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谢老疑案 李岩受冤

神鬼探 +A -A

    李岩眉头大皱,回头一看,满脸的不可思议,惊道:“钱师弟,你……你说什么?”

    “钱涛,他就是钱涛啊,钱老先生的二弟子钱涛!”

    “听说钱涛家祖上经商,到如今可谓是富可敌国啊!”

    钱涛斜视着众人,昂首走到李岩跟前,微微一拱手,道:“师兄,虽然你是我师兄,但为弟也要忍痛说出,昨日我去师傅书房请教,未及到房前,却见师兄你慌慌张张的从师傅的书房中走出,当时我还奇怪,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明显了。”

    李岩双眼中精光闪动,盯着钱涛,牙关咬得紧紧的,半晌无语。

    钱涛似乎很无奈,摇了摇头,对刚检验完尸身走出来的官差道:“铁捕头,请问仵作验尸,能不能验出家师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铁捕头名铁原,乃是当地有名的捕快,素以铁面无私而著称。

    铁原皱着眉头,道:“据仵作分析,谢老先生是死于隅中时分。”

    钱涛嘴角轻轻翘起,道:“隅中时分,也就是离正午时分一个时辰左右,那段时间我们还在上课,期间只有李师兄你一个人出去,这个同窗们可以作证的。”

    “对,期间也只有李岩师兄出去过啊!”

    “是啊,照这么说,李岩师兄还真有嫌疑啊!”

    ……

    张浩眉头大皱,不由上前道:“你们别忘了,还有一个人出去过!”

    铁原眼中精光闪动,道:“钱涛?”

    张浩点点头,嘴角翘起,露出招牌势的笑容,道:“对,钱涛你如果没出去过,怎么能撞见李岩从谢老先生的书房跑出呢?”

    钱涛脸色大变,指着张浩,怒道:“放肆,你是何人?竟敢污蔑本公子!”

    张浩淡淡一笑,也不在意,笑道:“钱公子,我也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你没必要这么紧张吧。”

    钱涛白净的脸上几度变换,看了一眼汤三爷,总算是平静下来,整了整衣冠,平淡道:“不错,我是出去过,不过我是正午时分下课时不见老师归来,心中担忧才出去的,这一点在场的同学可以给我作证!”

    “对,确实是啊,既然谢老先生是在隅中时分被人害死的,钱涛是在正午时分才出去的,这么说来,时间便对不上,钱涛便不是杀人凶手了。”铁原皱着眉头,慢慢的分析道。

    张浩眉头一挑,点点头,认为也有理,无言以对。

    钱涛神情一松,看向张浩,道:“哼,我早说过不是我做的。”

    面对钱涛的挑悻,张浩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之所以帮李岩,无非是直觉告诉他李岩如此阔达之人,不可能是凶手,但按这样说来,案发现场的时间也只有李岩能对上了。

    铁原扫视众人,看了一眼张浩,道:“来人呢,将李岩带回衙门,听后县老爷大人审判。”

    铁原话落,便有两名官差上前,一把将李岩架起,往外走去。

    “等等!”正在这时,一声焦急好听的声音猝然响起。

    张浩听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不由回头望去,这一看,直惊的头发都炸了开来。

    原来出现在张浩眼前的正是前番穿新服的鬼新娘谢宛如。只是现在的谢宛如好像不认识他们一般,身穿白色素服,直扑向李岩。

    “鬼,鬼啊!”朱九看见谢宛如,眼珠子一突,立时炸毛,便要跑出去。

    张浩老脸一黑,这个谢宛如明显不是之前的鬼新娘嘛,一把抓住朱九,怒气冲冲的看着他。

    朱九看了看张浩,又看看谢宛如,慢慢的平静下来,尴尬的一笑,道:“浩哥,那……那个啥……”

    张浩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朱九,慢慢的摇了摇头。

    众人一阵唏嘘,鄙视的看向朱九。

    “宛如、宛若姑娘乃是谢老先生的两位千金,怎么可能是鬼,这胖子莫非抽住了?”

    “我看也是,这胖子有毛病!”

    ……

    谢宛如、谢宛若二人却是不管其他人,径直拉住李岩,哭泣起来。

    “李师兄不可能是凶手,不可能!”谢宛如拉着李岩的衣袖,泣不成声道。

    “李师兄对我父亲恭敬有嘉,怎么可能是凶手,一定是你们弄错了!”谢婉若看着众人,也是哭泣道。

    李岩见儿女跑了出来,哭的稀里哗啦,终究不忍,堂堂男儿,竟是哽咽道:“宛如、宛若,你们先回去吧,清者自清,我没事的!”

    二女只是摇头,抓着李岩的衣服不放。

    钱涛撇撇嘴,英俊的面庞上闪过一道阴鸷,上前道:“师姐,现在证据确凿,师兄他……”

    钱涛的话还没有说完,谢婉若便回过头来看着钱涛,怒道:“钱涛,李岩可是你师兄啊!”

    钱涛嘴角一抽,不由倒退了几步,眼中怨毒之意闪过,暗想到:“我哪一点不比他李岩强,可是……可是为什么宛若师妹就是不喜欢我呢。”

    张浩将众人的变化都看在眼里,心中已有计较。

    “走吧!”铁原虽然不忍心两位如花似玉的女子如此哭泣,但贴面无私的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催促。

    官差得了铁原的命令,将李岩拉着便往前走去。

    二女不小心跌倒在地,哭的梨花带雨,泣不成声。

    朱九最见不得女子哭泣,尤其是漂亮的女人,不由道:“浩哥,你不是最会查案了吗,你就帮帮她俩吧,你看她们多可怜!”

    张浩心中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幻境,但如此事让他遇上,不用别人说,他早已下定决心要帮忙。

    谢宛如和谢婉若正自哭的没着落,突然听见朱九说张浩善于查案,顿时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疯狂的扑向张浩,跪地哭泣道:“我姐妹二人求求公子救救师兄,求求您了……”

    张浩心软是出了名的,和他经常在一起的朱九就是看准了他这一点才故意大声说出来的,这不两女求张浩,达到了他的目的,朱九正自偷偷贼笑,突然瞥见张浩吃人的目光,不由浑身一个激灵,看向四周。

    张浩无奈的摇了摇头,手轻轻一托。二女只觉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将她二人扶起,更以为张浩乃神人,忙再次拜哭道:“求求公子帮忙,求求公子了!”

    张浩点头答应道:“二位姑娘请起,这忙我便是!”

    二女大喜,忙齐声拜谢道:“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朱九得逞,上前道:“姑娘,你看天色已晚,而我们三人还没有落脚的地方,你们看能不能……”说着,还指了指书院,那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这货是想进去住的好,吃的好而已,其它的事情他才不管呢,当了甩手掌柜,通通交给了张浩。

    谢宛如、谢婉若大喜,破泣为笑。

    谢宛如忙上前道:“公子请,快请!”

    让朱九这么一闹,张浩是不进也不行了,也不娇作,对谢宛如和谢宛如拱了拱手,往东华书院走去。

    “慢着!”

    正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张浩的身形不由一顿,回头看向出声之人。

    将张浩等人叫住的正是钱涛,此时钱涛也不知为了什么,双眼有些通红,指着张浩怒道:“好你个小白脸,这东华书院岂是你说进就能进的!”

    张浩眉头一皱,正要说话。七杀女目光一寒,重重的冷哼一声。

    “哼!”

    声音似有回荡,别人听在耳中没有什么事,钱涛听在耳中,直感觉心头巨震,不由脸色大变,“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汤三爷脸色一变,双眼寒芒大放,看着七杀女满是警惕之意。

    朱九一看这场景,贼笑道:“嘿嘿,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惹到蛇……浩哥身上。”他本来是要说蛇蝎女的,但感觉背后一阵发寒,脑中灵光一闪,临时改了说法。

    张浩深深的看了一眼钱涛和汤三爷,当下再不犹豫,径直往书院内走去。

    东华书院是求学问道之处,又因为其名声在外,本来应该挺热闹,但经过这一事件后,除了零零星星走过的几个人,张浩这一路上走来,再无其他人。

    “这便是谢老先生的书房吗?”张浩停在一间有官差把守的房间处,问道。

    谢宛如忙上期道:“对,这便是父亲的书房,只是……只是不想父亲却死在了里面,呜呜……”说到这里,谢宛如又是哽咽的哭泣起来。

    张浩上下打量着谢老先生的书房,听见谢宛如的哭泣声,不由叹息一声,安慰道:“谢老先生一生育人无数,爱书如命,能在自己的书房中仙逝,也算是一种好的归宿!”

    “姐姐,别哭了,张公子说的对。”谢婉若显然要坚强一些,抱着谢宛如安慰道。

    张浩看了一会,见有官差把守,也看不出个究竟,便继续随二姐妹往前走去。

    谢家二女在朱九有意无意的提点下,为三人准备了丰盛的大餐,三人吃饱喝足了,朱九不管不顾,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不一会儿,便传来“呼呼”的鼾声,声音如雷鸣。

    张浩尴尬的对二女一笑,道:“我这朋友他……他……”说到这里,张浩也不知该如何说下去了。

    谢宛如倒是通情达理,忙道:“公子不必客气,今日也晚了,公子便先去安歇吧。”

    张浩点点头,随着下人进了朱九旁边的一间屋子。七杀女进了紧挨着张浩的了另一间厢房。

    看着满目狼藉的桌子,谢宛如疑惑的小声道:“姐姐,他们……他们真能查出杀害父亲的凶手?”

    谢宛如缓缓踱步,看着张浩几人的房间,低语道:“现在父亲被人杀害,李师兄又被人陷害,如今我们还能找谁,也只有活马当死马医了。”

    谢宛若红唇蠕动,没有说话,搀扶着谢宛如,往二人的闺阁走去。

    ……

    夜深一更时分,东华书院因为死了人,更是没人敢出来,显得有些幽静,似乎又有些诡异。

    “吱呀”一声,张浩的房门打开,从中窜出一个人影,往朱九的房间窜去。

    张浩来到朱九房中时,这胖子正自睡的香,呼噜声震天,四仰八叉,鼻子上还吹着个气泡,随着呼吸一会变大,一会变小,煞是滑稽。

    张浩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叫道:“胖子,快醒醒,醒醒!”

    张浩的声音瞬间便被淹没在朱九的呼噜声中,张浩老脸一黑,继续叫道:“胖子,醒醒,我们去趁夜去看看谢老先生的书房!”

    “哎呜……俺的馒头,馒头……”朱九似乎梦见了馒头,嘀咕出声,然后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起来。

    张浩心中有气,随即眉头一挑,计上心来,慢慢的走近朱九的床前,俯身道:“胖子,快起来,我带你去找香喷喷的馒头,你想吃多少,便吃多少!”

    “腾”的一下,朱九身上仿佛装了弹簧一般,一下子便起来,叫道:“馒头,哪有馒头,浩哥你说什么?”

    后半句话是朱九见张浩在自己的床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说的。

    张浩没好气的瞪了朱九一眼,做了个“嘘”的动作,没好气的道:“馒头,大半夜的哪有馒头,吃吃吃,你就知道吃,看你都胖成什么样了,就知道个吃。”

    朱九一听没有馒头,顿时没了兴趣,“啊”的打了个哈欠,含糊不清的不满道:“浩哥啊,大半夜的你不睡觉折腾个啥,你不瞌睡,俺老朱可是瞌睡了,既然没有馒头,俺便睡了。”说着,身子倾斜,便要倒下去。

    张浩一看,急忙扶住朱九,道:“胖子,赶紧的跟我走,晚上官差瞌睡,我们好摸进谢老先生的房间,找找线索。”

    朱九此时上眼皮打下眼皮,哪还管的上你什么线索不线索的,只是不到三秒种的时间,便再次响起了呼噜声。

    张浩大怒,右手伸出,一把揪住朱九的耳朵,怒道:“胖子,你跟不跟我走!”

    “疼疼疼,浩哥,快放开俺……”朱九耳朵被揪住,痛的再无睡意,顺着张浩的手起来。

    张浩将其拉下床,怒道:“小声点,别惊扰了别人。”

    朱九下床,无精打采的跟在张浩身后,嘀咕道:“是你打扰了俺的美梦好不!”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r---e--a-----d-----7---6--6------