,将鬼泣剑插于地上。张浩双手抱圆,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出现在两手间,迎风渐长,滴溜溜的旋转着迎向卷来的长发。

    “呲呲……”的难听的声音响起,黑发遇着玄青色的太极图仿佛是送进了磨盘中一样,被一寸寸的碾碎,变成了屡屡的黑气。

    长发不敌太极图,“嗖”的一声席卷而回。汤三爷吃了大亏,顿时大怒,双眼射出两道骇人的油光,脖子扭动之间,脑袋径直从身上飞了起来,绕过张浩,径直冲向朱九。

    朱九一看,立时炸毛,“妈呀”怪叫一声,跳将起来,撒开腿便跑去。

    张浩一惊,叫道:“胖子!”说着,正欲前去救朱九。

    突然,迎面一股恶风传来,张浩回头一看,只见汤三爷的身体已经窜到自己跟前,伸出两只死白色的双手向自己的面门抓来。张浩大惊,并手为剑诀,手一引,鬼泣剑“噌”然从地上飞出,被张浩一把抓在手中。

    汤三爷的双手抓在鬼泣剑身上,发出“呲呲”的怪声,屡屡的黑气从它手上冒出,凄厉的声音从汤三爷的头上发出。

    朱九跑在前面,回头一看,总算是松了口气,刚歇下,便累的呼哧呼哧的喘起了粗气,抬头一看,那汤三爷的头再次飞了起来,又向自己冲来。

    朱九头皮发麻,变跑边哭丧的怪叫道:“浩哥,救命啊……”声音凄惨至极,像是已经被那鬼头给追上,咬了一口似的。

    张浩听的朱九怪叫声,心中暗暗着急,出手不由凌厉了几分,只见他双手持剑,奋力一斩而下。

    鬼泣剑剑锋所过,汤三爷的身体应声而裂成两半,倒在地上,奇怪的是连一滴血也没有流出。

    张浩见朱九叫的凄厉,也顾不得其它,转身便欲前去帮忙。

    突然,“咕噜呼噜”的怪声响起,像是水在冒泡一般。张浩心中“咯噔”一下,眉头大皱,回头一看,顿时亡魂皆冒。

    只见地上的被鬼泣剑砍为两截的汤三爷的尸体竟是变成了两团水,正自“咕噜噜”冒了起来,向张浩卷来。

    张浩大惊,奋力一剑砍去,鬼泣剑分水而过,无果,张浩瞬间被两团水包裹了起来。

    张浩只觉口鼻之处涌进无数水来,不觉大惊,双眼瞪的老大,正自无措,突然想起一项神通。

    只见张浩弃了鬼泣,双手慢慢的并拢,捏了一个奇怪的手印,大拇指相对,食指并拢微曲,其余手指互相交叉相错,口中大声念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九字真言出口,张浩也喝了九大口水,直呛的他头脑一阵发晕。

    金色的九字真言从张浩口中飘出,环绕着张浩旋转一圈,慢慢的融入张浩的手印当中,一阵金光大闪。

    张浩强忍住晕眩,奋力将手印推了出去。手印一出,金光大动,一个金色的金刚虚影以张浩为中心,霍然扩散开来。

    “轰”的一声大响,包裹着张浩的水罩被冲破,“哗”的一声,散落了一地。

    张浩以“金刚明王印”破了汤三爷的神通,但他自身也够呛,不由瘫软的跌倒在地,嘴里“咕噜咕噜”的吐着水。

    就在水罩被破的一瞬间,追朱九的鬼头凄厉的惨叫了起来,“轰”的一声,化作一滩水散落在地上。

    朱九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停下身来,回头一看,见张浩瘫软在地上,大惊,再也顾不得累,便往张浩处跑去,大叫道:“浩哥,你……你没事吧!”

    张浩又是“咕噜噜”的吐了几口气,翻着白眼看着朱九道:“胖子,我……咳咳……我没有事,水鬼呢?”

    朱九见张浩无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道:“它终于被消灭了,灰飞烟灭了!”

    就在朱九话刚落的瞬间,“咕噜咕噜”的水泡声再次响了起来,揪动着二人的心!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