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不义之财 赖三身死

神鬼探 +A -A

    一道紫色的身形从天而降,单脚立于黑色的剑柄上,正是急匆匆赶来的张浩。

    赖三从地上爬起来,骇然的看着自天而降的张浩,手指着张浩,咂吧砸吧嘴,惊道:“你……是你!”

    张浩看着赖三,掠过其手上时目光一凝,冷声道:“哼,是我,你还不快退去!”

    赖三当众被人羞辱,顿时大怒,恶向胆边生,手指张浩,大叫道:“给大爷我宰了他!”

    众恶仆一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即都从腰间抽出匕首,怪叫着冲向张浩。

    张浩冷哼一声,正欲给他们一些教训,突然朱九怪叫一声,跳出身来,手持黑色的大铁锤,奋力朝地面砸去。

    “轰”的一声巨响,花岗岩打造的地板瞬间便被打的四分五裂,分散开来。

    众恶仆大惊,被朱九这突兀的一手给震住了?,再不敢上前,回头看向赖三。

    赖三吞了口口水,没想到这平日里好吃懒做的胖子居然这般厉害,更何况看架势更甚一筹的张浩了。

    赖三左右衡量,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张浩和朱九,再不敢停留,灰溜溜的夹着尾巴逃了去。

    东华书院众人见赶跑了赖三,终于舒了一口气,随即看向他们的大恩人张浩和朱九。

    “恩人,多谢再次相救,李岩感激不尽!”李岩带着众师弟、师妹们上前,对张浩一拱手,拜谢道。

    朱九抢上前,不满的道:“李岩,你怎么能厚此薄彼,不谢俺老朱呢?”

    李岩一鄂,随即哈哈大笑,拱手拜谢道:“多谢朱公子!”

    朱九手一翻,黑色的大铁锤便消失不见,嘴中嘀咕道:“光谢顶个屁用,不来点实际的!”

    众人将朱九的神通看在眼里,再不敢有轻视之心。李岩不明朱九所指,不由转头看向张浩。

    张浩暗翻白眼,指了指嘴。

    李岩恍然大悟,又是豪爽的哈哈一笑,道:“朱兄稍待,中午我在城中的醉仙来摆下宴席,等候二位公子,朱公子你看如何?”

    朱九一听,圆溜溜的眼睛光芒大盛,摸着肚子,贼笑道:“哈哈,还是李岩兄弟爽快!”说着,朱九摸了摸肚子,看了看众人,嘿嘿一笑,往西面的方向而去。

    张浩老脸一红,看朱九去的西方正是东华书院的厨房所在地,这呆子一定是听见美食,馋虫又动,跑去厨房偷吃了。

    众人明白,也不点破。

    李岩干笑一声,未免张浩尴尬,回头大声道:“没事了,都散了吧!”

    众人哗然散去,原地只留下张浩、李岩和谢氏两姐妹四人了。

    张浩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上前问道:“李兄,今日那赖三为何要上门寻闹?”

    李岩回头看了看谢婉若,道:“哎,说起来,那赖三以前还是我东华书院的园丁呢,负责书院树木的修剪,只是不知这赖三为何突然有了钱,胆子也大了起来,便纠缠起他以前做梦也不敢想的宛若来了。”

    张浩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双目绽出两道神光,嘀咕道:“怪不得那赖三的手上关节臃肿,我就说他不像个有钱的人嘛,原来是个暴发户,这就对了……”

    众人听的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李岩不由上前道:“恩人,这……”

    张浩却是不管不顾,口中嘀咕着别人听不懂的东西径直往自己的房中走去。

    李岩正欲伸手叫张浩,谢宛如上前拦下,摇了摇头,道:“大师兄,张公子想事情的时候就是这样,你别去打扰他!”

    李岩看了看张浩,又看了看谢宛如,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走吧,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前去醉仙来酒楼为恩公打点好酒席!”

    谢宛如和谢婉若两姐妹点点头,随李岩而去。

    就在三人走后,东华书院的门后闪出一道人影,一袭白衣,长相俊美,却是面容阴鸷,正是钱涛。钱涛看着李岩和张浩他们走的两个方向,眉头皱的紧紧的,双眼喷射出骇人的寒芒,快速的往外走去。

    ……

    张浩脑海中闪着一幕幕的画面。

    谢老先生被杀,李岩被冤枉入狱,赖三突然变得有钱……

    “这其中到底有何联系呢?”张浩眉头紧皱,坐在床头一动也不动。

    这一坐便是一个时辰左右,突然张浩脸色大变,“嗖”的一下便闪身出了门,大叫道:“胖子,快走,要出事了!”

    朱九正自睡的香,被张浩这一嗓子惊醒,本想再睡,突然感觉张浩的声音中似乎有些不对,瞬间睡意全无,起身便往外赶去,大叫道:“浩哥,等俺老朱!”

    张浩和朱九二人来到东华书院的正门,正要往出走,突然听见有人叫自己,不由回头看去。

    “张公子,张公子……等等……”

    “你是在叫我?”张浩看着眼前的书生,指着自己,疑惑的问道。

    那书生模样的人点点头,道:“正是在叫公子,李岩师兄在醉仙来订好了酒席,请二位公子过去。”

    朱九一听,圆溜溜的双眼顿时一亮,叫道:“好好好,你让李岩稍待,俺和浩哥马上就过去。”

    “是!”

    书生一拱手,正要离去,张浩开口道:“慢着!”

    书生顿住身形,回头恭敬的道:“张公子,还有何吩咐?”

    朱九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果不其然,张浩道:“你去告诉李岩,我们不去了,对了,你可知道那赖三家在哪里吗?”

    “赖三?”书生一愣,接着道:“赖三住在离东华书院不远的大街上,近日才搬过去的!”

    张浩双眼一眯,道:“你快带我二人前去,稍后再通知李岩!”说完,也不管书生如何反应,一把拉了他便往外跑去。

    朱九在原地顿了顿,之后垂头丧气的跟上,嘴里一直咒骂道:“你个猪头赖三,偏偏这个时候让浩哥想起了你,真是不得好死!”

    不一会儿,张浩便来到了赖三的府邸外。说是府邸一点也不为过,这赖三所住之处乃是百里城最为繁华的地段,而且此府邸尽用上好的琉璃瓦和花岩石铸造而成,气势非凡。

    “不好了,不好了,老爷死了,老爷上吊自杀了!”张浩等人正欲进去,突然有人跑出来大叫道。

    张浩一听,眉头大皱,一把拉住那仆人,惊问道:“你说什么,谁死了?”

    那仆人此时早已慌了神,见张浩问,也据实回答道:“老爷死了,赖三死了,赖三死了……”

    张浩将那仆人放下,嘀咕道:“还是来迟了一步!”

    随即张浩和朱九径直往赖三府中走去,随行而来的书生一看,不敢多做停留,撒开腿便往醉仙来而去,想来是向李岩告知此事去了。

    此时的赖府之中早已乱作一团,张浩等人进了赖府中倒也没有阻挡。

    这赖三上吊死亡,长舌伸出,面色发紫,双眼突出,模样异常可怖,众人吓得哪敢靠近,现场倒是保存的完整。

    朱九一看赖三这副模样,顿时骇的脑皮发麻,双眼瞪直,怪叫一声躲到了张浩身后。

    张浩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道:“胖子,有什么可怕的,就是一个死尸而已。”

    朱九探出头来,看了一眼赖三,嘿嘿怪笑道:“呃,那个……确实没什么可怕的!”

    有张浩在,朱九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在地上来回瞅了起来,突然双眼大亮,叫道:“浩哥,俺老朱有发现!”

    张浩一听,也来了兴趣,呵呵一笑,道:“哦?你有何发现?”

    朱九嘿嘿一笑,指着地上的椅子,道:“浩哥,你看这椅子,好像有点矮啊!”

    张浩哈哈一笑,道:“胖子,果然有点门道,不过……”

    朱九一愣,道:“呃,浩哥,不过什么?”

    张浩手一翻,青色的劲气一起,将地上的椅子扶了放到赖三的脚底下。

    朱九眼直了,惊道:“浩哥,这……这怎么赖三的脚够不着这椅子啊!”

    张浩点点头,摸着下巴,道:“确实不够,只是这赖三确实是死了!”

    朱九俯下身来回比着赖三的脚到椅子的距离,最后站起身来,惊道:“浩哥,这……这不对啊,赖三的脚离凳子至少有一个手掌长,他……他是怎么自杀的呢?”

    张浩嘴角翘起,露出招牌式的笑容,道:“对,这就说明赖三不是自杀的,而是他杀!”

    “他杀!”朱九一跳老高,看着周围,一副警惕的模样。

    “胖子,你可记得那水鬼?”张浩对朱九道。

    朱九浑身一凛,一把拉住张浩,颤声道:“浩哥,你……你是说赖三是那水鬼杀的?”

    张浩点点头道:“**不离十,你看着四周阴寒之气极重,显然非凡人所为,与谢老先生的死如出一辙,恐怕是与那水鬼脱离不了关系了!”

    朱九脸皮抽搐,道:“浩哥,那水鬼……水鬼到底是谁?”

    张浩没有说话,双眼四下扫动,轻咦道:“咦,那是什么?”

    朱九顺势看去,道:“浩哥,是一封信!”说着,朱九从茶具下方揪出一个信封,递给张浩。

    张浩接过来,拆开信封,平铺开来,一看,“认罪书”三个大字映入他眼帘。

    “罪人赖三,因为贪图谢二小姐宛若姑娘的美貌,三番两次偷窥谢二小姐,一次偷窥宛如小姐时,不小心被谢老先生所撞破,叫入书房,言语不和,是而起了争执,失手用墨玉砚打死了谢老先生。小人自知罪孽深重,今日悬梁自尽,以谢谢老先生在天之灵!”

    “浩哥,这照你这么说,这封认罪书自然也是假的了?”朱九手指着张浩手中的认罪书,道。

    “哼,这恐怕又是凶手的栽赃嫁祸之计,怕事情败露,杀人灭口!”张浩双眼闪着精光道。

    “可恶,这凶手先是诬陷李岩,这次连死人也不放过,当真是可恶至极!”朱九圆溜溜的双眼瞪得老大,怒气哼哼的道。

    “让开,快让开!”

    正在这时,冲进一对官差,为首之人正是铁原。

    铁原一见张浩和朱九,忙拱手道:“原来是张公子和朱公子,铁原失礼了!”

    张浩淡淡一笑,回礼道:“铁捕头多礼了!”

    铁原对张浩轻轻点头,回头看向赖三,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哎,这赖三也是福薄之人,刚发了横财,却无故丧了性命,真是可悲!”

    张浩双眼一眯,道:“哼,拿不义之财,是要付出代价的!”

    铁原一惊,道:“张公子,你……你是说赖三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张浩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铁捕头,我还有事,便不叨扰了,告辞!”

    铁原忙拱手道:“公子请自便,铁原还有公务在身,不便相送,还请张公子见谅!”

    张浩微微摇摇头,道:“客气客气!”说着,便和朱九往外走去。

    张浩和朱九二人刚出门,张浩突然顿住身形,道:“胖子,最近怎么没见七杀呢?”

    朱九一鄂,道:“呃,好像是很久不见这蛇蝎女了啊!”

    张浩这几天忙的查案,倒是一时忘了七杀女,此时想起来,不由有些担心起来。

    朱九见张浩眉头紧皱,不由安慰道:“浩哥,那蛇蝎女修为可比你我深厚多了,再说她可不是能吃亏的人,你就别瞎操心了!”

    张浩点点头,道:“也是!”

    正在这时,响起了李岩急促的声音。

    “恩公,听说赖三死了?”

    张浩点点头,道:“嗯,赖三确实是死了!”

    李岩得到张浩的证实,竟是哈哈大笑起来,大叫道:“哈哈,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这赖三坏事做尽,早该死了!”

    张浩微微摇摇头,心中想到:“这李岩生性阔达,想到什么便说什么,恐怕以后多会惹事端!”

    李岩见张浩眉头紧皱,道:“张公子,你……你怎么了?”

    张浩看着李岩,皱着眉头道:“那赖三突然之间暴富,定是与谢老先生的死因有关,我刚想从此处,赖三又被人杀人灭口,现在线索有断了,案件越来越扑朔迷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