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夜探书房 水鬼惊魂

神鬼探 +A -A

    夜幕中,一胖一瘦两个身影闪现在谢老先生的书房顶。

    “浩哥,何必要这么麻烦,要避过这些凡人,贴张隐身符不就得了?”朱九此刻仍旧小声的埋怨道。

    张浩没好气的道:“你以为符纸是白菜啊,我现在除了几张神风符,其它的都没有了。”

    朱九撇了撇嘴,小声道:“那……那咋办,他们把书房围的这么死,我们怎么进去?”

    张浩眉头轻皱,小声道:“这掉虎离山也不合适,恐惊动其他人啊。”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来回转动,突然眼睛一亮,嘿嘿一笑,道:“浩哥,看俺老朱的。”说着,便往前面窜了出去。

    张浩想抬手阻挡也已经来不及了,只见朱九面向张浩,屁股朝下,坏笑一声,“噗”的一声怪响,紧接着便是一股比坏鸡蛋还难闻十倍的恶臭弥漫开来。

    张浩一看,大急,关键时刻,双手环抱,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出现在他手中,滴溜溜的旋转着迎风渐长,抵住恶臭味,随即向前一推。太极图旋转着一头撞向朱九。

    朱九本就在房檐旁,不防张浩将太极图推来,伸手阻挡时,直感觉一股大力迎面传来,“啊”的怪叫一声,仰面朝天直直掉落下去。

    张浩一看,身形闪动,在朱九落下之前,提前一步跳下地来,眼看朱九便要掉落下来,只见张浩一手接住朱九,一手环抱太极图,顺着朱九下落的趋势,以自身为中心,旋转了一个圈,堪堪将冲力卸去,朱九总算是平安落地。

    再看张浩脚下,一个脚印深深的陷入地面,地板以他为中心龟裂开来,犹如蛛丝密布一般,密密麻麻。

    二人平安,相视一眼,不由轻呼出一口气。

    张浩抬头看时,不觉脸皮抽搐,原来守卫书房的四名官差早已倒地昏迷不醒。

    朱九得意,嘿嘿笑道:“区区凡人,怎么能挡得住俺老朱的这一屁之威,这还是俺老朱没屁下留情了。”

    张浩无语,提口真气,一掌拍出,劲风四起,空气中的味道不由好了许多。

    张浩鼻子轻嗅几下,空气中除了几分恶臭外,似乎还有一股血腥之味。然后再不犹豫,抬腿向书房走去。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一股潮气迎面扑来,张浩不由眉头一皱,继续往里走去。

    “咦,浩哥,这书房中怎么有些冷啊!”朱九随后跟上,浑身一个激灵,轻咦道。

    张浩眉头深皱,道:“确实有些冷,而且是一股阴寒之气!”

    朱九一个激灵,道:“浩哥,阴寒之气,这不会又有什么鬼吧?”

    张浩此时也是充满了警惕,将自身灵气汇聚于眼上,闪着淡淡的青光,看向四周,只见四周摆放着许多古书,在往书桌跟前,地上画了个人形,又有几个大的血脚印。

    朱九看着四周黑漆麻乎的一片,心中发毛,四下张望,突然瞥见张浩双眼湛着青光,犹如鬼魅,立时吓的一跳,“叮当”一声脆响,不知打翻了什么东西。

    张浩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也是吓了一跳,反过身来,怒道:“死胖子,你做什么呢?”

    朱九却是满然骇然的看着张浩,惊的发不出声音,最后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勇气,指着张浩大骂道:“好你个泼皮野鬼,竟敢上浩哥的身,快给俺老朱滚出来!”

    张浩额头上拉下三条黑线,

    黑着老脸道:“上你个头啊,哪个鬼能上了我的身。”

    朱九愕然,道:“呃,浩哥,你没被鬼上身啊,那怎么你眼睛会发光。”

    张浩无语,没好气的道:“你将灵气上提至天鹰穴,再慢慢汇聚于双眼之上,你的眼也会发光。”

    朱九半信半疑的依言相做,果不其然他的双眼也湛出两道青光,如两道青色的火蛇一般,忽明忽暗,吞吐不定。

    这朱九起了小孩心性,一时之间觉得好玩,双眼青芒来回闪烁,在黑漆漆的房中显得有些诡异。

    张浩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眉头一皱,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由道:“胖子,别胡闹,晃的我眼睛都花了,怎么会有四只眼呢?”

    “四只眼?不可能啊,俺老朱只有两只眼啊!”朱九疑惑道。

    突然,朱九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骇的面色惨白,一动也不敢动。

    张浩也是脸色大变,大叫一声:“胖子小心!”说着,身形闪动,双手抱圆,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滴溜溜的旋转而成,迎风渐长,压下朱九身后。

    “桀桀……”的怪叫声响起,朱九身后一道白芒急速打出迎向太极图。

    “呲呲……”的声音响起,白芒、青芒来回交替闪烁,太极图滴溜溜的旋转着抵住白芒,两者僵持不下。

    映着青、白两色光芒,张浩看的清楚,那两道幽光竟是一个披头散发一个人影的双眼发出的。

    这人双眼湛着幽光,面色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惨白色,此时正咧着一张嘴怪笑出声,更奇怪的是他的头发湿漉漉的,浑身散发着一股阴寒之气,让人看的毛骨悚然。

    朱九艰难的回过头来,一看,立时炸毛,怪叫一声:“鬼啊!”与此同时,一拳向那鬼怪打去。

    “咚”的一声闷响,出其不意之下朱九一拳正中那鬼物胸口。

    那鬼物怪叫一声,倒飞而出,“呼”的一下,便没了踪影。

    张浩松了一口气,双目死死的盯着周围,一句话也不说。

    朱九僵硬的将手臂伸回,扭头看向张浩,道:“浩……浩哥,刚才那……那是什么鬼物啊?”

    张浩头也不回,继续扫视周围,一字一句的道:“水……鬼!”

    “水鬼?”朱九一听,顿时骇的头皮发麻,一双圆溜溜的眼睛警惕着盯着四周,不由自主的往张浩跟前靠了靠。

    “滴滴……”的声音响起,张浩双眼一亮,奋力一掌拍出。

    “啪”的一声大响,张浩一掌打在廊柱上,整个书房都是一震,手掌深深的嵌入了廊柱内。

    “不好,调虎离山,胖子小心!”张浩突然双目光芒大盛,大叫道。

    “啊!”

    朱九痛叫一声,左腿被一道白光打中,身形不由一偏。

    “呼”的一声,朱九直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不由浑身一个激灵,顾不得左腿上的疼痛,恶胆向边生,反身一拳打向身后。

    “啪”的一声,一个惨白色的干枯手掌伸出,五指弯曲,将朱九的拳头包了个正着。

    朱九大骇,另一只手青芒闪烁,正要拍出,突然觉得腹部一阵剧痛,身体离地而起,倒飞出去。

    “扑通”一声,朱九与硬邦邦的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突然朱九感觉自己手心湿漉漉的,以为是自己流血了,不由面色一变,抬手一看时,却是黑乎乎的一片,原来是沾上了前番不小心打翻的墨汁,这才重重的呼了一口气。

    那水鬼一看,怎肯放过朱九,身形飘飘乎乎,犹如脚下踩了滑板车一般,直直向朱九逼来。

    朱九好不容易才松了口气,抬头一看水鬼又向自己逼来,顿时骇的三魂皆冒,七魄离体,可能是激发了他本身求生的潜能,连滚带爬的便往书桌下爬去。

    张浩一看朱九吃了大亏,顿时大惊,再顾不得其它,双手弯曲,结着一个奇怪的手印,最后双手互挽,两个食指并拢,往前顶去。“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九字真言从张浩的口中飘出,旋转一圈,融入手印当中,手印顿时光芒大盛?,青光逼人,照亮了整个书房。

    “大金刚轮印,破!”

    随着一个“破”字出口,张浩奋力将手印推了出去,只见一个个金色的能量环状连成一片,一个接一个,直直向那水鬼打去。

    此时那水鬼离朱九钻进的书桌不到一尺的距离,猛见金光大盛,回头一看,大惊,只见其头一扬,黑色的头发无风乱舞,口目皆张,双眼翻白,呈现混沌之色,三道白芒从其口目中喷射而出。

    “轰”的一声大响,金芒、白芒大动,光华闪动之际,金芒害过白芒,两道金色的能量圈打在水鬼的身上。

    “啊”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水鬼整个身形倒飞而出,撞在墙上,“呼”的一下,不见了踪迹,只留下一片水渍。

    张浩眉头一皱,右手中指和食指并拢,慢慢的划过额头,金色的神秘纹路慢慢的从中间分开,露出一只竖眼,正是天眼。天眼湛着道道金光,扫向四周。

    “哼,原来在这里!”张浩冷哼一声,手一翻,鬼泣无声的出现在手中。

    “着!”

    鬼泣剑化成一道黑芒,急速的掠向墙头的一角。

    “噌”的一声,鬼泣剑直接钉在了墙上,一个白色的身影闪现,正是那水鬼,此刻的水鬼被鬼泣剑钉住了一角,正自凄厉的惨嚎着。

    水鬼眼看张浩又冲来,头一扬,股股长发迎风渐长,呼啸着卷向张浩。

    张浩一惊,身形暴退,与此同时手一招,鬼泣“嗡嗡”鸣叫,倒飞而回,被张浩一把我在手中。

    眼看长长的黑发当头向自己卷来,张浩猛然暴喝一声,手中鬼泣黑芒暴动,奋力斜向上砍去。

    鬼泣剑剑身闪着耀眼的黑芒,所过之处,黑发尽皆应声而断,散落了一地,须臾之间,变成了一滩水。

    “呼”的一声,水鬼吃了大亏,再不敢犹豫,化作一道白影径直往门外冲去。

    “哎呦”一声,白影冲出像是带倒了某人,一声尖叫声响起。

    张浩眉头一挑,身形闪动,转瞬之间便冲出了门外,却见谢宛如倒在地上,正自挣扎。

    “谢大小姐,你没事吧?”张浩手一抬,青光闪过,将谢宛如轻轻扶起来,张浩的双眼却是扫向四方,皱着眉头道。

    “呃,我没事,张公子,发生什么事情了?”谢宛如脸色微微一红,轻声问道。

    张浩收回目光,看着谢宛如,正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告诉她他们遇见了水鬼,跟水鬼搏斗一番,让它逃了?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一般人肯定是不相信的了,少不的心里还的骂一句“神经病”。

    这时,无巧不巧的响起了朱九的声音。

    “水鬼,我们遇见水鬼了!”

    张浩老脸一黑,他都能想到谢宛如的神情了。

    果不其然,谢宛如先是一愣,接着抿嘴轻笑,道:“朱公子真是风趣,这……这鬼怪一说纯属无稽之谈,不可轻信的。”

    “谢大小姐,真的,我们真的遇见了水鬼,而且我们还跟它大打了一架呢。不信你看,俺老朱的腿还被它给打伤,现在都疼着呢。”朱九一副解惑的模样,指着自己一瘸一拐的腿,正声说道。

    张浩看着谢宛如的神情,那分明就是“你是不是脑子抽风了”的神情,不由面皮抽搐,回头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朱九,然后又转过头来,尴尬道:“那……那个谢大小姐,不好意思啊,朱九他梦游,对,就是梦游,我追出时,不想他大闹了谢老先生的书房,真是对不住!”

    “梦游?”谢宛如看着朱九,一副疑惑的神情。

    “姐姐,怎么了?”正在这时,响起了谢宛若的声音。

    却是除谢宛若,还有书院的其他人,听见谢老先生书房这边发出了这么大的声响,都赶了过来。

    张浩一拍脑门,暗道一声麻烦,当下再不犹豫,对谢宛如一拱手,道:“谢大小姐,我先带朱九回房了,不好意思。”说完,不等朱九反应过来,一把拉了他,便匆匆忙忙往房间走去。

    “浩哥,俺没梦游啊,真的没有梦游!”朱九先是一愣,然后大声道。

    张浩一个头两个大,回头恶狠狠的瞪着朱九,怒道:“死胖子,我说你梦游了,你就梦游了!”与此同时,双眼跳动,给朱九使眼色。

    朱九不知道张浩哪来的这么大的火气,被张浩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给吼的怔住了,又见张浩双眼跳动,不由奇怪道:“浩哥,你眼咋了,是不是抽了?”

    张浩脸更黑了,再不敢多停留,一句话也不说,拉着朱九便往房间飞奔而去,空中只留下朱九一连串的惊呼声。

    “浩哥,疼疼疼,俺老朱的腿受伤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