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公审李岩 血脚印迷

神鬼探 +A -A

    “浩哥,疼啊,俺老朱的左腿疼啊!”朱九回了屋子,平静下来,左腿上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不由叫喊出声。

    张浩眉头一皱,低头一看,可不是嘛,朱九的左腿之上有一个血洞,隐隐有白色的寒气缭绕,似乎将血液都凝固住了。

    “不好,胖子,快运转玄功将寒气逼出,否则寒气入体,就麻烦了!”张浩急道。

    这么长的时间相处下来,张浩虽然不知道这胖子的来历,每次提及,这胖子总是含糊而过,但张浩知道的是这胖子竟然和自己修炼一样的功法,也是“九九玄功”。

    朱九一听,再不敢犹豫,就地盘膝而坐,玄功运转,浑身玄青色的光华闪动,半晌,白色的寒气从朱九的左腿上慢慢的飘出,此时朱九已经是满头大汗,累的气喘吁吁了。

    张浩见朱九终于将寒气排出,也是重重的舒了口气。

    “嘶……”

    朱九突然呲牙咧嘴,倒吸起凉气来,痛叫道:“浩哥,疼,疼死俺老朱了……”

    张浩无奈的摇了摇头,弯身慢慢的将朱九扶起,往床前走去。

    “哎呦,疼疼疼,浩哥慢点!”朱九一屁股跌倒在床上,痛叫道。

    ……

    一夜折腾,将近五更时分,张浩才回房睡下,朦朦胧胧中自己又回到了古玉界青玉镇,熟悉的一幕幕画面重演着,琥珀川,杨柳随风飘摆,与金昭容、朱九的相识……

    “啊!”

    小鬼勾魂,金昭容香消玉殒,张浩千篇一律的做着这个梦,每每到此,便被从梦中惊醒。

    听着自己急促的“呼哧呼哧”的喘起声,张浩知道自己又做噩梦了,不由以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快走,快去衙门!”

    “李岩师兄要被公审了,快走!”

    ……

    张浩此时已经九转的修为,虽然隔着老远,但还是让他听到了嘈杂声。

    “公审?”

    “李岩?”

    “哎呀,不好!”张浩突然醒悟过来,一个翻身跳下床,便往外跑去。

    “胖子,胖子快起来!”张浩风风火火的冲进朱九的房间,边推边叫道。

    “哎呀,浩哥你干啥,折腾了一晚上,也不让人多睡一会!”朱九揉着眼,睡眼稀松道。

    “快走,胖子,来不及了,县衙要公审李岩!”张浩急道。

    “什么,公审李岩?”朱九一听,也是睡意全无,和张浩一块往外跑去。

    张浩心忧此事,脚下不由比平时快了几分,正路过谢老先生的书房,也不见人看守,见朱九没跟上来,不由大叫道:“胖子,快点啊,否则来不及了!”

    “等等俺啊,浩哥,俺老朱的腿上有伤!”朱九在后面急道。

    张浩回头一看,不由一愣,一拍额头,道:“胖子,对不住了,一时着急倒把你这茬给忘了。”

    可不是嘛,朱九正自一瘸一拐的朝自己这边而来,胖乎乎的身影左右摇摆,模样滑稽可笑。

    “咦?”张浩像是发现了什么,双眼兀然绽出两道神光,死死的盯着朱九的左右腿。

    朱九见张浩突然发疯似的猛盯着自己的腿看,不由一鄂,奇怪道:“浩……浩哥,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你可不要吓俺老朱啊!”说着,不由自主的往自己的脚下看去,却是什么也没有,不由更奇怪了,抬头看向张浩。

    张浩眉头一挑,回头看向谢老先生的书房,有一排排黑黑的脚印,正是朱九昨晚打翻了墨汁,被水鬼逼的手忙脚乱之际踩到墨汁上,出来时留下的脚印。此时众人都去了衙门,谢老先生的书房倒是没人看守了,二人进的倒也容易。

    朱九见张浩突然跑到谢老先生的书房,俯下身子紧紧的盯着自己的昨晚留下的脚印不放,不由出声问道:“浩哥,这脚印是俺昨晚留下的啊,有什么不对吗?”

    张浩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摸了下地上的脚印,然后递到鼻子跟前,轻轻的嗅了嗅,随即又用两只手照着脚印来回比对,时而左手在上,时而右手在上,倒是像在过家家。

    朱九见张浩不理自己,不由咧了咧嘴,他知道张浩一想事情,便是这幅沉默的模样,谁叫都不理,全神贯注,不为外物所动。

    张浩比对了一会,站起身来,推开书房门,走了进去,入眼满是狼藉,但不变的是那一股经久没有散去的阴寒潮气。

    张浩对其他不理不顾,推开门便往房间走去,慢慢的观察起来,地上此时多了一排排血脚印,只是这些血脚印有些怪,至于怪在哪里,张浩倒是一时之间说不上来。

    “这脚怎么这么大?”朱九见张浩盯着地上的血脚印看,也不由俯身看去,却见这血脚印似乎比平常人的脚大了一圈。

    “大?”张浩突然转头看着朱九,出声道。

    朱九一愣,嘴角列动,道:“确实是大,比俺老朱的脚还大呢!”说着,将自己的脚伸出,在血脚印上比对了一下。

    张浩双目一凝,道:“胖子别动!”

    朱九又是一愣,动作僵住,看着张浩绕着自己来回看,不由讪笑道:“浩哥,怎了啊?”

    “怎么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张浩眉头深皱,手托着下巴,慢慢的直起身来,来回走动,似乎想到了关键点,但又似乎有一层纱纸没有捅破,让他更想的有些入迷。

    半晌,朱九身形一动没动,不由有些麻了,干笑一声,道:“浩哥,俺是不是可以把脚挪开了?”

    张浩不语,只是托着下巴来回踱步。

    “浩哥!”朱九实在忍不住了,大叫道。

    “呃?胖子,没事你鬼叫什么?”张浩被朱九这一嗓子给惊醒,抬头奇怪的问道。

    “浩哥啊,我们不是要去衙门嘛,现在都什么时辰了?”朱九不满的嘀咕道。

    “衙门?”张浩眉头一挑,才想起了还有这一码事,急道:“快走,来不及了!”说着,从怀中摸出一张神风符,往腿上一贴,拉着朱九化作一道流光,急速的往衙门掠去。

    ……

    城中县衙,此时已经挤满了人,人头攒动,都想看看县老爷如何公审李岩。

    “还好没迟到!”张浩拉着朱九化作一阵风跑来,众人都看衙门上,倒是没注意他二人。

    “威武……”

    肃静县衙的“威武声”响起,伴随着节棍敲打着地面,公审马上要开始了。

    “浩哥,这……这我们看不见啊,怎么办?”朱九伸长了他那不长的脖子往里探去,想一探究竟,却是被黑压压的头颅挡了个严实。

    张浩眉头轻皱,突然嘴角翘起,露出一抹坏笑,道:“胖子,看你的了!”

    朱九一愣,道:“浩哥,什么看俺的了?”

    张浩一手捏着鼻子,一手往后面指了指,轻声道:“别太过了,熏坏了凡人!”

    朱九会意,嘿嘿一笑,道:“不会,不会,俺老朱自有分寸!”说着,左手捏住自己的鼻子,右手自丹田处起慢慢的升到胸口,手一翻,似乎很是用力,往丹田紫府处压去。

    “噗……”的一声怪声响起,顿时滔天的恶臭弥漫开来,比臭鸡蛋味还重了不止十倍。

    众人只觉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扑鼻而来,传至大脑处险些让他们缺氧窒息,不由捂住了鼻子,转身向后看去。

    正在这时,一个身穿黑衣,正自坏笑的胖子嘿嘿的笑着道:“昨晚不小心吃多了,放了个屁,不要介意,让一让,让一让!”

    张浩低着头,一脸的羞红,跟在朱九身后,捏着鼻子只顾闷头走路,不一会儿,二人便来到了公堂之外,被衙役挡住。

    离的有三四丈左右的距离,县老爷显然也闻到了朱九的臭屁,惊堂木举到一半停了下来,捂着鼻子,白胡子来回抖动,显然是忍的很难受。

    这县老爷估计有六十左右,显然是为人呆板,颤颤巍巍的将惊堂木拍下,“啪”的一声,惊醒了众人。

    “升堂!”县老爷老眼大睁,有意无意的瞪了一眼朱九,大声道。

    “威武……”

    一贯的律例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带人犯!”县老爷“啪”的一声,又拍了一声惊堂木,叫道。

    不一会儿,李岩手脚带着枷锁铁链被两名官差押着上了大堂,跪倒在地。

    “堂下何人?”县老爷眯着老眼,一副威严的模样,问道。

    李岩哂笑一声,好像并不在乎自己是囚犯一般,大声的回道:“百里城东人士李岩!”

    县老爷点点头,似乎很欣赏李岩,但接着脸色一变,怒其不争道:“李岩,你身为谢老先生的首席大弟子,为何要谋害自己的老师?”

    李岩一听,怎肯认罪,大声反驳道:“县老爷,清者自清,我李岩没有杀人,更何况家师对李某恩重如山,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伤天害理,欺师灭祖的事情呢!”

    “哼,本老爷只认证据,不认其它,案发时分,只有你有作案的时间,而且现场还留下了你的大脚印,容不得你不承认!”县老爷白花花的胡子一抖,怒道。

    张浩听得眉头一挑,看向李岩的脚,果然比别人大了几分,暗想道:“照这么看来,李岩还真有嫌疑,可是……可是哪里有些不对劲呢?”张浩似乎又抓住了关键,慢慢的沉思起来。

    李岩语塞,面色稍变,接着又反驳道:“我没有杀家师,家师那天正与我商议婚事,要将宛……宛如师妹下嫁于我,我……我自是欢喜异常。”说到这里,李岩回头看了看身后被挡在公堂外的谢宛如,却见谢宛如俏脸一红,轻轻低下了头;谢婉若黛眉轻皱,也低下了头,不知在想什么。

    “谁想……谁想我出来不久,家师便……便被人杀害了,求县老爷一定要还家师一个公道啊!”说着,李岩竟是激动的“砰砰”的对着县老爷磕起响头来,头头撞地,响亮异常,等再抬起头来时,早已红了一大片。

    县老爷白花花的胡子抖动,看着李岩,似乎有些不忍。

    “是啊,李岩师兄不可能杀先生,不可能啊!”

    “不可能的,李岩师兄贵为谢老先生的首席大弟子,谢老先生又将爱女许配给他,他怎么会杀了自己的岳丈呢,绝对不可能的事!”

    “对,李岩师兄不可能杀人,李师兄平时为人豁达,慷慨仗义,怎么可能杀害自己的师傅呢!”

    ……

    正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哼,一群墙头草,知道些什么,断案讲究的是证据,你们知不知道?”钱涛突然出声大喊道,看着众人,满眼的不屑之意。

    这谢老先生的亲传弟子当中就只有李岩和钱涛二人了,只是二人的脾气性格却是不和,长长闹着别扭。李岩生性豁达,不拘小节,因此很受人所爱戴;相反钱涛却是仗着自己家中有钱,看不起别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很少与学院中的众人接触,只是似乎对谢宛若有些痴情。

    “钱师兄,你做什么?”谢宛如急道。

    钱涛不忍心看他,大叫道:“县老爷,小民有话要说!”

    县老爷挥了挥手,道:“放他进来!”

    钱涛得进公堂,对县老爷一拱手,道:“县老爷,我有证据证明李岩就是凶手!”

    李岩不可思议的看着钱涛,惊道:“师弟,你……”

    钱涛看了一眼李岩,冷哼道:“哼,谁是你师弟,你欺师灭祖,猪狗不如,我耻与你为伍!”

    “啪”的一声亮响,惊堂木响起,县老爷看着二人,怒道:“肃静,公堂之上大吵大闹,成何体统,钱涛,你有何证据,快呈上来!”

    钱涛又对县老爷拱了拱手,道:“还请县老爷下令将家师的遗体抬上堂来,我要在家师面前揭穿这个伪君子!”

    李岩一惊,道:“钱涛,你……你不能惊动师傅的先灵!”

    钱涛冷哼一声,冷笑道:“哼,怎么,李岩,你是怕了,不敢了?”

    李岩双目一眯,脸色大变,恶狠狠的看着钱涛,咬牙切齿道:“钱涛,你……”

    张浩看着二人争锋,谁也不让谁,不由伸手,大叫道:“虽说死者为大,但我想谢老先生也肯定想让凶手落网,绳之于法,还请县老爷派人请来谢老先生的遗体。”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