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张浩探监 法场公断

神鬼探 +A -A

    大牢内,常年不见天日,阴气极重,又有诸多十恶不赦之人死于其中,因此多有恶鬼之说。

    张浩和朱九二人行于牢中,但觉牢中阴森森的,不觉提高了几分警惕。

    “浩哥,这大牢内不会有鬼吧?”朱九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四周,颤声道。

    张浩眉头一皱,道:“别胡说,天地有正气,浩然当长存,我等又没做什么恶事,怕什么鬼!”

    “哎,二位公子,鬼怪都怕人,除非是戾气缠身的厉鬼,否则人没必要怕它们。”这狱卒也许是看守大牢看久了得出的经验,见张浩和朱九二人害怕,又拿了人钱财,这才出口提醒道。

    张浩和朱九二人相互看了一眼,这才算安定下来。

    “到了,李岩就在前面,二位公子快去快回!”狱卒指了指前面的牢房,开口道。

    张浩对狱卒一拱手,道:“有劳差爷了!”

    狱卒也是拱了拱手,道:“公子请自便!”说着,便退了下去。

    张浩和朱九二人在不犹豫,走到牢前,看向里面,正是李岩。只不过事过境迁,如今的李岩再不复之前的风流倜傥,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污垢,蓬头垢面,双眼空洞无神,呆呆的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李岩!”张浩眉头大皱,开口叫道。

    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李岩这才抬起头来,无神的看向二人,哂笑一声,道:“是你二人,我如今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你们找我有何事?”

    张浩双眼死死的盯着李岩,半晌开口道:“我相信你是无辜的!”

    李岩眼中闪过一道异彩,慢慢的站起身来,开口道:“你……你真的相信我?”

    张浩看着李岩,嘴角咧起,露出招牌势的笑容,轻轻的点了点头。

    李岩大喜,身上带着沉重的铁链也没有影响到他的速度,伴随着“叮铃当”的脆响,李岩扑到牢前,急道:“你……”

    半晌李岩终究没有说出什么话来,最后双眼再次无神,摇了摇头,坐回地面,道:“唉,你相信我又如何,三日后我便要被处斩了!”

    张浩舒缓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道:“李岩,你难倒就甘心做替罪羊,甘心背负起弑师的罪名,甘心永远受世人唾弃?”

    李岩听得浑身一颤,忙窜起身来,道:“你真的有办法帮我洗脱罪名?”

    张浩嘴角翘起,露出自信的笑容,道:“相信我!”

    张浩的笑容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李岩看着张浩的眼睛,深邃而神秘,仿若星辰,不由轻轻点了点头。

    张浩一喜,道:“李兄,如若信的过我,便将当日发生的事跟我讲讲!”

    突然承受这么大的打击,李岩的身体恐怕也是有些吃不消,又慢慢的坐回地上,道:“那日正隅中时分,师傅讲完课,便将我叫到了书房。原来师傅也发现了我和宛如师妹是真心相爱的,答应将宛如师妹许配给我,我当时欣喜若狂,出了书房便去找宛如师妹,将这件喜事告于她。可是……可是想不到师傅……师傅他却遭了人毒手!”

    张浩点点头,摸着下巴道:“嗯,这么说来你确实是无辜的,一个人不可能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的,只是……”

    李岩一惊,忙道:“只是什么?”

    张浩顿住身形,道:“只是谢老先生确实是死于隅中时分……”

    李岩大急,道:“这……这个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师傅真的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

    张浩突然双眼一亮,道:“对了,当时你和谢老先生在书房中可发现有什么不对?”

    李岩眉头一挑,道:“张兄弟指的是什么?”

    “潮气!阴气!特别重的湿气!”张浩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李岩,正声道。

    李岩眉头深皱,半晌还是摇了摇头,道:“没有,当时确实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张浩轻轻点点头,摸着下巴道:“嗯,这么说来谢老先生的死亡时间并不是钱涛所说的隅中时分。”说着,双眼越来越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随即,张浩又看了看李岩的脚,确实要比正常人的要大一圈,不由眉头一挑,似乎又想到了关键,也不管其它,径直往牢房外走去。

    李岩看的一呆,手伸到半空中停了下来,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像是认命了一般,双眼之中的神色渐渐暗淡下来。

    却说张浩跑出,径直往谢老先生的书房中走去,一会盯着地上的血脚印,一会盯着朱九踩下的墨汁脚印,来回比对起来……

    张浩在谢老先生的房中一待便是三天,眼看李岩便要被处斩,不管任何人叫,他确实不管不顾,就是不出来。

    无奈之下,谢宛如和谢宛若两姐妹只得先赶往刑场……

    此时的刑场早已占满了人,李岩弑师,恶贯满盈,被处斩,这是多么大快人心的事!

    这其中不乏嫉妒李岩的人,李岩贵为谢老先生的首徒,招嫉妒也是平常之事;当然也有人默哀之人,李岩为人豁达,受过他恩惠的人也不在少数。

    现场一时乱成了一团,叫骂声,哭泣声响成一片……

    “肃静,肃静!”铁原在县老爷的授意下站出身来,大声道。

    这铁原的在百里城还是挺有威望的,他这一嗓子吼下去,场面顿时一静。

    县老爷满意的看了看铁原,大声道:“李岩,你弑师罪大恶极,现处以极刑斩首,临刑前你还有何话说,快快道来,免得说本官不敬情谊!”

    李岩看着台下,见谢宛如和谢宛若二姐妹,心中凄惨,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四下搜索起来,最后惨淡道:“没来,终究还是没来,你答应过帮我的,你答应过我的……”

    县老爷见李岩神情突然癫狂起来,不由眉头大皱,站起身来,拿出一只令箭,大声道:“斩!”

    一个“斩”字出口,令箭被抛下地。刽子手一看,将屠刀一摆,揪了李岩身上的死罪牌,一刀便往李岩脖颈处砍去。

    这刽子手出手迅速,眼看李岩便要死在刽子手的刀下。突然,一道黑芒急速射来,径直撞向刽子手的屠刀,屠刀在离李岩脖颈处不到一寸的地方应声而断。

    “大胆!”铁原一看,竟敢有人敢光天化日之下劫法场,顿时大怒,“噌”的一声,拔出佩刀,跳到刑台上,大叫道。

    铁原所看的地方,人群如潮水一般向两边分开,一袭紫袍的张浩负手慢慢走了进来。

    “张浩,你做什么?竟然敢公然劫法场,活的不耐烦了吗?”铁原怒视着张浩,大声质问道。

    “哈哈,浩哥,我就知道你会来的!”朱九圆溜溜的眼睛大放光彩,迎上张浩,兴奋道。

    张浩笑呵呵的对朱九点了点头,看向李岩,对李岩轻轻的点了点头。李岩一看来人是张浩,激动的浑身竟是颤抖起来。

    铁原被完美的忽视,顿时大怒,一挺佩刀,大声道:“张浩,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张浩轻笑一声,道:“你们黑白不分,颠倒阴阳,还问我做什么,真是可笑!”

    县老爷气的白胡子抖动,指着张浩,大声道:“张浩,你今天最好给本官说出个一二三来,否则本官就告你个扰乱法场的重罪!”

    张浩眉头一挑,道:“哼,首先李岩根本就没有杀人动机,你们却硬要强加给他,真是可笑!”

    县老爷眼皮跳动,怒道:“张浩,不知道是本官没有说清楚,还是你没听清楚。李岩贪图谢老先生的墨玉砚,谢老先生不许,二人起了争执,李岩误将谢老先生打死!”

    张浩仰天大笑一声,道:“真是荒谬,你们可知谢老先生当日将李岩叫到书房说了什么?”

    县老爷撇了撇嘴,不满的道:“张浩,你说重点,本官只管断案,不管其它。”

    张浩嗤笑一声,道:“不明理,不知情,又如何断案?”

    县老爷气的从椅子上“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怒道:“放肆,本官断案四十年,还用得着你一个毛头小子来教本官如何断案,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张浩摇了摇,道:“断案四十年?可惜你这件案还是断错了,而且还是错的一塌糊涂!”

    县老爷被张浩给呛的说不上话来,一手指着张浩,一手顺着胸口道:“你……”

    铁原一看,顿时大怒,提刀便要拿下张浩。朱九嘿嘿一笑,闪身将其拦住。

    只是一会的时间,大量的官差便将张浩和朱九二人包围,现场一副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县老爷好一会时间才算缓过气来,大声道:“退下,让他说!”

    官差得令,缓缓的退下。

    众人惊的目瞪口呆,竟敢有人这样和县老爷说话,而且将他气了个半死。

    张浩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的走到谢宛如跟前,道:“谢大小姐,你可知当日谢老先生在书房和李岩说了什么?”

    谢宛如一下脸红的跟熟透的红苹果一般,低着头,支支吾吾的半晌说不出什么话来。

    谢宛若看在眼里,脸色一阵变化。

    张浩淡淡一笑,道:“谢大小姐,你如果不说,我可就帮不了李岩了!”

    谢宛如一听,再顾不得其它,抬起头来,红着脸大声道:“当日……当日爹爹找李岩师兄谈论……谈论我二人的婚事!”

    众人哗然!

    这谢宛如有倾城之资,李岩放荡不羁,但却是个十足的才子,这才子配佳人,倒也是一段美谈,只是没想到会弄成如今这个局面。

    张浩双手伸起,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众人都想听张浩继续说道,看他如何替李岩洗脱罪名。

    张浩反身,看着众人,大声道:“我想谢大小姐不可能拿自己的名节开玩笑。既然如此,那李岩都马上成谢老先生的乘龙快婿了,谢老先生百年之后,他的一切还不都是李岩的,李岩又何必为了一个墨玉砚,丢掉了大好前程!”

    众人点头,认为有理。

    县老爷虽然迂腐,但也是明事理之人,也不由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哼,这李岩与宛如师妹交好,二人说不定早已死定终生,她肯替他开脱也说不定!”

    张浩霍然转身,看向说话的钱涛,双眼眯起,道:“哼,那我便让你死心!”

    钱涛再次冷哼一声,道:“哼,我倒要看看你有何实际的证据证明师傅他老人家不是李岩杀的!”

    张浩双眼湛出两道神光,道:“如你所愿!”

    随即张浩转身,又看向县老爷,道:“首先谢老先生并不是死于隅中时分,而是隅中之后,也就是说李岩根本就不符合作案时间!”

    钱涛脸色大变,指着张浩,道:“你……你说什么?”

    张浩看向钱涛,道:“谢老先生的书房,也就是案发现场有大量的湿气,甚至有着阴寒,可是?”

    县老爷点点头,捋着白花花的胡须,道:“这个本官可以确定,确实如此。”

    张浩轻轻一笑,道:“先不说这阴寒之气的由来,谢老先生的尸体上也布满寒气,甚至谢老先生额头流下的血液都凝固了。”

    众人点头称是,这一切他们都看在眼里,是不争的事实。

    张浩嘴角翘起,露出招牌势的自信笑容,道:“这便是关键,凶手利用阴寒之气来冷冻谢老先生的尸体,目的就是延缓谢老先生尸体的冷却时间,从而误导仵作,让人以为谢老先生是死于隅中时分,从而来嫁祸于李岩。”

    县老爷断案四十年,这样的情况他倒是也遇到过,只是这阴寒之气不似人为,他当时也没有往这方面想。

    钱涛脸色大变,骇然的看着张浩,一时说不上话来。

    张浩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暗想道:“这钱涛嫉妒李岩,最有可能嫁祸李岩,可是那阴寒之气明显不是钱涛这个凡人能拥有的。而且那日的水鬼……对,一切可能都是那水鬼搞的鬼。只是这也有些太骇人听闻了,即使自己说出去,恐怕也没人相信,自己还得被当成疯子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