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铁证如山 朱九行贿

神鬼探 +A -A

    县老爷点点头,也认为在理,“啪”的一声,又拍了一下惊堂木,大声道:“来人呢,将谢老先生的遗体抬上来!”

    便有官差领命,往谢老先生的灵堂而去,不一会,谢老先生的遗体便被抬了上来,恭恭敬敬的放于公堂之上。

    县老爷站起身来,颤颤巍巍的对谢老先生的遗体鞠了一躬,看的出来,他对这个培育了许多栋梁的老先生是非常尊敬的。

    鞠躬完毕,县老爷“啪”的一声,又拍了一下惊堂木,白眉抖动,大声道:“揭布验尸!”

    便有官差将盖着谢老先生的白布揭开,丝丝寒气从谢老先生的身上冒死,是一股阴寒之气,揭布的官差不由浑身一抖,只是瞬间,手上便布了一层白霜。

    众人看在眼里,都是不由一惊。

    张浩看的清楚,双眼一眯,两道神芒迸射而出。他对这一股阴寒之气再是熟悉不过了,和那水鬼身上的阴气一模一样。

    “谢老先生的遗体请来了,钱涛,你有何话说,快快道来!”县老爷坐回椅子上,大声道。

    钱涛看了一眼李岩,嘴角翘起,露出一道玩味的笑容,慢慢的走到谢老先生遗体的旁边,先是对着谢老先生鞠了一躬,然后俯身在谢老先生的遗体旁慢慢的检查起来。

    “嗯,有了!”钱涛抬起头来,看向县老爷,自信道。

    “哦?钱涛你发现了什么,快快说来!”县老爷急道。

    钱涛慢慢的起身,指着谢老先生的额头处,道:“家师额头上大片出血,此时鲜血已经凝固,显然是受钝器所伤,只要找到凶器,一切便迎刃而解了!”

    县老爷点点头,道:“这查案讲究人证、物证、作案动机,如果能找到凶器,也即是物证,那是再好不过了。”

    张浩点头称是,暗暗想到:“这县老爷虽然迂腐,但也有诸多可取之处,最起码他能做到不弄虚作假,公正无私这一点。”

    县老爷捋着白花花的胡子,疑惑道:“看谢老先生的伤口,确实是钝器所为,但是凶器是什么呢?”

    钱涛双目一眯,转头看了看李岩,然后对县老爷一拱手,道:“我曾经仔细检查过师傅的书房,发现师傅最喜欢的墨玉砚不见了,如今看师傅额头的伤,才确定凶器便是墨玉砚。”

    县老爷浑浊的老眼一亮,赞道:“有理,这样说来,墨玉砚便是凶器,可是凶器现在何在?”

    钱涛嘴角翘起,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道:“那墨玉砚乃是朝中一品大学士师兄所赠,是奇物,价值连城,我想必是凶手偷盗墨玉砚,被师傅撞破,这才痛下杀手,杀了师傅。我说的对不对呢,李岩?”说到这里,钱涛豁然转过身来,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李岩。

    李岩眉头大皱,大声回道:“钱涛,你这是什么意思?”

    钱涛意有所指的道:“什么意思你最清楚!”

    “你……”李岩呲目欲裂,瞪着钱涛,却是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哼!”钱涛冷哼一声,又回头看向县老爷,一拱手,道:“县老爷,李岩有没有贪图墨玉砚而杀人灭口,去他房中一搜便可!”

    县老爷点点头,“啪”的一声,又敲了一下惊堂木,大声道:“来人呢,去李岩房中给本官仔细的搜一搜,看看是否有墨玉砚!”

    铁原出列,拱手道:“是!”说着,领着众官差去了。

    张浩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双眼眯起,感觉这一切都好像是设计好的一般,但一时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的嘈杂声不断的响起,张浩听在耳中,眉头皱的更深了。

    “来了,铁捕头回来了!”

    张浩一听,也不由回头望去,看着铁原手中的一块黑色的砚石,不由瞳孔巨缩。

    铁原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步一步的走到公堂之上,恭敬的将手中的黑色砚石举过头顶,大声道:“大人,不出钱公子所料,在李岩的房中找到了这墨玉砚!”

    县老爷豁然从座位上弹起,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李岩,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铁捕头,将墨玉砚呈上来,让本官看看!”

    铁原急走几步,恭敬的将手中的墨玉砚递与县老爷的手中。

    县老爷接过墨玉砚,仔细的观察起来,只见墨玉砚通体漆黑,用少有的这么大的墨玉雕刻而成,砚石之上雕有日月星辰,星象奇观,栩栩如生,仿若跳脱而出,不愧为无价之宝。

    县老爷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墨玉砚右角之上显眼的红色血渍,道:“如此稀世珍宝,最后竟成了杀人的凶器!”

    堂下李岩一看,早已惊的面无人色,此时反应过来,大叫道:“回禀县老爷,这……这墨玉砚我从来没拿过,从来没拿过啊,师傅不是我杀的,不是啊!”

    县老爷本来还对李岩抱有一丝期望,此时却是失望之极,白眉抖动,怒道:“李岩,人证物证俱在,杀人动机也有,你还要狡辩不成!”

    李岩顿时面色惨白,双眼无神,瘫坐在地面,呢喃道:“不是我杀的,真的不是我杀的……”

    钱涛斜着眼睨了一眼李岩,嘴角翘起,冷笑一声,然后转头看向县老爷,一拱手,道:“县老爷,这李岩杀人证据确凿,还请您判决!”

    县老爷白胡子抖动,伸出右手将一只箭令,抛于地上,大声道:“来人呢,将李岩打入死牢,带禀报刑部,三日后处斩!”

    便有官差听令,将李岩托出去。

    谢宛如和谢宛若二姐妹一看,一急,气血攻心,身子瘫软了下去。众人又是一惊,有好心人一起帮忙将二姐妹送回东华书院。

    张浩眉头深皱,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往住处走去。

    朱九却是省心,回了房无所事事,看看时间还早,倒头便又呼呼大睡起来。

    张浩回到房中,百思不得其解,嘴中不停的嘀咕道:“水鬼、血脚印、墨玉砚……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联系呢?”

    “李岩到底会不会是凶手呢?”

    “证据确凿,铁证如山啊,可是……”

    “张公子,在吗?”这时,一声悦耳的声音响起。

    张浩眉头一挑,站起身来,“吱呀”一声房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谢宛如和谢婉若二姐妹。

    “张公子,你……你可有什么好办法,救救李岩师兄!”谢宛如一见张浩,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忙道。

    谢婉若也是哭泣道:“张公子,求你一定要救救李岩师兄,求您了!”

    张浩轻轻的将二女扶起,道:“二位小姐不要着急,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谢宛如、谢婉若二女此时没了主心骨,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张浩身上。张浩此时也是压力很大,三天的时间李岩就要被处斩,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救李岩呢?

    好不容易安抚住二女,张浩不敢耽误时间,匆匆往大牢方向走去。

    “站住,大牢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不等张浩靠近,便有两名狱卒将张浩拦下,其中一名狱卒大声的道。

    张浩微微一鄂,上前拱手道:“二位差爷,那李岩是在下的朋友,还请通融通融!”

    “快走快走,这李岩谋害谢老先生,证据确凿,被县老爷判了死刑,乃是死囚,闲杂人等一律不得见!”那狱卒做凶恶状,一点情面也不讲,大声道。

    张浩眉头一皱,知道这狱卒今天肯定不让自己进去了,只得拱了拱手,无奈的在大牢外来回踱步。

    “浩哥,浩哥,你跑大牢来也不叫俺老朱,害俺老朱一顿好找啊!”正在张浩没有注意的时候,响起了朱九的声音。

    张浩一看朱九,不由一喜,一把拉过朱九,看了看身后的狱卒,轻声道:“胖子,你有什么办法让我能进了大牢吗?”

    朱九嘿嘿一笑,便要撅起屁股。

    张浩一急,一脚踢在朱九屁股上,将他踹倒在地,没好气的道:“除了放屁什么都行!”

    朱九不满的从地上爬起,满眼幽怨的看着张浩,道:“浩哥,不让放屁早说啊,办法有很多种。”

    张浩双目一亮,急道:“还有什么办法?”

    朱九揉了揉屁股,坏笑道:“浩哥,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张浩脸皮抽搐,道:“胖子,你……你是说要我贿赂那狱卒?”

    朱九嘿嘿一笑,道:“浩哥,真是聪明,一点就通!”

    张浩没好气的甩了甩袖子,道:“不干,我怎么能贿赂人呢,不行,我做不来,况且我没有银两啊!”

    朱九凑近张浩,一副谄媚的样子,讨好道:“哎呀,浩哥乃清高之人,自是不能行那等贿赂之事,一切的事都交给俺老朱,只是这银子嘛……嗯,还得浩哥来想办法!”

    张浩头顶上拉下三条黑线,气道:“一时之间我给你倒哪弄那么多银子去?”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亮,嘿嘿一笑,道:“浩哥,那就变啊,你可会点石成金之术?”

    张浩一听,不由一噎,双眼瞪的老大,看着朱九道:“别想了,这点石成金虽然便利了我们,可是遗祸后人,不是可取之道。更何况此术需要至少仙人级别以上才能使出,我不过才区区九转,也就是刚刚达到凡人界的辟谷期,你要我如何使得此术?”

    朱九一听,顿时蔫了,嘴巴嘀咕嘀咕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张浩心中有气,贴近朱九的耳朵,怒道:“胖子,快想办法,这是幻境当中,你快把你私房钱拿出来,又不会真的没有!”

    朱九一听,嘿嘿一笑:“哦,俺老朱倒是忘了这是幻境了,私房钱嘛……这个……这个俺老朱没有啊,没有!”说着,双眼躲躲闪闪,不敢看张浩。

    张浩一看朱九这神色,怎能不知道他的小九九,上前一把揪住朱九的耳朵,怒道:“胖子,快拿出来,大不了你出多少,等出了幻境,我照价给你多少,你又没有任何损失,还白白能挣银子,何乐而不为呢?”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来回转动,显然是在计算合不合算,半晌,嘿嘿一笑,道:“浩哥,这兄弟有难,俺老朱怎么能不帮忙呢,这……俺的私房钱可都在这了,一共一百二十五两,你可要记住了!”

    张浩没好气的道:“行了,快去办正事吧,记下来!”

    朱九嘿嘿一笑,掂了掂手中的钱袋,道:“嘿嘿,浩哥,你稍等,一切看俺老朱的!”说完,朱九提了钱袋,便往二位狱卒跑去。

    张浩看的清楚,这朱九过去跟两位狱卒一通说道,还时不时的指指自己这个方向,不知道他们在小声的合计什么,最后将一袋子钱都塞给了狱卒。

    一会儿,朱九兴匆匆的跑了回来,道:“浩哥,一切都搞定了!”

    张浩拍了拍朱九的肩膀,道:“不错,胖子,真有你的!”说着,也不管朱九,径直往大牢走去。

    朱九一看,连忙赶上,低声的念叨道:“一百二十五,一百二十五……”

    张浩身形一顿,看了朱九一眼,没好气的道:“行了,我知道一百二十五两,不就是一百二十五两嘛,我可从没有看在眼里。”

    朱九见张浩当前走了,撅了撅嘴,又嘀咕道:“你出生富贵之家,从来都不缺钱,当然不知道钱的重要性了,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通神……”

    张浩走到二位狱卒跟前,拱手道:“麻烦二位差爷了!”

    这一次,两位狱卒倒是没有再为难张浩,彼此看了一眼,便将大牢的门打开。

    张浩正欲抬腿进去,其中一狱卒吩咐道:“这位公子,那李岩犯的可是死罪,您最多在里面可以呆半个时辰,就必须出来。这都是我们兄弟冒着丢了饭碗的危险放你进去的,如果让县老爷知道了,我们兄弟可就完了。”

    张浩再次拱了拱手,道:“多谢差爷通融,就半个时辰!”说着,再不犹豫,抬腿往牢内走去。

    朱九嘿嘿一笑,对二位狱卒点了点头,也跟上张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